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杀人错了吗?

hu2dongyang 收藏 0 161
导读: 本溪市平顶山下,一辆黑色轿车停住, 5名男子走进了一户张姓农家。 他们是一群拆迁者。半月前,他们拆掉了张家一半的房子,他们这次试图搞定另一半房子,彻底拔掉这一个拒绝合作的“钉子户”。此时,张剑正躺在炕上休息,他的妻子轻声哄睡怀里8个月大的女儿,母亲在做饭。 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拎着斧头、锯条和木棍,脸色铁青。惊恐的婆婆叫儿媳抱着孩子出去,被人张开双臂拦住,喝令不解决问题不要走。张剑起身,大喊别动俺媳妇,别吓着孩子,妻子担心丈夫挨打不愿离开,却被闯入者揪住拖出。挣扎中,女人被扇了两记耳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溪市平顶山下,一辆黑色轿车停住, 5名男子走进了一户张姓农家。


他们是一群拆迁者。半月前,他们拆掉了张家一半的房子,他们这次试图搞定另一半房子,彻底拔掉这一个拒绝合作的“钉子户”。此时,张剑正躺在炕上休息,他的妻子轻声哄睡怀里8个月大的女儿,母亲在做饭。


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拎着斧头、锯条和木棍,脸色铁青。惊恐的婆婆叫儿媳抱着孩子出去,被人张开双臂拦住,喝令不解决问题不要走。张剑起身,大喊别动俺媳妇,别吓着孩子,妻子担心丈夫挨打不愿离开,却被闯入者揪住拖出。挣扎中,女人被扇了两记耳光,孩子惊醒,“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张剑要冲过来保护妻女,但被几个人拦住,按倒在炕上。张暴喝着奋力挣开,抓起炕席下一把水果刀,向离他最近的人猛刺,形同疯癫。


一声惨叫,一男子捂住肚子蹲了下去,这一变故让在场者均感惊愕,不知所措。片刻的死寂之时,张剑冲出家门,跑进了平顶山的林子里。


被觊觎的土地


张剑的家在山下,山上有很多刺槐树,开满了白色的花。


他是辽宁省本溪市明山区东兴街道办事处长青社区22组居民,长青社区原本是平顶山下的一个名叫东兴的山村,青山环抱,林木葱郁。张家河、露水河两条河流贯穿其中,曼妙通幽,如同大陆许多山村一样,是一幅天然的山水画。


上世纪90年代之后,东兴村的土地不断被政府征收,山林地也被划成公园。1995年,东兴村村委会被转称为东兴街道办公室,生产队也被改称“社区”。这里成为了城市的一部分,但村民并不享受劳力安置费、超龄劳力养老费和副食补贴,他们继续保留自留地、公益林,一切和之前无异。


身为东兴村的一员,张剑也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城市居民”。初中毕业后,他做过建筑工、油漆工,常年的劳动令他瘦弱、脸色苍白。戴一副老式黑框眼镜的面庞,看上去文静腼腆。张的父亲原本是当地电器开关厂的职工,18年前放长假至今,后来在一个轧钢厂打工,3年的工资刚够他支付了一次肺部手术的费用。


一块约2200平方米的自留地是张剑一家的经济支柱,菠菜、白菜和玉米一年能带给他们1万元左右的收入。


2001年5月,一条通往本沈高速公路南出入口的高等级公路穿村而过,便利的交通为生活带来改观,这令张家对未来充满希望。但他们没有意识到,太过于靠近城市给乡村带来的危险。


在本溪市政府看来,东兴街道的房屋低矮、破败,是本溪城区最后一片大型棚户区,而且它们就分布在入城公路两侧,与本溪城市发展和进步形象相去甚远。此外,这个城市围绕钢铁企业而发展起来的城市,坐落在辽宁东部山区狭长的山谷盆地中,天然的土地短缺,使市区域功能区分混乱。2000年,本溪政府在《城市总规划》中确定南区改造方案,推动城市向南,也就是向东兴街道所在的方向扩张。


本溪采煤30多年,一些地区地表沉陷严重,威胁到居民生命和财产安全,辽宁省政府在2003年开始启动沉陷区综合治理,迁出居民。本溪政府决定利用新立屯等14片棚户区的土地建立新楼,使其变成光鲜社区,既可改造破败棚户区,又可安置其他沉陷区居民,实现一箭双雕。


大拆大建的年代里,作为本溪最大的棚户区拆迁项目,也并没有依照建设部的规定和后来《行政许可法》中规定的召开听证会。2005年4月,本溪政府发出本政办发[2005]40号《关于印发新立屯地区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实施方案的通知》,把张剑家在内的长青社区列为采煤沉陷区治理择址建设用地,要求居民限时腾空房屋,配合完成国家确定的治理工作目标。


