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雇佣兵 作品相关 第一次写的青涩小说

zhizhuwang123 收藏 0 8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42.html[/size][/URL] 中国自己认为99式主战坦克可进世界前三,但没有过正式排名。由于中国一贯低调,只会比这更强。99式火力和防护性都十分优异,但机动性与国际先进水平还有差距,因为我国的发动机制造比较落后。国外好的坦克有美国M1A1和M1A2,德国豹2A6,日本90式,俄罗斯T-90,以色列梅卡瓦,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42.html


第一章 伏击



1966年夏天的北越丛林,到处弥漫着死亡的气息。这一年,美军发动了代号“轰雷行动”与“搜寻并摧毁”大规模的空中和地面攻击。美军驻越最高司令官威斯特摩兰相信,像“德浪河谷战役”那样的大规模火力消灭越共军队,北越将被迫认输。而北越军队则执行武元甲的消耗战略,在精心准备的有利地形下吸引美军的进攻,激战到一定程度就撤离战场,北越已做好准备承受巨大的伤亡,并坚信无限制的消耗战最终会迫使美国人撤出越南。

在北纬17度靠近胡志明小道的一处高地,刚遭受美空军凝固汽油弹的地毯式轰炸,炸成废墟的村庄里传来被烧焦的人畜尸臭味,随着亚热带季风卷起的热浪一股一股的扩散到遥远的地方,空气中到处都是浓烈的,令人作呕的尸体臭味。山下的水田里,一些被美军打死的越共游击队员的尸体,横七竖八的浸泡在水沟中,鲜血把水沟都染红了,一片狼籍。因为来不及收尸,被饥饿的野狗撕咬,由于尸体太多,一向不挑食的野狗,居然只吃尸体的肌肉,而内脏,肠子被拽出来,漂浮在水面上,散发着腐败的恶臭,白森森的尸骨被夜狗拖的遍地都是。一幅活生生的地狱惨像。

一条临时修建的简易公路从大片的水田贯穿过去。一队美军M113装甲车排着长长的队形,鱼贯行驶在窄窄的路面上,车顶上的美军机枪手用香水洒在手帕上捂住鼻子,以抵御那浓烈的尸臭味,口里咒骂着美国官老爷为什么把他们送到这个肮脏的角落。

在开阔的水田里。这里除了那些腐败的残肢断臂之外看不出还能藏着别的东西。带队的美军上尉心中很坦然,便放松了警惕,根本没想到,这群侵略者马上面临一场灭顶之灾。

张明晓正和带领手下的游击队员就埋伏在水田里,他们嘴里衔着一跟通气用的稻草杆,连头带脚都隐藏在稻田的水里,AK-47,56式步枪,RPG榴弹发射器都用塑料布包裹着,还必须忍受水中已经腐败的尸体臭味。他们就像隐藏在丛林深处的豹子,找准机会给予猎物致命的一击。

车队刚走到水田中间时,随着一声巨大的雷鸣声,最前面的装甲车被翻着跟斗炸飞,散落的人体碎片纷纷扬扬从天上掉下来,像下了一场血雨。一枚威力强大的苏制反坦克地雷怒吼了!

美军被突然的袭击吓傻了,后面的装甲车慌忙停住,机枪手胡乱的朝水田里扫射,激起阵阵水柱。

水田里响起一声尖锐的军哨,埋伏在水田里的游击队员纷纷钻出水面,吐掉嘴巴里的稻草杆,撕开包裹在武器上的塑料布,用RPG火箭筒和12.7毫米马克琴重机枪猛烈射击畏缩在装甲车内的美军。美军M113的装甲根本抵挡不了RPG火箭筒和12.7毫米重机枪的攻击,里面的美国士兵纷纷被穿透的子弹或弹片击毙。剩余的美军见势不妙,一个个跳出装甲车夺路而逃。游击队紧追不舍,用AK-47,56式自动步枪扫射着敌人,一阵“哒鞑哒……”的枪声响过,美军瞬间倒下一大片。一些聪明点的美军跳下水田,以田埂做掩体顽抗,不过很快他们就哑火了,美制M16步枪太娇贵,一进泥水就卡壳了。

