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梦记 潜龙升渊 二十三 无可奈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39.html


“你好,请问你是关仪俊吗?”薛青和方浩来到了关仪俊在郊区的别墅。

“是的,你们是?”

“我们是H市刑警队的,有一起碎尸案件要请你回去协助我们调查。”

关仪俊明显一愣,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好,你们能不能等等我,我就房间拿件衣服就跟你们走。”

“好的,关先生我们就在这里等你!”

“喂?是老邱吗?我是关仪俊啊!是这样的你们的刑警队说是传唤我需要我协助调查一个碎尸案,今天上午的会议我看我可能来不了,所以和你说一声!”关仪俊到了屋子里立刻给副市长邱长水打了个电话。

“哦?有这样的事情,好哪改天吧,我去问问怎么回事。先挂了啊!”

“哼哼!”关仪俊阴沉沉的笑了笑,然后不慌不忙的穿上衣服。

“好了,两位警官走吧!”

警察局局长办公室,刑天仇正在被局长张万民问话。

“老刑啊,刚才邱副市长亲自打电话来询问为什么我们要讯问关仪俊。你要知道这个关仪俊可是我们市里彩虹项目的投资方,这可是我么市里今年的重点工程,拖不得的啊!这个节骨眼上你可要想小心,没有确实的证据千万不能乱来知道吗?”

“局长,你放心我你还不了解吗?没有确实的证据我不会动他的,今天只不过请他来问问话,因为这个案子确实涉及到他!”刑队丝毫不为这个张局长的话所动,说实话他很瞧不起眼前这个局长,自打调任到这里担任局长以后,没有任何建树,整天只知道看上级脸色吃饭。

“哪样就好,老刑我的原则就是宁可不要功也不要犯错,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苦衷,我们这个职业不容易啊!”

“你放心,我明白。”

“好这样就好,你去忙吧!”

刑天仇敬了个礼,走了出去。望着刑天仇的背影,张局长心里开始打算盘了:“这个刑天仇据说背景不小,上任局长就是因为他被撤职的,我还是尽量不要和他起什么矛盾,可是邱副市长哪边我也不好交代啊······,不管了要咬让他们咬去,我收手观虎斗!这么些年的苦熬,我好不容易才当上这个局长,嘿嘿我两边都不得罪,看看他们睡赢到最后!”

“好了,关先生要说的我们也都对你说了,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希望你把你自己知道的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老王用眼睛盯着关仪俊,对于老刑警来说往往能从人的眼神里看出他的心态,例如慌张,还是沉稳。方浩拿个笔做在旁边等着记录关仪俊所说的话,而薛青则在哪里拖着下巴不知道出神的想些什么。

“各位警官,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我都告诉过你们了,不错我是贪恋陈萍萍的美色,因为我经常外出很少和老婆在一起,所以······你们应该知道男人都有哪方面的需要的。可是我真的没有杀她啊!哪天她约我去宾馆,可是等我到哪里她又诸多推托,我隐隐觉得不对劲。你们知道,常年外出的人对仙人跳这样的手法并不陌生,所以我找了个借口躲开了。至于后来陈萍萍怎样了我真的不知道啊!”关仪俊一脸的无辜。

“哪你也看到警方登的广告了,为什么不出来说清楚你的情况,你是不是心虚?”老王觉得这个家伙比叶雄还滑头,而且心理素质要远远好过叶雄。

“冤枉啊!警官同志我们老百姓最怕的就是和你们打交道了,遇到这样的事情躲还来不及,我哪里敢主动来找你们说明情况。”

方浩听得拳头都捏了起来,恨不得狠狠的扁他一顿,这个家伙一个早上就在喊自己冤枉、无辜,可是看他哪个表情一脸轻松。

老王三人走出了审讯室。

“怎么样?你们觉得这个家伙有没有可能从他嘴巴里掏点什么出来?”老王一脸的无奈,这个家伙很明显心理素质好的出奇,这边又不能动他一根毫毛,审讯陷入得了困境。

“很难,我看我们很难从他嘴巴里拿到有用的东西,我么得另外想点办法才行!”薛青紧皱眉头,慢悠悠的说道。

“依我看,我们给他点厉害的,只要他一受不住招供了,哪样我们动手就不会有人追究了!”

