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俄罗斯想到明王朝

吴下的阿蒙 收藏 3 1874

13世纪上半叶,成吉思汗后裔两度横扫东欧,占领了各罗斯公国,建立起金帐汗国。俄罗斯在长达两个多世纪被置于蒙古人的残暴统治之下。它在反抗蒙古统治者专制压迫的同时,也接受了东方的专制主义文化与传统。因而,俄的一些学者认为在俄罗斯的民族性格中含有“成吉思汗的遗产”。


可是对文明的向往从来都是人的天性,对于俄罗斯人来讲西方就是文明的代言词。俄罗斯19世纪的哲学家、西欧派的代表人物恰达耶夫曾说,“我们从来不曾属于东方。东方有东方的历史,其历史与我们的历史毫无共同之处”。他甚至坦言:“俄罗斯会因与西方相像而感到幸福,会因西方迁就地同意将我们纳入其行列而感到骄傲。”


但是野蛮势力对文化的污染是很难被割断的,俄罗斯的历史家柏提耶夫《历史的意义》一书,就认为:俄罗斯的文化传统向来薄弱,俄罗斯所建立的乃是一个鄙陋的文明,野蛮的势力根深蒂固。


直到近代,俄罗斯占统治地位的封建农业生产方式伴随着普遍的迷信与盲动,以及来自于欧洲那种随着文艺复兴和资本主义发展成长起来的以科学探索为前提的理性精神的传入,根植于东西方两种土壤之中,俄罗斯文化明显具有文化双重性,专制与自由、暴力与人道、国家至上主义与无政府主义、极端个人主义与盲从等等处于经常不断的矛盾与冲撞之中。


13_15世纪鞑靼蒙古的统治给俄国人留下了东方专制制度的国家范式,莫斯科集权国家的形成就是其影响的直接产物。其后的苏联帝国也带有来源于蒙古人统治的极端专治烙印,自然这种模式也更适合于有极端专治传统的国家和地区接受.看看曾经的共产主义国家版图,对比一下蒙古帝国的版图,难道就没有发现他们是吻合的吗?


专治也是传统的一部分,蒙古人在俄罗斯播下专治的种子以后,同样也在中国播下了专治的种子.蒙古人对东欧带来的影响,同样也可以套用在中国明朝,推翻了蒙古人统治后的明王朝,与之前的华夏王朝相比,出现了异样,或许这也是“成吉思汗的遗产”的作用。


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葬礼竟然出现人殉,要知道人殉在奴隶制时代是常见的,但在中国战国时期就已经渐渐被废止了的;明初竟然有了诸王分封制度,好像中国在汉、晋之后就再也没有过分封制度了,蒙古人倒是经常分家,分成过大大小小N多帝国;还有明王朝竟然扒下大臣的裤子打屁股,在宋朝对大臣们是相当尊重的,中国之前好像是有刑不上大夫的传统的,当然对于蒙元来说,大臣们就是皇帝的奴隶。


另外明代还有世袭的军户和匠户制度,行省制度,占统治制度的理学等等,这些都是宋朝所没有的,与蒙元倒是一脉相承。应该说明代政治制度基本上承袭元朝,而元朝的这一套制度则是蒙古旧制与金制的拼凑。相对于宋朝制度而言实质是一种逆转。


然而,至于说中国土地上的最大一项“成吉思汗的遗产”则是明王朝定都于北京,这也是第一个华夏王朝定都于经济不发达地区。蒙古人定都北京主要是考虑到其地与蒙古较近,气候接近,近于故土,便于控制祖地和其它汗国。而明代朱棣将国都由南京改为北京,是内部皇权相争的结果,从某种方面说,这种首都偏离经济和文化中心的现像也是由元代流传下来的诸王分封制度引起的。


纵观明朝财政一直很紧张,而明朝的财政紧张一半是由定都北京引起的。自从迁都以来,大明朝庭就一直以极大代价,通过漕运向富庶的江南搜刮各种产品。尽管花了不少力气,北京居民的生活仍赶不上江南地区,且巨大的钱财都浪费在运输上了。定都北京的成本太高,这是中国近千年来的永衡话题。


另外,由于明王朝很快就定都于北京了,那么根植于中国人性格中的”成吉思汗的遗产”自然就没那么容易被清除。而且定都于经济落后地区自然无法对先进地区的经济发展提供制度上的跟进。海禁之所以难被纠正,以落后辖制先进是根本原因。


相较于当时的西欧诸国,首先感受到海洋贸易好处的伊比利亚国家葡萄牙和西班牙开始走向海洋,他们发现了新大陆,在明朝海禁之后,填补了印度洋上的真空,垄断了欧亚贸易。再后就是较伊比利亚国家文化先进的西欧国家荷兰取代西、葡两国成为了海上马车夫,要指出的是荷兰曾经受到落后的西班牙统治,摆脱了西班牙的统治后,就一跃成为了世界的海上马车夫。


由此可知,当先进文化地区受文化落后地区的政治统治之后就无法发挥其先进性了。


及至后来俄罗斯奋起直追,彼得大帝把首都从莫斯科迁往圣彼得堡。看似与明朝迁都异曲同工,实则一个


为求新变革,迁都文化先进地区以辐射全国,革新之势日盛;一个为求皇权稳固,定都于文化落后地区而辖制神州大地,创新发展日益坚难,可谓成效两重天。


最终俄罗斯人凭借着劣于明王朝的火器击败的蒙古人,而大明王朝却因为财政紧张而自毁长城,华夏大地至此迎来了第二轮的黑暗时期。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