该次拆迁除了涉及东兴街道的居民土地,还有一部分是其他乡村的农民土地。因为东兴街道早先被划入了城区,包括张剑一家在内,居民们所有的自留地,性质上变成了国有土地,拆迁不予补偿。


张家只有被房产证确定的72平方米住房可以得到赔偿,他们只有两种选择——按照每平方米960元标准补偿,拿钱走人,或者换成安置楼里的一套72平方米的房子,如果想住得更大一点,多一平方米,就得自己补上1200元的差价。


拆迁方案规定,如果居民配合拆迁,就还可以得到200元搬迁补助费和误工补助费。


看着附近其他农民集体土地被征收后,可以得到数万元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和地上附着物补偿,张家和东兴街道的其他居民懊悔不已,他们未曾享受到城市的好处,却要在拆迁时无偿交出自留地。


2005年11月7日,本溪市华厦房产综合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华厦公司)贴出了通知,要求居民们接到通知后到该公司的动迁办公室洽谈拆迁事宜。


一场赤手空拳的开发


东兴居民们并不知晓,这块山林是众多房产商觊觎的一块“绝妙宝地”——他们要在此修建一个庞大的商业住宅区。


本溪城区有本钢、北刚两个大型钢铁公司,而且境内峰峦起伏、沟谷纵横,工业带来的污染常集聚于城市上空,久久不能散去,据当地的测量数据显示,城市每平方公里的降尘量最高一次达到120多吨。


而本溪市环境科学研究所检测显示,新立屯地区尤其是张剑家所在的长青社区是本溪市市区唯一一个各项环境指标均符合国家一级标准的地区,自然居住环境属本溪市最好,辽宁省内罕见,国内一流。


华厦公司是本溪市华厦集团的核心企业,国资委下属企业。董事长名叫雷世纲,曾任中共本溪市委组织部处长。1992年任北台钢铁总厂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次年,雷在北钢控股创建的华厦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1996年,在本溪政府的安排下,仅有2000万元净资产的华厦公司收购了总资产共2亿多元的市值5个破产企业,本溪华厦集团得以组建,这一收购案例被称为 “一蛇吞五象”工程,在当时轰动全国。


华厦集团曾一度辉煌,但后来,企业的多头发展和盲目扩张导致华厦集团从2004年开始一蹶不振。2005年12月,辽宁省地税局在《辽沈晚报》刊出65家欠税企业黑榜,其中,“状元”正是本溪市华厦集团,欠缴额高达3000多万元。


2006年,华厦集团已是“既无自有资金,又无银行贷款”的企业,自是没有能力通过招拍挂等方式来完成商业土地的出让和开发。但雷世纲再一次成功上演“蛇吞象”,奇迹般获得了新立屯42万平方米土地的开发权。


本溪业内人士评价说,雷对房产市场和建筑科技感觉敏锐,保障了华厦的建筑实力,之前推出的华厦小区和华夏花园均成本溪最好楼盘之一。而对于政府来说,华厦房产公司出身国有,似乎更便于政府掌控,从而实现对城市的经营。


一位内部人士称,雷凭借多年人脉帮助华厦公司和本溪政府达成协议——华厦负责修建13栋安置楼,安置好一定数量的居民,回报是他可以得到大片土地开发商业楼盘。而政府则可以少花钱就能实现国家规定的沉陷区改造目标,甚至还可能分得华厦的部分利润。


2006年1月,华厦公司发出《“山水人家”住宅小区招标公告》,称 “山水人家”规划用地面积41公顷,建筑面积40余万平方米,其中多高层住宅27余万平方米、别墅6余万平方米、商业用房7余万平方米。华厦渴望找到更多伙伴提供土建、景观施工和材料等配套支持,合力加快开发进度。


2006年4月,华厦房产公司邀请中国一些人居环境专家来到本溪。专家们认为,“山水人家”规划设计充分利用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依山而建,傍水而居,随山就势,是一个山、水、人和谐共处、充满生机的住宅小区,决定接纳为“中国人居环境金牌建设试点项目”。


华厦公司称,他们请来中国和德国最好大学来规划设计和建筑设计,香港公司来完成景观设计。同年,“山水人家”被评为辽宁十大美景楼盘。


楼盘还在纸上,就变成本溪最有名望的楼盘,引起了购房者的注意和追捧。得到大笔预付款支持的华厦公司决定加快拆迁进度,在2006年完成主体工程竣工。


华厦公司在竭力挖掘这块土地中蕴含的最高价值,重点经营共计6万余平方米的各种别墅——有21栋红色屋顶的单体别墅和约30栋两户拼装、四户拼装的联体别墅,每平方米售价7800元。


