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的海风 209 暧昧姐弟情

枪通条 收藏 10 2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康饶生到电梯口的时候,遇到了姑丈。 “这么早下班了?”姑丈叼着支烟,眯着眼睛问。 “恩,搞完了啊!”康饶生一脸轻松。 “感觉不错吧,明天一个人上班要更加认真仔细!”电梯到了,姑丈走进去,单按了五楼的按钮。 “知道,哈哈哈!”康饶生没由来得大笑。 “去你房间,你妹和表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康饶生到电梯口的时候,遇到了姑丈。

“这么早下班了?”姑丈叼着支烟,眯着眼睛问。

“恩,搞完了啊!”康饶生一脸轻松。

“感觉不错吧,明天一个人上班要更加认真仔细!”电梯到了,姑丈走进去,单按了五楼的按钮。

“知道,哈哈哈!”康饶生没由来得大笑。

“去你房间,你妹和表哥在你家,视频去!”姑丈刚接到兰妹儿的电话。

“咚!”康饶生路过萍姐房间的时候,见她房间的灯开着,踢了一脚。

“谁呀,在洗头呢!”萍姐喊道。

“没~~~~~~事!”康饶生拖长了声音喊道。

“讨厌!”萍姐怒喊道。

“嘿嘿,就知道撩女孩子!”姑丈坏笑着跟在康饶生后面进了屋,康饶生立刻把电脑打开。

“喂,听得到吗?”视频开了,网络延迟的缘故,声音还没接上。

“哈哈,看到了,兰妹儿,叫你大舅舅过来!”姑丈坐在电脑前,乐了,忙叫女儿叫老康儿他们来视频。

“大舅!大舅妈!大姨!表哥!视频啦!”兰妹儿的招牌喊。

“切,懒骨头!”小姑也在康饶生家,首先走了过来,嗔怪了一声兰妹儿。

“生啊,怎么样啊,上班,有没有靓女啊,可以勾一个来了哦,你爸要做爷爷了哦!”小姑历来比较关心康饶生的终生大事。

“哈哈哈,没那么快!”康饶生笑道,继续忙着泡茶。

“急什么,多着呢,以阿生的魅力,少不了!”姑丈有时候也是个很可爱的人,闷骚型的。

“妹儿,茶叶和烟给姑丈了没?”老康儿这个时候坐到了面前,康妈、大姑和表哥也站在了周围,乱七八糟地打着招呼。

“啊,忘记!”康饶生赶紧从电视柜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塑料袋,放到电脑桌上。

“看你,什么记性,就你这样丢三拉四上班,不出问题才怪!”老康儿怒了,康饶生吐了吐舌头,不说话了。

“切,没这么严重,哈哈哈,他就是想自己独吞!”姑丈又点燃一支烟,端起康饶生放在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

“阿才,阿生上班情况怎么样?”老康儿还是没有笑容,几个人在后面一个劲地埋怨他小题大做。

“南滨填海大酒店成立以来最快上手的收银,第三天就自己独自上班啦!”姑丈为康饶生说着好话。

“爸,你们聊着,我冲凉先!”康饶生见老康儿还想唠叨,赶紧拿了套运动服进了冲凉房。

“还在聊呀!”康饶生冲完凉出来,见姑丈还在读着视频和家里人吹牛。

“不聊了,我回宿舍了,你来和你爸聊!”姑丈拿起烟茶,度着步子走了。

“爸,哈哈哈!”康饶生挠了挠头。

“恩,加油,认真!”老康儿终于有了笑容,估计姑丈说了不少好话。

“知道拉!”康饶生忙着应付几个人的七嘴八舌。

“讨厌鬼,乱敲门!”这个时候萍姐咬着个苹果进来了,刚洗完没完全干透的头发自然卷地披在肩膀上,紫色紧身毛衣配一条黑色的运动休闲裤,很好地展现出活力四射的身材,和穿工服的时候比少了些干练,多了些温柔。

“爸,萍姐来了!”康饶生赶紧招手叫萍姐过来。

“康伯,你好!”萍姐伏下身,一部分头发搭在了康饶生的肩膀上,甜甜地和老康儿打招呼。

“哎呀,萍妹儿长这么大了,哈哈哈,这么多年没见了,长这么好看了!”大姑赞叹了一句就离开了,康饶生知道她是去叫表哥了。

“姐,你坐!”康饶生把位置让给萍姐。

“奖励你的,明天就一个人当班!”萍姐把手中拿着的另一只苹果递给了康饶生,康饶生拿过来老实不客气地啃了起来。

“呵呵,傻妹儿!”老康儿在视频那头乐了,“萍妹儿啊,康伯拜托你照顾阿生古了哦,多教教他,有事尽管叫他去做!”

