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用什么去“渗透”世界?

fengyimin 收藏 0 40
导读:中国选举与治理网8日发表文章,题为:中国用什么去“渗透”世界?作者乔桥,全文如下:   鸦片战争至今169年,建国到现在马上60周年,改革开放刚刚过了30年。   不知不觉中,老一辈革命家所梦想的中国腾飞之日好像已经实现了。否则,不会有那么多国人和海外的学者连篇累牍地讨论中国令人震惊的崛起和“中国模式”的巨大感召力。   嘉波在《光明日报》发表的题为“‘中国模式’缘何对世界充满魅力”的文章中说,“从越南到巴西,从莫斯科到布鲁塞尔,从北美大陆到非洲草原,到处都在谈论中国的富裕,惊叹中国崛起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8日发表文章,题为:中国用什么去“渗透”世界?作者乔桥,全文如下:


鸦片战争至今169年,建国到现在马上60周年,改革开放刚刚过了30年。


不知不觉中,老一辈革命家所梦想的中国腾飞之日好像已经实现了。否则,不会有那么多国人和海外的学者连篇累牍地讨论中国令人震惊的崛起和“中国模式”的巨大感召力。


嘉波在《光明日报》发表的题为“‘中国模式’缘何对世界充满魅力”的文章中说,“从越南到巴西,从莫斯科布鲁塞尔,从北美大陆到非洲草原,到处都在谈论中国的富裕,惊叹中国崛起的速度,感慨中国广阔的发展前景。”久居中国的德国学者佛兰克·西仁惊叹“西方早已对中国失去了影响力”。在评论美国三本关于中国崛起的专著中,旅美学者王飞凌写到,“在当今国际关系中,像中国崛起这样充满戏剧性,重要性和不确定性的事件大概是绝无仅有的。”


在面对中国对有些人可爱、对有些人可怕的崛起之前,我们有必要先回顾一下中国是怎么就突然扶摇崛起了。


中国曾经是一个大国和强国。她悲惨地沦为二等国家的原因在于最初抵制西方的渗透(宗教的和商业的渗透)失败后不能做到洋为中用,取其之长补己之短,并且次次以防止渗透为名拒绝改革,惨遭险些亡国的命运。但是,从推翻满清的孙中山到后来接班的蒋介石再到后来赶走蒋介石的毛泽东,这三位民族英雄所走的救国之路都是被西方的主义所渗透的产物。从孙的“三民主义”到蒋的“民族主义”再到毛的“共产主义”,有哪一个可以说是中国人自己造出的意识形态吗?最多只能说某人创造性地发展了从西方舶来的什么主义。


毛泽东在成功地赶走西方人并扫除他们的影响之后还是担心西方的理念、价值观和生意经对中国的渗透。他发动文革的原因之一就是要阻止杜勒斯之流策划和实施的对中国的和平演变,清除西方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言人。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长达十年之久的反渗透革命席卷了整个中国,让刚刚迈开的立国和建国的脚步嘎然而止,让一代人在“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口号声中长大,他们的“反渗透之弦”绷得特紧,天天睁大眼睛寻找“里通外国”的人。

中国真正的崛起算是邓小平启动的,当时只说是要致富,致富光荣;要改革,改革必要;要开放,开放第一;其实就是要打开国门,让有钱的外国人渗透进来,在中国办厂子,搞企业。于是,有了特区,允许破产,还搞了股票市场。中国经济在史无前例的西方“渗透”之下起飞了。


当然,中国的领导人并没有把国门开到让西方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念一并渗透进来的地步。他们一边鼓足干劲激励西方经济和金融渗透,一边提高警惕防止西方的精神污染,并提出了“四项基本原则”。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场让中国崛起的改革其实跟当年的洋务运动所提倡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没有太大的区别。难怪很多老一辈革命家忧心忡忡,说深圳之类的特区其实就是满清当时开放的口岸,是存在于一个主权国家之内的殖民地。我们今天怀念邓小平,说他伟大,光荣和正确并不为过,因为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提出让外国人渗透几乎是可以掉脑袋的事。邓小平没有再次被打入冷宫,是因为中国的百姓过够了闭关自守的日子。


不管怎样,邓小平打的这张牌奏效了,中国崛起了,现在不仅是世界第三大经济,还是美国最大的债主之一。于是有了文前说到的“中国模式”。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说,中国的崛起其实就是被渗透的结果,渗透中国的是西方赚钱、让人民致富和追求个人幸福和自由的方式和方法。中国是被渗透的(也可以说是全球化的)既得利益者。换句话说,渗透不是什么坏事,问题是如何控制和管理被渗透,或者说让渗透恰到好处,让渗透不至于颠覆中国已有的政治制度和社会结构。我们暂且不说这样别具匠心的“被渗透”和“反渗透”的安排是不是可以持久,先说在崛起之后的中国面临的两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是虽然中国依赖海外的资本、技术和经商方式的渗透取得了经济的腾飞,但是始终还没有摆脱对其他渗透的担心和恐惧,这种担心和恐惧似乎随着中国的崛起而每日剧增了,甚至成了中国一切不稳定和动乱的根本原因。哪里出了事,从村民罢免村委会主任到出租汽车司机集体喝茶,从不明真相的群众外出散步到不法分子的打砸抢,个中的原因都是海外敌对势力的渗透和遥控。


