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叫麻雀 第三章 大闹葛庄 014 坟地遇战情

红老鼠 收藏 9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5.html


左北泉看出小毛孩子对长腿子并无恶意,只是故意玩闹,非但没有制止,反而有心要看看这小毛孩子还会耍出什么花招,也就站在那里没动。

鬼脸货郎却忍不住了,走上前来,伸手拍了拍小毛孩子的肩膀:“小兄弟,别胡闹,快把枪还给我兄弟!”

这一下不打紧,小毛孩子像被马蜂蜇了似地,噌地往后一闪,瞪着眼睛问鬼脸货郎:“你干啥?”

鬼脸货郎莫名其妙:“我哪干啥?我就让你把枪还给我兄弟啊!”

小毛孩子却不依不饶:“还枪归还枪!你拍俺肩膀干啥?”

鬼脸货郎一愣,继而哈哈一笑:“你问这啊?咋了?拍拍肩膀也不行啊?”

“不行!就是不行!肩膀是俺的,你凭啥想拍就拍?”

“好!好!俺不拍就是了!小兄弟,我们还得赶路,你快把枪还给我兄弟吧!”鬼脸货郎笑着说。

“那不行!”小毛孩子看了鬼脸货郎一眼,“俺本来想还给他的,你这一拍肩膀,俺还不给了呢!”

鬼脸货郎又好气又好笑:“小兄弟,肩膀俺已经拍了,你说该咋办?”

小毛孩子眼珠滴溜一转,说:“这好办,你让俺拍回来!”

鬼脸货郎一愣,欣然说道:“好,那就让你拍回来!不就是拍一下肩膀嘛,又少不了骨头少不了肉的!”说着,身子稍稍一侧,向小毛孩子亮出自己的肩膀。

小毛孩子却不过来,看着长腿子说:“你想要你的枪,是不是?”

长腿子点点头。

“那好,你过去替俺狠狠拍他一巴掌!”

长腿子看着鬼脸货郎,不但没有为难,反而嘿嘿一笑,走过去在鬼脸货郎的肩膀上啪地拍了一下:“鬼脸货郎,俺让你多管闲事!”

鬼脸货郎愣了:“哎,我说你个小长腿子,俺帮着你要枪,你咋反倒帮着别人说起话来了!你还有良心没有?”

小毛孩子听了这话,嘿嘿笑了起来。

长腿子想了想,说:“反正你还欠俺两鞋底,这一巴掌就顶一鞋底,这总行了吧?”

鬼脸货郎哭笑不得。

长腿子看着小毛孩子,颇为讨好地说:“小兄弟,俺照你说的做了,你还有啥话没有?”

小毛孩子眼珠又是一转,悄声对长腿子说:“他不是还欠你两鞋底吗?干脆,一块让他还了算了!”

长腿子一点头,爽快地答应了,果真跑过去又去拍了鬼脸货郎一下。

“你们这俩小东西,拿俺当皮球了是不是?”鬼脸货郎嚷道。

小毛孩子一听这话,笑着来到鬼脸货郎面前,眨眨眼睛说:“我说,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吧?俺就让他拍你一巴掌,谁让你欠了人家两鞋底!你说对不对?”

鬼脸货郎看着小毛孩子,一张疙瘩脸憋得黢紫,硬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看着鬼脸货郎的窘样,小毛孩子笑得更欢了。长腿子也偷笑着走过来,问小毛孩子:“小兄弟,要不要再来一下?”

小毛孩子笑着摇了摇头:“算了,算了!看在他那一脸疙瘩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他!”说着,把枪递给了长腿子。

这时候,左北泉走了过来,看着小毛孩子说:“小兄弟,你也差不多闹够了,俺有件事想问问你,行不?”

小毛孩子一看是左北泉问话,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敛,一改牛仙元在场时的那种顽皮神情,两手一抱拳,说道:“左大哥,您有话请讲!”

左北泉一怔,没想到眼前这个一味顽皮的半大孩子,此时却如此一板一眼,竟让他颇感意外。他顿了一下,说道:“小兄弟,我看你年龄不大,怎么会知道我的外号?”

小毛孩子也是一怔,大概没想到左北泉是问这事。他略一犹豫,说道:“左大哥,俺只是听人说起过你,没想到就记住了!”

“哦?不知是谁在你面前说起过俺?”左北泉问。

“这个嘛……”小毛孩子挠了挠头皮:“俺也忘了,总之是有人说起过了!”