“康伯,弟弟很厉害的,大家的评价很高呢!”萍姐拍着康饶生的手笑着说道。

“哎,萍妹儿,结婚了没?”康妈在一边咯咯地笑着。

“人家还没男朋友呢!”康饶生没好气地应着,“妈你能不能聊点别的?”

“不许这么和妈妈说话!”萍姐扭了扭康饶生的耳朵。

“哎呀,疼!”康饶生故做疼的样子,惹得老康儿和康妈大笑起来。

“萍妹儿,这是我儿子!今年27岁,还没谈恋爱!”大姑把表哥拉了过来,把视频一抬,对准了表哥,表哥就在那里憨憨地笑。

“呵呵,我是也要叫哥哥吧?”萍姐很大方,笑着问。

“对,你小几个月!”老康儿这个时候站了起来,把视频调回去,把表哥按在座位上。

“表哥好!”萍姐甜甜地叫了一句。

“你看吧,我都说了,漂亮的女孩子早就有人了,都叫我表哥了,肯定是给阿生搞了!”萍姐叫表哥的时候,康饶生就知道坏了,这个憨宝表哥不知道又要讲出什么惊世名言了。

“怎么说话的你,啊,给你介绍女朋友,啊,你就……啊!”大姑急了,一边打着表哥的头,一边骂道。

“本来就是,我才不要阿生穿过的烂鞋!”表哥一急,起身就走了,大姑一边追一边骂着也离开了。

“那个,萍妹儿,那个,不要介意,阿生他表哥没恶意的!”老康儿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坐下来道歉。

“没事!”萍姐脸红红的,笑了笑表示不介意。

“表哥怎么说话呢,妈的,说我没关系啊,萍姐是女孩子啊!”康饶生不满地说道。

“不许说粗口!”萍姐轻轻地打了一下康饶生的嘴巴,又对着视频笑着,“康伯,我帮你管教他!”