这里我们需要关注几个问题。首先,一个崛起的大国是有信心的,无论是对自己的合法性、持久性和坚韧性都不应该有怀疑,根本就不应该怕谁来渗透(我们不是说不怕和不防危害国家安全的军事渗透和刺探)。

其二,把一切都归咎于海外的渗透其实是对中国公民的智力和素质的羞辱。难道中国老百姓真的那么容易上当吗?如果他们不明真相,那政府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他们真相?假如他们思想水平不高受到了蒙蔽,那中国政府无数次的学习和动员的效果何在?


第三,把一切治理中出现的问题归结于海外渗透只能导致官员的更加不负责任和玩忽职守,从而进一步腐蚀政府的合法性,削弱政府的效率,导致中国的崛起半途而废。


后,中国热历来善于转守为攻,如果西方那些反动的恶势力如此嚣张,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去主动渗透他们?比如,今天的《纽约时报》说,两个境外的维族组织,包括被指责导演乌鲁木齐“七五暴乱”的“世维会”的主要经费均来自美国的民主基金会。显然,美国在试图用这两个组织渗透中国。台湾不久前也成立了民主基金会,试图用自己的民主模式渗透包括大陆在内的其他亚洲国家。按照中国很多学者的观点,美国正在衰败,台湾没有大陆撑着日子也不会好过。好,中国正在崛起,干脆也搞基金会,用钱去支持美国的民权组织、同性恋组织、残疾人组织、对政府不那么满意的印第安人部落等,让他们挑战美国的制度,破坏美国的社会秩序,搅扰美国的政治稳定。虽然这个违反了我们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但是对崛起的国家,维持现状的原则是可以推翻的。“我崛起了,我老大,我可以修改游戏规则。”


这就到了第二个问题,也是本文要回答的问题,那就是中国用什么去搞渗透?中国既然崛起了,自然有很多人想知道中国是靠什么崛起的。如果不是这样,美国每年不会有数百篇报告解读中国,中国社会科学报不会请包括胡鞍钢、房宁、黄宗治和傅高义这样的大学者去解读什么是“中国道路”。中国顶级智库也在向世界推介“中国模式”。因此,“中国模式”,或者“中国道路”,可能是最好的对外搞渗透的资源。不过,学者对“中国模式”和“中国道路”有各种各样的解释,一篇文章也讲不清楚。笔者一直关注中国的崛起,长期琢磨中国如何可以对世界作出特殊的贡献,粗略算了一下,至少有以下几点是中国可以用来“渗透”世界的拿手菜。


第一,中国的俗语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美国人渗透中国和其他国家靠的是价值观和钱。中国以前只有革命的理念,没有钱去实现这些理念。现在有钱了,可以用钱去推进自己喜欢的事。比如,中国现在是美国最大的金主,我们不喜欢美国人对我们不错的人权纪录指手画脚。还真顶用,希拉里来了,佩洛西来了,口气都软了不少。估计下半年奥巴马来也会对崛起的大国的领袖们言听计从。

第二,中国有最大的“软实力”孔子孔子出山,所向披靡。中国每年花重金在世界各地建立孔子学院,弘扬儒家文化,让世界了解和学习中华民族的美德。《论语》不好读,不好懂,但是儒家的精神曾经维系了中华民族长达几千年的大一统,也会继续被发扬光大去维护世界的和平和稳定。


第三,中国现在不输出革命,不输出饥饿,不折腾别人,严以律己,宽以待人,是比美国谦逊得多、也好处得多的国家,难怪习近平在拉美访问时一提到中国的表现,不仅中国的网友热烈称赞,发展国家的人也都翘起大拇指。


第四,还是一党治理比较好,比较有效率,否则,内乱和贫穷就是家常便饭。


第五,中国的政治制度容易产生英明领袖,而不像美国那样的选举,花钱不少不说,还常常选出一个不能好好掌事的总统。瞧瞧咱们的领袖,都有可以在去世或卸任前写进宪法的主义和思想,十分难得。这个不好学,但是只要其他国家学会了,收获一定很大。


第六,即使没有普世的价值,没有世俗的和宗教的信仰,一个国家依然能够变成大国,并成为世界其他国家的指路明灯。


很多中国可以奉献给正在经历重建和装修的世界文明的东西,大家可以点击这里查阅笔者没有能够谈到的成份。


文章该结尾了,再长就没人读了。如果要概括的话,笔者想说的是,中国最早和后来的失败都源于不能充分地面对西方的渗透;中国的崛起是允许西方渗透使然,好的东西总是要渗透和改变不好的东西的;中国真的崛起了就不应再害怕西方的渗透,更不能用所谓西方的“渗透”做自己升职的敲门砖或解套的万金油;中国也可以主动出击去渗透西方和世界;在刻意“渗透”世界之前,中国需要了解自己的口袋里有多少货真价实的东西,不能“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