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战国 末世战国 第三十四章 瘦 马(二)

ljianf1982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size][/URL] “王妈,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李公子请息怒!”秘密被撞破的王老鸠尴尬非常,但职业出身的她还是面带笑容的解释道,“老身也是没办法啊,毕竟其他客人先来,指明要秀兰、小翠作陪,都是作生意的,总不能拒绝客人是不是,换了是李公子你,你会甘心自己作陪小姐被人任意使唤走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


“王妈,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李公子请息怒!”秘密被撞破的王老鸠尴尬非常,但职业出身的她还是面带笑容的解释道,“老身也是没办法啊,毕竟其他客人先来,指明要秀兰、小翠作陪,都是作生意的,总不能拒绝客人是不是,换了是李公子你,你会甘心自己作陪小姐被人任意使唤走吗?”

李克闻言冷静了下来,他也不是那种只会争风吃醋蛮不讲理的富家公子,王妈也是熟悉了他的脾气,也才敢跟他说这些。

想同了的李克突然一阵冷笑,笑得王妈一个冷战:“嘿嘿,王妈当初跟本公子说两位小姐还在打扮,想必也是在拖延时间,两头讨好吧!”对于这种风月场所之事,他本来就很放的开,一些事也就是逢场作戏而已,双方当事人就算心里明白也不会说破。而今天李克却把话说破了,不是他真的稀罕那两名烟花女子,而是气愤王妈竟然欺骗敷衍他。

王妈脸色一下子变的很难看,挤出一丝苦笑:“看公子您说的,老身也是出来混口饭吃的,这种要看人脸色的生意,老身也很为难,再说了,包下两名头牌的可是两湖总督和省府大人的儿子,我也不好得罪啊!”

她亮出对方的名号也就是想明确的告诉李克,对方是有钱有势的人物,你不过是有些钱而已,根本就没办法比,何必去自找这个麻烦呢。要李克知难而退的意思很明显,可李克怎么想她就不知道了。

一阵难堪的沉默后,李克先开口了:“王妈,杏花阁的红牌不止她们两个吧?”

李克的突然阴转晴让王妈一时很不习惯,但她也已经是老手了,以为对方在权势面前让了步,笑道:“那是自然,李公子等着,老身现在就找两个比秀兰还好的女儿服侍你!”说完转身就走,却突然撞上一人,一屁股坐了下来。

一个刺耳的声音传了过来:“诶哟,我说我的王妈诶,哥哥我今天早上一大清早的去找你们的秀兰和小翠,大家正开心呢,却听说有人想癞蛤蟆吃天鹅肉,想来看看是哪只蛤蟆,不想这就被你撞到了!”

一个容貌‘秀丽’的年轻人,挥舞着手里尺半长的泥金大扇,上面赫然是轩辕皇的亲笔御书,就这么昂着脑袋,搂着一名小妞,赫然 是杏花阁头牌之一“小翠姑娘”,带着一名神情和他差不多的公子哥儿,搂着另一名头牌“秀兰”,外加上十几位张牙舞爪的壮汉护卫的,走了过来。

王妈急忙爬起来,谚笑道:“都怪老身走路不带眼睛,今天王大公子的水酒钱就算老身请客了!”

那名王公子满意的点点头,而他身后一名长相猥琐,一身与长相不相称的儒服,一脸贱笑的对王公子道:“王兄,看来那不长眼的家伙就是那只蛤蟆了!”

李克微微一笑,不谦不卑的说道:“在下李克,不知这位兄台哪只狗眼看到我不长眼了!”

“哪只眼都看见了。”那名猥琐公子理直气壮的道,突然醒悟道什么,怒道,“你这狗种,敢骂老子是狗!”

周围的小姐及护卫都忍俊不禁掩嘴笑起来。

见自己兄弟受辱,王公子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他不象他这狐朋狗友一样只是个酒色饭桶之徒,居他刚才观察,前面这名叫李克的年轻人应该不是等闲之辈,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高高在上尊贵的性质,但偏偏很不喜欢这种被压着的感觉,但也不卤莽,决定先探探底再说:“在下两湖总督之子王有贵,不知这位李兄何方人士!”

李克笑道:“本公子乃是中京人士,家父还算能挣几个小钱,趁机偷个懒来洛阳逍遥游一番,想不到在此见到王公子。”心里笑道,竟然叫有贵,是有八九一生下来就是个大倒霉蛋,才被自己老豆取了这么个烂名字。

王有贵一听不过是个暴发户商人的小少爷,谨慎之心全无,立刻以居高临下的态度说道:“今日风合日丽,本公子与梁公子特来找知己好友秀兰小姐与小翠姑娘谈心,大家本是一个台上之人,自然如鱼得水,不想这位李公子也如此雅兴想搀和搀和。”其意思很明显,就是那两名妓女是专门服侍我们这种贵人的天鹅,你这等不过是暴发户低贱的癞蛤蟆没资格跟我们争。

这么明显的鄙视,不会有人听不出来,只不过李克跟没听见似的:“王公子说的对,象这等自甘堕落流入烟花之地万人骑的货色,与本公子自然不在一个台面上,刚才一通埋怨到是让大家笑话了!”

