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旬老汉捡垃圾41年资助上百名贫困学生(图)

三米之内 收藏 0 127
导读:  [img]http://img1.gtimg.com/news/pics/19057/19057958.jpg[/img]   潘光权与曾经照顾过的部分孩子合影   [img]http://img1.gtimg.com/news/pics/19057/19057984.jpg[/img]   这些瓶子潘光权攒了半年   他没有妻室儿女,却有20多名大学生叫他“爹”。41年来,他花了近20万元钱,甚至靠捡垃圾、东挪西借,为百余山区贫困孩子安了个“家”……   [b]不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潘光权与曾经照顾过的部分孩子合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些瓶子潘光权攒了半年


他没有妻室儿女,却有20多名大学生叫他“爹”。41年来,他花了近20万元钱,甚至靠捡垃圾、东挪西借,为百余山区贫困孩子安了个“家”……


不少学生要回来看“爹”


7月4日,开县临江镇临江中学教师宿舍楼潘光权家电话不断:已在上海工作的邓军要给他寄钱,在主城读书的杨原暑假要来看他,在县城工作的熊克伟邀请他进城避暑……每年寒暑假,潘光权家的电话都特别“火”,大部分上了大学的孩子都要到学校来看他,有的还陪他小住几天。


“又要热闹一阵子了。”潘光权家冷清很久了,自从去年送走最后一批学生,就再也没学生住进来。搁下电话,他环视了一下狭小的房间,这里的布置一点没变:床还是那样摆放着,桌上留下的书本也没动;只是为孩子们添置的空调和彩电“下岗 ”了,为省钱,潘光权又用上20年前的旧电扇和电视机。闲时,他喜欢看着学生用过的单人床,或是翻翻这摞书,脑海里便浮现起孩子们挑灯夜读、争吃饭菜的场景……


篾席要洗、卫生间要打扫、电视要擦拭、空调要修理……潘光权安排着一切,这些,孩子们回来都用得上。


除了生活上招待,潘光权还要为“回家”的孩子准备点奖学金,解决来期的学杂费。但他工资卡上余额不足3000元,心头一阵发慌:招待开支得1000余元,还要为10几个孩子发近3000元奖学金,差这一大截去哪里找呢?


潘光权在屋子里转悠了一阵,突然打起阳台上5大口袋矿泉水瓶的主意,这是他花了半年时间捡来的。潘光权找来背篼,背上一口袋,左手和右手提着4口袋矿泉水瓶子走出家门……


66岁的潘光权没有妻室儿女,电话中这些孩子们却叫他爹,这是为什么呢?


将贫困学生请进家中


“老师说起愁,学生见了忧,群众提起直摇头。”1968年,潘光权从部队转业到开县竹溪中学任教第一天,听到同事抱怨一个叫熊克伟的学生家里贫困还调皮,扬言谁能教好这孩子,就拜他为师。


潘光权觉得这学生天真活泼、还有号召力,将他要到自己班上,并任命为副班长兼劳动委员。潘光权准备了一块小黑板,让熊克伟每天书写名言警句,挂在教室勉励大家,并要求他对每条名言警句的精神,不但领会到还要做到;平时,潘光权常替熊克伟交生活费,周末请他到家里打牙祭;高三那年,熊克伟因缺钱打算退学,潘光权从自己仅有的34元月工资中挤出18元替他缴了学费。


后来,熊克伟成绩上来了,考进了原万县卫校,毕业后分到县中医院。这年,潘光权调到临江中学。


“关键时候拉一把,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潘光权新婚不久就参军,转业后因骨髓病与妻子离婚,一个人生活。回到地方,潘光权安置费与医疗补助共有3万余元。这笔钱在当时来说无疑是笔巨款。


他说,自己没什么负担,这些钱对他来说也许就是吃好点、穿好点,但这些钱对贫困孩子而言却关系到一辈子的前途。他决心帮助这些贫穷但好学的山区孩子完成学业。


潘光权征得贫困孩子和家长同意后,将他们请到家,添置了床铺、书桌、彩电、空调等,还为孩子们做可口的饭菜。


“他一天只吃两顿饭。”了解到学生邓军的困境,潘光权主动将他请到家中安顿,不但免除生活费,还资助他学习费用。高三时,邓军患上肺结核,他又掏了900元治疗费……


潘光权膝下无儿女,但他家里时时充满欢声笑语。学生们走了一拨又一拨,多时10多人,少时1个人,他的宿舍成了贫困学生的家。


为贫困大学生买手机


“他们是风筝,我就是拽着线轴的人。”学生毕业,有的念了大学、有的走向社会,但潘光权还放心不下。


学生杨原2007年高考只考了300多分,走出校门才发现社会并不好混,给潘光权去了电话,想复读。为了挫挫杨原的锐气,潘光权给他坐“冷板凳”,直到开学后,才为他落实了复读的事情,并把他安排在自己家里进行思想引导。去年,杨原考入重庆理工大学。


潘光权现在都舍不得买手机,但他从2002年起,先后为在主城求学的邓军、陈骄,新疆的朱凌云等5名贫困大学生购买了手机,价格最高的1873元,最低的490元。


潘光权说,配手机并不是让他们赶时髦,主要是让他们克服自卑心理,学会自强自立。潘光权说,有了手机,也更加方便他的“遥控”。


“光有手机没得话费还是等于零。”陈骄当时不敢要潘光权的手机,让他没想到的是,以后每月潘老师会按时寄来100元话费,潘光权唯一让他做的就是随时汇报自己的在校情况。


不仅是话费,潘光权还定期为贫困大学生寄生活费,家中还要照顾几个贫困学生,每月 1400多元的工资捉襟见肘。潘光权退休前,骨髓病治疗费用国家报销,退休后自己掏腰包,每季度得花1000元药费。为给孩子们筹钱,他停止了用药;并有了捡垃圾的习惯,遇到废纸、矿泉水瓶都往家里搬。后来实在接济不上,就找身边的同事借。


“谁都不信他单身一人还差钱用。”该校语文教师温传良说,后来得知潘光权在资助困难学生,大家纷纷支持他。


孩子们争着为他养老


41年来,潘光权花去近20万元钱,重点帮助了20多名贫困学生,临时帮助了100余名学生。临江中学党总支副书记雷刚告诉记者,潘光权无儿无女,退休后没有存款,也没有自己的房子,还寄居在学校的宿舍里……


“他20年没买过新衣服了。”邓军工作后为潘光权办了张银联卡,存了600元钱,让他买衣服。潘光权将钱退了回去,并告诉他们,自己不要新衣服,但旧衣服他要。


去年,邓军回家陪老人生活了一周,发现潘老师头发全白了。他说,正在考虑老人养老的问题。


孩子们都离开了潘光权,他一个人孤单地生活着,每个寒暑假成了他最期待的日子。杨原说,暑假了,要回去陪潘老师,他一个人太寂寞了,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陈骄也表示,他们不能忘记潘老师的恩情,一定要肩负起老人的晚年生活。


“不麻烦他们。”面对孩子们的承诺,潘光权淡然一笑。他说,自己也是山区长大的孩子,当时看到学校那些好学而又贫困的孩子,就想起自己的童年,于是帮助他们。潘光权说,自己无儿无女,已经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41年来,之所以节衣缩食帮助,就是不想他们的希望因贫困破灭。现在,孩子们都有老人、有家庭、有工作,他不想去打扰他们,自己一个人过得很好。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