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抽剑 正文 第 07 章 旷世奇才(二)

一筐云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size][/URL] 一私塾中。 此私塾名曰“三省书屋”,取古语“日三省乎吾身”之意,其教书先生姓石,平素以刚正、博学闻名乡里。 洪清由洪福陪着,离家半载,四处寻找书店读书。返回后,洪清觉得无聊,便向母亲建议入私塾。 石先生,五十多岁,满面正气,令人一见之下即肃然起敬,他早已听说洪清的大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



一私塾中。

此私塾名曰“三省书屋”,取古语“日三省乎吾身”之意,其教书先生姓石,平素以刚正、博学闻名乡里。

洪清由洪福陪着,离家半载,四处寻找书店读书。返回后,洪清觉得无聊,便向母亲建议入私塾。

石先生,五十多岁,满面正气,令人一见之下即肃然起敬,他早已听说洪清的大名,但他不相信世间会有如此奇才,心想:“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人们总是喜欢以讹传讹。”

此时,石先生见到洪清,说道:“你来我这里,是为了什么?”

若按一般人回答,定是向先生求教,将来就仕,光耀门楣之类的言语。

洪清说道:“玩儿,交朋友。”

“好,小子,够狂。”石先生心想,“我得挫一挫他的锐气,否则,日后还真不好管教。”

“你会背《论语》吗?”石先生说道。

“《论语》不会,不过我会背《史记》。”

其实,任何人都知道,《论语》背起来,并不困难,若将《史记》那等鸿篇巨著都已背下来,那《论语》更不在话下。

“那你将第三‘书’背一背如何?”

洪清具有过目不忘之能,那“八书”早在书铺中读过,而且还向书铺老板背诵过有遍,这时背来,毫无困难。

石先生听洪清背完,极为诧异,心想:“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他还有些怀疑,说道:“四大名著,你可会背?”

“不知先生想听哪一部?”

“《红楼梦》如何?”

“好。先生想听谁批注的?是御批的,还是别的人批注的?”所谓御批,是指乾隆批注的。

石先生的桌上正有一本脂砚斋批的《红楼梦》,说道:“就是脂砚斋批注的,你将第十四回背一背如何?”

石先生听洪清将原文与批注皆背诵得无一字错误,这才相信传闻不假。


石先生沉默了片刻,说道:“我问你,柳下惠姓字名谁?”

洪清应道:“柳下惠姓展,名禽,字季,谥惠,鲁国大臣,‘柳下’乃其食邑。”

石先生说道:“我再问你,玉皇大帝位登无极时,年龄几何?”

洪清应道:“玉皇大帝自幼修持,苦历一千七百五十劫,每劫十二万九千六百年,方能位登无极,也就是说,玉皇大帝位登无极时,乃二万二千六百八十万岁。”

石先生点点头,说道:“我再问你,刘邦比李世民年长多少岁?”

洪清说道:“汉高祖刘邦生于秦昭襄王五十一年,唐太宗李世民生于隋文帝开皇十九年,也就是说,刘邦比李世民年长八百五十五岁。”

石先生连连点头,说道:“我再问你,苏洵得子苏轼时,年龄几何?”

洪清说道:“苏洵生于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苏轼生于宋仁宗景祐四年,也就是说,苏洵二十九岁时,得子苏轼。”

石先生不住点头,说道:“小子果然有些学识,能否对对子?”

“请先生赐教。”

“好,我出一联,你来答对。”

“先生请出联。”

石先生心想:“看这小子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我欲挫他锐气,必须找些高难度的上联,让他应对。”

石先生说道:“我出:三光日月星。”

石先生说道出此联,心中十分得意:“此联勘称绝对。上联的‘三光’正巧对应‘日、月、星’三字,而下联要对应上联,必然是‘一、二、四’,或者其他的数字,但这样,那数字后面的事物要对应所描述的个数,必然会不再与‘日、月、星’三字相对。我倒要看你是如何对答。”

石先生坐在太师椅上,捋须微笑,等待洪清应答。此联端的异常巧妙,一般人根本无法对答,即便是石先生,他也未能对出下联。

但,洪清对出了。

因为,他是洪清,旷世奇才。

只听洪清说道:“四诗风雅颂。”

石先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道:“妙!妙哉!实在是妙!”

