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三章开基双屿 第三十三章船结构

acomlf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URL]   然后罗承续又与两人来到了码头上,直接让沈二宝自己调适合他用的渔船。然后就与吴庞与沈二宝二人研究起了如何改船起来。   “二公子,这渔船原本用需大改,要改之地有三,其一,在船首加装上你说的那床弩便是。其二,在船中要有相应的机关能够将大鱼从里拉到船上。其三,便是甲板上要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然后罗承续又与两人来到了码头上,直接让沈二宝自己调适合他用的渔船。然后就与吴庞与沈二宝二人研究起了如何改船起来。


“二公子,这渔船原本用需大改,要改之地有三,其一,在船首加装上你说的那床弩便是。其二,在船中要有相应的机关能够将大鱼从里拉到船上。其三,便是甲板上要有足够的空间来宰杀。”


“嗯,那这些可在岛上完成否?”


“皆可。二公子。只需给在下足够的工匠便可。”沈二宝自信的说道。


“那好,明日我便调些人手给你。”罗承续笑着答应了沈二宝。然后就让沈二宝在码头忙他的事了。而罗承续与吴庞两人慢慢的往回走着。


“二公子。可是真要买那些水师的战船?”吴庞闷声问着。


“若不买我等现在实在无力出得远海,船小我不放心。”罗承续说出了他心中的担心,说完罗必定续看到了吴庞心里好象有话:“吴师傅,有话便说好了。”


“这,二公子。这水师战船二公子买来怕是也无大用。”


“为何?”罗承续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学关不成。


“这水师久不习操,又不养船。戚帅走后老夫也相信那些兵痞自然不会保护那些战船。故累年以来那些战船必然是几吹雨打早就不堪使用了。”吴庞痛心的说道。


“哦,不至如此以,我也听说过这战船若是造时得法能够安然使用五六十年之久。”罗承续玩船模的时候就知道西方帆船在建造的时候非常的讲究。往往一造就是两三年,目的是为了让船木将细胞里的水分完全的释放出来。然后这些使用上好木材建造的战船就能够使用达五六十年之久,比后世的铁制船只寿命还长一些。


“五六十年。若是老夫所造之船养护得当使是百年又如何。”吴庞不以为然道。这一瞬间罗承续才发现他是在一个全国最优秀的战舰监造人材面前。那种在他的行业里睥睨一切的豪气。罗承续以前玩游戏的时候中国的帆船数据都是极为的垃圾,所以罗承续一直以为中国帆船都不会过三四十年的寿命。但是没有想到眼前之人居然说中国帆船能够达到百年的寿命。这让罗承续如何能够相信。其实他不知道后世的金华兴号从清代建造一直用到了二十一世纪还在使用,何止百年寿命。


“不至奈用如此吧。”罗承续笑着说道。他真是打死都不相信这个时代被后世那些游戏网络中骂得差得要死的帆船居然能有百年的寿命。


“不至如此。你可知道,当年三宝太监之船人便是现在还在这大洋上行走。”吴庞对于罗承续对他专业的怀疑在非常的不满。


“三……三宝太监?这玩笑开大了。那船在何处,可是宝船。”罗承续好奇心起。


“宝船老夫道未见过。但是那战船老夫不但见过,还修过。当年之船做工之精浪,选材之合适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至现在可有百年?”


“有有有。当然有了。”罗承续是不敢再怀疑于眼前的老头子了,毕近他将来就要为商会造船了,如果真是没有料,哪里敢发此说话。


“我大明工匠无算。其他不敢多说,便是造船一事老夫从未见哪国之工匠能有过之。那些西洋大船老夫也见过,不过了了。比之我大明之船相差何止十万里。”吴庞越说越激动。但是罗承续却发现当他说到了最高潮的时候突然神色一黯。


“怎奈,便是哪好之船交与那些兵痞之手从此便是明珠暗投了。那些上好的战船便是船底生了海蛆也无人理会。用不了几年不无法再战。是以二公子以为我大明这船寿命不长吧。”


“我靠,又是那帮人渣。”罗承续心道:“这帮子家伙平日里完全不对自己的战船进行保养,自然打起仗来一碰就完蛋。所以那些老外跑来才能够那么轻易占到便宜。难怪之后的荷兰人跑来之后说中国船一碰就破。长年没有保养的船就是再好也不可能经打啊。”


“那,那些战船就当真无用了。”罗承续急切道。


“唉,也非无用。”吴庞苦笑道:“只是老夫为二公子不值耳。那些战船皆当年俞帅与戚帅当年为了抗倭所造,皆精工细料之好船。其中许多皆老夫亲自督造,光是船板就有三层,还有……”


“等等……,船板,三层?”罗承续傻了。当年他可是仔细的看过西方的造船资料的,无论是未来的英国也好,还是这个时代的西班牙造大帆船也好,都没有听说过船板居然用三层的。这大明人脑子进水了,船板要那么多干什么?


“是啊,二公子有何问题。”


“这船板一层不可,为何要如此多层。”罗承续实在不明白,他脑子里说到帆船那一定是西方正宗,自然认为中国货有不同之处就是有问题。


“一层,哈哈……。”罗承续没有想到吴庞居然笑了起来。看来在造船这个方面神奇的二公子也不过如此:“二公子可是知道,在我大明便是商船都往往有二层船板?”


