[原创]新疆王盛世才

netyjcom 收藏 0 6339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14_21757_9621757.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14_21774_9621774.jpg[/img] 被盛世才害死的毛泽民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14_21766_9621766.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盛世才害死的毛泽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盛世才,字晋庸(1892-1970)辽宁开原人,原名振甲,字德三。属汉军旗人。国民党陆军中将加上将衔。他从不甘屈就国民党军参谋部作战科长转而进入新疆图谋升迁,经几年施展权谋,摄取了新疆最高统治权,独裁专断,称霸新疆达十二年之久。


民国时期的风云人物盛世才,一向以“新疆王”自居,唯我独尊。他把新疆政府和共产党、国民党合称为“中国三大政治集团”,又以国共两党以外的“第三领袖”自居,而且把他与斯大林、罗斯福、邱吉尔、蒋介石、毛泽东一起并称为“世界反法西斯阵线六大领袖”。


关于盛世才,原中共驻新疆代表邓发曾有精辟的评价:“盛世才,就其出身来说,是个野心军阀;就其思想来说,是个土皇帝;就其行为来说,是个狼种猪。”


盛世才曾被人们称为“新疆王”,统治新疆将近12年。由于新疆与苏联近在咫尺,盛世才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和苏联的关系一度处于“蜜月”中。而后来随着形势的变化,盛世才最终与苏联决裂了。


借助苏联 取得新疆政权


盛世才,1892年出生于辽宁省开原市,曾在日本东京明治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后在奉系将领郭松龄的推荐下到日本陆军大学深造。1927年,盛世才回国,1930年底来新疆,被任命为军官学校战术总教官。两年后,盛世才已是东路剿匪总指挥,屡战屡胜,威望日渐提高。由于新疆省主席金树仁自1928年执掌新疆后对新疆各民族的压迫、剥削和奴役十分残酷,激起了新疆各族的仇恨,一些地方统治者也趁机纷纷割据独立。


1933年4月12日,新疆发生了“四•一二”政变。金树仁仓惶逃离省城,而此时手中握有相当兵力的盛世才,被各方推举为新疆临时督办。教育厅厅长刘文龙被推举为新疆临时省主席。12月,盛世才就以刘文龙涉嫌谋叛,将刘及其全家软禁,迫令刘辞职,而指定年迈多病的老官僚朱瑞墀为省主席。次年3月,朱瑞墀病死。盛世才集军政大权于一身,开始了他对新疆的独裁统治。盛世才上台之初,政权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实际只控制省城一带。当时新疆还有占据北疆的马步芳的堂弟马仲英和占据伊犁的张培元两股势力,与盛世才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他们二人的兵力皆多于盛世才,两人联合行动,准备随时夺取政权。一些地方势力也准备伺机而动。


盛世才本想依靠国民党来割据一方,但是南京政府却想趁机控制新疆。盛世才曾留学日本,但是他没有走投靠日本的道路。盛世才深知近在咫尺的苏联对于新疆的重要性。不仅新疆的日用品基本上都来自苏联,而且苏联军队随时可以开进新疆。1920年,苏联红军曾进入新疆消灭白俄军队。盛世才把争取苏联的谅解与援助作为巩固自己政权的主要措施之一,不断派人与苏联接触及求援。他自己也装出信仰共产主义,对马列主义颇有研究的样子,讨好苏联。


对于苏联来说,一个稳定而亲苏的新疆地方政权对它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可以使与新疆接壤达3000多公里的中苏边境平安无事。苏联政府提出,盛世才“亲苏必须反帝”。盛世才为了取得支持,只得答应。苏联不断给盛世才提供军事援助和经济援助,使盛世才上台后很快站稳脚跟。


苏联支持盛世才,引起世界革命派的激烈反对。共产国际致函联共(布)中央,罗列了不能支持盛世才的各种理由。就意识形态原则而言,共产国际不无道理。但苏联决策者这时并不考虑意识形态原则,而是苏联现实的国家利益。