石先生心想:“‘风雅颂’本来三者,但‘雅’分大、小二雅,因此正合‘四诗’,端的对答得天衣无缝,巧妙之极。”

石先生说道:“我还有一联。”

“先生请讲。”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

洪清随口答道:“霜露既降,木叶尽脱,遥有鹤鸣掠予舟而西。”

“妙!妙哉!”石先生赞道,同时心想:“此子真乃旷世奇才,解缙、纪昀等人在他面前,恐怕都要黯然失色。我从《前赤壁赋》中随意摘取了两句组合在一起,而他竟能如此迅捷地即从《后赤壁赋》中找出两句加以组合,而且对仗如此工整,真是后生可畏。”

至此,石先生彻底被洪清的才学折服了。此后,洪清在课堂上,无论是睡觉,还是玩耍,只要他不影响其他人,石先生就不加干涉。


“三省书屋”中。

石先生来到书屋,房内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

洪清为人慷慨大度,深为同学喜欢,他虽比同龄人瘦弱矮小,但在他们之中地位甚高,无论是比他年纪大的,还是比他年纪小的,都愿意听他领导,只要他一声呼吁,众人立刻云集响应。

入冬已久,白洋淀上早已结了一层极厚的冰。此日,洪清带着大家去白洋淀滑冰了,结果把石先生晾场子了。

石先生大光其火,心想:“改日,一定要教训这帮小子一番。”


“三省书屋”中。

“洪清,你昨日带大家到哪去了?”石先生面沉如水,他见昨日一个人都没来上课,就已猜到是洪清领的头。

“先生,我不解释了。您想怎样处罚我们?不过,事情因我而起,所有惩罚由我一人承担,与大家无关。”

众人听此,齐声说道:“不行,大家有难同当。”

石先生心想:“这可麻烦了,俗话说:法不责众。要处罚他们还真有些困难。”

石先生正自沉吟不语,洪清说道:“先生,我们来对对子如何?如果我对上来了,就不要惩罚我们了;若对不上来,再惩罚我们。”

石先生心想:“你是对对子的高手,我才不上你的当。”

但石先生转念又想:“这帮小子都服从洪清的领导,即便此次我处罚了他们,如果下次洪清还带领大家逃课,他们也依然会跟从的;另外,我昨日偶得一联,尚未想出下联。且做个顺水人情,若洪清对出下联,那我此副对联就完整了;若对不出,我正可借机要求他们以后不再逃课。”

石先生虽如此想,但他知道此联根本无法难住洪清,说道:“好。我的上联是:冬夜灯前,夏侯氏读春秋传。”

洪清说道:“先生,此联甚妙。仅十一个字,即将四季全部包含了,确实不是很容易应对。”

石先生听洪清称赞他的上联,心下十分高兴,问道:“你的下联是什么?”

其实,洪清心想:“如此简单的上联也想难住我?”他夸赞石先生的上联精妙,无非是讨他欢喜,以便免除众人的惩罚。

只听他说道:“我对:东门楼上,南京人唱北西厢。”

“好。下联包罗四个方位,十分工整。我不惩罚你们了,不过,下次未经我允许,你们不准私自旷课。”

“是。我们以后出去,一定向先生请示。”洪清应道,但他心道:

“请示是一定的,但如果你不答应,我们依然会出去的。”


“三省书屋”中。

清晨,洪清来到书屋,一同学说道:“小清,我给你带来一样好玩的东西。”

洪清转头,乃同学祝铭,二人关系甚好,平时,无论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二人都一起吃、玩,问道:“什么好玩的?”

