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检察官过于劳累致脏器衰竭殉职

wg12345 收藏 1 73
导读:“我5月18日下午得知罗东宁走了,怎么也不敢相信。他第二天就要上山了,我们这里交通不便,没法赶到为他送行。他是为我们累死的!”7月9日,巫山曲池乡哨路村,31岁村民刘德寿向记者说出了心中的遗憾。   刘德寿当初和7名村民坐在巫山检察院门口等着举报,就是35岁检察官罗东宁接待了他们。罗东宁忙完村民举报的案件后一病不起。   村民步行进城举报   巫山是国家级贫困县,平均海拔1500米以上的哨路村又是县里头号特困村。当地山高坡陡,村民人均年收入不足700元。刘德寿一家三口前年靠生态移民补偿款并

“我5月18日下午得知罗东宁走了,怎么也不敢相信。他第二天就要上山了,我们这里交通不便,没法赶到为他送行。他是为我们累死的!”7月9日,巫山曲池乡哨路村,31岁村民刘德寿向记者说出了心中的遗憾。


刘德寿当初和7名村民坐在巫山检察院门口等着举报,就是35岁检察官罗东宁接待了他们。罗东宁忙完村民举报的案件后一病不起。


村民步行进城举报


巫山是国家级贫困县,平均海拔1500米以上的哨路村又是县里头号特困村。当地山高坡陡,村民人均年收入不足700元。刘德寿一家三口前年靠生态移民补偿款并贷款1万、借款2万多,一家人才从大山上搬出来。


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刘德寿得知生态移民补偿款应为2万元,他却只领到了1.2万元。他询问发现,还有8户村民遭遇与他一样。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9户村民决定向县有关部门求助,但事情并未得到解决。今年3月初,刘德寿与7名村民带着干粮出发,来到巫山检察院举报。哨路村不通班车,步行4公里山路才能上公路,几人还是没搭上客车,最后步行到县城。到检察院已中午12点多,村民们坐在石梯上等候。


下午2点,回检察院办案的罗东宁发现刘德寿等人,上前询问得知他们是前来举报的,立即带几人进办公室。罗东宁与同事李三国分别记录、接收证据,忙到下午五六点。


刘德寿和村民们见事情有希望,执意要请罗东宁吃晚饭,罗东宁坚决拒绝了,并自己掏给每人10元钱,让他们吃点东西好赶路。


一听办案就来精神


“有人敢打生态移民补偿款的主意?”巫山县检察院高度重视。经初步调查,罗东宁还发现,乡里一名驻村干部除动了9户移民补偿款外,还有其他问题。


案情分析会上,因突审加班多日的罗东宁牙龈上火,肿得连嘴都合不拢。他满眼血丝,疲倦地靠在会议室角落里,可一听到查案子,顿时来了精神:“移民的生活本来就够艰苦了,驻村干部邓某连这点安家费都要克扣。这事拖不得,就交给我们科来办吧!”


因担心罗东宁的身体吃不消,检察长拒绝了,但罗东宁再次请缨:“我年轻,没事的!二科的同志也很忙,我们科一定在最短时间内查清此案”。经过几天连夜查账等前期调查,罗东宁、李三国等4名办案人员分两路前往哨路村取证。


乡官贪的是移民款


哨路村交通不便,气候变化无常。“村民们住得很分散,最远的要走十几里山路,我们好几次是冒着大雨前去的。泥泞山路一脚浅一脚深,我们有时把路边草藤扯来绑在鞋底防滑。罗东宁生怕案卷打湿了,都将案卷放在衬衫里捂着赶路。”李三国回忆说,取证工作相当艰辛,随着深入调查发现,邓某还涉及36户异地搬迁村民补偿款、上百户种粮直补款等问题,涉案金额20多万元。


当地三四月份,山上、山下温差特别大,山下只需穿件长袖T恤,山上还要穿毛衣和外套。检察官们冒雨赶到村民家,李三国发现罗东宁冻得瑟瑟发抖,问他是否要休息一下,他说没事,坚持一下就行。


最后,老乡忙燃了一盆火供大家取暖。取完证天将擦黑,罗东宁向老乡表示,“一定把案查清楚,该退的钱一分一厘都会退还给你们的。”


雨仍很大,村民们坚持要送检察官下山,罗东宁坚决不让,老乡给他俩每人一根拐棍。还有一次,从一户村民家取证完回来,竟迷了路,走下山时天都黑尽了。


64岁的原村长李承柱说,“我们都喊他罗同志。他们都选下雨天、下雪天来调查,也只有这个时候,村民才不种地,他们就选这个时间来。”


4月28日,已连续加班工作96天的罗东宁又率人第三次进山调查,天气突变,山洪和垮塌的山石阻了机耕道,他们只好弃车冒雨步行,分两路取证。罗东宁安排两名同事就近调查,他和另一同事去最远的几户村民家。


咳嗽、头痛、牙痛,他嘴唇发青,全身不住地颤抖。同事实在不忍心了,拖着他要往回走:“罗东宁,你身体遭不住,我们下次再来吧。”


可罗东宁说:“案早一天查清,村民们就能早一天拿到补偿款。”罗东宁和同事冒雨走了10多公里,调查了4户村民取得证词,为查证邓某贪污案起到了重要作用。


又接手两件反贪案


从哨路村回来,罗东宁的身体一直时冷时热,眩晕得厉害。这时,他又接手了某乡干部尹某受贿案、某破产企业经理李某涉嫌贪污案。“这几件案子都事关民生和社会稳定,一个都耽搁不得!”同事们清晰地记得,那些天罗东宁几乎是趴在办公桌上指挥办案。


5月初,罗东宁已高烧至39℃,他只是简单吃了点退烧药和抗生素,最后实在不行了,就在母亲陪同下,到医院输液后又回到岗位上。因忙于办案,他硬撑着度过了生命中最后十余天。


5月8日,罗东宁在巫山入院治疗。11日晚9点,李三国上医院探望,罗东宁得知他第二天又要出差,还愧疚地说:“这次出差我不能和你们一路了。”临别时还专门吩咐李三国:“有几个案子期限就要到了,你们一定要抓紧点,过细点……千万注意安全哦!”李三国没想到,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


脏器衰竭 因公殉职


5月13日下午,同事胡瑞军陪护罗东宁转院至重庆途中,罗东宁吃力地说:“我感觉这一次恐怕不行了。”他不时喃喃自语:“还有那么多案子,怎么办呢?”


当晚7点多,抵达重医附一院,3个小时后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当班医生对罗东宁的随行同事称:“如果早来两天,情况要好得多!”夜里,很多同事纷纷来电话给询问罗东宁的病情,听说他体温有所下降,还觉得他病情好转,纷纷表示高兴。


14日,罗东宁的心脏、肝脏、肾脏和呼吸系统衰竭,医生表示存活率不足10%。他再也无法说话了,医院打算给他插管进一步治疗时,罗东宁提出可否给他半个小时,向同事交代工作上的事。但因病情危急,医生拒绝了。


随后,罗东宁陷入昏迷,16日晚停止了呼吸。当晚,巫山检察院办公大楼灯火通明,绝大部分同事等待着他的遗体运送。次日一早,很多同事顾不上休息,自发前往殡仪馆等待并守到夜里。罗东宁的5岁儿子罗芸问妈妈杨君艳:“爸爸睡着了,什么时候才能醒?”杨君艳凄然泪下。


本版稿件由本报记者 杜海 实习生 李漫 采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