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击战中的白衣天使

对越自卫反击战已过去三十多年了,在宣传对越作战描写军中的白衣天使文章不多.在这里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说说军中的天使们是如和救治我们这些辛存者.

一九七九年三月四日在巴米战斗中,我的头部被严重炸伤后经抢救护送到后方,多次昏迷休克,在烈士名册上我以被打勾,烈士名单已报到军里.承蒙上帝的保佑,当战友和民兵们把我台到河口马黄宝烈士安葬地时,我突然会动了,战友和民兵们才把我转到该地的野战医院救治.就这样我在不辛中奇迹般的获得了第二次生命.随后将我转到开远第59医院,在开远动了大手术,住了几天院后有将我转到昆明军区总医院内三科.其中有两个伤势较重的某部战友与我同一病室,待我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看到两个战友整天是呼呼睡觉,不会苏醒.不会翻身.医生护士们除了天天输液.注射药物,注射流食外,给他们两位按时抹去身上的大小便,洗脸洗脚洗澡,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们.

军区总医院的伤员很多,有断腿的.断手的双目失明的,失去生育能力的,伤势各种各样.每当上级慰问团来文艺演出或放电影时,各科的医护人员总是用残疾车或背着我们这些不能行动的伤员到前面观看,演出和放影结束,把我们送回病房,帮我们倒屎倒尿洗脸洗脚,不但在身体上给我们精心的治疗,还在精神上给我们极大的鼓励和安慰.日复一日默默无闻为我们这些伤病员服务.亲眼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同志由不回走路到会走路,由不能自理生活到能自理生活.使许许多多的伤病人员获得了康复.重返部队.重返前线,这些军中的白衣天使在越战中恢复我军战斗力,创造出医疗战线上的伟大功绩是无法衡量的.

一九七九年五月在昆明军区总医院还有一批重伤员,需要安排到后方医院继续疗养,恢复肌体功能.我们被安排到贵州安顺第73医院,其中有8位终身不能站立高位截瘫,大小便失禁,其中有四十师一二零团五连司务长,三十一师九十一团某连机枪连长,十三军的一位年轻排长,三十三师一位姓刘的战士,使我难忘的是:一周内,按时几次从他们的肛门将大便抠出,用管子插入他们的尿道进行输尿清洗,以达到减轻他们腹胀腹痛的目的,每时每克都是如此精心照顾这些重伤瘫痪的同志.每当我亲眼目睹这一情形,脑海里都在试想:如若你身为一位地方医护人员或是一位真正的孝子,你能做到吗?

追忆过去这些军中的白衣天使,他们都是有一定的学历,家庭出身好,干部子第.可他们在部队医院服役,对待我们这些伤员,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从事医疗技术和又脏有臭的工作都是毫无怨言,他们的身影永远铭记在我们这些辛存者的心中.

当今我军的白衣天使大多都是独生子女,切莫忘记和发扬我军医疗战线上的光荣传统,做好未来战争中医疗保障工作。


谨以此篇住院记实献给军中的白衣天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