这番话更是尖刻无比,可以是说把当场所有人都给骂遍了。

那名猥琐公子终是忍不住,对方竟把他与这些只配让他们践踏的残花拜柳相提并论,这是对他的最大侮辱:“好胆,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我……”还没说完,被王有贵的一个手势打住。

被人反客为主的这么赤裸裸的直白侮辱,王有贵也一脸阴沉:“这位李兄果然词锋锐利,不知手下有没有嘴上这般实力呢?

正当以为王有贵要动手时,只听他继续道:“今晚正是每半年一次的‘拍马会’,本公子在正厅恭候大驾,恭祝李兄能夺得‘马头’,告辞!”说完头也不回的一搂身边的小翠,带人回自己的厢房。那两名头牌小姐还不时转过头,以怨毒的目光看着李克。

李克摇头苦笑,看来不但与这两名贵家少爷结下了梁子,还把两名头牌彻底得罪。流入烟花之地的女人,无论是多么红,多受人欢迎爱戴,还是什么卖艺不卖身之类,但说到底也都是群最低贱,最让人看不起的一族,平常无论表现的多高贵,心底总有份强烈的自卑感,但无论是他们自己,还是来寻欢作乐的客人,没有人会提及这个忌讳,而今天李克这么明白的说出来,等于深深的戳到了她们自以为早已忘记的痛处,怎能不恨他。

站在一旁的王妈脸色也很不好看,但出于生意的立场,还是礼貌的对李克道:“公子请稍等,待会我就把姑娘们带来孝敬您。”语气不免有些生硬。

“等等”一声叫住王妈,有点僵硬的回头,淡淡的道:“还有什么吩咐吗?公子。”

李克一点不一为许,笑道:“还请老妈子告诉本公子,‘拍马会’几点开始?”

“晚上8点!”王妈生硬的答道后,匆匆离开,似乎再也不想回头。

所谓的拍马会不是真的卖马大会,那些所谓的马,也就是指那些各处收罗卖为奴的美女。洛阳市乃是华夏重要交通枢纽,也是天下富商聚集

之地,各富商生活奢侈程度可与皇家媲美,他们的富足由此也养活了一大批傍其生存的行业,“养瘦马”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是迎合富商们的纳小妾得需要而产生的。瘦马——这是一个对为奴女性带有侮辱性的词语,意为可以对女性任意摧残和蹂躏,如同役使凌虐弱小的马匹一般。瘦马的出现,完全是富商们变态的心里需要。于是,洛阳出现了专门养瘦马的地方。洛阳城里和周边农村那些衣食无着的贫寒人家,不得不卖掉自己生养的本来就瘦弱的女儿,去充当瘦马,来度过那些窘困无助的日子。但这只是最小的一部分,大部分的是华夏征战征服各地掳掠或者买来的美女,毕竟华夏号称天朝之国,本国人民买卖本国人口是禁止的,只能偷偷摸摸来,或者是在一些有较大自由许可的地方,比如春阳街。

这些女孩被买来后,就教她们琴棋书画,使从各方面都具备了一个做小妾的条件。当她们在七八岁之时,被人口贩子买去。之后,等待她们的就是漫长的集中营式的魔鬼训练期。“瘦马”的瘦,既有天生体弱的原因,也是被刻意“饿”出来的。依据先天条件,“瘦马”被分为三六九等。一等资质的女孩,将被教授“弹琴吹箫,吟诗写字,画画围棋,打双陆,抹骨牌,百般淫巧”,以及精细的化妆技巧和形体训练。二等资质的女孩,也能识些字、弹点曲,但主要则是被培养成财会人才,懂得记账管事,以便辅助商人,成为一个好助理。三等资质的女孩则不让识字,只是习些女红、裁剪,或是“油炸蒸酥,做炉食、摆果品、各有手艺”,被培养成合格的主妇。当然,所有的这些煞费苦心的培训都是为了将来能找个好买主,卖个好价钱。

并不是所有的“瘦马”都能成功地嫁入富豪之家。最后,有些被挑剩下的“瘦马”不得不被送入烟花柳巷。例如杏花阁有三分之一的娼妓就那些卖不出的瘦马,她们将在这里被第二次调教,好接待客人。而那些“有幸”被官宦富商、贵公子纳为小妾的“瘦马”,也并不见得从此就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大娘的嫉妒,打骂,老公变态的公行为,使很多嫁入的瘦马都活不过青春年龄。

但是那些“养瘦马”的人口贩子,却是赚得盆满钵满,其中拍卖的最高记录是数十年前讨伐南诏国战争中俘获的一名王妃,被拍到100个金币,这是当时轰动华夏帝国的大事之一。

经过多年发展,渐渐的不少权贵也参与这常游戏中来,使得瘦马交易欲发红火,由于对本国人民贩卖的严格禁令,货源只能进一步转向国外,历次战争中,掳掠帝国年幼女孩反成了重要战利品之一,而为了满足帝国内最有权势或最有钱之人的自尊和欲望,遂挑选其中精品,在号称华夏第一妓院的杏花阁举办起半年一度的“拍马会”。

听完了王妈的答案,李克站在原地暗自笑道:“真有意思,正好玩一玩!”

突然又猛的一拍脑袋:“我怎么差点忘了老大了,有他在才叫保险呢!”说完,急冲冲向楼下跑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