1933年12月,张培元自伊犁进兵迪化。在盛世才的请求下,苏联红军出兵助战,将张培元击败。 1934年1月,马仲英统率主力七千余人围攻迪化,形势一度极其危急。盛世才率军抵抗,并再次请苏联红军相助。苏军分两路入疆,很快击败了马仲英部。马仲英于2月中旬撤围南逃。至此,盛世才在新疆已无强劲对手了。1937年初,马仲英的亲信马虎山举兵反盛,进兵库车。9月,在盛世才的请求下,苏联柯尔托罗夫兵团2个团和另外1个团,配有飞机40架、坦克20辆,突入阿图什,切断马虎山军的退路。马虎山见势不妙,率少数随从逃往印度,其部由旅长马生贵通电投降。马生贵后被苏联军队杀死。到此,盛世才完全巩固了在新疆的统治。


军事支援盛世才的同时,苏联又从人力、物力、财力等各方面予以支援,派遣一批专家、技术人员、干部、共产党员来新疆,具体帮助盛世才制定了“六大政策”,以恢复和发展新疆的经济文化。在苏联的帮助下,新疆的经济得到某些恢复和发展。


盛世才采取亲苏政策,是出于自己利益的考虑。除了苏联,他对于其他外国人入新疆是持反对态度的。


但当时新疆的政治环境很复杂,英、德、日帝国主义分子都想涉足这块土地。英帝国主义于1933年11月唆使沙比提大毛拉和伊敏在喀什建立“共和国”,宣布该共和国为“永久民主共和国”。法国人在迪化开设过洋行,英国人设立过天主教堂,瑞典人在英吉沙设立过医院,实际上都是在不同的名目下进行间谍活动。在宗教外衣的掩护下的封建上层,开始投入帝国主义的怀抱,起义者中“亲英的南方集团”和“亲日的北方集团 ”,成为西方刊物司空见惯的术语。


盛世才执政后,把洋行和天主教堂一律关闭,把所有外籍人员一律驱逐出境。除了苏联人,凡是到新疆的外国人,几乎一律被逮捕。


盛世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机会主义者。抗日战争爆发后,盛世才的立场与中国共产党也有一些一致的地方。由于有苏联的支持,天高皇帝远,盛世才对国民党政府并不十分买账,曾公开批评过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


曾任中共驻新疆代表的陈潭秋说,在相当一段时间里,盛世才在政治问题上是以两个中心的态度为标准,即国际问题看莫斯科,国内问题看延安。


秘密访苏 受到热情会见


1937年8月21日,中国国民党政府与苏联政府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后,苏联政府大力援助中国,中苏关系进入“蜜月”时期。而苏联的大批军火物资是通过新疆才得以运往抗日前线的。同时,新疆又是苏联中亚地区安全的一个天然屏障,地位至关重要。1938年1 月,苏联红军一个机械化加强团——第八团进驻哈密,守护着新疆东部大门,这使得国民党军队不敢轻易西进。


此时,盛世才与苏联关系空前密切,他觉得很有必要同苏联最高领导人直接会面商讨一些问题。1938年8 月,盛世才就以就医为名,秘密前往莫斯科。盛世才去莫斯科没有向国民党政府泄露任何消息,但中国共产党方面对此是知道的。随同盛世才前往莫斯科的还有他的妻子邱毓芳。虽然苏联在新疆的顾问和苏联对新疆的援助在日益增长,但当时苏联正值大“肃反”期间,这使盛世才对自己的安全有些担心。然而他很快发现,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盛世才一到莫斯科,便受到苏方官员极为热情的接待。盛世才住在莫斯科城郊的一所旅馆。这次访问没有引起公众的注意,甚至连国民政府驻苏大使馆也不知道。很快,斯大林克里姆林宫接见了盛世才,参加会见的有莫洛托夫与伏罗希洛夫。盛世才后来还回忆说:会见时,关于1937年新疆的叛乱,斯大林赞同这样一种看法,即叛乱是由托派策划的。纳粹、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对其给予了援助和支持,以建立进攻苏联的前沿阵地。伏罗希洛夫则侧重于谈可能把新疆作为侵略苏联薄弱地区的跳板这个与苏联有关的问题。


在莫斯科,斯大林曾三次会见盛世才。盛世才所受到的欢迎,是以前任何一位中国政要所没有得到的。这也反映了斯大林对新疆的利益很敏感。斯大林满足了盛世才的全部援助要求。盛世才事后说:“我浏览了一下项目表,看到了我们热切期待了五年的全部短缺设备。显然,斯大林心中消除了在援助我的政府问题上的疑虑。”


