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52

翰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珂伦觉得身后的范琥晃得厉害,可双手还是把自己抱得紧紧的。终于,二人一起从马上摔下。珂伦爬起来一看,吓了一跳,殆察尔射出的箭还插在范琥的左肩上,流出的血都凝结了一大片。 珂伦看着身旁已经不省人事的范琥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一阵慌乱过去,珂伦终于定下心来,牙关一咬,用力把箭从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珂伦觉得身后的范琥晃得厉害,可双手还是把自己抱得紧紧的。终于,二人一起从马上摔下。珂伦爬起来一看,吓了一跳,殆察尔射出的箭还插在范琥的左肩上,流出的血都凝结了一大片。

珂伦看着身旁已经不省人事的范琥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一阵慌乱过去,珂伦终于定下心来,牙关一咬,用力把箭从范琥肩上拔出,带出一块皮肉,痛得范琥大叫一声,醒了过来。珂伦眼见血又从创口涌出,慌了手脚,赶紧拿手按住。范琥咬紧牙关低声说道:“包上。”。珂伦“哦”了一声,伸手去撕自己的袍子,不禁愣了一下,这才想到自己只在身体外裹了一件袍子。范琥见她神色有异,意识到了什么,对珂伦说道:“撕我的。”。

珂伦赶紧从范琥身上撕下一长条布,横七竖八给范琥裹好了伤口。手忙脚乱一阵忙活,累得气喘吁吁。突然看见范琥居然破天荒的朝自己笑了一下,珂伦还是第一次看见范琥会笑,不由自主也想跟着笑,可是笑容还没出来,却一下扑到范琥怀里先哭了出来。只听到范琥“噢”的一声,才知道抱着了范琥的伤处,赶紧放开了手。

范琥看着珂伦慌乱的神情,放声大笑,牵得伤处一痛,登时呲牙咧嘴,不敢再笑。珂伦又关心、又生气说道:“活该你痛,谁让你乱笑”。

殆察尔的马被范琥插了一刀,好容易得以脱身,赶紧一溜烟跑了。范琥虽然神情委顿,但尚能行走,范琥怕有追兵,不敢耽搁,强忍着伤痛接着往前赶路。两人饥渴交加,即使遇见牧人,也不敢露面。珂伦趁夜到别人的帐篷里偷食,回来时总是哭丧着脸,很不开心。范琥知道匈奴人无论男女老幼,都以劳动和在战场上掠得为荣,最耻偷盗,即便是捡拾别人遗落的东西也会被人看不起。累得珂伦为此事难受,范琥心中也觉得甚为愧疚,几次想出言让珂伦回去。可是一来不知万一回去殆察尔会怎么对付珂伦,二来心知珂伦也决不会抛下自己不管,始终话未出口。

赶了一整天的路,也没有遇到有人。范琥的伤口一直没有见好,反而开始红肿起来。珂伦扶他坐下歇息,心里有些着急。自己饿得厉害,想必范琥也是一样。自言自语说道:“还要走多久才有人啊!”。范琥看着珂伦,想到前几次偷食回来都会不开心半天,真到了眼下连想偷食都遇不到人帐的时候,却在盼望着尽快能偷点吃食。心里觉得好笑,可是伤势痛得厉害,只能扯动了几下嘴角。珂伦看见范琥奇怪的表情,问他也不说为什么,珂伦仿佛猜到范琥在想些什么,又气又急说道:“什么吃的也没有,你还能笑人家。”。

范琥的笑容挤开了一点,说道:“吃的到处有,就怕你不敢吃。”,说着拔出短刀,叫珂伦往边上挪挪。珂伦诧异的看他在自己刚才坐的地方挖起洞来。恍然大悟。叫道:“你…你…在挖老鼠。”。范琥不无得意的说道:“是啊,我不能总是偷吃殆察尔的羊啊,秋天草原上的老鼠又肥又大,我吃过很多了。只是以前都是烤熟了吃,不知道生的好不好吃。”。本来匈奴人的短刀、火石都是随身之物。只是珂伦被殆察尔剥光时怀里的东西掉个精光,哪里想得起拾回。范琥的火石估计是从马上摔下来时掉了。

