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七十九章 北海一夜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郭图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张飞、曹性、鞠义三人已经等在了那里,见到郭图齐齐的抱拳施了一礼。   赵云要看守流民,徐晃、侯成还没有回来,徐庶的武艺太差,这种事情也不需要他,现在也只能靠着这三个人了。   郭图挥挥手,朝着三人说道:“公子既然已经交代过了,我也就不多说了。今晚你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郭图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张飞、曹性、鞠义三人已经等在了那里,见到郭图齐齐的抱拳施了一礼。

赵云要看守流民,徐晃、侯成还没有回来,徐庶的武艺太差,这种事情也不需要他,现在也只能靠着这三个人了。

郭图挥挥手,朝着三人说道:“公子既然已经交代过了,我也就不多说了。今晚你们只需要给我记住,等会动起手来一个都不要给我放过!”

“喏!”曹性、鞠义两人轰然答应一声。

张飞看看郭图,呵呵一笑,“公则,那你先给咱老张说说,这里面有没有什么高手。要都是些寻常家丁,老张就不出手了,高顺、张苟两个人足够了,老张就回去睡觉了。”

“嗯…”郭图闻言,冷冷的看了一眼张飞,说道:“翼德要是想回去睡觉,我那里地方倒是挺大的,你要不要随我去啊?”

张飞一听,头上冷汗直流。他可不敢得罪郭图,这可不是什么打得过打不过的问题,关键是他怕被郭图给整了!赶忙陪着笑脸说道:“公则,咱老张可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打个商量,打个商量而已…”

“那就不用商量了!”郭图听完,依然是冷冰冰的说道:“待会听令就是!”

说完,不理还在喋喋不休的张飞,朝着身后的雅丹说道:“雅丹,给我前去叫门,登门叫开了,剩下的事情就不需要我吩咐了吧!”

“属下知道该怎么处理!”雅丹应了一声,上前就拍起了大门。

“啪、啪、啪、”

寂静的夜里,敲门声传的好远好远。

“谁啊?半夜里还来敲门,好让人活不活了!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老子…”宗家传出一阵声音,像是还没睡醒,突然被吵醒,那话语里说不出的愤恨。

“咯吱”一声,宗家的大门打开了,只见门缝里冒出一个家丁,睡眼朦胧的朝着为首的郭图喊道:“你们干什么的?这么晚来是找死不成?”

话音未落,雅丹突然一声怒喝:“你这才是在找死,敢对我家大人不敬,吃我一剑!”

从袍袖中滑出了一柄寒光闪闪的短剑,朝着家丁就刺了过来。雅丹就站在郭图的身边,这突然出手,当真是难以躲避。

那家丁刚刚睡醒,怎会有反应?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呢,雅丹地短剑,噗的一声没入了家丁地腹中。与此同时,曹性的大刀也抹上了家丁的咽喉,家丁连声惨叫也没法出来,一股鲜血喷出,就倒在了地上。

曹性收起大刀,轻蔑的看了看雅丹,冷冷的说道:“以后做事情利索点,免得别人给你擦屁股!”

自从见到雅丹起,曹性就对这人没什么好感,事实上除了一起在幽州、凉州待过的几人以外,曹性对后来跟随张信的人没有一个是有好感的。

雅丹悻悻的收起短剑,也不敢说什么。刚才他确实出手有些问题,若是家丁惨叫,众人行踪定是会暴露,也不怪曹性说他。姑且不论曹性的武艺了得,就是曹性是张信的亲随这一条,也把他吃的死死的。和人家叫板,不是找死吗?

郭图也不管两人之间的事情,上前一步,随意的挥挥手,说道:“这些事情回去再说,办正事要紧!”

说完,脸色一变,杀机大生,厉声喝道:

“鞠义何在?”

“末将在。”

“带着手下两百士卒,守着宗家的各个门户,若是跑了一人,我拿你是问!”

“喏!”鞠义带应一声,带着手下兵卒就散了开去。

“曹性、张飞、雅丹。”

“末将在!”