谋取利益 成为苏共党员


1937年11月,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王明、康生从莫斯科回延安。盛世才热情接待了他们。在筵席上,盛世才适时地向王明提出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要求。盛世才的“入党”问题,也在此次莫斯科之行中得以解决。盛世才在加入中共“无望”后,便秘密加入了苏联共产党。盛世才回忆说: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斯大林的心情也显得很好,所以,我决定谈谈涉及到我与延安今后关系的微妙的个人问题。


盛世才还转述了他对斯大林说的原话:“我是马列主义的忠实信徒。1937年,我通过陈绍禹(王明)、康生和邓发,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政治局的毛泽东、朱德、周恩来、陈绍禹、康生、邓发、陈云和任弼时等人对此一致同意了,但又说要与第三国际商量之后再作最后决定”;“我希望能迅速受到党的考验和教育。所以,我也很渴望知道你们关于我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决定。”


斯大林很清楚此刻必须对盛世才拉一把,在盛的入党问题上一改前态,当即明确表示:“你现在就可以入党。你回新疆之前,我会再次和你谈这个问题。”由此可见,斯大林对盛世才的入党问题是十分重视的。


后,当盛世才正准备返回新疆的时候,一位苏共官员带着斯大林的指示来旅馆拜访他。根据斯大林的指示,给予盛世才特殊的照顾,立即吸收他加入苏共。这位苏共官员又要盛世才签署了服从莫斯科政治局的宣誓书。盛世才迟疑了片刻后,表示同意。


根据20世纪90年代以来解密的俄罗斯档案中的1938年9月2日盛世才与斯大林、莫洛托夫、伏罗西洛夫的会谈记录,斯大林确实同意盛世才秘密加入联共,但是又担心此事泄漏后,会引起蒋介石的不满,给盛世才今后的工作带来不便。


关于盛世才加入联共的事,盛世才的二妹盛世同也证实了此事。她说:“他是个联共党员,并有党证。”盛世才关于他加入苏联共产党的叙述也许是可信的。但盛世才称自己“是一个坚定的马列主义者”却是一个天大的谎言。


讨好苏联 出卖新疆利益


盛世才为了讨好苏联,曾多次提出在新疆建立苏维埃共和国,脱离中国,加盟苏联。但是苏联出于国际舆论的考虑,没有答应,苏联领导人莫洛托夫曾在第七届全苏维埃联盟代表大会上宣告:苏联“绝对维护包括新疆在内的中国全部领土的独立、完整和主权”。


盛世才还不惜牺牲国家利益,把新疆的主权出卖给苏联。1940年11月26日,盛世才和苏联政府代表巴库林、卡尔波夫签订了为期50年的《新苏租界条约》,使苏联在新疆享有各种不受当地政府干预的独立特权,攫取了新疆的全部矿产以及交通、工业与各种资源,并且苏联可以在新疆驻军,苏联各类人员可以自由在全新疆活动。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后,德军一度处于优势,逼近莫斯科城下。善于见风使舵的盛世才认为,现在苏德战争在苏联境内举行,究竟什么时候结束,难以预测;即使苏联获胜,恐怕也不能如过去很有力量地援助新疆,不如投靠蒋介石。


与苏联决裂 投靠蒋介石


1942年6月27日,斯大林派苏联副外交人民委员德卡诺佐夫携带莫洛托夫给盛世才的信来到迪化,试图阻止盛世才投靠蒋介石。虽然莫洛托夫表示愿意作出让步,但是盛世才不为所动。德卡诺佐夫对盛世才说:“你是联共党员,要永远信仰马克思主义,不能动摇。” 盛世才此时的势利嘴脸暴露无遗,他毫不掩饰自己:“至于我信仰马克思主义的问题,我必须非常坦率地告诉您,这是绝对不再可能的事情了。谈到我的政府的政策问题,我只能告诉您,作为三民主义的忠实拥护者,我要在新疆建立民主统治。”


为了对蒋介石表示忠心,盛世才对苏联的态度发生了急剧的变化。1942年10月5日,盛世才通过苏联驻新疆总领事普式庚,向苏联政府递交了一份备忘录,要求苏联政府从新疆撤走除外交人员以外的全部人员,其中包括军事人员,且须在三个月内撤离。