左北泉点点头,虽然心里半信半疑,却也不好继续再追问下去,只好说道:“小兄弟,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小毛孩子犹豫了一下,突然一眨眼睛,说道:“左大哥,俺的名字土里土气的,说了你也记不住。不过,俺也有个外号,就是比不上你的外号响!”

“噢?”左北泉显然来了兴趣,“那你的外号是啥?”

“认识俺的人,都叫俺黑小子!”小毛孩子说。

“噢?黑小子?”左北泉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毛孩子,微微一笑,说:“我怎么觉得,你这外号比我的还响啊!”

鬼脸货郎笑了,长腿子也笑了。只有黑小子脸上略微一红,看着左北泉说:“左大哥,你说笑了!黑小子哪敢和你比!”说到这儿,他看了看众人,环抱一拳:“各位,黑小子还有事情要办,告辞了!”说完这话,也不等众人说点什么,转身就走。

看着黑小子飞快走去的背影,左北泉和鬼脸货郎笑着摇了摇头。只有长腿子,似乎意有不舍,拔腿急追了几步,对着黑小子的背影大声喊道:“黑小子,记住,我叫长腿子——”

黑小子闻声回头,对着长腿子笑了笑,一摆手,转身去了。

长腿子愣愣地站在那儿,一脸怅然。


三人走下狼尾山,直插正北方向的馍馍墩。一路上,长腿子低着头闷闷不乐,左北泉看透他的心思,笑问说:“咋了?还在想那个黑小子?”

长腿子点点头,抬眼看着左北泉说:“大当家的,黑小子那么好,又会打拳,你咋不把他留下来?”

左北泉笑了笑:“人家有自己的事,咱不能强求。”

长腿子叹了一口气,说:“要是他能留下来,该多好?”

鬼脸货郎看了看长腿子,笑笑说:“有啥好?小鬼精一个!要是和咱们耍起心眼来,咱们三个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长腿子顿时不愿意了,冲着鬼脸货郎吼道:“不许你说他的坏话!黑小子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

鬼脸货郎连连点头:“好,好!你说他好他就好!成了吧?”

长腿子这才悻悻地住了嘴。过一会儿,又怏怏地自言自语了一句:“要是能再见到他就好了!”

“长腿子,你不是中了魔吧?就因为他救了你一次,你就放不下那个黑小子了?”左北泉看着长腿子说。

“大当家的,你不知道,”长腿子摇摇头说,“其实他救不救俺倒不咋的!俺从小就给地主放羊,吃住都在羊圈里,连个伙伴都没有!那黑小子在俺面前一露面,俺就觉得和他投缘,好像早就认识似的!”

“俺明白了,”鬼脸货郎摇了摇头,说:“怪不得你不向俺,反而帮着他捉弄俺,原来你是和他对了撇子啊!”

“鬼脸货郎,俺就和他对了撇子,你能咋样?”长腿子气呼呼说。

鬼脸货郎摇摇头,然后叹一口气说:“唉,这人啊,就怕王八看绿豆,一旦对上眼,那就没救了!”

长腿子一听这话,更不愿意了:“鬼脸货郎,你说谁是王八?谁是绿豆啊?”

鬼脸货郎一看长腿子又要发毛,连忙说:“看看,一沾着那黑小子的边,你就不愿意了!好,好,俺是王八,俺是绿豆,行不行?”

“就是!就是!”长腿子说,“你骂俺啥俺也不在乎!你要骂黑小子,俺就不愿意!”

“行了!长腿子!”左北泉看了看长腿子,制止说,“你急啥急?俺实话告诉你, 俺也挺喜欢那个黑小子的!但喜欢又能咋样?咱不能强迫人家,是不是?”

长腿子不吱声了。稍后又低声咕哝了一句:“俺也没说要强迫他,俺是盼着他自己留下来嘛!”

“嗯,其实啊,你要真想让他留下来,说不定也还有机会!”鬼脸货郎不紧不慢插了一句。

长腿子顿时两眼放光,两手一把抱住鬼脸货郎的胳膊:“鬼脸货郎,你说啥?”