“好,萍妹儿尽管管教,哈哈哈,没男朋友也可以考虑下阿生,哈哈哈,女大三,抱金砖!”康妈又是大笑。

“妈,不和你说了,再见!”康饶生急了,脸涨地红红地,伸手把视频关了。

“阿姨开玩笑的,你干嘛呀!”萍姐假装生气的样子非常可爱。

“不管她,哼!”康饶生耸了耸肩膀,满不在乎地坐到地板上喝着茶。

“哼,不许这么对妈妈,知道吗!”萍姐坐了过来,把吃剩的苹果核扔到垃圾桶。

“知道啦!对了姐,吃消夜不!”康饶生看了看手机,十点五十分。

“和谁去?”萍姐的脸还是红红的。

“雨姐,张思,华哥!”康饶生伸出手掰着说道。

“不去!哼!”萍姐朝康饶生嘟了嘟嘴,起身走出房门。

“打包回来给你吧!”康饶生拿起外套和腰包,也跟了出去。

“不要!吃完马上回来,不许出去瞎玩,敲我房门报到!”萍姐“砰”一声把门关上。

“不要就不要,拉倒!”康饶生关上门,站在萍姐门口,踢了下房门喊了句,晃悠着进了电梯。

“靠,怎么还穿西装!”康饶生到楼下的时候,华哥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了。

“哎,我又没什么衣服,随便啦!鞋子挺好看呀,挺贵的吧?”华哥羡慕地看着康饶生的慢跑鞋子。

“切,我告诉你啊,我这一身行头,除了内裤和袜子是自己买的,不超过十块钱,就连这个腰包都是打比赛的时候发的!”康饶生笑了。

“这么好呀!”华哥挺喜欢那双蓝色的慢跑鞋,盯着不放。

“你穿多大码,合适送给你,不介意的话!”康饶生很大方地就要脱鞋子给华哥试。

“试屁,我四十一码的,你顶多三十九码!”华哥摆了摆手。

“我叫师弟买一双寄过来吧,不贵的,六十五块一双而已!”康饶生说道。

“六十五还不贵啊,我的皮鞋才二十块!”华哥舍不得,康饶生也就不再说什么,拿出手机给师弟发了个信息。

“走啦!”阿思和雨姐一起走了出来,越过两人朝小门走去,两人都是一身休闲装,阿思穿的紧身毛衣把两颗浑圆彻底地显露出本来面目,雨姐虽然瘦,倒也凹凸有致。

“华哥,真大啊!”康饶生凑到华哥耳边,在胸前比了比球形。

“现在才发现?酒店第一大,桑拿部的都比不上!”华哥淫淫地笑了。

“靠,我才来两天,事又多,谁去注意那么多!”这倒是实话,有阿欣的时候康饶生对其他女孩子顶多是欣赏下脸蛋,没阿欣是时候又开始忙了,哪有象现在这么闲的和阿思相处的。

“带够钱了没?点蟹了哦!”阿思和雨姐领着两人到了一家面海的小食档,估计是老熟客了。

“管够,点吧!”康饶生拍了拍腰包,和华哥先上了楼,找了个面海的窗边的桌子坐了下来。

“华哥,阿思那么漂亮,怎么没人送花?黄经理可是收了好多花呢!”康饶生给华哥倒上一杯茶,自己也开始烫起了碗。

“她呀,她爸当年婚变抛弃了她和她妈妈,她刚工作的时候又给一个有妇之夫骗过,所以很冷,没人敢送花,凡送花追她的,以后见了面休想打招呼!”华哥淡淡地说道。

“原来如此!”康饶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给阿思和雨姐烫起了碗。

“聊什么呢?梁朝华是不是在说我坏话?”阿思和雨姐这个时候也上来了,坐到他们两对面。

“哪有,哈哈,你比华哥小那么多,怎么叫他全名呢?”康饶生很好奇。

“管起你师傅来啦?啊?哈哈哈……”阿思白了康饶生一眼,“梁朝华,告诉他!”

“他表哥娶了我表姑,你说我是不是晚辈?哎,命苦哦!”华哥很无奈地摇了摇头。

“哈哈,原来是这样,我也是刚知道啊,哈哈哈!”雨姐乐了。

“阿生,你是谁介绍来的?王总监?”雨姐对着康饶生问道,见康饶生脸色不怎么好看,又解释道,“我没其他意思,我就是好奇,你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怎么能找到酒店来,这里又不公开发布招聘信息的。”

“哦,康老板是我村里人,算是同组的亲戚吧,过年拜祖的时候,正好说到这个事,说缺个收银,问我愿意不愿意来,就来了!”康饶生见雨姐一脸真诚,完全没有其他的意思,笑了笑,把早就编好话说了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我说呢!”雨姐恍然大悟,“那你现在做得不错,康老板回去一说,你爸妈都有面子!对了,那个黄经理对你很好哦,哈哈哈,就住502,你隔壁!”

“呵呵,她是我师姐啦,同一个学校的,呵呵!”原来大家都注意到了,康饶生笑了笑。

“就是,对了,你住501哦,哈哈哈,不错啊,看来也是在收银上呆不久啊!”华哥拍了拍康饶生的肩膀,康饶生看着他,见华哥一脸的真诚,没有讽刺的意思,也笑了。

“对哦,徒弟要加油,你有前途的!”阿思这个时候也想明白过来,果然是波大无脑,大家都明白的事她却要人点出来才明白。

“谢谢师傅!”康饶生对阿思作了个揖。

“我说也是,大学生做收银,屈才了,你看吧,两天就搞定,是吧,当初阿思也用了五天呢!”雨姐喝了口茶,看了看阿思。

“哎呀,那是他的师傅比我的师傅好!”阿思这个反应到不慢。

“哈哈哈,对对对,主要是我的师傅比你的师傅好!”康饶生乐了。

“这倒是实话,阿思是最好的,每个部门的流程都熟悉!”雨姐搂了搂矮思。

“好啦,不要夸我啦!”阿思有点不好意思了。

“听说了吗,刘出纳要辞职了!”华哥冒出一句,阿思和康饶生假装不知道地摇了摇头。

“我听说了,今天下午开经理会的时候说的,明天就公布,由阿思接出纳,呵呵!”雨姐笑了笑,透露出今天开会的内容。

“哦,恭喜师傅!哈哈哈!”康饶生和阿思对了下眼神。

“谢谢!呵呵!”阿思会意,“你一个人顶住啊,你不是也要调过来吗?”