张明晓手持一枝老式苏制“水连珠”步枪(也称莫辛甘纳步枪),藏在水田里狙击远处的美军。这种步枪虽然陈旧,但准确度和射程都很优秀,适宜用做冷枪击毙敌人。他枪法奇准,谁敢探头,脑门准吃一枪子。几个倒霉的美军连接被爆头。这时,一挺美军M60机枪发现了他,向他猛烈扫射,张明晓抱着枪迅速一滚,一排机枪子弹射来,将他刚才藏身的地方打的泥水四溅,几个周围的游击队员促不及防被仰面击倒。

危机关头,一个身影突然跃起,甩出一枚德39木柄手榴弹,准确的落在美军机枪手的旁边,一团火焰腾空升起,连人带枪被炸上天。

张明晓对扔手榴弹的战士伸出大拇指表示感谢,随后将步枪装上刺刀,振臂高呼:“同志们冲啊,消灭美国帝国主义!”

“冲啊……”游击队员潮水一样向残余的美军冲去。

美军上尉正用步话机歇斯底里的喊话,请求空中支援,冷不丁一颗子弹飞来,被当场爆头,脑浆流了一地。

残余的美军见指挥官已阵亡,再也无心恋战,纷纷脱下白色的衬衫,绑在长长的M16步枪上飞舞着用蹩脚的越南话喊道:“请停止射击,我们投降……”

还有几个美军不甘心做俘虏,往远处的丛林跑去,很快就被游击队设置好的陷阱吞没了,锋利的竹签将侵略者钉成刺猬。

这是场很短暂的伏击战,游击队押着几名俘虏,匆匆打扫了战场,便迅速消失在浓密的丛林深处。他们知道,美军的AH-1S型“眼镜蛇”武装直升机很快就要来报复了。

张明晓赶上前面一个抗着缴获的M60机枪的游击队员说:“黎军上尉,刚才多亏你救了我,谢谢你!”

这个队员长的很壮实,光着上身露出很发达的肌肉,黝黑的脸庞满是汗水,他拍着张明晓的肩膀用有些生硬的汉语说道:“客气什么,中国和越南是同志加兄弟嘛!我们越南人很感谢中国大哥的无私援助。你的枪法那么好,在那么远的距离把敌人的指挥官打死了。”他顿了顿又嘿嘿笑道:“我就是来保护你的,你要真出点差错,我那个刁蛮的妹妹还不把我吃了。”

张明晓脸上一红,不敢回话。黎军的妹妹黎艳喜欢他早已不是什么秘密。黎艳长的很漂亮,白皙的瓜子脸蛋,清秀精致的五官,丰满的胸脯,细细的水蛇腰,目光火辣而多情,带有越南女人独特的妖娆。追求她的当地小伙子加起来足够一个加强排了,可她偏偏喜欢一个来自中国的帅小伙,这多少让那些越南人心里有点酸溜溜的。

黎军见他腼腆的样子,呵呵大笑:“张兄弟,等把美国鬼子赶跑了,我就做主把这丫头嫁给你,跟着你到中国的大城市去,省的她天天烦我。”

张明晓连忙说道:“黎军上尉,这不行的,我……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她在中国等着我……”

黎军摇摇头,叹了口气:“张同志,把她忘了吧!女人耐不住寂寞的,说不定她现在已经结婚了,你在越南这么久了,她早就把你给忘记了。”

张明晓原本是中国某军事学院的学生,为了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支援越南人民的解放战争,2年前告别了亲人和相恋多年的女友苏芸,偷偷爬上援助越南的军火列车,投入到波澜壮阔的越南反美战争中去,凭借他出色的胆识,智慧和军事素质,很快被越共任命为一支游击队的指挥官。