鬼脸货郎嘿笑不语。

“鬼脸货郎,你说这话到底是啥意思?你快说啊!”长腿子急问道。

左北泉也有些纳闷地看着鬼脸货郎。

鬼脸货郎看着长腿子,一翻眼皮,却伸手从后腰上拽出自己的货郎鼓子,嘣咚摇了一下,慢慢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一句话,噎得长腿子半天没上来气。

说话间,馍馍墩就到了。


馍馍墩,顾名思义,就是一个馍馍状的土石墩。翻过这个墩子,要到柿子岭,只需穿过鬼子的占领区葛庄就行了。

爬上馍馍墩,天已经是下晌,三个人又累又饿,腿都已经拉不动了。去青山店子时,左北泉本来已经捎足了饭,但因为鬼脸货郎的加入,全都吃光了,只有长腿子背上那个包着瓜皮帽的小包袱里,还有一个桑桑送的熟地瓜。

馍馍墩离鬼子的占领区很近,左北泉对墩下村庄的情况也不熟,因此他决定让大家在墩子上好好休息休息,等天落黑的时候,摸黑穿过墩子下的村庄,顺便看看能不能搞点吃的。

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三个人在墩子上目标很大,非常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再加上初冬时节,墩子上的风很冷,左北泉四下里看了看,决定到墩子北边的半腰里去落脚,那里有一片坟地,既可以以供大家藏身,又可以暂避风寒。


来到坟地后,三人背靠着坟堆躺了下来。长腿子拿出那个地瓜后,每人分吃了一块。一个地瓜三人吃,根本就不够填牙缝的,反而引得食欲大振,三个人都肚子咕噜咕噜响个不停。

坟地里除了坟堆,和一些焚烧过的纸钱灰烬,什么也没有。鬼脸货郎饿得不行,看看坟堆上有些枯干的茅草,正举着白白的尾絮在风中摇摆,于是灵机一动,挖出几根茅草根来,放在嘴里咀嚼着。左北泉见状,也跟着挖了起来。长腿子本来还忌讳茅草长在坟上,就是抗着不挖,后来终究抵不住肚子太饿,就试着挖了一根放在嘴里。没想到,半白半黄的茅草根用牙一咬,竟甜丝丝的并不难吃。长腿子大喜,索性跪在地上,双手并用挖了起来。


就在大家正津津有味咀嚼着茅草根的时候,墩子下面却突然响起了一阵枪声。左北泉一惊,猛地拔出枪来,探头向墩子下望去。就见墩子下边,一个男人正拼命地冲着这片坟地跑来,他一边回头开枪,一边向前疯狂奔跑。在他身后,至少有二十几个鬼子和伪军,也正一边放枪,一边紧追不舍。

“大当家的,咱怎么办?”鬼脸货郎看着左北泉问。

左北泉说:“日本鬼子要抓的人,绝对不是坏人,咱不能见死不救!”

“对!”长腿子说。他用手搓着枪身,脸上的表情喜形于色,“俺正愁没有鬼子打,现在好了,他们送上门来了!”

左北泉看了看鬼脸货郎和长腿子,吩咐到:“你俩听我的命令,我说怎么打就怎么打,听好没有?”

长腿子立刻应道:“听好了!”

鬼脸货郎却犹豫了一下,从腰里把出一把木头枪来,看着左北泉说:“大当家的,俺这枪恐怕不中用!吓唬人行,打鬼子恐怕够呛!”说着,朝左北泉亮了亮手里的枪。

左北泉这才想起,鬼脸货郎手里的枪,还是他劫路时用的木头枪,另一把已经被长腿子塞进了花条子的枪匣中。左北泉想了想,从腰里掏出一把勃朗宁,取出弹夹看了看,然后推弹上堂,一伸手递给了鬼脸货郎:“这是缴获刘敬斋的手枪,你记住,打完这一仗,还得把枪还给我。这把枪,我想送给郭科长,他那把破手枪,一打就卡壳,都快老掉牙了!”

鬼脸货郎点了点头,把木枪重新插进腰里,然后双手捧着勃朗宁仔细端详着。

“你那破木头枪还不扔掉,留着干啥?”长腿子说。

鬼脸货郎翻眼看了一下长腿子,说:“那可不行!俺这木枪虽然中看不中吃,但为了刻这把枪,俺还偷了一只鸡给了木匠呢!”

“啥偷鸡不偷鸡的!”左北泉喝道:“鬼脸货郎,你到东边!长腿子,你到西边!记住,开枪的时候要一个坟堆接着一个坟堆地换,别让敌人弄清咱是多少人!”

鬼脸货郎和长腿子连忙猫下腰,分头去了东、西两边的坟头后,隐蔽起来。


说话间,那个男人已经离坟地很近了。他一边跑,一边回头射击,虽然敌人的子弹在他身边打得土石乱飞,但他始终沿着有遮挡物的路线向坟地靠近,看上去很有打仗经验。左北泉仔细看去,突然发现这个人的身影有些熟悉。猛然间,脑子里就跳出一个人来。

方桐山!难道是他?

很快地,左北泉就自己摇了摇头,自语道:怎么可能会是他呢?他已经死了!

就在这时,那个男人却噗地倒了,看样子是被敌人打中了一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