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建水“超生村”:48岁妇女生11个孩子(图)

三米之内 收藏 0 219
导读:  [img]http://img1.gtimg.com/news/pics/19052/19052844.jpg[/img]   张秀琼最小的女儿(右一)只有4个月   生孩子对张秀琼来说,几乎成为一种“习惯”。从29年前生下第一个女儿开始,几乎平均每两年就要生一个娃娃。4个月前,生了10个孩子、已经48岁的张秀琼又一次当了妈妈,这是她生下的第11个孩子了,最大的29岁,最小的才4个月。在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有这样一个被计划生育“遗忘”的村子,这个村每家有五六个娃娃很正常,据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秀琼最小的女儿(右一)只有4个月


生孩子对张秀琼来说,几乎成为一种“习惯”。从29年前生下第一个女儿开始,几乎平均每两年就要生一个娃娃。4个月前,生了10个孩子、已经48岁的张秀琼又一次当了妈妈,这是她生下的第11个孩子了,最大的29岁,最小的才4个月。在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有这样一个被计划生育“遗忘”的村子,这个村每家有五六个娃娃很正常,据说像张秀琼这样狂生11个娃娃的家庭,并不止她一家……


见闻——感觉深山里孩子多


坡头乡啊西冲村委会杨朝冲村,在距离建水县城30余公里外的深山内,十多公里的土路颠簸进村,雨天车几乎无法进入。


记者进入村子后第一感觉就是娃娃多。路上跑的,树上爬的,墙脚边蹲的,这些娃娃穿着简单,赤着脚,共同的特点是年龄都在四五岁左右。看到有陌生人来,孩子们先是好奇地围拢过来,随后就是看到记者拿相机拍照时,他们又一哄而散,消失在村子的小巷中。


让记者奇怪的是,在村子内很少看到大人,除了偶尔能看到几个背着娃娃的妇女,村子内的主角就都是娃娃。孩子们也没有大人带,在村子里和小伙伴相约自娱自乐,即便是一块小石子,都成为他们童趣中的一个玩具。


下午走在村子中,刚好碰到放牛回来的小华(化名)。14岁的小华牵着一头老水牛,说话时一脸羞涩,现在,已经没上学的他成为家里很重要的“劳力”,放牛砍柴、挖药种地样样能。小华对记者说,村里的大人都上山挖药了,像他这般年龄的同伴,很多已经出山打工。所以,村里小一点的娃娃除了上学的之外,几乎都是被家里大人“放养”。记者粗略统计,这个几十户人家的小村里,记者看到的娃娃有40多个。


怪象——舅舅比外甥女大4岁


杨朝冲小学只有3名教师,两名代课老师和一名正式老师。全校只有两个学前班和一个二年级,整个学校共有68名学生。代课老师普秀丽对记者说,这68名学生中就有26个学生没有户口,他教的二年级一个班内,26名学生就有14人没有户口。


要在杨朝冲动员村民让孩子来上学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村民宁愿让自己的孩子去放牛,也不愿意他们来学校浪费时间。即便是来到学校,也就像“打蘸水”一样,随便来学校里几天,村民就认为,孩子已经上过学了。


更奇怪的现象是,因为每家每户孩子都比较多,竟有村民让孩子“轮流”来上学。普秀丽老师经常遇到村民令人啼笑皆非的请求:“老师,这几天家里忙,让我家男娃去干几天活,换个女娃来上学可以吗?”当然,也有让普秀丽感动的时候,一个叫小芳(化名)的女孩曾经来找到她说:“老师,我想上学,你去跟我爸爸说说,跟哥哥换换,让我来上几天学。”普秀丽说,这里的村民对孩子上学的观念很随意,突然心血来潮就来学校给孩子报名,有些孩子12岁才上学前班。


记者在来到杨朝冲采访之前,就听说这个村是被计划生育“遗忘”的村子,很多家里五六个娃的现象很普遍,其中有些家庭有十多个娃。这个说法得到普秀丽的证实,她带着我们到她教的班级看到了一个叫阿勇(化名)的孩子,今年12岁,他已经是家里的“老九”。他对记者说,他有8个哥哥姐姐,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其中最小的一个妹妹才4个月。