当时的中国,有成千上万的热血青年,怀着对马列主义的纯真信仰和对美帝的无比仇恨,偷渡到东南亚参加当地的游击队,和美国侵略者进行异常残酷的斗争,不少年轻的战士英勇牺牲,长眠于荒凉的异国丛林。

在丛林深处的游击队秘密营地,张明晓疲惫的躺在简易的行军床上,拿着一本红色的《毛主席语录》随意的翻看着,封面里夹着一长已经泛黄的照片,一个非常年轻的,留着披肩发的戎装美丽姑娘正对着他微笑着,上面写着“听毛主席的话,做毛主席的好战士”的钢笔字,下面写着几行细小的娟秀小字:

明晓:首先祝贺你成为一名真正的毛主席战士,我支持你去越南和万恶的美帝战斗,在异国他乡你要好好保重自己,我会在远方默默为你祝福,等待你凯旋归来的那一天,最后祝你在抗美援越战争中取得伟大的成就。

你的亲密战友苏芸

1964.9.15

张明晓轻轻将书本合上,闭上眼睛,静静的回忆起和苏芸从相识到相恋的美好而青涩的时光。朦胧中,一个身穿洁白色苏式褶裙的天真少女正盈盈向他走过来,嘴角略带着调皮的坏笑,一双明亮的眸子扑闪扑闪的眨着,白皙的脸蛋挂着浅浅的怒气:“明晓,你又来晚了!”

苏芸出身在书香门第的家庭,父亲是位很有名望的学者,北京大学历史系的教授;母亲是位很有名气的戏剧表演艺术家,解放前是苏杭一带红极一时的名伶。苏芸从小便过着锦衣玉食的舒适生活,是父母手中的宝贝,捧在手心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在良好的文艺气氛熏陶下,她继承了父亲的文学修养和母亲的高贵娴雅的气质。苏芸是个有着古典气质的美女,柳眉如烟,皓如凝脂,姣好的容貌加上修长窈窕的身材,仿如曹植《洛神赋》笔下的甄妃,“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而张明晓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军人家庭,父亲是位解放军团长,牺牲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母亲李雪是位护士,他父亲牺牲时,张明晓才7岁,为了照顾好烈士的唯一血脉,这个坚强的女性没有再改嫁。她独自默默的承受着委屈,悲伤,孤独。唯一的希望就是把张明晓培养成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不愧他烈士的荣誉。张明晓继承了父亲身上的军人血统,1米78的个头,匀称结实的身材,轮廓分明的立体五官,很像当时某位苏联英雄。在当时的“哈苏”时代,无疑是许多女性追捧的对象。或许他从单亲家庭长大的缘故,张明晓眼眸中总会带着淡淡的忧郁,性格也比较内向,很多时候,他会选择在某处角落里沉默的思考着。

张明晓和苏芸的相识相恋,其实是个很老套的英雄救美的故事。当时他俩是一所高中的校友,是同一届的学生,平时也只是在学校组织的活动中偶尔见面打个招呼而已。一天上完晚自习后,独自回家的苏芸在偏僻的胡同里,被几个坏人拦住了。(北京那时也有“衙内”)那几个下流的胚子早就垂涎苏芸的美色,他们扯住苏芸的轻便自行车,把她拉下来推到角落里,捂住她的嘴巴……眼看坏人就要得逞了,危机关头,张明晓如天神般从天而降,原本是报考体育专业的他三拳两脚打的那几个家伙抱头鼠窜……从此,张明晓成了苏芸的贴身警卫,俩人一起上学放学,张明晓的“载重”和苏芸的“轻便”如一对穿梭在花丛中的蝴蝶,一前一后,相互追逐。渐渐地,俩人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从《巴黎圣母院》到《金粉世家》;从奥斯特洛夫斯基到巴金,喜爱文学的共同爱好拉近了俩人的距离。

