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四九、战临江(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明天就是日本鬼子投降六十四周年了。中国人民为了这一天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希望那些企图为鬼子招魂的人记住陈毅元帅的一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


推开小门看到正在门前集合的日军,陈建长大致数了一下人数,发现已经集合了一百四十多人,于是一闪身,后面的几个战士挥手就把四五十个毒气弹丢在日军的人群里,同时几名步枪手把岗楼上的日军打掉。同时几支自动步枪把日军可能行动的路线也都控制住,同时陈建长向天上打了一组红色信号弹。

这时,张广羽打开电台准确地报出了需要炮击的位置。一时间,临江城里所有日军聚集的地方都乱成一团,日军司令部和炮中队更是重点照顾的目标,一群群的炮弹落在日军的营房和操场上面;而那两个日军大队的驻地则受到了火箭炮的重点照顾,一组组火箭弹炸的日军哭爹叫娘。

在听到城里的爆炸声后,陈建长见大部分日军已经倒下,就让人往里面打了几十个手榴弹,又听到了一些惨叫声后,迅速带人冲进了仓库里面,分成几队各自扑向预定目标,两个战士迅速爬上了岗楼,用探照灯给下面的部队指示目标。

由于大部分敌人都在门前的操场上被解决,几个明哨也在第一时间被放倒,只有残余的十来个日军还在抵抗,很快就被消灭了。

消灭了日军后,陈建长让人控制了苦力和马夫,并让这些苦力自己处置了那几个翻译官和工头,这些人非常兴奋地要求加入抗联。

在十分钟后的第二波炮击中,日军大部分丧失了战斗力,城门的伪军也主动打开了城门把三营放了进来。残余日军立刻依拖各种建筑展开了反击,而三营并不发动冲锋,只要有日军抵抗立刻让八二迫击炮或者六零炮对敌人射击,由于刚才陈建长报告日军仓库里有大量的各种炮弹,党育明命令各部不必节约弹药,放开了打。日军由于重火力被摧毁,而江上的五条炮艇在三七炮的打击下也成了龙王的座上客,而敌人的火力又过于猛烈,只好边打边撤,由南门撤出了临江,企图向中江方向逃跑,文小力见到日军逃出立即展开阻击,一顿机枪又把日军压了回去。

到晚上十点多钟,残余的五六百日伪军已经被压缩到南门城墙附近。见日军无力反击,党育明命令留一四个排监视日军,一个排去监狱把里面的政治犯和反满抗日分子以及其它没有劣迹的囚犯放出来,一个排去抄鬼子的商店,一个排去端了县政府,两个排在道路上负责警戒,其余的人赶到仓库搬运物资,并让藏在七五四高地的矿工也绕道进城参加搬运工作。

十一点左右,警卫连报告,日军一个大队试图增援临江,结果被警卫连在铁路上做了手脚,整列火车的事,这个大队已经被消灭,而且由于火车的事铁路暂时无法使用。骚扰佐佐木联队的部队也报告,日军开始曾经派出两个小队搜索广播的人,被地雷炸了之后缩了回去,开了一阵枪,后来就不再理会。但是现在已经在往临江方向前进。侦察分队已经多次设置地雷阻挠敌人开进,但是敌人不予理会,以摩托开道正在向临江方向快速移动,据判断,该部将在次日凌晨三时前后到达临江。

