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他曾是一家有200多名工人的工厂厂长,下岗后经济窘迫,心态失衡。后来他盯上了舞女,他落网后向警方交代,他在一年内连续劫杀了15名舞女,并埋尸于立交桥下。警方对这15起案件已核实7起。8日,沈阳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刘学新系列抢劫杀人碎尸案……


■因舞跳得好,出手又大方,很多中年舞女都愿意做他的舞伴,大家都管他叫“大老刘”。就是这样一个56岁的中年男子在一年内竟疯狂地连续杀害了多名舞女,且被害人大部分都是在同一家舞厅与其相识后被骗走的。2005年11月3日,沈阳警方将刘学新抓捕归案。


■■■宣判前,面对记者的采访,他敞开心扉,并向自己的家人和受害人家属道歉。但一切悔之晚矣。


从工人到厂长:追求上进


在妻子眼里,年轻时的刘学新是一个追求上进的人。经历了4年的知青生活,1972年他回了城,到铁西轧钢厂做临时工。这一干就是七年,期间多次获得厂先进工作者、区工业局劳模称号,后来他到铁西霁虹电梯厂当了正式工人,工作更加努力,得的奖状也越来越多。他的妻子说,当他犯事后公安人员到家搜查时,从床底下搜出十多个奖状和证书。


由于工作出色,1991年,刘学新从车间主任一跃当上了主管生产的厂长。后来他被评为区劳动模范。


从巅峰到堕落:毁于贪色


在有了一定的成就感之后,刘学新自己觉得应该得到厂里的物质回报。当时铁西区的高档酒店、KTV包房都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


在吃喝之余,他开始尝试找小姐玩乐。此时,他的家庭也出现了危机。刘学新说,妻子得了一场重病,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了什么感情。1993年,他在西塔一烧烤店吃饭时,看见一个刚20岁的女服务员小敏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当即就给了她小费100元。后来他经常带客户来这家饭店吃饭,每次给小费都很大方。两人相处了三年时间。


他还曾把小敏带回家,被妻子抓过两次“现形”。刘学新说,妻子为了孩子不会和他离婚,所以他不怕被妻子发现自己外面有女人。1997年,刘学新又看上了比小敏更年轻漂亮的小芳,是一个坐台小姐,他也把她发展成了自己的情人。至此,刘把心思都用在了搞女人上,厂子效益连年下滑。


从厂长到下岗:自暴自弃


1999年,刘学新所在的企业终于支撑不下去了,被整体买断,刘学新揣着1万多元钱回到了家,他的情人们也自动消失了。此时他最后悔的就是没有趁在位之时多贪点单位的钱。


当时他已49岁,在短暂失落了一段时间后,刘学新也想过重新崛起。他尝试着做小买卖———卖皮鞋。他拿500元起家,折腾一个多月就做不下去了。经济拮据的他觉得自己是个废人。而2001年儿子上大学使他家的经济彻底陷入窘境。他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妻子每天一早就出去给人带孩子了,晚上很晚才回来,他一个人在家,沉闷的家庭气氛让他几乎窒息。


在家自我封闭了三年后,2002年,刘学新迷恋上了跳舞,也就是在舞厅,他开始了自己的人格裂变。


那一年,他碰到了过去陪过自己的30多岁的陪舞小姐“大萍”。虽然自己今不如昔了,但他想从“大萍”身上找回自己做男人的尊严。他故意从皮包里露出一叠钱,不经意间让大萍看见。大萍立刻和他重归于好。虽然明知道自己是个空架子,刘学新仍极力维护着自己的形象。交往了两次后,刘学新发现大萍其实比他有钱。大萍曾跟他炫耀过,自己戴的金项链就值4000多元。想到舞厅需要用钱消费,而自己最缺的就是钱,他萌生了抢劫大萍的念头。尤其大萍自己说是黑龙江人,又是个孤儿,这更令刘学新“坚定”了抢劫大萍的念头。


但光抢劫的话,大萍可能会报案。于是,刘学新有了杀人灭口的罪恶念头。当“杀人灭口”四个字刚刚浮上脑海时,连他自己都惊出一身冷汗。然而,他终于下了决心。大萍成了他练胆的靶子,刘学新自己说,他在家向大萍伸出了罪恶的黑手。这起案子因为没有物证,法院最终没有认定。


大萍消失后,他生怕有人找他问大萍的情况,沉寂了二年多,每天就在家收拾屋子、做饭,当起了家庭“主妇”。这时刘学新的人格已经严重扭曲了,一有敲门声,他就吓得浑身直哆嗦。妻子还以为他是在家憋屈的,给他买药吃。他说,他每天在家都想着警察总有一天会登门,但又向往自己过去神仙般的快乐生活。


从野兽到魔鬼:连杀舞女


2004年开始,刘学新终于受不了没有婚外女人的生活,又回到舞厅。2005年3月,他认识了他生命中重要的一个女人。刘学新说,他找回了年轻时的感觉。对方是一名陪舞小姐小娟,25岁。刘学新说,她很像自己的第一个情人小敏。刘学新常请她跳舞,每次都给50元小费。他们很谈得来。


有一天小娟告诉他,自己和男友分手了,想搬出来住。刘学新热心地联系房子。搬到新房后,刘学新又置办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并买来了米和面,这让小娟很感动。


又有了新情人,刘学新重新找回了他想要的生活。可是经济拮据的他怎么来应付小娟的物质需求呢?他把目光放在了爱跳舞的中年妇女身上。他认为来舞厅跳舞的女人很多都不是好货,有的是为了跳舞挣钱,有的是为了寻求异性刺激,这两种女人最容易上钩。再说,这些中年妇女有一定经济基础,又好打扮,来钱容易。她们也许都像大萍一样,孤苦无依,无人关爱,少一个也不会引起周围人的关注。于是,他开始专门瞄佩戴金首饰的陪舞小姐,接触上后就和她们套近乎,投其所好,最终从她们身上弄点钱花。


从2005年3月开始,他疯狂作案,彻底把自己蜕变成了杀人恶魔。到当年10月31日仅半年多的时间里,他先后杀了7名在舞厅跳舞的中年妇女。


他杀人后经常会去小娟那儿给她做饭,抢来的好首饰也用来讨好她。他说这样做是想化解内心的恐慌,在温柔乡里寻求慰藉。然而,他最终难逃法律的严惩。 (据沈阳日报)


本文内容于 2009-7-14 12:00:43 被石榴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