“给我杀进去,记住我的话,不留一个!”

“喏!”

张飞、鞠义、雅丹三人领着两百陷阵精士杀进宗家的时候,那大刀、蛇矛上下翻飞,所过之处是人仰马翻。

在焊死精士面前,三四百普通的家丁、家将简直是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只片刻功夫,就杀得四下逃窜。

…………………………………

宗员怎么也想不到张信也不顾及他初来北海,就会在晚上杀进宗府,而不怕因此失掉世家大户的支持。此时他正在和宗宝说些事情,何颙也在旁边坐着闲聊,只有纪灵早早的就前去休息了。

三人说话间,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骚乱声。

宗员眉头一皱,心道:这大半夜的。谁在外面喧哗?

“父亲和叔父,先且坐着,我出去看看……“

宗宝说着往外走。

不一会儿,大厅外传来一连串的惨叫声,宗员、何颙心里一振,呼地站起身来往外走。

没等他走出大厅,就见厅外火光通明。

一队人马闯进了大厅,盔甲鲜明,刀枪并举,寒光闪闪。

“你们……”宗员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诧异地看着那些士兵。话未说完,只见十几个士兵簇拥着四个人走进了院子里。何颙眉头一蹙,一眼就认出了为首之人。在洛阳时他也是见过郭图的,自是认识。

“郭图,你这是什么意思?”

手扶腰间剑柄,何颙心中虽是有些慌乱,但是脸上却显得很镇静。

郭图看看四周的死尸,火光下,他森然一笑:“无他,特来给你们送行。”

何颙闻言心里一惊,难道走漏了风声?

张飞披挂盔甲,手中蛇矛上沾着血迹,大声喊道:“公则,和他们这些人说些什么!依着公子的意思,杀完就算了!”

何颙闻言,顿时心中一亮,事情明了了起来。

“是张信要你来杀我们的?”

“正是我家公子!”

“为何如此做?可知我是大将军的幕僚,他张信也是大将军身边的人,都是一家人,和必要如此!”

“呵呵,笑话!还真是笑话!”郭图闻言,冷笑一声,说道“你何颙何伯求是谁的人,还要我在说吗?只是那袁家……”

何颙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间仰天大笑起来。

“郭图,你可要杀我?”

郭图冷冷说道:“非是我要杀你,是你袁家勾连着宗家满门要来害我公子,我郭图自容你不得。今日特来,恭送你们一干人等上路。”

“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种本事。”何颙突然厉喝一声,喊道:“纪灵,还不上前!”

“小儿休得狂吠,你家纪灵爷爷在此!”话音未落,只见纪灵持着三尖两刃刀突然窜出,站在了何颙的前面,大喊道:“想要伤的何先生,先看某家手中三尖两刃刀同意不同意!”

众人身上的血迹,已经清楚的表明了宗宝的下场。

纪灵一挺手中三尖两刃刀,一刀在手,姿态傲然。一声虎吼,挥刀冲向了郭图。

张苟冷笑一声,拔出利剑,却被张飞一把拉住,喝道:“张苟莫要上前,刚才你已经杀了那宗家小儿,现如今也该咱老张发发利市了…”

话音未落,只听“当”的一声,纪灵的三尖两刃刀就和张飞的蛇矛碰撞在了一起。

“好力气!”纪灵赞了一声,只是脸上却是白惨惨的一片,显然是吃了大亏。张飞哈哈一笑,说道:“你小子也是不错。可刚才不该那么狂!你家张爷爷就见不得这个,现在张爷爷就送你上路了!”

