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 自强运动 第69节: 霹雳手段

平山大侠 收藏 7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59节: 霹雳手段 袁世凯最为佩服的人是“湘军诸葛”——胡林翼,最为欣赏的一句话是胡林翼说的“菩萨心肠,霹雳手段。” 不过,袁世凯只欣赏这一句话的后半段,“菩萨心肠”他是没有的,也不需要有。他只需要“霹雳手段”, 而且运用得老道、娴熟,既狠又毒更辣!——平山大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69节: 霹雳手段


袁世凯最为佩服的人是“湘军诸葛”——胡林翼,最为欣赏的一句话是胡林翼说的“菩萨心肠,霹雳手段。”

不过,袁世凯只欣赏这一句话的后半段,“菩萨心肠”他是没有的,也不需要有。他只需要“霹雳手段”, 而且运用得老道、娴熟,既狠又毒更辣!——平山大侠


中朝士兵扯开嗓门,高唱着《皇帝练兵歌》:“大清士兵个个要尊旨,王法军纪要牢牢记!不准乱入村家作坏事,王者之师要讲文明。不准擅入民宅扰民生,安居乐业皆大欢喜。不准强买强卖逞霸道,朝鲜百姓也是乡亲。不准吸食鸦片与赌博,危害之大亡国亡种。不准奸淫嫖娼妇人们,百姓拥护才是根本。皇帝练兵浩荡开新宇,上国神兵天降大任。华夏薪火传承数千年,全赖将士身体力行!”

23岁的袁世凯既遂其愿,便以高涨的热情,努力学习和掌握各项军事技能。他办事勤快、尽职尽责、小心谨慎、严于律已、不苟私情,很快得到了吴长庆的进一步赏识和信任,并在军中建立了个人威信,站稳了脚跟,以至吴长庆军中本家亲故,也无不畏服。在应付突发事件中,袁世凯更显示了他超人的胆识和随机应变的能力,同时他独断专行、雷厉风行、杀人不眨眼的作风也暴露无遗。

一天,袁世凯向吴长庆报告:“现在有大事,须禀明大帅。”“好,好,你说吧。”

“军队之中有抢掠村民财物之事……”

话音未了,吴长庆拍案厉声责问:“本帅巳经授你全权整肃

军纪,你为什么不严办?”

“属下已请出令箭正法七人,现有七颗首级在此呈验,特来告之大帅。”

吴长庆听了转怒为喜,拍了拍袁世凯的肩膀连声说;“好孩子,好孩子。真有你的,不愧为将门之子。”

吴长庆不知道的是:那告状的小子,也在七人之中。当时军中有人对袁世凯杀人媚上的权术十分不满,作诗讽刺:

“本是中州假秀才,中书借得不须猜。

今朝大展经纶手,杀得人头七个来。”

这件事发生后,吴长庆召集至爱亲朋们,郑重地宣布说:“袁世凯是我亲自任命的中朝宪兵队队长,令箭也是我亲生交给他的,颁布的告示也是经我同意的。你们老老实实给我做人,切勿犯法,袁某人是要用刀子说话的!犯了死罪,我也救不了你们!”

然而,袁世凯却我行我素。他最为佩服的人是“湘军诸葛”——胡林翼,最为欣赏的一句话是胡林翼说的“菩萨心肠,霹雳手段。”

不过,袁世凯只欣赏这一句话的后半段,“菩萨心肠”他是没有的,也不需要有。他只需要“霹雳手段”, 而且运用得老道、娴熟,既狠又毒更辣!

