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三卷 斗智斗勇 第八十五章 狠毒

zjl0503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239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尾野狐信中佐悄悄来到了和武工队作战的前沿阵地松岭子乡;除了阿南回中尉,谁也不知道他的到来,甚至于本地兵营负责守卫的那个鬼子中尉也不知道。他是在下半夜带着两个随从,装成一个鬼子二等兵来的。

鬼子兵营里,罗圈腿又斗鸡眼的阿南回中尉,诚惶诚恐地迎接了尾野狐信中佐的到来;尾野狐信中佐一下车先假惺惺安慰了一下“受伤”的阿南回中尉,对他受伤不下战场表示了赞赏;然后就向他耳语了第一个他要进行的奸计;听得阿南回频频点头,很快笑逐颜开。

“记住,这次行动的代号是‘黑心行动’,不成功就成仁!”最后,尾野狐信中佐恶狠狠的说道。

“即让那些支那人当替死鬼,替我们大日本皇军士兵去死,又能消灭武工队,长官真是一箭双雕,高!”阿南回中尉自作聪明的连连伸着指头。

话音未落,尾野狐信中佐恼羞成怒的一个大嘴巴子扇来:“八嘎,你的嘴有没有把门的?你还知道什么?”

尾野狐信中佐真是气急败坏了,“这个混蛋东西,妈的一句话把我计策里的核心机密全说出去了,真是笨蛋加蠢猪!我现在知道,你以前都是怎么失败的了?让你这样不长脑袋的人去办事,不泄露那才叫奇怪?”他怒目切齿恨恨然心道。

“是,是,属下再不敢多言多语了!”阿南回赶紧立正说道,全然不顾面上留下的五道魔爪印记;虽然挨打,也得强装出笑颜。

“嗯,这还差不多,赶紧去做准备去吧?”尾野狐信中佐满意的说道。

“下官这就去;长官,您太有才了!让下官佩服得五体投地!下官向您告辞。”临行前,阿南回中尉由衷的称赞起对方,并且例行地举起右臂向对方敬礼。

他却忘了他的右臂此时本是“断”的,是不应当能动的,一激动之下他就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试图举起它给长官敬礼了;待举起一半,才发现上面缠满绷带,赶紧忙不迭的放了下来;谢天谢地,好像尾野狐信中佐并没有注意到。


第二天凌晨,天还没大亮,淡白微青的天空里,还稀稀疏疏的嵌着几颗未曾隐去的亮星,四面群山犹自包裹在淡淡的晓雾里,一副睡犹未醒的样子。

有一个班的鬼子已经蠢蠢欲动了,他们趁着夜色,钻入了已经有一段时间空荡荡了的城关庄鬼子炮楼;重新占据这里后,他们开始大张旗鼓的埋锅造饭。

这个炮楼已经空着有段时间了,敌我双方谁也不进入它,就这样让它空着;游击队不占领,是因为没有力量保卫它;而鬼子放弃它,是因为它已深入根据地,不计后果的进入只会麻子照镜子——自找难看。

游击队很快从早起的村民口中知道,鬼子又杀回来了,“敌人又要扫荡了吗?”带着这个疑问,刘闯和赵威龙悄悄来到城关庄对面的山头,用望远镜暗暗观察。才发现敌人具体的说鬼子只来了十多人,一个班。

“他们寻死来了吗?还是马上就有相应的大行动?”刘闯和赵威龙一时困惑不解,只好先回去了。

地下党传来消息,松岭子的鬼子兵都老实的躲在窝里,只出动了一个班的鬼子去占领了城关庄炮楼;看来他们是妄图占领一席前沿阵地,这样鬼子在再扫荡时,也有了接应和落脚之地。

“必须尽快干静、彻底的端掉他们,不然,百姓们无法安心生活。”游击队队部里,刘闯的大手拍在面前的桌子上,下定决心道。往下有句话他没说,就是这十几个鬼子深入根据地,就犹如针刺,令根据地如芒刺在背,寝食难安。

“任务交给我就是,我保证三天内拿下它!”赵威龙拍着胸脯保证道。

“行,”刘闯痛快的应道,“我再派几个班的战士们帮助你们去吧?”