“调什么调啊,不定的事!”康饶生撇了撇嘴。

“装,继续装,我的康大经理!”雨姐拿筷子敲了敲康饶生的头。

“阿?经理?”华哥叫了出来。

“阿生将会接财务经理的位置,等新的收银过来后就调,加入酒店管理系统调试组。”雨姐又爆一条新闻,其实明天就要公布了

“怎么这么快?”阿思有点不相信。

“明天就会公布,所以我现在说也没什么,明天就开始培训酒店管理系统,新来的收银直接培训系统操作,熟练后再熟悉老软件,这段时间还是你们两个在中餐顶上!”

“哦,是这样,恭喜徒弟,以后就是我上司啦!”阿思对康饶生做了个鬼脸。

“呵呵,不要这么说,师傅就是师傅!”康饶生挠了挠头。

“那今天必须请客的!哈哈哈!那个,康经理,以后多照顾啊!”华哥也很替康饶生高兴,又故意取笑道。

“去!”康饶生推了一下华哥。

“旧软件还保留?”阿思又问雨姐。

“对,保留,系统的操作其实就是在旧软件的基础开发出来的,差别不是很大,保留防止网络出现问题或者其他故障的时候,可以单机操作!我也不是很懂,今天开会的时候说的,我照搬!”雨姐无奈地摇了摇头,“恐怕我也要给淘汰咯!”

“哎,我也不会呀!”华哥这个时候也低沉起来。

“怕个屁,有我在,你们慌什么,很简单的,做这个系统就是为了简便操作,就是为了提高效率和加强控制,如果烦琐那还做个屁呀,放心,我和师傅一起教你们!”康饶生拍着胸脯说道。

“真的?”雨姐和华哥顿时眼前一亮。

“安啦姐姐,梁朝华你和我徒弟学,我教雨姐!”阿思一脸无所谓地晃着头,同样是熟悉电脑操作的人,听说管理系统,也同样会高兴,不会害怕。

“那就好了!”雨姐说道。

“是啊,我是电脑盲,鼠标都不会用!”华哥自我解嘲起来。

“没事的,都是手点的,哈哈哈,就好象银行取款机,只是雨姐你的权限会多点而已!”康饶生继续安慰道。

“对了,你是调试组的,全部都要学的,正好学了教我们!”雨姐想起来这个事,开心起来。

“没问题!包我身上!”康饶生对于朋友,从来都是倾囊相授的,这个时候的他还没有所谓的“不和同事做朋友”的概念,也可能是他运气好,遇到的这几个同事都是好心肠的人吧。

“来,粥来了,喝!”华哥给大家分着粥。

“徒弟,奖励你的!你自己夹!”阿思指了指卤水拼盘上的一只鸡腿。

“切!”康饶生白了她一眼,不理她,吸着蟹腿上的肉。

“真鲜呀!”华哥贪婪地咬了一口蟹羔,惬意地嚼了起来。

“本大小姐精挑细选的,当然啦!”阿思很有成就感。

“对了,那个新来的何经理,你们怎么看?”雨姐总是不忘谈工作。

“我觉得没华哥帅!”康饶生开句玩笑。

“当然啦,梁朝华可是很帅的哦,可惜了,猫在这里!”阿思笑着对华哥点了又点头。

“呵呵,有什么办法,没本事,没文化!”华哥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呵呵,别打岔!”雨姐踢了康饶生一脚。

“理他那么多干嘛,我们干好自己的事就好了!”阿思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们两个当然无所谓啦,一个就要和他同级了,一个就要调走了!”华哥说道。