十二点多钟,南门的日军由于弹药耗尽而放弃了抵抗,党育明通知部队新参军的战士由二营一排指挥把物资运送到花砬子山的密营,伪军俘虏甄别后要求加入我军的编入新兵队,有罪行的就地处决,要求回家的发路费遣散,日军要求加入我军的暂时交由侦察连监管,其它的一律打伤腿包扎后发一定现金留在城里。对于无法运走的几百吨粮食,能分给老百姓的一律分给老百姓,其它的都丢在路边;缴获的武器除了用于武装新战士之外都分给了老百姓,重武器和弹药全部带走;无法带走的油料全部烧毁;城墙一律用炸药炸出若干口子;二营赶到一三八八高地作为总预备队;三营、独立团、炮兵营补充弹药后迅速赶到吊鞑子沟门,由孙长发、赵树明指挥阻击佐佐木联队,由于这次缴获的炮弹很多,炮兵营可以放开了打,对于缴获的毒气弹党育明也把使用权下放到营(团)一级,只要营(团)长认为应该用就放开了用;所有的汽车、摩托车、自行车、马车一律用上,要求各部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目的地;医生和护士愿意跟着走的一律带走,不愿意走的日籍人员一律按俘虏的办法处理,医院的物资全部带走。

十二点五十分,警卫连再次报告,发现日军一个大队沿公路前往临江,已经对阻击在青沟子以北,请示是否放他们过来。党育明命令吴新,坚决顶住,在歼灭佐佐木联队前不允许放一个日军过来,并告诉他,很快就会有两个排增援并为他们补充弹药。

一点半左右,三营报告就位,已经占据道路两侧制高点,正在构筑工事。侦察分队报告,日军过了闹枝子沟门,前进速度放慢并派出了尖兵实施侦察。

两点多点,独立团和炮兵营也就位,在吊鞑子沟门完成阵地的构筑,党育明命令侦察连开始炸城墙、码头,放火烧仓库。随着冲天的火焰和惊天巨响,有两面城墙变成废墟,码头设施也化为灰烬。

不到十分钟,独立团的警戒阵地就和日军发生交火,日军经过简单地试探后就发动了进攻,警戒阵地上的部队立刻呼叫炮火,九二步兵炮马上开始对日军实施拦阻射击,日军手中的七五山炮反应很快,马上对独立团的炮兵阵地实施了压制,这时炮兵营的山炮和一五零迫击炮发言了,日军临时构筑的炮兵阵地上一片火海,日军的第一次冲锋以失败告终。


佐佐木看着被炸的一片狼籍的炮兵阵地,背后直冒冷汗,立即用电台叫通了松岗,并把自己看到的情况做了汇报。松岗听到临江可能被攻破,也是大吃一惊,再联想到去年八道江的情况,立即要求八道江方面汇报情况,当听说已经有两个大队去增援临江的时候,头上冷汗直冒,并严令八道江日军要留下足够的兵力,并让人把匡义平叫到了作战室。匡义平问了情况之后直接告诉松岗,“临江完了。如果没有增援,佐佐木也完了。现在我认为佐佐木应该就地防守,我想问一下临江有没有致命性化学弹?”

“有两千发黄弹和四千发左右的茶弹,另外还有红弹和绿弹六千发。”

“这么多,我的天,这可要了命了。佐佐木现在能就地转入防御吗?”

“他已经这么做了。我也提醒他要注意火龙的化学弹攻击。”

“请转告他一定要坚持到天亮,现在能不能请求沿江部队前往支援?”

“火龙把一些船弄沉在航道上,已经有一条船出事了。”

“只要天一亮我们就出动飞机对佐佐木进行支援,到时候火龙肯定会主动撤退的,现在的关键是如何让佐佐木坚持到天亮。火龙有没有主动进攻?”

“没有。另外八道江出动的两个大队走铁路的那个大队已经全部玉碎了。走公路的正在和对方苦战。初步判断对方有五百人左右,火力强劲。不久前守军还发动了化学攻击,该大队伤亡惨重。现在我已经责令他们退回八道江。”

“大佐英明。我观察了火龙的行动,他们极少对有准备的皇军发动攻击,所以我认为只要佐佐木联队弄好防御工事,火龙就会知难而退。”

“只是佐佐木的炮兵损失惨重,而且弹药也不是很充足,自动武器火力是很猛,但是弹药消耗实在是吃不消呀,为了这次我们已经几次受到大本营的申斥。”

“能不能请航空队先给佐佐木空投一些弹药?”