斯大林起初没有考虑撤军,但是1943年4月,鉴于国民政府任命的各部官员已到新疆任职,为了避免和蒋介石发生直接冲突,斯大林答应撤退驻新疆的苏军及顾问。6月,国民党中央军进驻哈密。斯大林知道新疆的局势已不可挽回,于是下令撤军。盛世才与苏联的关系,就此彻底终结。1943年,盛世才加入国民党,并表示“矢志拥护中央,尽忠党国,绝对服从领袖”。随后,盛世才取消了六大政策,六星旗也改为了青天白日旗


盛世才杀害毛泽民和陈潭秋


1938年2月,受党中央派遣,毛泽民化名周彬,与陈潭秋等同志到新疆做统一战线工作,先后出任新疆省财政厅、民政厅厅长等职。


1942年9月17日,毛泽民和陈潭秋等共产党员被反动军阀盛世才逮捕。在狱中,敌人对毛泽民等软硬兼施,严刑审讯,逼他招认中国共产党在新疆搞“暴动”的所谓阴谋,逼他脱离共产党,交出共产党的组织。毛泽民等坚贞不屈,视死如归,义正词严地回答:“决不脱离党,共产党员有他的气节。”“我不能放弃共产主义立场!”1943年9月27日,毛泽民与陈潭秋等共产党员被敌人秘密杀害。


盛世才和中共中央驻新疆代表邓发关系很差,水火不容,所以把邓发赶走,换成陈潭秋。陈潭秋为团结盛世才做了大量工作,两人关系还算融洽,但最后还是因为盛世才决定反苏反共投靠蒋介石,陈潭秋和毛泽民就惨遭杀害。


1937年红军西路军余部在李先念带领下到达新疆,在陈云关心下,盛世才对这批红军做了妥善安排,特别是为中共培养了一批军事技术人才,这是他的历史功绩。


蒋介石拿下盛世才


盛世才一向以“新疆王”自居,唯我独尊。他把新疆政府和共产党、国民党合称为中国三大政治集团,又以国共两党以外的第三领袖自居,而且还狂妄地把自己与斯大林、罗斯福、邱吉尔、蒋介石、毛泽东一起并称为“世界反法西斯阵线六大领袖”。但是国民党是不容许盛世才作为“领袖”的。国民党在新疆兵力不大时,对盛世才是竭力拉拢,但当国民党陶峙岳兵团的三个师全部进入迪化后,蒋介石对盛世才的脸色骤变。蒋介石对新疆用兵,和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的建议有关系。陶峙岳就长期是胡宗南的部下。进入新疆的国军部队主要是中央军,还有马家军一部。


盛世才没想到投靠国民党是“引狼入室”。鉴于此,盛世才开始采取对策,准备把国民党势力逐出新疆。1944年8月11日,盛世才制造了逮捕国民党新疆省党部书记长黄如今、建设厅厅长林继庸等人的“八一一黄林案”。一时间,整个迪化处于恐怖之中。


为寻找退路,盛世才企图再次投靠苏联。他致电斯大林,要求重新加入苏联共产党和将新疆划为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但此时苏联政府已经对盛世才彻底失望。斯大林拒绝了他的要求,并把其电报转给了蒋介石。


在此前的同年4月份,苏联政府已通过外交途径对国民党政府施压,要求撤换盛世才。6月,斯大林在接见美驻苏大使哈里曼时说,中国国民政府撤掉盛世才在新疆的职务,对于改善苏中关系具有重要意义。同时,苏联在新疆三区(伊犁、塔城、阿山)的地下工作人员和苏联领事馆人员,分别在封建宗教上层和知识青年等各阶层群众中进行工作,建立秘密组织,在群众中开展反对盛世才和国民党的活动。


此时的盛世才,已是众叛亲离,怨声载道。蒋介石决定把盛世才调离新疆,另任农林部长,由朱绍良代新疆省主席。


离疆后的“新疆王”盛世才


1944年9月11日,盛世才满载在新疆搜刮来的金银财宝,由朱绍良、徐恩曾护送,一脸沮丧地离开了他占据11年之久的“新疆王”宝座,登机飞往重庆。魔王出走的消息不胫而走,全疆民众莫不拍手称快。督办公署门前,人们当街焚烧纸钱,对着大楼高声叫骂:“盛世才你这个绝子绝孙的,你也有今天!”与此欢乐情景相对的则是,迪化市郊六道湾荒野的乱坟堆前,跪满了号啕痛哭的死难者家属。盛世才统治新疆11年间,有10万多人被罗织入狱,其中5万人惨遭杀害。