“混账,你怎么老是做事这么冲动,要知道冲动是魔鬼!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他死都不招供呢?万一他后面一口咬定是我们曲打成招呢?你想让谁来收拾这个烂摊子!”老王训斥着方浩,他有点恼火了。

“怎么样?你们有没有什么进展?”

“刑队!”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句。

老王摇摇头,“我看很难有进展了,这个家伙很滑头,而且心里素质很好,我们吓不到他,又不能动手段······”

“哎!他的能量倒也不小,你们知道吗?他前脚一进局子,市里的哪些领导后脚就打电话来质问了,这个问题现在很麻烦啊,案子到这里是一个难关了!”刑队也很是担心,不停的来回走动。

“你们局长让我来的,我要见我的当事人,我当事人有权利······”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不顾阻拦的走了过来。

薛青一看是H市有名的律师叫周启泰,专门颠倒黑白,给有钱人做律师的家伙。

“我的当事人在哪里,我要见他,告诉你们关老板可是名人,如果你们动粗的话,我会告你们的!”周启泰一脸嚣张,斜眼看着刑队四人。

方浩已经处于失控的边缘,看着周启泰的样子他感觉自己要爆发揍人了!薛青一看他不对劲,赶紧上来按住了他的肩膀,对着他用力的摇了摇头。

“你的当事人就在里面,你放心我们没有对他做什么,只是例行公事罢了。”刑队黑着脸说道,显然他也被这个家伙气得不轻。

老王仍然是哪样一副面孔,很难从他的表情上看出到底是生气还是没有。

“各位警官,不好意思我的时间比较宝贵,今天没有让你们满意我也很过意不去啊!”关仪俊满面笑容的说道。

“***的,你不要得意,迟早爷爷我要你哭都来不及。”方浩忍不住骂道。

“请问你的编号是多少?我要告你身为警务人员蓄意辱骂良好公民,还有企图与其母亲发生性关系未遂······”姓周的立刻跳将出来,滔滔不绝,连薛青都佩服这个家伙无耻的功力。

“哈哈哈······,好够厉害!关先生你很有能耐,居然请的狗都这么能咬人!我们会再见面的,相信我,还有晚上睡觉的时候小心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来找你,哪时候你的周大律师可就保护不了你了······”

关仪俊脸明显的抽搐了一下,并且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的凶光,这个细节没有逃过薛青的眼睛。

“我也要告你,你辱骂我······”

“我哪里辱骂您了?难道你承认自己是条狗?哦忘记提醒你狗在中国可是没有公民权的!”

“你······”周启泰气的脸色发青,指着薛青说不出话来。

“好了,各位警官没有事情的话,我们改天再聊了!这位薛警官你很不错······”关仪俊深深的看了薛青一眼,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老板,我可以告死他们的······”周启泰不甘心的说道。

“够了,你还嫌丢人不够吗?”关仪俊训了一句。

“走好,不送小心路滑!”薛青“温柔”的对关仪俊嘱咐道,并且挥挥手表达了良好的祝愿。

刑队满脸笑意的看着薛青,“小薛啊,没有想到你骂起人来这么有水平啊,不错不错!皮猴子,看到没有骂人也要讲技术的,看看你在看看人家小薛,哎······”刑队扭头也走开了。

“不错,骂得可以,以后努力!”老王拍拍薛青肩膀也走开了。

只剩下猴子一个人在哪里嘟嘟囔囔的说个不停:“没天理啊,愣头青你什么时候这么有水平了?不对,这都是我的功劳,要不是我平时和你斗嘴,你哪里有这么厉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