张飞说完,也不管纪灵是否准备好,蛇矛一举挂着风就劈向了纪灵,势如猛虎一般。

纪灵一看,也知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赶忙举刀招架。此时的纪灵远非《三国》之中那个身经百战的袁术手下大将,可张飞跟着张信却是经历了好些的阵战,那战场经验,又怎是纪灵可比?不过,纪灵也知道此时危机,大刀上下翻飞,尽是同归于尽的招式,倒是弄得张飞手忙脚乱,一时间竟挡不住纪灵的拼命。

瞬时二十多回合已过,纪灵虽是气喘吁吁,可却是依旧和张飞不分胜负,只气的张飞大喊大叫,火冒三丈。

郭图看着皱眉不止,冷冷的冲着身后曹性说道:“正事要紧,不能紧着翼德胡闹!给我杀了他!”

曹性不屑的看了看正在挥刀的纪灵,瞬时翻起大弓,架起一只羽箭,右手一松。

那羽箭顿时化成一道乌光,诡异非常。纪灵猝不及防,赶紧转身托藏,可那乌光来的极快,两人离得又是极近,虽是极力的躲藏,却是依旧就被射中了肩膀……

但那疼痛,却让纪灵变得更加凶狠,一手抓住了宝剑,反手一刀砍了过去。

“贼子敢伤某家…”

曹性也不答话,冷哼一声,操起大刀,就架起了纪灵的大刀。。

纪灵手中受伤,大刀早已把持不住,被曹性一架,“当”的一声就掉在了地上,刚要俯身捡起,就觉得脖子一痛,怎么也呼吸不了那口空气,眼前黑黑的什么也看不清。

大喊一声:“公路公子…”

声音一顿,就栽倒在了地上。

张飞一看,指着刚才趁机上前偷袭的雅丹,虎目圆睁,喝道:“雅丹,你…”

“行了,正事要紧!”郭图一皱眉,冲着张飞说了一句,也不管张飞此时的怒气。

雅丹冲着张飞笑笑,收起匕首,紧紧的跟着郭图。

慢慢的踱步到何颙的面前,郭图冷笑着说道:“何伯求,现在看到了么?我郭图要杀你,自是有这个本事!”

“郭图,看剑!”何颙看着纪灵战死,早就慌了,此时只能抽出腰间的利剑,朝着郭图刺去。

曹性也不待郭图吩咐,看也不看,挥起大刀就迎了上去。对付纪灵他或许不敌,但何颙一介文士,又怎会是他的敌手。那大刀忽的就划过了何颙的喉间。何颙自觉呼吸难受,那手中的剑再也刺不到郭图的身上,眼前一黑就翻到在了地上。喉咙上骨碌碌的冒着鲜血,不一会就染红了好大的一块地方。

宗员被雅丹抓住,押解到了郭图的面前,战栗着,不敢抬头观看。

空气中,那浓郁的血腥味弥散天际。郭图一脚踢翻何颙的尸体,冷峻的目光,若毒蛇一般。

“知道么?我从来就没有怕过什么袁家,在我的眼里,凡是想要和我家公子做对的,没有一个让我怕的。原因你知道么?那是因为在我的眼里,这些人都得死!”郭图看着宗员冷冷说道:“你们宗家原本是可以好好的待在北海的,咱们和你们宗家原本就井水不犯河水,可你认错了道,偏要和我家公子作对,那没办法,我只好送你们宗家的人去上路了。不过你放心,凡是和你们宗家有染的我是一个也不会放过的,等会就让他们去地下陪你。”

“你们不得好死!早晚袁家自会收拾你们,你们等着…”宗员听了郭图的话,脸色苍白却是破口大骂。

“哼!不知好歹的东西,送他上路!”郭图冷哼一声,不屑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宗员,转身就引着张苟、张飞出了大厅。

雅丹挥挥手,四周亲兵蜂拥而上,把宗员乱刃分尸。

“公则,一个人都没跑掉,全给我杀了!”郭图刚走到宗家门口,就见到了鞠义。

“嗯!”郭图满意的一笑,朝着鞠义说道:“这事情办的还算不错!不过得赶紧着,咱们接下来还有好几家要处理呢!今夜总得把事情了解了。”

