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在蒋介石心目中的份量 (转贴)作者:北戴河之夏

林彪可以说是老蒋一生挥之不去的痛,在他面前败下阵来的国民党名将至少可以组成一个排。第一次反围剿时,林彪凭龙冈一战开始正式进入老蒋的视野,其后在大战之前便一再叮嘱手下将领要提防林彪。第四次"围剿"失败后,更是被蒋称为“战争魔鬼”,不仅亲自将林彪的悬赏金额提高到10万大洋,与朱、毛同价,而且在庐山军官训练团专门研究林彪的用兵特点,因为他知道此人才是他今后军事上的直接对手。在东北得到林彪的《战斗手册》之后如获至宝,看得比任何一部兵书都重要。

“黄埔四期的捣蛋鬼最多!”——龙冈之战后蒋介石这样发狠地说;

“我要特别提醒在座的诸位,要重视那个林彪,不要以为他在黄埔不显山,不露水的。此人胸有丘壑,是当代韩信,这几年交战,更让我有这样的感觉。”——第四次反围剿之前蒋介石这样激将;

“林匪狡诈无比,爱迂回,善穿插,不作正面硬拼,静如处子,动如脱免。诸位与其作战,切记要多动脑筋。”——第五次反围剿前,在庐山军官训练团蒋介石又这样总结道;

“林彪绝不会长期被毛泽东弃置于闲散之地,他只是煞煞此人的性子,防止他居功自傲。”——当蒋介石得知东征后的林彪被毛泽东“发配”到红军大学当校长离开部队后这样说;

“这一仗是我们黄埔的将领打的,可惜不是在座诸位,是林彪,是共产党。……我一直弄不清爽一件事,许多人都说黄埔最杰出的人才都跑到共产党那边去了,我这里留下的都是无能之辈,难道此言不虚?”——当平型关大捷的消息传到南京时,蒋悻悻地在军事会议上说;

“可惜,国家正值用人之际,却折了一员大将。”——当蒋介石得知林彪负伤后,有点幸灾乐祸地说;

“接待林彪总以热情体贴为妥,务必使其感到亲切随和,宾至如归。”——当蒋介石得知林彪从苏联归国时,这样指示胡宗南和戴笠;

“从此东北无宁日矣!”——当蒋介石得知林彪去了东北后担忧地说;

“你该不会是惧怕林彪吧?”——当手下大将都不敢再去东北与林彪过招时,他又这样来激励他的部下。

“林彪是四期的,可你们都是一期的!”——当东北战局日趋恶化,蒋又这样责问他的部下;

“林彪一贯是打巧仗的,神出鬼没,行动飘忽,攻坚不是他的专长。陈军长性格倔强,轻易不服输,韧劲十足,正是林彪的克星。但是他脑子好使,心气也高,休想让他在一个地方犯两次错误,现在东北共军正在进行大练兵,将来沈阳城是挡不住他们的。”——为了说服东北将领撤到锦州,蒋对那些以四平为例主张固守沈阳、长春的将领们作了这样的结论;

“还有一个人未到,花名册里是没有这个人的,但这些年来却又分明同大家在一起。这个人就是林彪。我要表扬他,他是黄埔最优秀的将军,因为他把他的学长和教官都打败了。我这个校长失职啊,在黄埔对他关心不够,以致他投奔了共产党。我对在座诸位很关心,但是却让我非常失望,我很痛心。”——辽沈决战前,蒋介石在沈阳召开师长、厅长以上军政会议时这样感慨。

1993年10月在美国发行的中文报纸《世界日报》(the World Journal)登载了一篇有趣的文章,做蒋介石的私人医生达四十年之久的熊丸(Hsiung Wan)在文章中说:“我唯一一次见到蒋总统流泪是在他听到林彪死的消息时。”曾在蒋身边长期扮演类似陈布雷一样角色的党国大员陶希圣证实了这一说法的可靠性。

还有一说即他在抗战时期,曾下大力做过林彪的“统战”工作,然而没有如愿,原因是戴笠好大喜功,在饭做好之前不愿意揭开盖子,想出乎众人意料之外放一颗卫星,而蒋也一直蒙在鼓里,以为林彪不为所动,也就不再过问此事,以致于林彪认为蒋对其不重视。国民党败退台湾后,1971年秋,当时已是耄耋老人的蒋介石在阳明山别墅与何应钦、邓文仪等一班老臣在便宴后叙话,蒋经国行色匆匆走进来在其耳边说了几句,大家看到他眼中含着泪花,口中喃喃自语道:“我果然没有看错,林彪是个韩信式的人物。”事后才知道是大陆发生了9.13事件,林彪命归大漠。这时已经掌握了台湾特工大权的蒋经国又向他报告了一个最近才了解到的情况:前军统头子戴笠在西安与从苏联养伤归国的林彪曾有一次秘密谈话,并将谈话内容整理后保留在绝密档案中,几十年不见天日。此时蒋介石再也没有心思聊天了,当即吩咐把这份档案找来,他戴着老花镜仔细地看完这份记录后,双手颤抖,情绪激动,命令将这份文件严加保密,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调阅。随后连连叹息:“雨农(戴笠字)误我大事啊!”在场的人都不明就里,但他们都知道,其中一定与林彪有关,这也给世人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谜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