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四章 各展绝技鼓士气 两相绑架较短长 第十四章(8)以牙还牙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次日清晨,太阳还没有从海平面上升起,秦二虎就带着秦三虎等十多个人早早地渡过了海峡,各自乘上等待在岸边的宝马良驹一路向着金沙镇飞驰而去。百十里的路程只跑了一个多时辰,待早饭过后,一行人便赶到了金沙镇。 在金沙镇东寨门带队值勤守卫的是“小白猿”易树林,秦二虎在上次来金沙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次日清晨,太阳还没有从海平面上升起,秦二虎就带着秦三虎等十多个人早早地渡过了海峡,各自骑上等待在岸边的宝马良驹一路向着金沙镇飞驰而去。百十里的路程只跑了一个多时辰,早饭过后,一行人便赶到了金沙镇。

在金沙镇东寨门带队值勤守卫的是“小白猿”易树林,秦二虎在上次来金沙镇参加华北民众抗日救国总会新海县分会暨新海县抗日民主临时政府庆典期间就与他熟识了,大家又都是过去绿林道上的朋友,和尚不亲帽儿亲,一见面就热乎得不得了。

一见是秦二虎率领着人马到来,在城头上负责值勤巡逻的易树林立即跳下寨墙一路小跑着从寨门里迎了出来,欢声叫道:“是秦司令呀,快请,快请!”几天没过,他已经学会了不少时髦的新名词,一改往日绿林的旧称呼,叫起了秦二虎的新官衔。

看着易树林热情洋溢的样子,又听着易树林喊他的新官衔,秦二虎的心里特别受用,赶忙抱拳答礼道:“啊,是易营长,幸会,幸会!兄弟这是在学杨六郎把守三关口呀!”寒暄之间与其开起了玩笑。随即又把秦三虎等人逐个做了互相介绍。

易树林笑道:“秦司令这是来镇里给我们邹司令锦上添花来了吧?正月十五闹元宵我们准备了好多的表演节目,就差你们海上的‘渔鼓三唱’了,到了晚上可得好好的给弟兄们露上两手呀!”

当天已经是正月十四,本地的风俗元宵节要万民同庆连续大闹上三天,十四的社火是第一天,易树林以为秦二虎等人是来过元宵节看热闹的,故而开起了这样的玩笑。

听易树林说起元宵节,秦二虎的心中一震,暗道:“他娘的,让阎三薄饼子这个吊死鬼给搅昏了头了,竟把马上过元宵节的事情给忘到脑勺子后头去了,真是惭愧!”

不过,此行的目的他又不便与易树林明说,只得随声附和道:“兄弟真是好脑筋,让你一猜就中,我们哥几个正是过来凑热闹来了,我们那个苦海沿边的荒岛上哪儿有你们这繁华市镇热闹呀!”

易树林信以为真,笑呵呵地从秦二虎的手里挽过马缰,殷勤地礼让道:“邹司令他们几位现都在营房了,我领着你们几位过去吧!”说着,就拉着马领头向镇子里走去。


邹同义和吕景文在率领黑龙港的抗日武装进驻金沙镇以后,就应许耀亭等人所请把司令部安置在了县政府大院之内,与县抗日救国军的司令部合署办公。

由于南寨门分工由韩德平率领的县抗日救国军把守,他们除分出三个连队把守东、西、北三个寨门以外,便把主要部队都集中在了镇东北的潘家大柜和镇西南的贾家染坊之内。

为了活动自由和指挥部队方便,他们又在镇西南的贾家染坊之内设置了一个本部的指挥部。平常里,邹同义和吕景文是不大到司令部去的,只留下新任的副官处长吕信文和参谋人员在司令部支应着。

易树林领着秦二虎等一行人穿过金沙镇的东西大街来到指挥部的时候,指挥部的大院里正在锣鼓喧天地跑秧歌,是县抗日救国会组织的各村的社火队伍前来慰问演出。

院里院外的人如潮涌,拥挤不下,在这个节骨眼上,也不方便与邹同义等人朝面,易树林只好领着众人把马栓在了院外的栓马桩上,等到了社火节目表演结束以后,才迎着川流的人群中钻了进去。

邹同义同吕景文、孔冠奎、汤敬渊等人正站在指挥部的大门口鼓掌欢送慰问演出的秧歌队离去,一见秦二虎等人到来,立即欢天喜地的迎了上来,拉着秦二虎、秦三虎兄弟的手就往屋里让。又吩咐邹若愚等人去安置同来的弟兄。易树林已经送客到家,便告辞回去了。

进门一落座,秦二虎就感慨道:“哎呀呀,真是今非昔比,鸟枪换炮了,二哥三哥这里好气象呀,怎么有这么多乡亲们来给你们抬轿子呀,你们真成了抗日救国的大英雄了!”

邹同义哈哈大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现在咱们弟兄已经不是过去打家劫舍的‘三儿’了,咱们现在是为老百姓打鬼子保家乡的子弟兵,为老百姓流血打仗,自然是会得到老百姓的拥戴的,你们弟兄现在不也是和我们一样,这还值得兄弟你来眼热?”