“你来看。”

说着,祝铭从抽屉中取出一纸盒,然后递给洪清。

洪清打开纸盒,里面是一只小鹦鹉,七彩羽毛,不住闪动,甚为漂亮可人。洪清看了,十分喜欢,取出二两银子递给祝铭,说道:“以后你负责为小鸟准备食物,如何?”

祝铭也十分高兴,说道:“好的。这件事就交给我了。”

上课时,石先生正摇头晃脑,充满激情地讲解《春秋》,忽听“你好”之声连续不绝。石先生侧头,只见洪清坐在书屋的角落里,其书桌上放着一个纸盒,盒中一只小鸟正跳上跳下,一边跳,还一边叫。

别的同学也注意到这情况了,顿时课堂内一片哄笑之声。石先声用戒尺在书桌上敲了几下,制住众人的哄笑。

石先生激情正处澎湃状态,陡然被打断,更兼众人的哄笑,心下不悦,放下书本,即朝洪清走来。洪清见先生向他走来,知道情况不妙,侧头瞥见墙角处有一块儿青砖,急忙将鹦鹉放在墙角,然后用青砖将之掩上,取过书,若无其事地读了起来。

这一切并未逃过石先生的眼睛,石先生心道:“小子,你还真会演戏。”

石先生说道:“洪清,你刚才在做什么?”

“我在听先生讲《春秋》。”

石先生听此一愣,他未料到洪清竟有分心多用之能,不禁为之语塞。他心下生气,右脚踢向那青砖,洪清想救鹦鹉,已然不及。这一脚力量不小,小鸟立时被青砖挤死了。

洪清心下甚为恼怒,暗暗思忖为鸟报仇之法,只听石先生说说道:“你影响别人听讲,我很生气。这有一个上联,你若能对出,我就不惩罚你了;若对不出,你看……”说着,石先生指向窗外。

洪清向外望去,只见外面已下起了雪。那雪下得正大,犹如飘棉飞絮,又似乱舞梨花,心道:“又可以打雪仗了。”

只听石先生说道:“若对不出,就罚你到屋外站立,一直等到散学,然后才准许离开。”

洪清说道:“先生请出上联。”

石先生说道:“细羽佳禽砖后死。”

此联并不困难,石先生也并不想让洪清到雪地罚站,他只是想用此联刺激洪清一下。

洪清听此,心道:“报仇的机会来了。”

只听洪清说道:“先生,‘细羽佳禽’我对‘粗毛野兽’。”

“可以。下面如何?”

“‘砖’我对‘石’;‘后’我对‘先’;‘死’我对‘生’。”

石先生听洪清对完,将之连起来读了两遍,这才理解其意,洪清原来在说:“石先生”是“粗毛野兽”。

石先生心下大怒,说道:“我这还有一联。”

“先生请讲。”

“小童子洪清无理。”

洪清心道:“你是不是贱?非要别人骂你才舒服?”

洪清应道:“老前辈石先生有德。”

石先生听此,心下稍微舒畅了些,但他察觉此副对联有毛病,说道:“这下联与上联字数不等。‘老前辈’对‘小童子’可以;‘有德’对‘无理’也可以;但‘石先生’如何对得起‘洪清’。”

洪清点点头,说道:“此联的确对得不好,‘石先生’确实对不起‘洪清’。”

石先生听了洪清此言,这才醒悟,原来洪清在借用对联,来说自己对不起他。石先生心下恼怒,但也佩服洪清的才智,他正寻找托词,以便借题发挥,来惩戒洪清一番,就见仆人石禄跑来,说道:

“先生,您的好友江先生来了,正在前厅等候。”

石先生喜道:“前方带路。”石先生欣喜,原因有二:一者,可以借机摆脱这尴尬处境;二者,他看到了复仇的希望。

石先生心道:“这江先生,朋友给他送一出号,叫‘江对绝’,学识极高。我正是因为佩服他的学识,这才与之相交的;我二人正因为惺惺相惜,这才结成挚友的。如今,我正可借他之力,来挫一挫洪清的锐气,以便出口心头的怒气。”