范琥挖了几下,掏出一个大洞,住手不挖了,走到数尺外趴下等着。果然,一只肥硕的草鼠从范琥眼前窜出,范琥眼疾手快,一刀将草鼠钉在地上。珂伦欢呼一声,范琥做个手势示意她小声,从鼠尸上拔出刀,继续等候。果然又有一只草鼠窜出,范琥又是同样一刀拿下,手法纯熟,确是此中高手。

范琥把两只草鼠拿到一个小水窝边洗剥干净,去头截尾,切掉四肢,开膛破肚。每只切成四块,递给珂伦一半。珂伦摇摇头不要,范琥拿起一块送入口中,嚼了几口,吐出细骨后吞下。“唔,不错,很嫩。”。又是几口吞下一块。

珂伦见他吃得很香的样子,将信将疑两指掂起一块。在范琥鼓励的眼光中壮起胆子放在口中,轻轻嚼了一口,倒也不像想象中那么可怕。只听范琥说道:“这东西最是灵敏,只要动作稍慢,一旦第一只发出声响,或是一时不死放出气味,就不会有第二只出来。”。珂伦好容易吞下一块,歇口气问道:“把洞挖开不行吗?”。范琥答道:“当然可以,只是洞太长,为了两小块肉不值。”。接着又吞下一块说道:“洞里肯定还有小鼠,可惜没什么肉。”。珂伦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范琥答道:“母鼠有奶,肯定刚生小鼠。”。珂伦放下刚拿起的第二块鼠肉说道:“那小鼠不就会饿死吗?”。范琥有些奇怪的看着她,好像觉得这问题问得是不是有点傻啊!

珂伦有些难过,不肯再吃。范琥不过十五六岁,如何能知晓这些小儿女情怀。又拿起一块在口中嚼着。忽然听到珂伦清楚的说道:“我想嫁给你,也要生一大群孩子,要是我们都被人杀了,那我们的孩子……”。范琥吓得“噗”的一下吐出了口中的鼠肉。结结巴巴说道:“你…你…,你怎么会…会嫁给我?”。

珂伦望着他,认真说道:“我喜欢你,你会保护我,所以我想嫁给你。”。范琥急忙说道:“不…不不…你不能嫁给我。”。珂伦奇怪的问道:“为什么?我会挤奶,会做奶豆腐,会织毛毡,还会给你生孩子,你为什么不想娶我?”。范琥除了说:“不…不…不行。”也不知该说什么。珂伦听他竭力推辞,一阵生气,一阵伤心,眼里的泪水摇摇欲坠,声音呜咽问道:“是我不够好看吗?是我不够勤快吗?”。

珂伦略带哭诉的样子让范琥一阵心慌意乱,想伸手替珂伦拭去眼泪却又不敢。一跺脚说:“我是汉人,我不会呆在这里的。”。珂伦听到范琥这么一说,反而破涕为笑,高兴说道:“我还以为是你嫌我不好,不肯要我。你是汉人还是匈奴人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你想回到汉人的地方,我当然会陪着你去。我早就听说汉人的地方人又多,又好玩,还有好多木头做的大帐篷。最高最大的就是你们汉人单于的帐篷了。”。

范琥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只是左肩箭创疼痛,不敢大笑,端着双肩笑得一副奸人模样。一边笑一边说道:“汉人没有单于,只有皇帝。皇帝也不住帐篷,住在木头做的宫殿里。”。珂伦学着说道:“皇帝…宫殿…以后你带我去看看好不好?”。范琥摇摇头说道:“皇帝可不是人人想见就能见的,你见过你们单于吗?皇帝可比单于还要难见。”。珂伦想想也是,不免觉得有些失望,范琥安慰她道:“见皇帝有什么好玩的,我小时去过洛阳,到处都有杂耍艺人,玩刀举鼎,说书唱歌,好玩极了,以后我一定带你去看。”。珂伦喜得心花怒放,抓住范琥的手说道:“那咱们就说好了,说了可不许不算。”。范琥顿时感觉受了侮辱一般,说道:“好男儿言出必行,怎可说了不算。只要我不死,一定带你去。”。

珂伦心似蜜甜,慢慢把头伏在范琥胸前,双手环抱在范琥腰间。范琥初时一阵晕眩,终于也伸手环抱在珂伦的腰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