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四部:蜕变 第二百二十八章:赴宴(中)

mamimima 收藏 9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听这江边奉承自己还头头是道,卫富贵不由好奇他到底要说些啥。 就见那江边参事继续侃侃而谈“实话跟卫先生讲,我向来对华夏文化有好感的很,我的家庭也是这样,从小就请你们华夏留日的学者来家教习我华夏语言和文化。我的叔父是我们大日本安田财团的总裁,我从学校毕业出来,就在安田财团里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听这江边奉承自己还头头是道,卫富贵不由好奇他到底要说些啥。


就见那江边参事继续侃侃而谈“实话跟卫先生讲,我向来对华夏文化有好感的很,我的家庭也是这样,从小就请你们华夏留日的学者来家教习我华夏语言和文化。我的叔父是我们大日本安田财团的总裁,我从学校毕业出来,就在安田财团里历练了一段时间,对与我而言,不去享受生活,不去在美里哥这伟大的土地上尽心欣赏如嘉丽丝小姐这般最美好的事物,不去做生意赚钱,而去耗费人的宝贵的生命,去做那些打打杀杀的无意义的事情。这纯粹是愚蠢人干的愚蠢事情。”


卫富贵低头笑了一下,心说果然是执绔子弟,安田财团总裁的亲侄,呵呵,日本四大财阀的家族子弟。难怪一眼看去就是个小白脸。


那江边参事见三人尖气氛有所缓和,这才进入正题“我是商阀家庭出身,所谓在商言商,我不会用军人那种不懂变通,只会你死我活的心态看问题。输赢只是此一时、彼一时。就如卫先生你,刚才我说您在我们日本也略有名气,那不是我奉承你。当年您在华夏八蜀大巴山一役,我们财团的两个老对头三井和三菱两家至少损失了近五亿你们的华夏大洋。有个叫村边冶胜的日本人,您也应该认识吧?他背后在我们日本军部的派系老大,就是三菱财团支持的人。他跟你之间的过节,我也略知一二,不仅我,我们日本几大商阀都略知一二。尤其是让你出名的是,卫先生您胆大妄为,竟然之后跟着美里哥商团偷袭我们日本黄金储备。本来我们几大商阀也想从中分杯羹的,但是由于你和美里哥商团的意外加入,让我们少赚了好多!”


卫富贵听着江边参事如此说,这才大致了解,自己怎么在人家眼里有些名气的。不由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江边参事一口喝尽这杯中的酒水,将杯子递给路过的侍者,这才转头继续说到“站在日本国家的立场上,你是破坏者,但是站在商人的角度,我佩服你。尤其让我佩服的是,您不仅是个出色的商人,还是个不错的军人,如此年轻就官至中将,让人不得不刮目呀。”


卫富贵呵呵笑着,直说哪里哪里!


见卫富贵装出谦虚的模样,江边摇了摇手“卫先生您不要谦虚,事实的确如此,您是个人才,似乎放在那个位置上,都能胜任您的职责,就说您来美里哥两年,从一个外交系统的门外汉,到如今,说你是资深外交人员也不为过。不到两年,就敢提前作出对民主党的全面支持,毅然打通渠道,千里迢迢出击,会见了如今的美里哥总统阁下,为你们华夏外交系统赢的了不少先机。就凭这个胆略和手段,就是不少老外交官都不可比拟的。”


卫富贵听到这里,眼里精光一闪,笑容更加灿烂了。



那江边参事,见自己和这卫富贵的谈话打开了局面,不由再甩来一顿马屁,大致意思就是两人此刻见面颇有臭味相投的意思,热切地希望以后加强联系。

谈了一会,这话题似乎就要结束了,忽然这江边说了一个提议“卫先生,虽然您现在不领兵打仗,但凭借您的经商头脑,还是有很大发展的,多年来您累积如此多财富,放在这里多可惜,我家有的是钱,但是就缺您这般商业人才。如今咱俩都在万里异乡,生活也颇为无趣,如果卫先生有意,什么时候咱俩凑点钱,做点小买卖,弄点零花钱?”


卫富贵哈哈笑着“参事先生,你消息这么灵通,也应该知道,我可是万里发配,家财尽墨。那有什么闲钱?”


