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铁矿石进口不减 中小钢企成牺牲品无奈倒戈

各大港口铁矿石进口不减,事实打破几大巨头停止供货谎言


有消息说,三巨头从六月中旬开始已经停止对中国的铁矿现货出口,然而记者发现事实真相并非如此。在国际铁矿石谈判中丧失话语权,根本原因在于在现有的矿石进口贸易机制下,中国企业的利益分割,自己不能步调一致,不能结成一个共同体,当然也就不可能成为铁板一块,共同增加谈判筹码。


上周四,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例行记者会上证实,澳大利亚铁矿巨头力拓驻上海办事处首席代表胡士泰涉嫌为境外窃取国家机密被中国国安部门依法拘留。这起事件,又给铁矿石谈判增添了一层迷雾。与此同时有消息说,三巨头从六月中旬开始已经停止对中国的铁矿现货出口。如果考虑到我国每年所需铁矿一半左右都依赖进口,这个举措无疑将给国内钢铁企业会带来不小的震动。然而,事件的真相真的如此吗?来看看记者的调查。


港口亲见:铁矿进口源源不断打破停止进口谎言


早在六月初,国际三家巨头就发布消息,宣布从六月中旬开始,将彻底停止对中国钢铁企业的铁矿石现货供应,我们知道,这三家巨头掌握着全球90%的铁矿石供应量,换句话说,如果这个消息属实,三家巨头确实要停止对中国钢铁企业供货的话,那目前在中国的各个港口,我们应该是看不到到港铁矿石踪影的,事实情况到底是不是这样呢,今天我们来到了北方最大的港口天津港进行调查。


在这个码头上,记者注意到,一艘矿船正在靠岸卸货,码头上的六台卸船机全部开动,十几辆大卡车,正在忙碌的把红褐色的铁矿石,源源不断地送往岸上的堆场。现在这个码头上正在运输的就是铁矿石,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个泊位上停的这艘货轮,它的吨位应该是16万吨,来自澳大利亚


记者从天津海关了解到,天津港是我国第二大铁矿石进口港,到港的铁矿石有50%来自澳大利亚,另外, 20%来自巴西, 30%来自印度。今年上半年,天津港铁矿石装卸总量达4754.9万吨,同比增长53%,这段时间,运输量仍然有增无减。尽管码头已经处于24小时连续运转的状态,但仍有大批矿船在几公里以外的海面上排队等待进港卸货。一位贸易商告诉记者:“现在你往港口走,现在在锚地,船都压港,一压压半个月”。


记者来到距离天津港不远的一个专门储存铁矿石的装卸场,在场里面了解到一个情况,最近的的业务量比以前增加了很多,现在这个装卸场不得不进行3个班次的倒班才能维持运转。在现场我们也看到这样一种情况,等着排队进场的运输车排起了长龙。一位司机告诉记者,他已经排了一个多小时了,这是这两个月头一回堵车。


货车司机告诉我们,这些日子,铁矿石运输量突然大了起来,港口周围的几家货场都已经堆满了矿石。他告诉记者,从六月份开始运量增加,以前一个月拉4万多元,现在能拉五六万元。一辆二三十吨位的货车一天要拉四五车。


记者了解到,近日,连云港、青岛、曹妃甸等国内主要的铁矿石进口港,铁矿石进口量都出现了小幅上涨,据兰格钢铁网数据监测,截至7月10日,国内19家港口铁矿石库存已经超过了1亿吨,目前到港的基本都是现货,并出现了量价齐升的局面。一位贸易商告诉记者这几天铁矿石行情上涨,前两天印度铁矿粉640元一吨,现在涨到680元,短短几天就涨了40元。


对于目前铁矿石谈判大限已过,而三大巨头关于停止对中国现货进口的消息,港口工作人员和贸易商们都一笑了之,在不少人看来,这些消息,不过是那些坐拥全球顶级矿产资源的大佬们放出的烟雾弹罢了。一位贸易商说:“中国那么大市场,他不往中国卖,往谁那卖去,卖别处看看,从商人角度看,钢铁协会压他,他也想压钢铁协会,是这个道理”。


运铁矿石的货轮在海上排队,拉铁矿石的货车在港头排队,从天津港的一派繁忙景象,我们不难发现,国际矿业巨头传出停止对华出口的风声,完全口是心非。在中钢协代表中国钢铁企业与三大国际矿业巨头博弈的时候,类似这样事件接二连三,如最近传出国际矿业巨头对中国钢企索赔90亿美元等等,让人莫辩真假,但是这些消息无疑会让中钢协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而这一张张牌的背后,和力拓员工涉嫌泄密事件是不是也有一定的关联呢?