其中的楼王是一栋590平方米的单体别墅,最高售价为550万元,是本溪身价最为昂贵的一栋房子。


惨烈的夺地


有300多户长青社区的居民搬进了华厦公司提供的两栋安置楼,但另外一些居民看见自己世代生活的土地上盖起的是天价别墅,并非公共事业,也就拒绝搬出,要求得到一笔合理补偿。


2006年7月,张剑和一个叫信艳的姑娘结婚。很快,张家被口头告知,他家的房产被评估2.8万多元钱,张剑被限时给出答案——要房还是拿钱走人。张家拒绝接受华厦的条件,成为15户坚守者之一。


拉锯从此开始。对15户居民的坚守,华厦公司最初派人偷堵烟囱、砸玻璃、掐电和电话线来逼迫搬迁,他们甚至用石块填堵住公用井,居民扒出石块重砌水井,华厦公司又向水井灌进汽油。每个家庭不得不抽出一名劳力组成巡逻队,开始自卫。


正面冲突在2006年8月11日开始,华厦公司40多人带着一台推土机来推铲张家的菜园,并将张父和一个亲戚打伤。张母去找公司理论,又被20多名佩戴“警察”肩章的公司保安一顿暴打,“连滚带爬逃了出来”。


8月17日,华厦公司对张家发出最后通牒——限定于本月20日前签订安置协议,尽快搬家。否则,公司将依法拆迁,并依法追究张家给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


“华厦公司的通知没有法律依据,是乱来的。”本溪市城乡规划建设委员会一名官员称,张剑一家五口所居住的房屋受到法律保护,未经法定程序和权限,任何人任何单位不得侵害张剑一家的权利。


而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规定,双方无法达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应申请交由拆迁管理部门的裁决,如不服裁决,可在收到裁决3个月中向法院提出起诉。裁决作出后,被拆迁人在规定搬迁期限内未搬迁的,由市、县人民政府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拆迁,或者由房屋拆迁管理部门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拆迁。


华厦公司也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向拆迁管理部门申请裁决,而是径直采取了暴力拆迁。2006年12月,本溪市拆迁办向华厦公司下发了《关于立即停止违规拆迁的通知》,称一批民众上访控诉华厦公司在未达成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之前,擅自采取停电等野蛮手段,强制拆除民众的合法房屋。拆迁办责令华厦公司立即停止违规拆迁行为,恢复生活用电,否则将吊销《拆迁许可证》 ,并予相应的行政处罚。


2007年3月,张家父母在内的30多名居民在一个小区成功堵住本溪市委书记,跪在他面前,呈上华厦打伤民众的照片和材料,进行控告。市委书记当即表示:“以后不会出现那样的事情了。”


随后,本溪市派出了一个由信访办、法制办等6个单位组成的工作组进入村庄。华厦公司对张剑他们的补偿显失公平,但工作组无法改变政府之前做出的补偿安置方案——重新调整补偿势必引发已搬走的大批家庭同样提出补偿要求,华厦或者政府将陷入被动。


工作组所能做的,只是帮助15户人家通上了电。15户居民在工作组进入期间得到了短暂的安宁。2007年7月,信艳生了个女儿,一家人的生活开始有了快乐。


2008年1月,居民们惊恐发现华厦公司卷土重来,开始了更加凶猛的抢逼、围。月底,一个叫冯玉成的居民被殴打三次后,被拆迁者用刀逼出房门,房子被扒掉。3月29日,一个叫宫胜的居民被打成骨折,一半房子被扒。


第三户遭受厄运的是高家。3月29日,3名男子走进高家,说外面有人找,等高走出院子后抽刀拔棍一顿暴打,“不走就打断你的腿”。4月21日晨,一块大石头砸进高家,挖土机轰响着扒掉了围墙,高立刻报警,随后被带到约500多米外的东兴派出所做笔录。高最后绝望的发现警察一个字也没有写,挖土机却乘机碾过院子,开始推铲房子,高的老母亲在里面哭喊,被村民冲进抱出。


为了找回高家儿子在辽宁篮球赛上获得的一枚金牌,高家在废墟上搭起一个窝棚。5月1日,华厦公司再来三四十人,带着刀、木棍和螺纹钢条,高的妻子乞求说,“俺们打不过你们,俺们认输,俺们现在就搬东西走”。


还不等收拾,挖土机就大把抓起高家的衣物、碗瓢盆等扔进挖好的大坑中填埋,还填上稀泥。出警的警察来了,却询问高妻为什么影响正常施工,高家只能看着自家的房子被夷为平地。


