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姚沿着小路走回家,进门以后,她什么也没有说,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倒头便睡。姚姚的家在江西省万载县的一个小乡村,这里也是著名的花之乡。姚姚的母亲每天忙着做鞭然后等人来收购。9月4日那天,姚姚的母亲正在干着手里的活,女儿突然回来了,这让她感觉有些意外。因为姚姚在年初的时候就已经出嫁了,和丈夫住在镇上,她为什么突然一个人回了娘家呢?


虽然满腹疑问,但女儿一直不说,母亲也没有多问,因为姚姚的母亲觉得,女儿无非是和丈夫吵架了,回家住几天。可是自始至终,姚姚也没有向母亲说出缘由。到了11月底,姚姚不仅没有回到丈夫身边,反而到城里打工去了。直到记者到她家采访的时候也没有露面,就在姚姚进城以后,她的婆家来人了,他们对姚姚的母亲说要退婚。


原来姚姚出嫁的时候并没有领结婚证,所以所谓的退婚也就是姚姚的母亲把聘礼退给婆家。婚是退了,可是姚姚的婆家就是不说到底为了什么,姚姚的母亲也没弄明白女儿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姚姚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她曾经历过什么呢?记者试图找到一些有关她的蛛丝马迹,最后记者找到了一张她在办理身份证时所拍的照片,这也是姚姚从小到大家里为她拍的唯一一张照片。


姚姚从小患有脑膜炎,智力上有些缺陷。今年年初,她嫁给了同样智力有缺陷的田某。田某一家在镇上开了一家五金商店,姚姚嫁过来的时候就和丈夫还有公公婆婆一起生活在这里。本来安稳的小日子怎么突然发生了变化呢?那天姚姚到底出了什么事呢?这个问题姚姚的丈夫田某始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我们向田某的父亲问个究竟。田某父亲简简单单一句话:姚姚不聪明。


难道退婚的理由仅仅如此吗?记者感觉到姚姚的婆家对这个问题似乎很敏感,姚姚的婆家闭口不谈,但是据镇里人提起说今年8月,发生过一件比较稀奇的强奸案,似乎跟姚姚家有点关系。随后记者在万载县人民法院找到了这起案件的卷宗档案。在档案里,我们看见了受害人的照片,她就是姚姚。


照片上,姚姚的裤子被撕开了,侵害她的人是一名叫易包庚的中年男子。如今易包庚被羁押在万载县公安局看守所内。据易包庚讲,他对姚姚也不熟悉,但是却跟姚姚的婆婆已经认识很多年了。事发前两个月左右,姚姚的婆婆请他吃了顿饭,在饭桌上向他提出了一个请求,想让易包庚和自己的儿媳姚姚发生性关系,这个请求让易包庚感到有些吃惊。


据易包庚讲,姚姚和她的丈夫田某在结婚以后一直没有怀孕生子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