专家视点:进口秩序混乱导致话语权缺失


兰格钢铁电子信息公司,是国内主要从事钢铁金属行业信息分析研究的知名公司之一,有14年的从业资历,记者来到这里找到公司研究中心的负责人侯志芸。她告诉记者,出于工作需要,她多年来一直密切关注我国长协矿的谈判进度。作为一名资深的业内人士,她是如何看待力拓公司事件的呢,她表示:既有震惊,但又在意料之中,整个过程得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从5月26号力拓和日本的新日铁谈下来价格之后,中钢协又苦苦奋战了40天,但到6月30号还没有谈下一个结果。为什么力拓在供大于求的情况下还是如此强硬的一个态度?


国际铁矿石的价格分为现货价和长协价两种。现货价会随着市场的波动随时发生变化,而长协价则是基于全球三大铁矿石生产商与钢铁厂之间商定的长期协议价格,一般是一年一议价。由于铁矿石的现货价格受短期需求及海运费波动等因素的影响较大,因而一般情况下,铁矿石的现货价总是大大高于长协价。但是,然而从2004年起,长协矿的价格开始一路飙升,2004年至2008年,铁矿石长协价涨幅分别为:18.8%、71.5%、19%、9.5%、79.88%。 2008年,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全球钢铁市场需求持续下降 ,铁矿石现货价格出现了7年以来首次低于长协价格的局面,2009年,中国钢铁行业协会首次代表中国企业参加全球铁矿石价格谈判。比照现货矿的价格,中钢协提出,长协矿至少降价40%以上,才是中国钢企谈判的底线。


5月26日,澳大利亚力拓公司宣布,已与日本新日铁达成2009年度全球铁矿石谈判首发价,其中粉矿降价32.95%。6月19日,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宣布,全球最大的钢铁企业阿赛洛米塔尔接受了其降价28.2%的结果。但是,独独跟中国,自2008年11月开始的谈判,一直处于僵持状态,6月30日,是2009年铁矿石谈判的最后截止日,国际铁矿石三巨头最终都没能接受中钢协降价40%的要求。这些巨头强硬的态度,让侯志芸等业内人士感到难以理解。她说:“我们感觉到今年的价格的不合理是什么呢?就是说应该是供大于求的时候 应该是买方决定价格的主动权。第二点,长协矿的价格,因为它相对是稳定的保证供需双方的稳定的,它有一个稳定的买主。这个价格按照规律按照以往来说,应该低于现货价格,但是今年这个谈判价之后,实际上现在屡屡已经高于现货价。6月30日大限已过,但还没有谈下来。我们就感觉到这样一种情况下,是有其他问题”。 侯志芸告诉记者,力拓事件爆出,能够部分地解释,我国长协矿谈判出现被动的原因。如果说谈判的一方掌握了对方的一些财务数据,比如说毛利率、或者库存量等等这样一些数据的话,在谈判中他就可以推算出来我们铁矿石的需求量,也就是我们对铁矿石的依存度。这样的话,他在谈判的过程中可以依据这个来掌控价格调低的幅度。


但是,侯志芸也提出,从市场形势上看,我们的铁矿石进口量占据了世界铁矿石的50%,作为最大的买家,中方理应在进口铁矿石价格谈判上拥有话语权,丧失话语权的根本原因并不是单纯的行业信息被窃取,而是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她说:“深层次的原因我们感觉到首先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国家的进口铁矿石秩序比较混乱,这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可能不是一年两年,它表现在就是说每年我们在铁矿石谈判的时候,一些中小企业现货市场都是在抢购铁矿石,所以对我们就是屡屡在谈判价上处于被动。这个是紧密相关的”


2000年到2007年是中国钢铁工业的黄金时代,粗钢产量年平均增速达到了19%,与此同时,我们对进口铁矿石的需求量也从不足1亿吨迅速增加3.83亿吨,年平均增长高达27%。现在,我国钢产量占世界的50%,铁矿石进口量也占世界的50%以上,但正像侯志芸提到的,除去力拓事件之外,铁矿石进口贸易的混乱,才是导致中国钢铁企业在国际谈判中丧失话语权的主要原因。


追根溯源:国内商家囤积居奇催生“疯狂的石头”


铁矿石谈判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混乱的局面,是谁在大量买进国际巨头的现货铁矿石,为了进一步了解进口铁矿石的流向,记者来到了唐山曹妃甸实业港务有限公司的商务部。在这里,我们见到了一份关于进口铁矿石任务完成情况的统计报表。部长单春鹏告诉记者,主要的买家是唐钢、国丰、津西、首钢、中联或者也叫荣程。


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1至5月,在从曹妃甸进口铁矿石的买家当中,国有钢铁企业只有唐钢和首钢两家,而这两家企业进口的铁矿石只占到港口总量的12%,在剩余近90%份额中,民营钢铁企业成为铁矿石进口的大户。


同样是在青岛港,我们也看到了这样的画面,从画面中不难看出,铁矿石卸载的繁忙程度。


港口工作人员:“每天都保证四条五条大矿船在这卸,但仍然是卸不完。”