“要多许多船板有何用?”罗承续一点都不明白。西方造船如果要让船只坚固只需要多加肋骨就行,从没有听说过加船板的。


“二公子可知在海上行船浪头有多大,风浪大时那巨浪可是象小山一般压来。船行浪中不是船首船尾受力,便是船中段受力。无论是哪里受力,必然使得船板之间产生细小之裂缝。有了裂缝便会进水。”


吴庞的话罗承续哪能不知道,这就是一直限制着风帆战舰吨位增加的最主要原因——中拱问题(或中凹问题)了。后世也是到了19世纪初(1804年)的时候才被英国一个N人(罗伯特·西萍斯)发明了对角支撑的框架才得以解决。至于是谁罗承续已经不记得了。但到他差不多知道是什么样一个原因。


木制帆船与后世的铁壳船不同,船板之间会有缝隙的。而平时这些缝隙自然被一些相关的材料给填平了,所以不会进水。但是一但风浪太大的时候浪头会对船身某一个部位形成局部的巨大受力,使得船体变型。那么这个时候平时被填平了的疑缝隙便被放大了,于是海水自然会进入船体。一但船体入水速度大多其排水速度的话,那不用说结果了。从后世网上资料来看这是阻挡着这个时代船只吨位的最主要原因。当然这是西方帆船,罗承续从没有研究过自己祖国的帆船相关情况自然不知道。真是讽刺至极。


“故我等都在船身上再加一层外板。两层船板相错而造,不但使船身坚固,且使得船身无进水之缝隙。如此不但使得船身更加坚固也可使得船只不怕大浪侵袭。”


“真是好办法。”罗承续这才知道祖宗的智慧之深。也才明白中国人确实是有着强大的智慧。只是可惜,老祖宗的智慧居然没有多少中国人知道,大家都忙着研究欧洲船只去了,边我们祖先的智慧都一无所知。是谁造成了这一切呢?


“还不止如此呢。平日里行船于海上时间长了船底会长一层海蛆(水生物)。时间一长便会使得船行不再灵便,便是除去了时间一长便会再生。此物对木板会有毁伤,故船人外板用之一段时间即需换用。故有二层板的话,那内板可用上好木板使船坚固。外板可用差一些的杉木。可节约银子。何乐而为为呢?”吴庞越说罗承续就越来自己的无知而感到羞愧。先进的不知道,落后的反倒当成宝去研究。这算是后世中国人的悲哀吗?罗承续不知道,他又怎么可能知道。


“承续懂了。吴师傅的意思是那些船只便是买来外板也应更换了?”罗承续此时虽觉得自己反应得快,却不敢再在吴庞面前作高深了。


“这只是其一。”吴庞眯着双眼微笑着说道:“若老夫所料无错,除去外板之外,船漆、底料、填料、帆绳等物相信都需在更换。若是运气实在不足,便是那桅杆、船板等,怕是都要更换。如此二公子便与买一新船相差不多矣。且换外板等绪事岛上是无法的。需寻一船坞和熟练船匠数十人方可。”吴庞说道。


“原来如此。”罗承续低头思考了起来。他前一世确实的接触过经济的。也明白成本核算的意义。商会不是他一个人的,所以他做这些事的时候还是需要想想成本的。


“老也只希望二公子三思而行。”


“吴师傅所说皆至善之言。实令承续汗颜之至。未想过这战船当中还有如此多学问,承续鲁莽至极,幸有吴师傅此大才相佐。请受承续一拜。”说着罗承续就要给吴庞做揖。但是吴庞却是如何也不愿受。毕近他就是再有能力也只是一个了不起的工匠而以。罗承续是真材实料的秀才。身份是远超过他的,所以在古代畸形的地位观下吴庞觉得他这点料是不可以受到罗承续如此的尊敬的。故坚决不受。


“二公子,二公子可是要折煞老夫啊。”看到吴庞捉着自己的手不让自己拜下去使得罗承续倒是有些尴尬:“二公子乃是受人冤屈论落至此,他日一但沉冤得雪之日必一飞冲天。老夫不过是个匠人耳。受二公子大恩老来居然能残身在此立命。又受二公子如此器重已是非份。不敢再让二公子折节了。”


罗承续看到吴庞说得如此之重也就算了。然后开口道:“然,那水师战船也算是当年俞戚二帅所留之物。承续不忍让其在水师手中从此慌废。再者我等而今自不能造战船,与他人去买也不方便,一怕其质不足。二者我等造战船引人疑心。故买来战船实乃无奈之举。至于买来之后诸事,从长计议吧。”


看到罗承续给他们的这次对话盖棺定论了吴庞也算是安心了。其实做为一个船匠来说,他的战船在水师的手里被明珠暗投了也是非常难受了。所以他内心希望罗承续去买战船的,但是罗承续如此待他也让他感动。他也希望罗承续不要白白吃亏,所以他又希望能够提醒罗必定续别做不明智的事情。也算是相当的矛盾了。不过从今天这件事来看,罗承续不但有着自己的判断,而且不是一个不听他人之言之人,并且对于自己不了解的领域也不会故做高深,与其他腐儒有着巨大的分别。同时分析了事情之后他认为正确的事情,依然能够不为他人所动,不至于人云亦云。让吴庞敬服,更让他明白为何商会武夫不少。却甘心为其卖命。


“也罢,老夫虽老眼昏花。倒还识得船只。二公子若是计定,老夫感为代二公子前往买船。务必助二公子买得水师最好之船回来。”


“好,那就有劳吴师傅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