石先生的客厅中。

江先生背对厅门,双手相交于背后,正在欣赏中厅挂的那副古画。这画乃北宋范宽所作《溪山行旅图》,其恢弘的气势完全把江先生吸引住了,以致于石先生进屋,他也未察觉。

此画极为名贵,乃石先生的一得意门生所送。这门生为了报答石先生的栽培之恩,不惜千金购画。

“江兄,多日不见,想煞小弟了。是哪阵香风把你吹到寒舍的?”

“石兄,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近日偶得几个上联,但一直未想到合适的下联,我此来,想与石兄一同参详。”

“江兄外号‘江对绝’,竟然还有对子能难住你?”

“惭愧,‘对绝’二字,那是朋友们送的,其实过誉得很。综观古今,有谁能担当这‘对绝’二字?”

“不过我倒识的一人,此人可当此二字。”

“谁?世间竟有如此能人,我一定要见一见。”

“不忙。江兄刚到,且先休息片刻。”石先生说着,转向仆人,说道:“石禄,将百生送得龙井泡上一壶,我与江兄一同品尝。”

江先生早就知道“百生”是谁,但他也深知石先生爱慕虚荣,喜欢炫耀,于是问道:“石兄,这‘百生’是何许人也?”

石先生听此,面现得意之情,说道:“百生乃我的门徒,于同治七年中探花,现如今在杭州做官,这龙井就是他命人送来,孝敬我的。你看,”石先生说着,指向《溪山行旅图》,说道,“他知我喜欢古玩字画,特意买来送给我的,整整花了一万两银子。”

“想不到石兄竟有如此高足,实在可喜可贺。”

石先生听此,心中十分受用,仿佛又得到了一件古玩珍品,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只听江先生说道:“方才石兄说有一人可当‘对绝’二字,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石先生说道:“不才此人乃我门下一人。”

江先生心中暗笑:“想不到多日不见,石先生竟学会了吹牛的功夫。纪小岚,乾隆年间第一大才子,学识比宰相刘墉还要高,但他尚有对不出的上联。此人都不敢当这‘对绝’二字,旁人谁还敢当?”

江先生说道:“石兄,可否令在下见识一下高足。”

石先生说道:“江兄,说来你定然不信,此人好像还不到七岁。”

江先生愈听愈觉得新奇,说道:“世间竟有此种神童?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石先生说道:“这也难怪江兄不信,若非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的,不过确有其人。”

江先生见石先生言语间十分郑重,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只听石先生续道:“此人天分极高,有战国苏秦之能,走马观碑,一目十行,一视即记,而且悟性极高。此人识字虽未满一年,但他所读之书,用‘汗牛充栋’四字形容,毫不夸张。说句不中听的话,我二人的学识合在一起,尚不及他的十之一二。”

江先生心下不悦,说道:“我不相信世间有此异人。”

“那好,江兄,我们打一个赌。你出上联来让他对,若能难住他,我戒酒三月,这副《溪山行旅图》也归你了。”

江先生知石先生平生仅有两个嗜好:一是,饮酒;二是,酷爱古人字画,说道:“石兄言重了,这酒是不用戒的,画只要借我欣赏两个月就可以了。”

但,江先生未料胜,先料败,续道:“如果确如石兄所言,我无法难住此生,我该赔什么赌注?”

石先生说道:“江兄只要将雪芹居士的《石头记》手稿借我读上三个月就可以了。”

江先生说道:“一言为定,石兄,那就领我去见此人吧。”

“好,江兄,随我来。”

二人举步向外而去。

此时,石先生心中十分矛盾,他既盼江先生能难住洪清,给自己出口气,但又盼江先生难不住洪清,这样,不但不必戒酒和将《溪山行旅图》送给别人,而且还能看三个月的《红楼梦》原版手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