普秀丽对记者说,阿勇家最大的姐姐都已经有3个孩子了,其中最大的女儿小琼(化名)已经8岁,正在上学前班,就在阿勇班的隔壁,也就是说,“舅舅”阿勇只比“外甥女”大4岁,两人在同一个学校上小学。


就在记者采访时,阿勇的姐姐正好来学校看弟弟和女儿。她背上的襁褓中,是一个仅几个月大的女婴,记者还误认为是她女儿,一问才知道那是她最小的妹妹,是她妈妈今年3月份才生下来的。


震惊——母亲29年狂生11娃


背上背着“十一妹”,手里一边牵着女儿,一边牵着弟弟,在阿勇的大姐带领下,记者来到了她家,正巧她妈妈打猪草刚刚回来。张秀琼看上去身体已经很虚弱,背着一大捆猪草步履蹒跚。张秀琼家很简单,泥土堆砌的一间破旧的小楼房,正堂里没有任何家具,只有一张饭桌和一个火塘。饭桌上的饭盆是一些吃剩的玉米饭,这就是一家人的主食。正房旁边有一间破旧的偏房,里面摆放着两张用砖垒起的土床。张秀琼说,平时所有的娃娃就都睡在这一屋里。29岁的杨桂琼说,从她记事起,妈妈就一直在怀孕,生娃。爸爸一喝酒脾气就很大,苦命的母亲平时还要挺着大肚子去地里干活,是个苦命的“妈妈”。家庭里主要的经济收入就是平时靠父亲上山挖药卖钱,地里种的都是包谷,所以他们虽然没有饿过肚子都是吃包谷饭,但几乎没有菜。这几年生活虽然好了些,但一个月能吃上一回肉就已经是奢侈了。


说起自己的娃娃,张秀琼掰着手指算了半天也没数清楚自己究竟生了多少个娃娃了,一会说11个,一会说12个。经过在场所有人一一核算,最终才确定,有5个女儿已经出嫁,还有4个儿子,两个幼女,总共11个娃。正说着,大女儿背上的“十一妹”哭起来,张秀琼赶紧从女儿手中接过孩子喂起了奶。


这么多娃怎么养大的?张秀琼说:“干一天,过一天,养一天。”张秀琼说,原本也没想生这么多娃,但是不小心又有了,特别是最后一个“十一妹”,张秀琼说,原本她一直在服用政府派发的避孕药,但因为之前觉得服药不舒服就停服了,不知不觉就有了“十一妹”。


调查——超生在当地很普遍


一户人家生了11个娃!当记者到建水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采访时,郭邦林局长听到这个事情时,也用了“骇人听闻”来形容。他说,平时他听到得最多的也就是一家3个娃,但这样一家11个娃的还是第一次听说。


然而,记者在村子内采访村民时了解到,这个村子里五六个娃的人家非常普遍,而有10个以上娃娃的也不止一家。有村民告诉记者,村子里有一家一共生了13个娃娃。但因为村民白天都上山了,记者没能找到这家人。


记者联系坡头乡计生办的车主任时,他也承认,在这个村内这样的现象很普遍。据他了解,10个娃以上的就有两三家。对于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现象,车主任的解释是:“非常复杂”。


郭邦林接受采访时说,杨朝冲村是计划生育的“盲区”,贫困是造成这个村子发生超生现象的主要原因。杨朝冲以前还有一些老板在这里开矿,一些村民还能够靠给老板打工赚点钱贴补家用,但是矿山衰败之后,村民们遭遇了经济来源的“断代”。在村内采访时记者发现,几乎每家的主食都是包谷饭。


普秀丽老师对记者说,很多村民生娃娃其实就是为了给家里增加“劳动力”。张秀琼在接受采访时也坦言,她也知道“娃多命苦”的道理,但娃娃多就可以干活不找人帮忙,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劳力。正是在这种落后的思想观念的驱使下,这些生活在深山里的村民们普遍在超生,这让当地计生部门感到十分棘手。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