苏芸比张明晓大1岁,却调皮的像个孩子。每当两个人单独相处时,叽叽喳喳的像只小鸟似的。她总是有很多话题,例如:徐志摩的初恋情人是谁;张学良和赵四小姐的传奇爱情;简爱为什么要拒绝罗切斯特的求婚;保尔为什么要和东妮娅分手。张明晓总是微笑的倾听着,耐心的等她说完,然后故做严肃的说道:“苏芸同志,你满脑子尽是小布尔乔亚的思想,这可不好,我以组织上的名义命令你,请端正思想。”苏芸吐吐舌头,做害怕状:“张明晓同志,我会以一个共青团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向毛主席保证。”

时间在悄悄流逝,感情在慢慢积累。

终于有一天,花前月下的窗台上,俩人紧紧的坐在一起,对着一轮明月,苏芸饱含深情地朗诵完戴望舒的《雨巷》。忽然泪流满面,依靠在张明晓的肩膀上轻轻抽泣着,张明晓慌了神,赶紧找出手帕替她擦泪,苏芸一把抓着他的手,用闪着晶莹泪光的大眼睛紧紧盯着他,幽幽的说:“明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张明晓的脸红色跟个猴似的,结结巴巴的说道:”不……不是的,你……你很漂亮,我……那个……我喜欢你!”

说完脸一偏,不敢看她。苏芸不依不饶,小手扳过他的脸,撅起嘴巴怒道:“傻瓜,喜欢我为什么不说你爱我?”

“我爱你!”

“大声点,我听不到!”

“我——爱——你!”说完,张明晓深吸一口气,如释重负。

“明晓,看着我的眼睛!”

张明晓抬头怔怔地看着她,在皎白的月光照射下,苏芸白皙而不失红润的俏脸像一块白玉般光彩动人,媚眼紧闭,乌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还挂着几点残留的泪珠,樱红的小嘴张合着,随风飘动的秀发散发着诱人的幽香,好个月下美人!他不由的看呆了。

“明晓,吻我……恩……”

张明晓吻了吻苏芸的眼睛,泪珠粘在嘴唇上,有点咸,也有点甜,这就是初吻的感觉,青涩中带着淡淡的甜蜜。


第三章 诀别


1961年,年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正经受着严峻考验,三年自然灾害,使工农业生产大幅度滑坡。粮食,油,布匹等轻工业产品供应急剧短缺。饥饿的乌云笼罩着全中国。紧接着,中苏交恶,苏联在中蒙边界,远东陈兵百万,虎视耽耽,战争的阴霾在中国人的心中挥之不去。同年,美军入侵越南,持续十多年的越南战争正式打响。

当时还在读高中的张明晓,在铺天盖地的反美帝,反苏修的大游行的激励下,毅然报考了军事学院,他身上流淌着烈士的血,做为男子汉,张明晓觉得自己有义务拿起武器保家卫国。当他把这个决定告诉苏芸时,苏芸很支持他。原本准备报考艺术学院的她,在填职员时居然选择了和他同一所军事学院。这让张明晓很是感动……

在2年艰苦而单调的军营日子里,是苏芸默默的陪他走过的。为了一份青涩的,朦胧的感情,她放弃了自己的梦想,这是多么需要勇气的啊!

张明晓感到很内疚,暗暗责怪自己太自私,当初如果了断那份若有若无的爱情该多好。军事学院的训练极其严格,连他这样强壮的大男人都觉得受不了,何况苏芸这般娇弱的女孩子,每当看到苏芸愈来愈消瘦的身影,他的心仿佛如刀割一样疼痛。苏芸应该是温室里的小花。接受阳光的温暖和露水的滋润,而这一切。他都无法做到。

这份感情太伟大了,他承受不了。张明晓决定逃避,尽管着很痛苦也很不舍。

终于机会来了,1964年7月31日,“东京湾”事件爆发,越南战争进入白热化。美军对越南发动空前规模的军事进攻,对越南进行无休止的大轰炸。B-52轰炸机扔下的汽油弹几乎把北越的丛林烧光了,北越红色政权岌岌可危。在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下,解放军防空部队开始秘密进入越南参战,一些热血沸腾的青年学生纷纷偷渡到东南亚参加游击队。张明晓一咬牙,狠下心来,决定去越南打游击。这或许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于公于私都合情合理。