郭图说完,对着身后曹性说道:“这宗家的屋子在大街上,也不能放火烧了。你待会和里面的雅丹处理一下,把所有的财物都收拾了,做的和抢劫一样!我和鞠义、张飞先走了。”

“喏!”曹性冷冷答应一声,转身回了宗家。

……………………………………………………………

宗家和北海其余的几个世家大户就在那一晚被杀的干干净净,虽然传出的消息是被流寇洗劫了,可明眼人谁看不出来这事情必定跟张信有关系。可问题是张信那一晚却是在武安家的府上,这个得到张信通知的甄豫也是可以证明的。那甄豫是中山甄家的次子,中山甄家是什么人?这大汉十三州里又有哪个不晓?中山甄家说出的话自是可信,就是有心的人想要抓张信的把柄也抓不到。

张信现在的心情很是不错,宗家还有北海的那些世家被灭了,那他们囤积的土地自是归了他张信。正好也不必去烧山了,北海的荒地加上这些良田够那些流民折腾的了。至于以后再有流民前来的话,再造梯田不迟。徐晃和侯成前些日子也回来了,有陶谦的帮助,征兵一事也算是顺利,一千的丹阳大汉让鞠义都感到眼馋。

眼下北海的军队倒也不算少了,鞠义悍死军原本就有400多人,张信又将北海的所有囚犯放了出来全给了他,现在的悍死军倒是有了尽两千人。也不是张信这样做有什么想法,而是鞠义自己要求的,说是这样这些人训练的士兵才有杀气,不过依着他的意思,这两千人到最后让他满意的话也就只能是一千多,其余的那都是不成器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死!反正都是些囚犯,总要死的,还不如死在他的手里。张信当时听完只能苦笑,鞠义这家伙果真和别人不一样!

经过征召,流民之中的青壮也差不多有5000多人,张信预先挑选了一千和徐晃带回来的以前丹阳兵重组了以前的祈罪军,还是由徐晃、侯成带着。剩下的四千多人虽是青壮,可毕竟是挑剩下的,也只能让赵云、徐庶先带着,毕竟手下就这点人,赵云就是再不适合,也只能用他了。只希望在徐庶的提点下,赵云最终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将军吧!张飞也派到了徐庶跟前,毕竟徐庶功夫太差,战场上凶险万分,张信可不想让这个兄弟出了什么事情!

不过,剩下的四千人也只能留下两千人,剩下的两千还不能要。没办法,谁叫他张信没钱…养不起呗!

自东汉以来,不分边军、郡兵,莫不是平时为民,战时为兵,和后世隋唐府兵制极为相像。而出兵之时多是选择在春耕过后,一般在春耕的时候,诸侯和诸侯之间都不会大规模开战,他们的士兵都在田地里耕种,若是误了农时,那么钱粮的供应就会短缺,不要说支持军队打仗,就连百姓也会陷入饥荒。

可是,张信的这次在北海的募兵不是这样,北海兵是完全职业化的军队,有军饷,军人的田地官府会组织流民耕种,他们不用担心田地的收成,只需要一心打仗即可,这是北海军的优势,当然,他们的劣势也很明显,那就是要养这样的一只军队需要花费大量的钱粮,因此,北海不可能像其他郡国那样养上几万,甚至十几万的军队,北海一地,也只能养这样的军队六千人而已!前提还要北海的赋税可以支持得住。

郭图那里有那个雅丹帮忙,这两个人每天脸上都是冷冷的,让谁都感到害怕。怕是受了郭图的影响,雅丹也不愿意和其他人交往,尤其是雅丹,怕是真的和郭图呆久了,那眼睛看着谁都是一副看着死人的眼光。

这样一来,张信的从龙卫就只剩下曹性一个人了,显然是不够。张信这才感到手下的人还真是少,也为这个烦心。他曾让曹性去过东莱寻访太史慈,可最终没有找到,说是太史慈去了辽东避祸,家中只剩下老母一人。听了这话后,张信就呆住了,看来他自己的预感果真是没错!这太史慈果真是与他无缘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