2008年,本溪拆迁办对华厦公司的新一轮暴力拆迁开始保持缄默。2009年5月21日,市拆迁办副主任郭伟称,华厦公司没有和拆迁户签订拆迁协议就强拆,就属于违规行为,但他们要强拆,拆迁办也管不了。


据称,华厦公司向市领导解释称,张剑等几户漫天要价,妨碍了这项惠民工程的进行,并且,张剑等几栋破败平房败坏了别墅区整体形象,令搬进去的别墅业主们深感不满,必须要坚决将其拆迁,确保其他业主利益。


虽然未获得法律的许可,但据称华厦公司获得了本溪领导人的支持。或许正是因此,居民们求助无门——市建委要他们去找拆迁办,拆迁办说华厦房产公司是国资委的企业,要他们去找国资委,国资委则说他们只管国有资产,不管拆迁,相互推诿。


2008年5月6日,居民们选出代表去北京找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带回了一个回执单,交到省信访局,省信访局写了一个回执,让他们带回本溪,交给本溪市信访局。“到北京上访,就带着那几张纸从北京到辽宁再到家里,啥也没有”一名代表说。


张剑的刺杀


第四户遭受暴力拆迁的就是张剑家。


2008年4月30日,华厦公司派人来扒张家,张剑和父母不肯走出房门,才保存了一半房屋。


5月14日清晨, 张剑和妻子抱着10个月大的女儿来到了父亲家里,来接替父母看管房子——为避免伤害孩子,张剑夫妻住到了约1公里外的奶奶家。


华厦公司5名男子进入了张家,发生了开篇时的那一幕。


被刺者是一个壮实、剃平头的男子,被人扶出来,蹲在一个小土堆边,“捂住自己的肚子,屁股撅得老高”,但包括华厦公司的人在内,并没有人理睬他——华厦公司的人很快叫来推土机,热火朝天推铲张的房子。


张剑的母亲想叫救护车来救人,打开小灵通,时间正是8时20分。一个左手端砖,右手拿一根木棍的青年以为她要报警,来了一句,“姨,你就别报警了,他们不到俺们拆完是不会来的”。张母一听,更加生气,就关上电话,和儿媳走了。


围观的村民称,平整张剑家的房子约花费了一小时,被刺的人才被带走。5月16日,被刺者不治身亡,法医鉴定称系肝脏被刺破,大失血造成多器官功能衰竭。


2008年6月16日,张剑来到北京,在律师王令的陪同下向北京警方自首,后被移交本溪市公安局明山分局。2009年3月9日,本溪市人民检察院向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公诉书称,张剑和前来解决拆迁事宜的华厦工作人员发生争执,继而厮打。张剑无视国法,持械故意伤害他人,致人死亡,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


王令和王才亮两名北京律师为张剑做无罪辩护,称检察官裁剪凶杀案背景,将华厦公司之前毁损张家,未经许可进入张家并先行暴力侵害张剑家人的犯罪行为简单描述为张剑与被害人赵君等人厮打。


律师认为,张剑的刺杀发生在暴力侵害,并有可能继续面临暴力侵害的情况下,他是为保护私人财产免受破坏和自己及家人免受人身侵害,而采取的自力救济行动,应该属于正当防卫的范畴,应免于刑事处罚。


面对律师的辩护,检察官开始当庭发表“山水人家”项目是重点工程,是惠民工程,要求被拆迁人不要“漫天要价”的检察意见时,引起旁听席上一片嘘声。律师则指责称,他们面对的“似乎不是代表公诉机关的公诉人,而是开发商的代理人”。


才良律师事务所多人多次前往本溪会见张剑,但明山分局将该案定性为涉及国家机密案件拒绝律师会见。张剑的父母也多次向本溪市、明山区两级警方控告王维臣等人故意毁坏财物,警方不予立案,也没有依法做出《不予立案通知书》。


一样的命运


新立屯数百名居民向本溪市法院提交了一封联名信,要求公正审判张剑,全面落实《宪法》、《物权法》保障民众房屋所有权的规定,维护法律的尊严。


中国法律界将张剑杀人案视为一起面对暴力拆迁,公民不得已进行自力救济引发的案件。如何判决张剑案,将在中国私有财产权利的保护、打击暴力拆迁、规范拆迁和征收行为、民众自力救济限度的相应领域中有着广泛而深远的社会意义。