据统计,今年前5个月,我国已经累计进口铁矿石超过2亿吨,铁矿石库存更是远远超过1亿吨,高出正常库存量的3倍。在全球钢市惨淡声中,我国的铁矿石进口却依然大增。那么为什么我国的铁矿石需求量在市场需求严重下降的时候还能保持这么大的需求量呢?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罗冰生:“主要的原因是 大中型钢铁企业减产的同时,而地方中小企业在大幅度的增产。”


在中钢协与国际矿业巨头的价格谈判正处于僵持阶段的时候,中小钢铁企业却通过现货市场大量购买铁矿石,加紧开工生产,抢占市场。而经过一个月的调查,中钢协认为,这还只是造成我国铁矿石进口激增的一个因素,更主要的原因来自于囤积居奇的国内铁矿石贸易商。


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今年的贸易商比去年同期大约增长了20%,就是它的进口量比去年大约增长了20%,增长了大约3900万吨,也可以说目前矿石之所以积压,就是我们贸易商超量进口。”


单尚华告诉记者,一些贸易商认为今年铁矿石谈判不会取得太大的降幅,铁矿石价格还要上涨,因此囤货待价而沽,这就造成铁矿石进口量的大量增加。


目前我国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共有112家,其中钢铁生产企业70家,铁矿石贸易商42家。只有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才有可能享受到进口铁矿石的长期协议价格。而根据我国铁矿石进口代理制实施方案的规定,为没有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代理进口的,转卖企业只能收取3%至5%的代理费,不允许随意赚取差价。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关于代理费的规定却成了一纸空文。


唐山建龙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涛: “实际上国家倒是有政策,执行的不好嘛,你比如说这个代理制,你就加个3%大家都能享受,大家都能心平气和,这个东西我认为,关键是现在有了这个进口权力这些企业或者是拿到长协矿,然后他按照现货市场价格再卖给我们,也是有很多问题。”


徐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2008年7月,当时的进口长协矿价格约为每吨700-800元,但没有铁矿石进口资质的唐山建龙公司却享受不到这个价格,他们最终从铁矿石贸易商手中买进的价格竟然高达每吨1400元,加价幅度接近100%。


徐涛:“这些有长协的就挣大钱了,没有长协的你只有吞下这个苦果了,你只有去买高价的矿”。


徐涛的这一说法,记者在另一家民营钢铁企业——唐山宝业集团也得到了证实。


宝业集团铁矿石进口业务的负责人刘增林告诉记者,尽管自己的企业每年有300万吨长协矿的进口资质,但公司每年铁矿石的需求量却有1500万吨,剩下1200万吨的铁矿石缺口只能靠从现货市场上的贸易商手里购买。


刘增林:“应该说钢铁企业是(铁矿石)最终使用单位,实际贸易公司它不然,它买回来它也不使,它价格来讲,它只能空间越大越好,它并不考虑到下游的企业的成本能不能接受,只要你需要,空间越大越好,那么说空间一大,下游的企业从它手里买去,它会大胆的去更高的去采这些大批量的国外矿进来,这就是恶性循环。”


半小时观察:结成利益共同体,增加谈判筹码


力拓员工涉嫌窃密事件的曝光似乎能让人恍然大悟,为什么手握巨大订单的中国钢铁行业在对国际矿业巨头的价格谈判中表现得如此艰难?原来,对手把我们钢铁企业的原料库存的周转天数、进口矿的平均成本、吨钢单位毛利、生铁的单位消耗等财务数据,摸得清清楚楚。这幕现实版的潜伏,让中国钢铁行业在与国际矿业巨头的博弈中,基本上处于弱势地位。


然而,从前面的调查,我们这并不是答案的全部。早在几个月前,就当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呼吁国内钢铁企业一致对外,不要进口现货铁矿石的时候,就有38家中小钢企集体倒戈,大量现货铁矿石涌入国内港口。与此同时,一些中小钢铁企业指出,国内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高价倒卖,赚取长协矿价格与现货价的巨大差额利润,迫使它们不得不出此下策。所以就出现了一种反常的现象,今年一季度钢铁行业销售收入较同期下降22%,整体亏损33.1亿元。而1到5月,我国累计进口铁矿石2.42亿吨,同比反倒增长了26%。


在国际铁矿石谈判中丧失话语权,根本原因在于在现有的矿石进口贸易机制下,中国企业的利益分割,自己不能步调一致,不能结成一个共同体,当然也就不可能成为铁板一块,共同增加谈判筹码。从这个意义上说,这起事件是铁矿贸易乱象的结果,而不是源头。


作为世界第一产钢大国的中国,长协矿在总进口中的比例还不到一半,而日本欧洲每年进口铁矿石中,长协矿比例占到95%以上。仅矿石一项,中国钢厂的平均成本就要比日本和欧洲高出50%。由此可见,中国经济所付出的代价。如何扭转这样的被动?除了谈判桌上的唇枪舌剑,恐怕更多的利益还得靠我们自己来维护。(来源:经济半小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