将门之后和长期行伍的深刻影响,在袁世凯的性格和为人处世中明显体现。不怒而威,双目圆睁时带有“杀气”,人皆畏之。胆量很大,为达目的,杀人决不手软。

一天上午,袁世凯正在军中处理营务,营官进来报告:“袁大人,有一位朝鲜官吏求见。”

“快请进来。”

那朝鲜官吏见了袁世凯,倒头便拜:“袁大将军,你手下夜闯民宅,奸人妻女……可要给小人做主啊!”说罢,放声大哭。

袁世凯反复劝慰,那朝鲜官吏才止住大哭,可还是哽咽,悲苦地说:“袁大将军,小人叫朴应时,是礼部的一个员外郎,昨夜轮班在宫中当值。

不曾料想,今晨返回在城门外的家中,看见妻子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临死前说,有三个蒙面暴徒,半夜三更,谎称是宪兵队,骗入家中,将母女二人肆意强暴。十来岁的女儿不堪折磨,竟死于非命。母亲悲愤至极,奋起拼命,被刀伤腹部,终因失血过多,也死去了。”

袁世凯听了冷静地问:“朴应时,你有何凭证,说*人者就是我的手下?”

“小人妻子说,他们三人讲的都是上国方言,不好懂,并无一句朝鲜话。”

“此不足为凭。”

“哦,我急糊涂了”, 朴应时急忙从怀里掏出一物,双手交给袁世凯“这个东西是小人妻子,从为首者身上扯下来的。”

袁世凯接过一看,不由大吃一惊!这个东西是一块腰牌,确系清军使用之物。使袁世凯心惊的是:腰牌上的三个字 “吴小牛”。

这个吴小牛比不得寻常人,袁世凯知道,他是驻韩清军统领吴长庆亲亲的侄子。吴小牛之父是吴长庆的大哥,在一次与长毛的作斗中战死。吴小牛是遗腹子,被吴长庆视为已出,关怀备至,十余岁便带到军中自已身边,着意培养,不到二十岁,已任营官之职。这事非同小可,十分棘手!

看着袁世凯皱着眉头,冥思苦想,沉默无语,朴应时小心翼翼地问:“大人……?”

袁世凯回过神来:“朴应时,为了你的安全,你暂且不能回去,好好在军营里呆着。”

“不,小人妻女尸身暴露于野,我要回家……你……要羁押我,是何居心?你们官官相护,草菅人命……天哪!我血海深仇未报,死不瞑目!”

袁世凯怒目圆睁:“朴应时,你给我听好了,三天之内,我还你一个公道!”

说罢,袁世凯大步出帐,带着两名亲随,骑马赶往现场。看完现场,交待了朝鲜治安部门注意事项后,袁世凯又来到院门外查看。他发现有一行杂乱的脚印,伸向不远处的一片灌木林。

在林中仔细搜索,又发现一个新土堆。挖开一看,有三套夜行衣,其中一套沾有血迹。另外还有一把血迹斑斑的匕首,袁世凯检起一看,匕首柄上面刻有三个字“吴小牛”。

“如此,可以判定凶手为吴小牛无误。”

袁世凯心里说道:“吴小牛,我绝不会放过你!”

袁世凯再次细细审视地面,并无马蹄印。由此判断吴小牛三人,是步行来去。此处距吴兆有营地不远,而吴小牛又是吴兆有的属下。

袁世凯来到吴兆有营地,也不去见吴兆有,直奔马廊。见了管理官员便问:“吴小牛的马可在?”

那官员答道:“袁大人,昨晚吴大人令吴小牛今晨去仁川港押运粮草,吴小牛现不在营中,想是巳经出发了……”

猛然间那官员张口结舌,愣在当场:“马……小牛的马,怎么还在?”

“这就是了。”袁世凯说“我给他送马去。”

袁世凯三人,每人两匹马,往仁川港直奔而去。

傍晚,袁世凯等巳赶到仁川港。袁世凯分析,吴小牛等人杀了人,必然不敢在人多之数露面,只能在僻静处寻找渔船潜回大陆。于是袁世凯带着亲兵,沿海边寻找渔船。果然一个老渔夫正在收拾渔具,准备回家,袁世凯趁他不防,点了他睡穴,将他安放在一大块礁石后,自已穿上老渔夫的衣裳,坐在渔船边等侯。

不一会儿,就传来吴小牛的声音:“船家,我是大清国军官,有紧要军务,快渡我过海,我多给你船钱。”

“吴小牛,别来无恙啊!”

“袁世凯……你……你怎么在这?”

“我正要问你,你在这有何贵干?”