由于督办公署新大楼地下室仓库里,还有5万两黄金来不及运走,盛世才一到重庆,就立刻打电话给在迪化的妹夫、财政厅长彭吉元,要他无论如何保住这个仓库,即使情况万分困难,也要用至少两吨重的东西顶住库门,以便他日后再想办法把黄金运出来。盛世才显然低估了新疆人民对他的仇恨程度。中央军进驻迪化的当天,彭吉元便在街上当众被殴,自身尚且难保,哪还有精力去保护盛的金库。就在盛世才宣誓就任农林部长的第二天,9月19日,《新疆省全体民众讨盛檄文》发表了,声势浩大的新疆人民讨盛浪潮从天山脚下涌进了山城。《盛世才祸新纪略》的小册子在重庆到处散发,激起了内地人民对新疆各族同胞的同情以及对盛的无比愤怒,一时间舆论汹汹,吓得盛世才都不敢去农林部上班,逃到黄山躲了起来。


1945年5月,国民党内部的反盛势力借国民党六全大会做战场,向盛世才发起了总攻。这些人多为中统派往新疆的骨干,从盛世才的屠刀下死里逃生,对盛的猛烈抨击,意在向老蒋诉苦表功,亦明确表示对盛仍居高位的愤懑。盛世才不仅在六全大会上丧失了连任国民党中央五届监委的资格,且在大会结束后不久,由国民政府明令撤职,责成法院查办。由于蒋介石无意让国民党内部闹得太凶而涣散力量,便亲自出面替众矢之的的盛世才撑腰,说盛世才纵使有千错万错,但他把完整的新疆归还了国家,立了大功。其实,明眼人都知道,中央银行在迪化接收的那5万两黄金才是“完整”的真正内涵。有了蒋的保护,再加上盛世才向司法和监察部门的大肆行贿,盛世才并未受到传讯和审查。


抗战胜利后,盛世才通过胡宗南的关系,弄了个委员长西北行营上将参议的散职,遂兴致勃勃地出重庆直驱西安上任。为了东山再起,盛世才随身携带了几十辆汽车之多的财物。因为太招摇,盛的车队在路过宝鸡时,被“军官团”借口与卫士队寻衅,抢劫一空。未几,又发生了被他残害过的东北老乡企图报仇而谋杀未遂的事件。盛世才遭受这些打击之后,成了惊弓之鸟,便跑到相对安全的武汉,弄了个总统武汉行辕上将高参充充面子。


1949年,盛世才随蒋介石撤到台湾,先后受聘为总统府国策顾问、国防部上将高参、行政院设计委员等闲职。可是,在台湾的众多受过其迫害的各界人士并没有放过他。在1954年3月召开的“国民大会”上,代表们纷纷提出控诉盛世才祸害新疆案,各种揭露其罪行的小册子也在会场内外广为散发。蒋介石正谋取在会上通过一部可以让他无限期连任“总统”的宪法,不便为一个盛世才与代表弄得太僵,于是便授意大会接受提案,正式开始对盛世才进行审查。虽然盛世才仍然用搜刮来的民脂民膏为自己撑起了一顶保护伞,但此后的每次“国民大会”上,总要掀起一阵阵反盛声浪,甚至有代表提出要盛世才自行了断,以谢天下。


盛世才吓破了胆,从此便退出政坛,改姓为颜,隐居了起来。20世纪60年代时,住在台北南京东路五段291巷的居民,常常可以看到一个须发全白的老人穿着便服,拖着大板鞋,在小店选购食品。谁都没想过他就是当年以杀人不眨眼闻名的“新疆王”。偶尔有熟人欲辨识,他总是自称颜氏蒙混过去。盛世才知道自己结怨太多,深虑遇刺或遭人下毒,于是时时提防,就连食物也亲自过手才放心;别人送的礼品,则一概不食,全部转送邻居。盛世才的隐退,并没有改变民众对他的愤恨,台湾的民众舆论也一直都视其为民族罪人和杀人魔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