辞别的时候,张明晓尽量装的很平静,告诉苏芸不必等他,暗示两人的关系结束了。而苏芸表现的出乎意外的镇定,她很坚决的告诉张明晓,她会一直等下去,直到胜利凯旋的那一天。张明晓故作轻松的打趣道:“说不定我哪天就见马克思他老人家了,所以你还是忘了我吧,去寻找原本属于你的梦想吧……”苏芸慌忙用小手捂住他的嘴,不许他再说下去,然后张开双臂紧紧报住他,将头埋在他胸膛里哭泣,芬芳柔软的胴体差点将他融化。

张明晓心想:“我不能心软,我不配拥有这美妙的少女!”他轻轻推开苏芸,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块带有他的体温的玉配,塞在她手里:“苏芸,谢谢你这么多年给我带来欢乐和笑声,让我原本平凡而空虚的青春充满幻想,当我老去的时候,不在有梦想,只有你值得我去细细回味,那个曾经属于我的天使。这是我家祖传的玉观音,传说她能带来吉祥和好运,送给你当作相识一场的纪念吧!”

苏芸哭着说:“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么?你能不能不去越南,留在国内一样可以支援越南人民的……”

张明晓望着她苍白憔悴的脸颊,心中一阵绞痛,坚定的摇了摇头。

苏芸突然停止哽咽,抬起泪眼默默地注视着他,没有再说话,两手却开始坚定地解自己衣服上的钮扣了。一颗、两颗、三颗……她如完整的玉雕站在张明晓面前,在柔和的月光下,玉脂般的皮肤泛着迷人的光圈……她闭着眼,乌长的睫毛在微微颤抖着……

张明晓只觉得自己像在火炉中一般,浑身燥热难当,他真想扑上去抱住这纯洁的肉体……理智渐渐迷茫,他的呼吸粗重起来,一股磁力把他往前推,天地都消失了,眼中只剩下苏芸洁白的玉体……

猛然他清醒过来了,他不能乱来,他可以一走了之,可苏芸还要在中国呆下去,他不能不为她的未来着想。

苏芸梦呓似地呻吟道:“明晓,咱们结婚吧!不要离开我好么?”

张明晓低下头,不敢看她,他坚定地说:“我该走了!”心脏此刻更痛了,他不禁发出了一声低沉的痛吟。

“不─——!”苏芸疯狂地扑了上来,双手紧紧搂住他,泣不成声,“明晓,这么多年了,难道我们就……就这样分手吗?明晓……你是我这一辈子爱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决不会再有了!”

一股神奇的热流带着难言的酸楚从张明晓的生命之源涌上来,一直堵住了他的鼻息,将他窒息。

“苏芸!”他再也不能克制这情与欲的诱惑了,用手紧紧地把苏芸揽入胸怀,手掌挤压着她那如凝脂般柔滑的肌肤,泪水从双颊滚落。苏芸似要将头埋在他的胸膛里,脸颊在他胸前磨蹭着,嘴里喃喃自语地说:“明晓,要了我吧!我早该给你了……”她搂得更紧了,她的丰盈的柔软突出地挤压着他……

“不行!张明晓你有什么资格去玷污一个青纯的少女!”朦朦中,一个飘渺的声音隐隐传来。

此时,张明晓残存的理智又占据上风,他郑重而又极坚定地说:“时间不早了,我还有几个战友在外面等我,我该走了!”

苏芸紧紧抓着他的手,毅然说:“我等着你,不管等到哪一天!”说完,泪水从她双颊悄然滚落。

张明晓用手指替她抹去泪水,猛然转身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当晚,张明晓就和几个战友爬上南去的军火列车,奔赴越南战场。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