“我……吴大人令我来押运粮草……”

“既是押运粮草,你不在港口,跑到这儿干什么?”

“你管不着!”吴小牛强横起来。

“你的腰牌呢?”

“在……”

吴小牛习惯地往腰间摸去,可是却空空如也。“我出来匆忙,忘带了。”

“身为军官,却不带腰牌,本身就干犯了军纪。”

袁世凯拿出一物:“你看,这是什么?”

吴小牛一看,正是自已的腰牌。“我的腰牌,怎的在你手里?”

说着便突然出手,去夺腰牌。

袁世凯敏捷地闪过一边,厉声喝道:“吴小牛,你少在我面前卖乖,老老实实跟我回去,听侯发落。”

“弟兄们,拼了!落在这屠夫手里,没个好!”

吴小牛说着,便挥拳扑向袁世凯。袁世凯义愤填膺,手下不再留情,三招两式便将吴小牛制服了。两名亲兵也将吴小牛的随从擒获。三名凶犯被捆绑结实,搭在马鞍上,押了回去。

在血衣、匕首、腰牌等物证面前,吴小牛等对*人的罪行供认不讳。不过,吴小牛还抱着幻想,他以为袁世凯不敢把他怎么样。

“吴小牛,你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好,我很欣赏你这一点,好汉做事,好汉当嘛!来,在供词上签字画押,这事就算完了。”

拿起笔,吴小牛的手颤抖了。“这……”

“怎么,害怕了?既知如此,何必当初啊!”袁世凯嘲笑道。

“画就画,谅你不能我怎么样……”

吴小牛刚刚放下笔,就听袁世凯虎吼一声:“来人,将吴小牛一干杀人犯剥去衣衫,插上牌标,押赴辕门,斩首示众!”

吴小牛顿时吓得骨软筋麻:“袁大人……你不能……请……吴大帅面……不……杀……”

正在这时,营官跑过来,小声对袁世凯说:“袁大人,吴大帅到了。”

袁世凯吩咐:“你在这看好人犯,我去去就来。”

原来吴长庆巳得到消息,亲来乞求袁世凯饶吴小牛一死。吴长庆满脸悲凄之色,但却并不开口。是啊!叫他如何开口得了。中朝宪兵队是他同意组建的,令箭是他给的,“先斩后奏” 的命令也是他下的,面对袁世凯,他说什么,怎么说呢?!

但是吴长庆久坐不去,袁世凯心急火燎,无法脱身。袁世凯拿出一份军务报告:“大帅,请你过目。”

谁知,吴长庆看也不看,淡淡地说:“不必了,你照发便是。”袁世凯一计不成,再生一计,讨好地说:“大帅,我从李熙那里了一套明善本《永乐大典》。”

吴长庆一听,两眼放光,顿时来了兴趣:“哦,拿来我瞧瞧。”

袁世凯乘着吴长庆,专心致志地翻阅桌上图书,偷偷地溜了出去,命令立即将吴小牛三人斩首,可是众人谁也不敢动手,袁世凯气得大骂,一把夺过刽子手的鬼头大刀,“咔嚓、咔嚓” ,左右开弓,砍下三颗人头,然后手持令箭,入而请罪。

吴长庆见事已至此,只得强装豪爽,凄苦地大笑道:“慰廷,如样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区区一个吴小牛!执法固应若是。”

朴应时得知后,千恩万谢。袁世凯又备好上棺木,好好安葬了死难的母女,并厚恤朴应时。朴应时回去后,逢人就夸袁世凯如何了得,真正是“袁青天”!

于是乎袁世凯的威名、盛德,在朝鲜三千里江山不径而走,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昭昭大名,赫赫功德,深入人心; 无人不晓,那个不知。朝鲜臣民都把他看作为无所不能的,普救众生的,活菩萨观士音!

清军的军纪也更加严明,部伍也更加严整。军营里充满了活力,天天唱着《皇帝练兵歌》,致使朝鲜孩童也都跟着黄莺学舌。朝鲜民众对大清国的崇拜与向心力达到了无与复加的地步,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新气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