“我试一下吧,这次恐怕我是逃脱不了剖腹谢罪的下场了。”

“您先不要这么悲观,只要我们能重创火龙,也可以将功赎罪。”

“多谢匡君提醒。我要振作起来。你认为他的据点究竟在什么地方?”

“我判断还是在蒙江附近,只是那里现在没有足够的兵力,而且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的据点一定有好几个,摧毁一两个不会伤到他的筋骨。而且此人极擅长从林作战,是个比杨靖宇更难对付的对手。听说杨靖宇已经流窜到燕山了?”

“是的。这个消息已经证实了,他在带人破坏了杨家杖子矿山后,裹携数千苦力窜入燕山。据说支那政府已经封他为满州战区司令长官了。”

“官越大越好,这样他就更难以立足了,早晚会被自己人撵回来。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解决火龙。我有种预感,他这次的目标绝对不只是佐佐木,而是我们的空挺队。”

“噢?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一定要让佐佐林挺住,然后我们从水上调兵去临江,抄火龙的后路。这个恐怕要大将阁下亲自协调了。”

“我现在就给大将打电话。”


佐佐木接到松岗的电报一个劲儿的苦笑,只好让部队后撤一段修筑防御工事,但是对面的抗联似乎炮弹多得用不了,只要这边一有动静,马上就是一顿炮弹拍过来,而自己由于炮弹不多根本就不敢回击。派了几个小队去搜索敌人的炮兵阵地,结果几个小时了都没有回音。现在手下就两千多人,如果对面的敌人发动冲击自己是没有十足的信心顶住的。从火炮判断,皇军这种火力配备的兵力应该在七千人以上。但是松岗的分析也给了他一点信心,那就是火龙不会攻击有防备的皇军,于是他下令不要理会敌人的炮击,加紧修筑工事。


见敌人已经开始构筑工事,孙长发跟赵树明商量,“参谋长,咱们也转移吧。我瞅这鬼子是要把我们拖在这里呀。”

“那也太便宜佐佐木了,这个小子太狂了,不把他灭了以后我们的事儿少不了。但是现在太黑了,弄不清敌人的工事修到什么程度了,不然我就用炮挨个点死这些小鬼子。”

“现在怎么办呀?照明弹也打过了,效果不好呀。除非对面能烧起一场大火。”

“谁要放火呀?”党育明的声音传了过来。“在这里放火对我们可是没有好处的。”

“军长,你怎么过来了?”

“警卫连那边敌人撤了。部队已经收回来了。警卫连这次伤亡不小,五十多人阵亡,一百四十多人负伤,好胳膊好腿的就剩下一半了。不过战绩倒是不错,干掉鬼子一个半大队,缴了一大堆武器,那边留下新兵队搬运物资和伤员,我就带二营过来了,二营已经插到鬼子背后去了。这次一定不能放跑了佐佐木,这小子反应倒是快,工事也弄起来了。你们打的怎么样?”

“我们已经打掉了他的炮兵中队,老小子反应真快,刚才电讯科破译了他们的电报,是松岗让他就地坚守到天亮。我们现在看不清他们的位置没有办法进攻,炮火发挥不出来,我就没有组织进攻。但是天亮了我怕敌人的飞机又来捣乱。”

正说着天下传来发动机的声音。只见对面的空地上点起了几堆火,炮兵营反应迅速,一顿炮火过去几堆火飞上了天,很快就熄灭了,这时飞机的声音更大了,赵树明连忙命令部队点火。火堆附近传来了重物坠地的声音。很快有战士来报告,敌人空投的都是子弹和手榴弹。党育明三人互相看了看,党育明命令三营抽出一个排带着六辆土坦克对日军发动试探性攻击,炮兵排随时准备火力支援。

攻击部队很快就被日军的机枪火力按在地上,无法前进,后面的炮兵用三七炮和步兵炮打掉了日军的几个机枪火力点,但是由于地上日军挖的壕沟土坦克过不去,只好在沟边上与日军对射。发现抗联无法越过壕沟,很快日军就停止了射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