“不必,我们有把握对付那几个鬼子。”赵威龙一口回绝道。

“那,还需要什么?尽管说话。”刘闯关心的问道。

“再说吧,我现在回去和同志们去研究方案。”赵威龙说完匆匆离开了。

站一旁的林丹欲言又止,她本来也想申请去参加战斗,可一想赵威龙一定不会答应,所以张了张口,终是咽了回去。


赵威龙回去后和几个师弟说了要去打炮楼的事。又来了作战任务,武工队员们摩拳擦掌准备起来。


鬼子刚到,今天一整天警惕性肯定都会很高,所以赵威龙选择在明天晚上动手;这几天晚上天上不见月亮,月黑风高,适合搞突然袭击;而原来他们在那儿挖的那条地道,他们前去看过,虽然已经让敌人给堵上了,也可以想法子再利用一下。


具体方法赵威龙做了周密的安排,赵威龙和史铁柱、郑刚先伏在暗处,一举解决掉鬼子的三个岗哨,即炮楼顶上一个,炮楼下门口的两个;然后刘强顶着从老乡那借来的、用水浇透的棉被(可以抵住一般子弹),迅速冲到炮楼下,往炮楼里扔手雷,其他人趁乱而上。

鬼子既然敢明目张胆占据炮楼,说明他们是有备而来;鬼子不是傻子,不会自己主动前来送死的,也就是说他们一定会自信他们能守住炮楼。

所以说实话,对于这次行动,赵威龙觉得有些勉强,同时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呢?鬼子凭什么这么肆无忌惮?为什么自己主动往“火坑”里跳?为此他独自怀揣望远镜,去城关庄炮楼附近观察了三回,且习惯性蹭了半天鼻尖,也没找到答案,没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当然,对于区区十几个鬼子,他并没有将之放在眼里;如此小心翼翼,只是为了保证他们零受伤;为了打这十几个小鬼子而受伤,太不值了,太没面子了!


晚上,赵威龙和武工队员们来到战斗岗位,城关庄鬼子炮楼对面不远的青龙河河堤上,上次那条地道就是从这里挖过去的。

刘强夹着才在河里浸湿的棉被,顺废弃的地道先猫腰走了进去,郑刚拎着把钢锹跟在他的后面;两人在地道里走了一段时间,算了一下,这里应当离炮楼已经不远,他们便停下了脚步;郑刚将手里的钢锹交给刘强,然后返身走了回去。

刘强接过钢锹,开始轻轻的顺头顶向上挖土,不一会就与地面打通了。炮楼上的鬼子们绝想不到,离炮楼十多米的地方会冒出个窟窿,他们在严密监视着附近的动静。

估计刘强在地底下挖的差不多了,赵威龙摆了个手势,于是三个人各寻目标开始瞄准。赵威龙瞄准了炮楼下门口左边的那个鬼子,那个在夜色中萎缩着身子有些萎靡不振的鬼子,在扣动扳击的一瞬间,他突然直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呯、呯、呯”三声枪响后,目标中的三个鬼子均应声倒下;鬼子一死,炮楼里马上乱了起来,开始纷纷有枪口顺枪眼伸了出来。

几乎在那三声枪响的同时,离炮楼十多米的地底下忽地窜出一个矫健的人影,头上顶着个东西,如箭般直扑炮楼而去。“啪、啪”炮楼里响起一阵零零星乱乱的枪声,虽然零星的打在他身上,可对他并没有起到阻截作用。

炮楼周围那个护城沟、将炮楼密密麻麻围起来的铁丝网以及吊桥,在刘强的眼中犹如无物,根本起不了阻碍作用。眨眼之间,他顺利的接近了炮楼,并顺炮楼上的了望口将三个手雷扔了进去。


“轰”、“轰”手雷的爆炸声剧烈响起,一股股浓烟顺炮楼各枪眼冒了出来;趁此机会,身在河堤边的赵威龙等几个人狡兔般跃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炮楼冲去。

冲到了门口,炮楼里的硝烟还没散尽,在室内弥漫着,刘强躲在炮楼的门口向里“啪啪”的射击着,敌众我寡,他没有貌然冲到里面。

赵威龙等冲到炮楼门口,一眼望去,看来手雷的效果显著,里面只有四五个鬼子在负隅顽抗;不,准确的说他们不是在抵抗,而显然是被刚才的手雷炸蒙了,而抱着头在炮楼内狼狈不堪的四下乱窜。

“这是训练有素的鬼子吗?”望着其中一个抱着头东躲西藏的鬼子兵,赵威龙疑惑道,“他们怎么这么菜鸟?而且是,眼前这个甚至于比我还要高出一头,鬼子兵里有个子这么高的吗?”

“丝……”什么声音不引人注意的响起?


见鬼子在炮楼里已放弃了抵抗,除赵威龙外,武工队员们纷纷将枪别在腰间,准备徒手消灭这几个剩下的鬼子;他们抬腿就要进入。

而此时,他们的队长却一时呆住了!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首先是那个令人生疑的鬼子岗哨?鬼子兵都是训练有素的,向来都直挺挺的站着岗,头回见到萎靡不振的站在那里的鬼子;还有那个个子高大的家伙,甚至于比我还高上一头……不好,他们不是日本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