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专家:在南海要重点对付野心最大国家

零零捌 收藏 27 1380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日,马来西亚某媒体鼓噪所谓的“中国最怕的东南亚南沙集团隐然成形”,使得本来就不平静的南海再掀波澜。中国对此虽大可不必大惊小怪,但仍需提高警惕。


众所周知,由于历史的原因南海周边各国与我之间在岛屿归属和海域划分上,存在很大争议。尽管我国政府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特别是近年来我与东盟各国政治、经济往来不断增多,国家关系日益改善,但南海周边各国对我仍存有较强戒心,建立信任面临诸多困难。尤其是在个别国家别有用心的蛊惑煽动下,东南亚国家不同程度地受到了“中国威胁论”的影响。


1992年,东盟各国就通过了《关于南海宣言》,意在加强东盟内部的协调合作,试图形成一致对我的力量。宣言认为“东盟成员国任何一国都不足以与中国抗衡,只有采取联合行动,共同对抗中国”。近来,马来西亚与越南联合向联合国大陆架划界委员会提交提案,马来西亚与文莱关于南海边界问题的谈判今年获得突破。东南亚南沙争端各国在东南亚合作精神下,开始更好地显示出“协同一致的姿态”。


同时,东盟坚持奉行“大国平衡”战略,不断引入域外大国势力,强化对我的牵制。某些域外大国也不失时机地乘势离间我与东盟的关系,利用东盟对我的防范心理,加紧在南海的军事渗透,表现出明显的干涉和介入该地区事务的倾向。南海周边国家近年大量购进军舰、飞机,现代化程度都不低。一些东南亚国家或通过国内立法、或通过加强军备的方式强化对中国南海岛礁的抢占,抗衡中国的意图十分明显。


马来西亚某媒体这次所鼓吹的论调,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和地缘政治背景,但本质上仍是缺乏“新意”的老调重弹。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说明加强南海周边各国间的相互信任、保持南海局势稳定依然任重道远,必须在思想和舆论上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对于“南海集团”此类观点,中国应高度警惕,积极有效应对,防止形成和坚决打破各方可能对我的联合遏制。中方应进一步做好增信释疑的工作,积极地、有连续性地参加各种海上多边对话,积极开展海上安全合作与交流。当前南海地区已形成了东南亚地区反恐会议制度、《打击海盗和武装袭击船舶的地区合作协议》等机制,我宜及早参与其中,防止被边缘化。


此外,还应妥善处理地区敏感问题,一方面要正视这些国家在南海的航行安全利益,支持《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给予的各国舰船在南海海区的航行权利,同时也要对这些国家在南海的军事行动予以密切关注,为适时开展斗争做好准备。与此同时,充分利用南海周边国家之间也互相存在着领土和领海主权争端的矛盾,采取分化政策,把斗争重点放在侵占我岛礁最多、野心最大的国家上,既减轻我在这一地区的压力,又可以防止形成撇开我的双边或多边解决方案。(

9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