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下:谍战朝鲜 正文 第十八章 蹊跷的那一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3.html


临分手前,龚剑诚突然对三枝正行说:“三枝君,我的情报再加一条,我加倍付钱,请帮我调查一下罗森上校的验尸情况,还有那个被杀的女共党的身份。”

“剑诚君,你很敏锐啊,这份情报对你,也有用?”三枝有些疑虑地问。

“对于我,什么都有用,罗森上校是美军重要的情报军官,CIC抓人又在这样公开场合,看来没有周密计划,是突然行动,说明其中必有原因。而且我发现打死罗森的那致命一枪并非是舞女开的。”

三枝正行笑了,拍了拍龚剑诚,友好而又敬佩地说:“你的刀还不老,我也听到了一声不和谐的枪响,与舞女所在位置是同一方向,开枪几乎在同时,很难察觉,但是想要蒙骗你和我,这个幕后人的手法还欠老道。毫不怀疑,舞女后面有第二个人,只是我不再感兴趣,剑诚君,我讨厌战争,那些是非与我无关了。如果不是剑诚君想得到这份情报的话,我真不想介入美国人窝里斗的事。”

“可是这,……这不是窝里斗,那个舞女一定是间谍!而且是朝鲜间谍!”

三枝苦涩地一笑,见龚剑诚很失望,他重新戴上眼镜,用手重重地拍了一下龚剑诚。

“我会帮你。老朋友!情报费用我不多收,老规矩。”

“谢谢!”

“说实在的,剑诚君,有件事我本不想说,可是……。”

三枝流露出一副严肃而诡秘的样子,他在等待龚剑诚的反应。

“怎么了,老朋友,我们之间难道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龚剑诚也感到三枝吞吞吐吐有话藏在心里。

“剑诚君,我刚才有一种感觉,你对那个女少校很有兴趣,根据我的观察,你认识她,而且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了,不是吗?”

龚剑诚心里一惊,他才后悔刚才在饭店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那是见到林湘的那一刻,难怪三枝看出端倪了。龚剑诚莫名其妙地笑了笑,不置可否地摇了一下头,递给三枝一支香烟,两人沉默地点燃后,龚剑诚说:

“我见过她,那是很多年的事了,那时候她是小妞!”

“看来我没看错?”

“三枝君的眼力不错。不过,这女人……你看看她……出手多歹毒,与我认识的那个姑娘简直不是一个人,看来我弄错了,仅此而已!”

说完,龚剑诚摊开两手,做出无所谓的姿态,顺便还骚扰了一下新宿街头路过的一个舞女的屁股,一副公子哥放荡不羁的派头,惹得那个日本舞女含情回眸。龚剑诚突然吼道:

“こむすめ!じろじろ见るなよ!”(小妞!别死盯着我看!)

龚剑诚摇摆了几下屁股,很像东京街头的小无赖,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尖,

“すけべい”(我是大色鬼!),那名舞女一下子吓跑了。

看龚剑诚的样子,三枝跟着大笑起来,

“你还是那个样子,剑诚君,在上海滩的泡妞技还没有生疏啊!现在是炉火纯青!”

龚剑诚鄙夷地傻笑了一下,表现出放纵而又不屑一顾。

“老朋友,没有女人的日子,难熬啊!”

“哈哈!”

三枝笑弯了腰。两人又走了一段路,三枝与龚剑诚道别。

“有时间,我请剑诚君去君之代艺妓茶道馆,那里的茶道和美女,真是美极了!”

“是吗,你们日本艺妓我怎么看都像中国唐朝的壁画,化妆让人看不到真面目,太空虚,不实在!哎,你说你们那艺妓用的面霜,原料真是来自夜莺的排泄物?多他妈恶心!还有那个……艺妓练习走路,上半身和下半身是相互独立的,扭转上半身,下半身不能随着转,还什么小细浪漫过沙堤!我真怀疑这样的女人玩起来还有味道吗?”

龚剑诚故意用放荡的态度谈到艺妓,他这样说是绝对不给三枝正行一个善良的印象,他想让三枝明白,龚剑诚不是个他心目中的“好人”,他憎恨日本人,甚至很“丑恶”,以后你跟我龚剑诚做生意,注意着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