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楼霸”调查:强迫装修业主高价运料

在太原做搬运工八年来,牛师傅第一次感受到了行业的“杀机四伏”。


一个月前,农民工牛师傅等三人在太原下元某小区遭遇“楼霸”围殴,51岁的牛师傅当场晕厥。原因是牛师傅等人没有听从“楼霸”警告,受雇业主搬运水泥上楼。


牛师傅的遭遇并非孤例,在太原的现代、明珠等大型装饰材料市场,许多搬运工都曾有此经历。


“楼霸”是什么人?


有专家为记者总结了“楼霸”的特征:以不合理的高价强揽、垄断居民区装修材料的搬运工作,以及高层楼盘的吊装业务,甚至以高价强卖水泥、沙子等装修材料的社会闲散人员。


“这一现象虽然全国各地不同程度都存在,但近年来随着太原市高层住宅的兴起,太原‘楼霸’现象已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群众意见很大。”太原市室内装饰行业协会某专业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坦言。


百万暴利“吊装”


太原市的李女士就曾经历过一场“楼霸”导致的“吐血装修”。两年前,李女士在长治路某小区买了一套130平米的期房,50多万的房款花光了全家的存款,还欠了外债。本以为装修费用自由可控,没想到“自己的房子自己却做不了主”。


2009年5月,李女士作为小区第一批装修业主开始找工人、选材料,等到正式动工时却发现电梯不能运送材料,必须让小区里的“吊装队”上货。看过价格后李女士“差点背过气去”,因为价格“高得离谱”,水泥、沙子、木工板、地砖等材料都是论层计费,每层每件都不低于1元。而之前李女士与装饰市场工人讲好的价格是:不论层数每件2元。


李女士向记者算了笔账:“我家是20层,我买袋沙子不过5元钱,运费就要20元。整体算下来,水泥估计得用4、5吨,近100袋,沙子也要4方左右,也有120袋,仅此两项吊装费就得4000元,而买这些东西也不过2000元,这还不算其他材料。”


满脸怨气的李女士找到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告诉她:载人电梯不能上材料,集中吊装是便于统一管理;对于价格,该人员称是“市场定价”,他们无能为力,还说有的地方更高,每层要1.5元。最终,李女士只能屈从“楼霸”。


在太原市下元某小区,记者见到了另一名业主杜先生。该小区虽没有“吊装队”入场,但上货电梯已被“楼霸”控制,业主带工人上货几乎没有可能。


杜先生告诉记者:“‘楼霸’有当地的赖皮,还有一些流动人口,专门纠缠业主、威胁搬运工,如果有人不听劝阻就有可能挨揍。最初电梯上一层的价格是0.9元,后来业主闹了几回事才调低了运费。”


“业主太弱势,不敢得罪‘楼霸’,加上有关部门管理的缺位,所以‘楼霸’已属常态。”从事家装行业多年的某大型家装公司李经理直言,“另外,‘楼霸’也很讲究策略,一般不和业主发生正面冲突,采取软磨硬缠的办法。武力恐吓的对象主要是业主雇佣的工人,这也是釜底抽薪的招数,工人打跑了,业主自己搬也不现实,最后只能高价与其‘合作’。”


经过多日走访,记者对太原市“楼霸”的收费情况大致有所了解,以一袋水泥为例,“吊装队”收费一般都在每层1—1.5元;“楼霸”控制电梯上货在每层0.5—0.9元。甚至部分声称没有“楼霸”的高档小区也在业主办理装修手续时由物业向业主收取了一笔“垂直电梯使用费”,按房屋面积每平米收费20元。


在太原市阳光银座、阳光华庭、景都华苑等楼盘,记者看到均有“吊装队”在作业。所谓的“吊装队”其实就是在楼顶安装一个电机,然后用几根绳索牵引一个置物箱,下面有人用绳索控制方向以免碰到窗户,非常简易,更谈不上安全。而像这样的“草台班子”在太原并不鲜见。


装置简易,但利润丰厚。有专业人士为“吊装队”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照30层的一栋楼计算,4个单元,每层2户,扣除底商3层,整栋楼合计住户有216户,吊装的均价是17层的价格。如果户均面积120平米,每户所需水泥、沙子、木工板、地砖、墙砖等材料大致预算,吊装费户均也得近万元,总算账有200万以上的收入。扣除雇佣工人的成本30%左右,以及电费、人员及其他开支,‘吊装队’的利润应在100万左右。”


除了控制搬运以外,记者还了解到,部分“楼霸”同时在小区“专卖”水泥、沙子等材料,比如“吊装队”采取不许吊装业主外购材料等办法,而往往材料的品质及数量难以保证。


“难办”的“吊装队”