“呵呵,卫先生过谦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华夏首富卫先生那么容易被击倒,那么容易就没有钱?那就笑话了。就说你离开华夏前存进旗参银行里数十个帐户里有十多亿的大洋,那还叫没钱?这世界上似乎没有有钱人了。”


卫富贵听到这里,心中咯噔一下,这些事情虽不是极度隐秘,但是没有大量的调查,根本得不到这些资料。但是已经是老姜的卫富贵,面色丝毫未变,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跟江边打着太极。


那江边眼见这谈话没了动力,就找了个借口告辞,并反复说,大家有缘,今后多聚首。卫富贵也客气的与其话别。


这日本使馆江边参事一离开,卫富贵转过身来,脸色一下阴沉下来,身旁嘉丽丝见了有些奇怪, 问卫富贵何事不开心。卫富贵阴着脸,叹了口气“这小日本屡屡犯我华夏得手,果然有其必然在之中,且不说国力差距,就说我这个小人物,都让他们查的七七八八。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两一谈话,人家对我是如数家珍,我对人家两眼一抹黑。以此类推,人家日本人对我华夏研究详细,一定准备了良久了。咱华夏输的不冤!人家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我等还在三心二意。如今咱们华夏没有亡国已经很好了。”


卫富贵恶狠狠地说完,一挥手,一旁的郑玉森忙走了过来,卫富贵附耳给玉森嘀咕了好一阵。玉森听完有些惊异的望了望日本使团那边。扭头就走了。

嘉丽丝有些奇怪,就问卫富贵跟郑玉森说了何事。卫富贵也不直接回答,反问到“上次你陪我第一次见总统先生,大概有多少人知道详细的内情?”


嘉丽丝皱了下眉“听父亲讲过,知道详情的不超过三十人!”


“哼哼,我和总统的合影,有没有登过报?”


“好像没有听说过有。”


“对呀!这日本老如何知道我私下会见总统先生的详情的?妈的!这日本人的调查工夫做的果然够细!”


嘉丽丝不由略有所悟。

“看来这日本人的未雨绸缪的工夫,的确值得人学习。所以我让玉森回去动员人,好好去查下外交使团的这些对手。嘉丽丝,这事也要拜托你下,能不能从你们美里哥政府那里摸一下日本外交使团的底。尤其是刚才那个油头粉面的小子的资料。能不能尽快弄一份他的一份出来?!”


嘉丽丝白了卫富贵一眼“人家那里油头粉面的?我看你是嫉妒人家了!你让我给你搞这些资料,你把我当间谍啊?!”


卫富贵有点啼笑皆非“大小姐,你没看那小子对女人一幅油嘴滑舌的模样,就知是花丛中的老手了。刚才他看你的时候,色的要死!让你查下他,也是为你好不是。让你好好知道他的丑恶嘴脸。这怎么是间谍呀。你不是老说,你即是美里哥人,又是华夏人。如今你做这点事,就开始唧唧歪歪了。丫头你好虚伪的。”


“哼!”听卫富贵如此抢白自己,丫头翻了个白眼给卫富贵,噘着嘴走开了。


卫富贵心情复杂地正琢磨着刚才的偶遇。就见戴维端着酒杯来到了自己身边。

卫富贵估计戴维是看到自己和刚才那个日本参事的会面,也不等戴维发问,就将情况告诉给了戴维听。听说那小子是日本大财阀安田财团总裁的亲戚,戴维不由的好奇起来。

当听说这小子提出要跟卫富贵合伙做生意,连这戴维都搞不懂那小子葫芦里到底要搞什么鬼。


两人讨论了一会,想不出有什么答案,卫富贵揉了揉发涨的脑袋,直说不再想了,随即把话题转到戴维身上“戴维,这段时间公司的经营报告和财务报表马麟托人转给我看了。进度出乎我的预料。戴维,这段时间,你居功至伟,大家都看在眼里啊。”


听卫富贵的表扬,戴维呵呵笑着摇了摇手“卫先生,如果不是你们几位股东给我如此大的机会。我这一辈子或许真就到此为止了。如此机会我还不尽力,上帝也不会原谅我”

卫富贵呵呵笑着,拍了拍戴维的肩膀“这一年多来,你的表现,让我们心服口服。的确是个非常优秀的商人。以前你缺的只是机会和资源而已。我跟马麟他们几个人商议过了,我们同意作为奖励,在实现目标后,除了答应给你的股份外,这几年的年薪依旧按最开始答应你的,每年十万支付给你,现金薪水的差额部分,到时随股份一起划拨给你。”


戴维听了卫富贵这话, 不由开心的笑了起来。将手中之酒敬了卫富贵一饮而尽。


两人正在愉快地攀谈,这时一个白人忽然来到了两人前面,拿着高脚杯冲着戴维大声的说道“戴维先生你好呀,这位先生是…….?”


卫富贵抬眼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高了一头,身形消瘦,高高的鹰钩鼻,一头金毛乱卷的中年白人男子。不由疑惑地转头目带问询的看了下身边的戴维。

就见戴维眼中神色复杂的光芒一闪而过,卫富贵就知道又有个有趣的人出现了。

戴维复杂的神色一闪,就恢复了正常,略一举杯冲那人示意了下“你好呀,库格林神父。这位是华夏外交武官卫富贵先生!”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