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雇佣兵 正文 第8节 白色法拉利诱惑

安分的小男人 收藏 5 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size][/URL] 黄金和财富是战争的主要根源——塔西佗   1911在我手中响后,面前人的脑袋也开了花,鲜血伴着脑浆迸在了我的脸上,湿乎乎黏答答。我没有足够的胆量去打量面前尸体的惨状,近距离的皮肤感触却像认真欣赏过的一样,内心的恐惧感和兴奋还是如潮水般袭来。“宋,该走了!”琼斯凑过来说,我在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


黄金和财富是战争的主要根源——塔西佗

1911在我手中响后,面前人的脑袋也开了花,鲜血伴着脑浆迸在了我的脸上,湿乎乎黏答答。我没有足够的胆量去打量面前尸体的惨状,近距离的皮肤感触却像认真欣赏过的一样,内心的恐惧感和兴奋还是如潮水般袭来。“宋,该走了!”琼斯凑过来说,我在他的话说完后才睡醒了一般检查装备准备离开。

把狙击手的尸体丢进草丛后,我们继续小心翼翼的前进,前面的路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好走,不到两个半小时后时间后,我们就在一条小溪变发现了新的敌人。队里的狙击手侦查后回来报告说基本情况和刚才得到的情报基本一致,唯一不同的是,这伙敌人携带了不少啤酒桶。“每个人检查装备,给自己的枪装上消音器,30秒后开始攻击,武器没有消音器的禁止开火”,“大熊”传话过来,这话让本想用缴来的AK短突射击的我很是郁闷,只能服从临时“长官”的命令。

在30秒的检查装备的剩余的几秒内,我又打量了下即将成为我们枪下鬼的那群南美人:三两个人一小队不是谈笑聊天就是保养枪械,全然不知即将死在陌生人的枪口下。“大熊”扣动手中的M4后,我们一起开火射击,从第一个人倒下到最后一个人被击毙,我们用了不到1分钟,他们中的人甚至没来得及拉上枪栓就被放倒。“停止射击,狙击手侦查是否还有生存者,其他人陆续检查弹药”,“大熊”又压低声音说。

10分钟后,我们陆续过河,检查过后,队友们各自检查着自己射击过的目标,又一一在对方脑袋上补枪。挨个的检查尸体样貌的时候,我们又发现了照片上的3个头目也同时被击毙,带来的10张照片只剩下3个核心人物和另外3个头目未被击毙。除了负责警戒的10几个队友外,我们剩下的人开始打扫战场,我在打开那堆啤酒桶后,从里面发现了里面装满了白色的粉末,“大熊”凑过来仔细闻了闻,又放在手心搓了搓后说,“是海洛因,高纯度,这些东西如果都卖掉可以换10辆法拉利。”

听到发现价值数百万美金的毒品后,一堆人凑过来看热闹,“我们怎么处理这些东西?就地分了还是丢掉?”琼斯问,“大熊”看了一眼他后说,“你要是有能耐就全背着,我可不想碰这玩意,报告该国军方毒品的坐标,让他们有时间自己来收拾,有想要的就自己装一些,拿的太多的话。我们谁也回不去。”听到他的这番话,有几个人凑过来往自己的口袋里装了一些,又把啤酒桶重新堆了起来,扔掉尸体和他们的枪械后,我们又钻进了丛林继续前进。

解决掉这伙敌人后,我们已经在丛林里待了10天,如果雇佣方提供的情报准确,我们还将面对一个不少于30个人的小队,“大熊”叫上我们队伍里几个有威信的人开了个会,琼斯也被一起叫去,商量下一步的行动。他们的回忆结束后,琼斯对我说,“我们的队伍被分成了5个小队,我负责第3小队,队里有你和汤米,另外几个人我分别去通知,队长刚才说我们前两次战斗太顺利了,他怀疑贩毒集团里有战斗力的人应该都跟着他们的核心人物,我想我们真的要付出一些人的生命才能顺利回家。”

我说,“你的意思说,我们会遇到大的伤亡?”琼斯点点头没作声。我摸摸的检查自己的HK416,脑子里却满是琼斯的话。也许是50人的队伍在热带雨林也显得目标太大,就在琼斯跟我说话后不到10分钟后,两颗前方突然丢来的手雷就掀翻了2个队员,密集的枪声紧接着响起,又有七八名队员被当场击倒,两场小规模战斗后还毫发无伤的队伍被瞬间打散,每个人也尽量依靠着身边灌木的掩护胡乱开着枪,“各小队长组织防御并建立防线,看看有多少人伤亡!”“大熊”叫嚷后,我们的队伍才算有了稍清醒的意识,纷纷寻找目标还击,“刚才被打倒的伙计们都被击中要害!”两个队员同时喊道。

我卧倒在一片矮小灌木朝前方盲目的射击,神经也越来越紧张,耳边除了枪声就是手榴弹的爆炸声,看到我紧张的样子,琼斯在一旁喊着,“宋,你冷静点,别浪费子弹!”我屏住呼吸认真查看着前方,就在我瞄准一个目标准备开枪的时候,一串子弹从我头顶飞过,我的身上随即出了身冷汗,继续端枪还击。“咚”“咚”的几声手榴弹想过后,对面突然变得安静,寂静的让我害怕。

见对方没了什么动静,队员们也陆续停止了射击。“狙击手侦查,各小队准备撤离这个区域”,“大熊”喊道。一名狙击手听后就近爬上一棵树打开了瞄准镜,一分钟后回答,“未发现活动目标,前方10点方向约50米处发现5具尸体。”“机枪手和狙击手掩护,各小队队长处理队友尸体,各队员检查是否有其他伤亡,我们1分钟后撤离。”“大熊”说道。我看了看被打死的队友们:基本上都是同一时间通过的考核,不熟悉的那两个是比我们来训练营要早两年的“老兵”。

没有鸣枪告别,没有国旗附身,甚至没有简短的悼语,我们就丢下10具队友的遗体有些“狼狈”的撤离,有些队员留恋地回头望了望,眼镜里除了惋惜,更多的是麻木,我看着他们的眼镜心里想着,“这些人也许见过太多的死亡,这些人也许是好搭档,却很难会成为朋友。”我们大约后撤了一公里后才停下休息,瘫在地上后,我问琼斯,“你经历这样的死亡吗?”他摇头说,“当他们走进训练营后,他们就作好了随时为别人和钱去死的准备,我们都一样。”

我从地上坐起掏出水壶往嘴巴里灌,一口水还没下喉咙,远处“嘭”一声枪响后,我的左肩膀接着一阵巨痛,我被打中了!“他们来了!”我喊着,忍着疼痛端起了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