秦二虎谓然长叹道:“这还让我不眼热?你们这里的弟兄欢天喜地的过元宵节,兄弟我那里可是哭庙都找不到庙门了!”

吕景文惊讶地问道:“兄弟这话从何说起,出了什么大事了?”

秦二虎便把阎康侯绑架他三代宗亲,又逼迫他投降日寇当汉奸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恨恨地说道:“我这次过来没有别的事情,我是专程来绑阎三薄饼子的表哥殷墨翰来的,在你们老哥俩的地面上,我不能干偷鸡摸狗的事情,所以先进门来打个招呼!”

邹同义一听,大为震惊,眼见得秦二虎忧愤难禁的样子,大声道:“五弟你先不要着急,来到我们两个老哥哥的地面上,还用得着你来动手吗,让孔老弟帮你搞定就是了!”

孔冠奎跃跃欲试地在一旁应道:“秦大哥放心,干这种活咱也是老胳膊旧手了,只要你给兄弟这个露脸的机会,我保证给你做的玻璃袜子琉璃鞋——滴水不沾!”

吕景文提醒道:“眼下正在过元宵节,在这个节骨眼上去街面绑人,用不用事先和许县长他们这些政府的头头们打个招呼呀,别造成什么误会。”

孔冠奎道:“这个事情千万不可以跟他们去说的,他们八路的清规戒律太多,要是他们出来打拨拦,那咱们绑还是不绑,秦大哥的事情咱们办还是不办?”

邹同义沉吟道:“依我来看,这个招呼咱们还是不打为好,没得走露了风声这事就干不成了,咱们绑了以后,先把生米做成了熟饭,有什么事再说吧!”

吕景文又建议道:“要是这样敲定的话,今天晚上就动手吧,趁着人们夜里都出来闹社火的时候,悄悄地把事情干干净净地做了算了,省得夜长梦多地露了汤。”

邹同义思量道:“这个主意成,夜里龙灯、狮子、旱船、小车子会上街一闹,他们商会的头面人物肯定要出来支应打理,就瞅个空子把他给绑了算了。再关照守护寨门的弟兄悄悄地送五弟他们出城,就神不知鬼不觉地一了百了了!”


秦二虎一听大家都给他撑劲儿,激动地站起身来抱着拳行了一大圈的礼,谢道:“谢谢各位哥哥兄弟为我老秦家的事情两肋插刀,不过,我们岛上的弟兄也都过来了,也不能够偏劳孔老弟他们,夜里就一块儿下手吧,我们弟兄也不能够净擎现成的呀!”

邹同义哈哈笑道:“五弟,咱们都是生死兄弟,你瞎客气干什么呀,快快坐下说话!”

又向汤敬渊吩咐道:“你去找若愚,让他告诉宴宾楼的苗老板给指挥部送几桌好菜来,咱们就不出去招摇了,免得走露了风声。”


为了欢庆元宵节,金沙镇内十三个村庄以及镇内的商铺、学校、客店、酒楼等民众团体都安排了社火花会,有表演秧歌的、有表演高跷的、有表演旱船的、有表演舞狮的、有表演锣鼓飞镲的、有耍龙灯的、有猜灯谜的、有表演武术的,林林总总不胜枚举,且又花样百出各不相同。似这样的社火表演庆祝活动相沿已经很久了。

按照往年的惯例,各村各团体的社火花会节目都要沿着大街小巷游走一个遍,又要在各村各团体辟有的固定场地上进行表演。如果沿路有人在途中以礼相拦,也必须临时开辟场地进行即兴表演,表演过后,中途拦截社火队伍表演的人会有喜庆的礼物送上,或是花生瓜子、或是点心糖果、或是馒头包子、或是铜钱大洋,不一而足。

随着社火节目在大街小巷游走表演,各家各户凡是能够出来走动的人,不分男女老少,也都要随着表演的社火队伍满大街里游走,此举谓之“遛百病”,其寓意就是指随着社火的表演队伍在大街小巷遛一遍就会在一年之中身体健康,百病不侵。

待到各种各样的社火节目在大街小巷游走表演结束以后,又要全部集中到镇子南面的演武场上看“盒子灯”。等到全部社火节目结束之后,人们才能够回家去吃元宵。

为了造成普天同庆万民同乐的盛况,地方政府组织和各村、各民众团体的负责人,以及工商士绅和社会名流都要走出家门与全镇的老百姓共同欢庆元宵佳节,若非遇有意外的特殊情况,这些人一般是不会中途退场的,因为各项社火表演都离不开他们的参与。

正是基于这种约定俗成的惯例,邹同义、吕景文、秦二虎、孔冠奎等人才选择要利用这样的场合去绑架殷墨翰林。因为殷墨翰作为金沙镇商会的一会之长,是必定要在这种场合露面的。这样行事,虽然要多担些风险,却比撬门入户地去捉人要省事多了。

在邹同义、吕景文等人的热情招待下,秦二虎、秦三虎等一行人在酒足饭饱之后,就留在指挥部里养精蓄锐,净等着夜里行事了。



——以牙还牙胆如斗,大闹元宵绑会首!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