“哎,他还要清人,明天还要过来四个部长!”雨姐有点担忧。

“来这么多干嘛?” 阿思很奇怪。

“系统上马后,只有部长以上可以下单和改单,需要八个部长以上才足够!”雨姐解释道。

“那怕什么呀,加现在的领班也就才八个人!梁经理同志!”康饶生笑了笑。

“说得也是,不过要考核的,不合格的就走人!”雨姐继续说道。

“雨姐你放心了,以你的能力,他动不了你的。看着吧,制度规范是有阵痛,但是也是好事嘛!你遵守了,谁也没办法!”康饶生停下筷子,正经地说道。

“说的是,我就是怕他搞小动作!”雨姐看了看华哥。

“他搞个屁呀,他清洗也就是有一半是他的人,要想另一半的人心齐,还不靠你啊,你以为老部长这么好炒啊,你看把阿静他们几个炒掉看看,客人少多少!”华哥还挺有见地。

“呵呵,有道理!”雨姐总算是放下了点心,这几个人都还是和她一条战线的。

“来点酒吧!”华哥把老板叫上来,点了一打啤酒。

“我不喝!”阿思厌恶地看了看啤酒。

“没叫你喝!”华哥没好气地开了三瓶,和康饶生雨姐喝了起来。

“妈的,华哥你真会想,喝粥又喝啤酒,靠!”康饶生已经来来回回去了好几次厕所了,华哥和雨姐也好不到哪里去。

“雨姐,你放心吧,以你的人缘和能力,何大明是动不了你的,他还要往上爬呢,康乐的翠儿、客房的牛红,就够他想的了,呵呵!”阿思看来也不是完全的波大无脑。

“恩,我就是怕他为了保证后院不起火,而清洗我的人。不过我也想明白了,管他那么多,他做事我配合就是,他要是动我我也不客气!”雨姐又一脸无所谓地喝了杯啤酒。

“其实雨姐并不怕何大明,以她在中餐的势力何大明求她不要走都来不及,她今天说这些话,只是想看看负责中餐监督工作的收银,特别是就要高升是收银的立场,还有酒吧员的想法,不要小看这两个职位,如果和你不合的话,那你就是有力没处出!”康饶生心里想了想,雨姐是担心这几个人偏向那边/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使诈,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谁对我使诈我就还他双倍!”康饶生貌似很不经意地对着华哥说,“比如华哥对我好,我就拿他当朋友,啊哈哈哈!”

“就是,我们都是年轻人,混口饭吃而已,不想搞那么复杂,又不是什么高薪工作!”阿思接了一句。

“有道理,我同意!”华哥也表示赞同。

“哈哈哈,好好好,喝一杯!”雨姐在中餐的战线,就算是结盟了,虽然大家都不明说,但是互相帮助的时候,都会义不容辞,这就是简单到极点的朋友加同事关系,多少年后康饶生仍然在怀念这段珍贵的友情,当然还有后来的其他情。

“好热!”南国的天气,即使是冬天也不冷,喝了热粥,即使有啤酒还是冒了汗,大家纷纷把外套给脱了下来,只有阿思一点汗都没有。

“我住二楼,我走上去了,拜拜!”回到楼下,阿思推开楼梯间的门,走楼梯上去了。

“看什么看!”雨姐有点儿醉意,拉开了拉练的领口,隐约可以看到雪白的鼓起的肉,康饶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没想到雨姐也有点料啊!”康饶生借着醉意,调戏道。

“哼,小色鬼,我今天想吃童子鸡,给不?”进了电梯,雨姐按了4楼的按钮,靠在康饶生身上,伸手不停地在康饶生下面抚摩着。

“你不是不信吗?”康饶生色从胆边生,一只手一把把她抱住,有只手伸到她的胸前握了上去,很结实很有弹性。

“到了,进房再说!”四楼一会就到了,雨姐把手从康饶生下面拿开,转身出了电梯。

“OK!”康饶生已经完全被色欲冲昏了头脑,不由自主地就跟了出去。

“靠,阿静在!”雨姐见宿舍里有灯光射出来,低声骂了句,“上你宿舍?”