甚至有民众在互联网上呼吁立即释放张剑,并授予“勇敢市民”称号。而被张剑刺死的赵君,和张剑年纪相当,没有得到多少关注。


5月18日,赵死后第二天,就被送去殡仪馆火化。在律师王令看来,赵君根本是一个和拆迁无关的人。赵从部队复员回家,与山水人家物业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受聘为该公司经济警察(保安),并担任小组长,负责该片楼盘的保安工作。


王令律师查实包括赵君在内的三四十名拆迁张剑家的人员均未取得上岗证书。


赵君的家在本溪市溪湖区东方街道办事处的复兴三街沈阳矿务局彩屯煤矿采煤工人的宿舍区,距离张剑的家约15公里,约30多平方米的两间小平房。


赵君从小就生活在这个屯子里,直到应征入伍。由于不在当地生活,邻居们已经不记得他的模样。


1997年破产的彩屯煤矿宿舍区是采煤沉陷区,也是一片需要拆迁的棚户区。居民们面临着如同张剑一样的痛苦和无奈——他们需要动迁到四个聚集点,其中一个就是聚集点还是张剑家所在的新立屯,也是“拆一还一”,最差的房子每一平方还要补上550元的差价,没钱补差价的居民只能滞留,“东拆一户,西拆一户,自来水管都挖断了,乱七八糟的”。


赵家的房子也已经被扒倒,黄土里长出青翠的草,赵君的父母不知去向。邻居们说,赵的妻子被华厦公司安排了一份工作,并得到了一套住房。


法院保持着罕见的慎重,张剑案至今未有结果。内部人士说,判张剑无罪,似对赵君不公——他毕竟被杀死,而判决张剑故意伤害,又对张剑显失公平——以后每一个人都可能变成张剑,遭遇入室强拆和人身侵害却不得反抗。


有评论称,两个年轻人注定是受害者,唯一的受益者是华夏公司——“山水人家”帮助华夏公司收获了巨大利润——它帮助政府盖起13栋回迁楼,但得到土地盖起并售约200栋商品楼。雷在华厦集团官方网站上描述说:“赤手空拳开发了42万平方米的“山水人家”后,企业由此起死回升,焕发新的生机和活力”。2007年,华厦再次获得市区30余万平方米土地开发权,开发了本溪市第一座城中别墅小区,“从此走上了可持续发展的路子”。


POINT


中国法律界将张剑杀人案视为一起面对暴力拆迁,公民不得已进行自力救济引发的案件。


《凤凰周刊》在华厦公司试图通过保安联系采访雷,被告知雷在忙活新的项目——华夏投资一个五星级园林式旅游酒店,为沈阳、抚顺等五个城市提供会议、培训和休闲服务,堪称“人间仙境,世外桃源”。另一大手笔是投资5亿元开发仙榆湾北冬虫夏草项目,试图成为中国最大的人工虫草专业研发企业。


华厦集团看似财力雄厚,但在2008年8月27日,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沈阳办事处在《辽宁日报》刊登的资产处置公告显示:本溪华厦房地公司欠债1.36亿元,且无法偿还。而华厦公司是抵押数万平方米土地而取得该笔贷款的。


华厦集团的资产、股份状况愈发显得扑朔迷离。


2009年1月,本溪市人大代表雷世钢在地方“两会”上盛赞政府在城市建设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体现出新一届政府是一个勤奋、实干、为民的政府”。与之形成对照的是,多次有人群聚集政府门口,抗议开发商低价掠夺农民的土地,市政府办公室对记者的采访传真一直没有回复。


中国内地公开报道显示:在拆迁中因为保护私有转产而发生的伤害案越来越多,不断制造激荡。5月13日,山西省大同市白马城村一村民砍伤多名参与拆迁的警察。而5月30日,江苏省宿迁市锦绣江南小区一王姓男子刀劈上门的8名拆迁人员,砍死一人砍伤多人。


5月13日,中国监察部副部长屈万祥表示将严肃处理不履行征地审批手续、征地补偿不到位,甚至采取暴力手段强行侵占农民土地等行为。


在华厦房产公司大厅的沙盘上,张剑家的位置被插上一面小红旗,上写E-27,那里将建起华厦公司一栋双拼别墅。


张家一家人如今挤在张家奶奶的安置房里,一室一厅,40多平方米。没有绿化、路也没有修好,安置楼的楼道贴满密密麻麻的安装水气管、电视天线的小广告。


张剑的女儿、一岁多的沙沙光着脚丫,快活地跑来跑去,看见带眼镜的男人就叫爸爸。在约1000米外的“山水人家”小区里,赵君也留下了一个与沙沙同样大的女儿,但那间房子久敲不开,一个老人从窗内伸头张望。


赵君原本的家也在山下,山上也有很多刺槐树,也是开满了白色的花。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