今年3月,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派出所曾打掉了一个恶势力“楼霸”团伙,三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移交检察院。据警方提供的材料,该团伙涉嫌强迫居民购买水泥等材料、强迫商户交物业费、强行向居民收管理费,还涉嫌用暴力手段控制搬运工。该所宋警官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感慨,这类案件“取证太难,很少有人出来作证,都担心打击报复。”


西晋一律师事务所孟江律师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楼霸’是一种典型的强迫交易行为,不仅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如行为恶劣,同时触犯的还有《治安管理处罚法》。但市民真正走法律渠道维权的很少,因为维权的成本高、风险大。”孟江建议,如有市民遭遇“楼霸”,可向政府有关部门如房管局、工商局、物价局等举报寻求解决。


但政府部门也有难处。


在今年召开的太原市第十二届人大四次会议上,曾有代表递交了关于“太原市吊装市场乱收费”问题的建议,随后太原市政府将此建议转至太原市物价局处理。面对新课题,物价局先后与省外同行及太原市房管局、太原市建设管理委员会等单位多次沟通,但难觅良策。


“‘吊装队’是典型的太原特色。今年我们专门与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的物价部门联系,希望可以借鉴发达城市这方面的经验,但全国同行均称闻所未闻,我们是一头雾水。”太原市物价局服务价格管理处曹处长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吊装看似是一个价格高的问题,其实涉及的范畴比较广。首先大部分‘吊装队’没有营业执照,属于非法经营,应该是工商管理范围;另外,吊装是特殊行业,应该具备一定的资质,但目前没有一个单位对此进行认证;作为建设主管单位,市建委认为房屋封顶后已移交房管局,应归房管局管理。”曹处长对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颇多无奈,“非法的我们就不能为其定价,如果合法,我们就会请示上级是采取政府定价还是市场调节。”


太原市房管局物管处齐处长表示:“现在客观存在一个问题,就是载人电梯如果运载了装修材料的话,电梯就丧失了保修的资格,所以许多物业公司选择了吊装,我们也不能过多干涉。下一步我们想尝试用密封的器具把材料包裹,再通过电梯运输。”


但许多业主并不认同这样的观点,认为全国各地的新楼装修都是电梯运料,为何太原的电梯就特殊。有人甚至质疑这里存在“玄机”,那就是物业公司堂而皇之的理由是为“吊装队”的顺利进场制造机会。


记者曾以请教者的身份与某小区“楼霸”套近乎,表示自己想在其他楼盘搞吊装,但不知从何下手。这位手臂刺青的“楼霸”不无谨慎地告诉记者:“这个你得和物业公司谈,还得看你能不能‘罩’得住。”当问及向物业公司缴纳的费用时,“楼霸”讳莫如深。


物业是“祸首”?


“‘楼霸’大批出现,根源就在物业管理公司,这是潜规则。”太原市物管行业资深人士陈先生说。


现在担任某专业物业管理公司总经理的陈先生,十年前就涉足物业管理行业,是山西比较权威的业界行家。对于目前太原的物业管理乱象,他颇多微词:“太原市80%以上的楼盘都是开发商的物业公司在管理,他们自身专业素养欠缺,也不具备专业物业公司的服务理念,在利益面前很难为业主着想,‘楼霸’因此在太原可以大行其道。而真正的专业物业公司却举步维艰,难以为继。”


某大型家装公司李经理也把“矛头”指向物业公司:“现在业主买套房很不容易,但在装修时迫于楼霸的淫威,还得支出很高的搬运费,平均要占到装修成本的10%以上,而物业公司却以‘便于统一管理、维护业主利益’的幌子搪塞业主。”


“楼霸”因何在众多小区畅通无阻、一路绿灯?而物业公司在其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物业公司默许是因为‘楼霸’交纳了不菲的费用而取得了‘经营权’,根据住户的多少,每栋楼要向物业公司交纳20—50万不等的费用,有的还签有正式合约。”


虽然不清楚“楼霸”在各个楼盘交纳的准确费用,但李经理对此潜规则并不陌生。因为之前他就获知某大型小区的开发商给物业公司定下500万的盈利目标,而该小区就有十几栋高层住宅。


“物业公司作为为业主提供服务的专门机构,首先要保证业主利益不受侵害,如因‘楼霸’原因导致业主利益受损,不论物业公司与其是何种关系,都难辞其咎。”孟江律师表示。


《物业管理条例》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物业服务企业应当按照物业服务合同的约定,提供相应的服务。物业服务企业未能履行物业服务合同的约定,导致业主人身、财产安全受到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对于物业公司与“楼霸”是否存在私下交易,太原市房管局物管处齐处长表示:“这个还是猜测,缺乏有力的证据,如果存在的话,我们要坚决打击,决不姑息。平时我们只能从细微入手,尽力规范物业公司的行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