“不敢,我师姐会骂!”康饶生吹着气在雨姐耳朵边说道。

“来点刺激的,去楼梯间。”雨姐拉着康饶生轻手轻脚地到了楼梯间。

“我今天晚上就要尝一下童子鸡,咯咯!”看不清雨姐的表情,康饶生在黑暗中喘着粗气,任由雨姐把自己的上衣卷了起来,在胸膛上吻着。

“叮……”手机不适时宜地响了起来。

“姐,什么事?”康饶生一手捂了捂雨姐的嘴,一手把电话接起。

“怎么还没上来?刚看到你进楼了的!”萍姐在电话里冷冷地说道。

“走楼梯呢,呵呵,马上就到了,累!”康饶生挂掉手机,挣脱了水蛇一样缠在身上雨姐,就要上楼去。

“哎,她喜欢你啊,管你这么严?”雨姐不满地说道。

“你不明白的啦,她要是和康老板说,我就完了,走了!”康饶生又狠抓了一把,过足手瘾。

“恩,你的童子鸡我吃定了,要留给我哦!”雨姐也回抓一把,推开楼梯间的门,走了。

“站住,进来!”康饶生路过萍姐的房间的时候,门开了,萍姐冷冷地说道。

“还没睡呢,姐!”康饶生只好进去,把门关上。

“坐!”萍姐在拿着个杯子给康饶生泡了杯蜂蜜水,“喝了!”

“哦,谢谢姐!”康饶生坐在地方,靠在沙发上,一杯蜂蜜水喝下去,顿时清醒了许多。

“电梯到了四楼就停了,去梁雨那里了?”萍姐姐盘腿坐在康饶生面前,板着脸问。

“啊?没啊,啊,是,她喝多了,我送她回宿舍!”康饶生支吾着说着谎话。

“一看你就骗人,你说谎也打好草稿行不?”萍姐一个劲地戳着康饶生的额头。

“哎呀,疼!好了,我是去她那了!”康饶生一说话眼睛就老眨,典型的说不了谎话的人。

“哎呀,不错呀,来第二天就开始搞女人了啊?”萍姐气得脸都红了。

“玩玩而已!”康饶生不知道怎么就说了这句话。

“玩玩?你说得轻巧,你玩得起吗你?我告诉你,只要我在这里,你就别想玩!”萍姐气得拧了拧康饶生的耳朵/

“凭什么呀,你情我愿的,凭什么就要我一个人守身如玉呀!”康饶生顾不得疼,顶嘴道。

“我说不行就不行,明白了没有?以后出去,必须告诉我,我同意了才能出去,十二点以前必须回来,敲门报到!”萍姐放开了康饶生,开始约法三章。

“靠,管太严了吧!”康饶生痛苦地躺在地上,长叹一口气,“天啊,地啊,没天理啊!”

“康伯刚给我打电话了,授权给我了,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听话,我就如实告诉康伯,哼!”萍姐伸腿踢了下康饶生,“听到了没!”

“听到啦!”康饶生突然坐了起来,凑到萍姐面前,调皮地眨了下眼睛,“姐你该不会真的想我抱金砖吧?”

“小兔崽子!”萍姐的脸立刻红了,就要打康饶生。

“哈哈哈,我闪!”康饶生早有防备,起身冲到门口就要穿鞋子。

“我告诉你,做姐姐的一定会爱护自己的弟弟的,明白吗?”萍姐追了过来,没有打康饶生,只是站在那里认真的说道。

“姐,我答应你以后听你的,对了,我也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康饶生也认真地说道。

“你刚就欺负我了!哼!”萍姐把嘴一嘟,拧住康饶生的耳朵。

“好,我保证以后不欺负你,也不让别人欺负你,真的!”康饶生疼得直咧嘴。

“这还差不多!”萍姐放开了手,笑咪咪地说,“怎么补偿刚才你欺负我?”

“恩,这个嘛,看!”康饶生调皮地一指萍姐右边,趁萍姐转头愣神的工夫,在她红通通的脸上吧唧了一口,然后飞快转身出门,又把门关上,冲到自己门口,迅速打开门,关上,奇怪的是萍姐没有追也没有说话。

“哎,这两天的事,真够多的!”康饶生回到宿舍,用网银给师弟汇了鞋款,才关机躺到了床上,“真是做梦一样,戏剧般的失恋打击,迅速的上手工作,充实的上班时间,愉快的工作环境,还有那妩媚的赤裸裸的勾引,最后还有朦胧的暧昧!”

一连串的事,已经让康饶生有点消化不了了。

另一方面,正是这一系列戏剧化的事情,让他能短时间内忘记掉失恋的痛苦,或者说是在这两天内,他成熟了。

朦胧中,康饶生不断地浮现雨姐挑逗的神情和萍姐关爱的眼神,慢慢地,雨姐不见了,温暖的姐姐的爱把自己前天晚上那个可怕的念头在萌芽阶段给压了下去,朦胧的暧昧挺好,太赤裸裸了,自己吃不消……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