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八路军的军帽上为什么有上下两粒扣子

眉开眼笑 收藏 27 26473
导读:八路军军服的样式是固定的—国民革命军的款式,仅以左臂佩戴的“八路军”、“新四军”布臂章以示区别。干部与战士的衣服样式仅在口袋上稍有区别。干部多缝了2个口袋,抗战初期,八路军戴的直筒加围的圆顶帽上佩有国民党军队的小帽徽。 可实际早不是这个样子,按常例说,一名八路军正规部队的士兵的装具应包括八路军军帽、军衣、鞋、绑腿、子弹带、手榴弹包,腰带和棉被,一般都是两双鞋。附属的装备还有干粮袋、碗袋。可实际上能配的标准的很难。 军官还能多发挂包或马搭子,或者时髦点说叫图囊一个,这勉强也算官兵不一样的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八路军军服的样式是固定的—国民革命军的款式,仅以左臂佩戴的“八路军”、“新四军”布臂章以示区别。干部与战士的衣服样式仅在口袋上稍有区别。干部多缝了2个口袋,抗战初期,八路军戴的直筒加围的圆顶帽上佩有国民党军队的小帽徽。


可实际早不是这个样子,按常例说,一名八路军正规部队的士兵的装具应包括八路军军帽、军衣、鞋、绑腿、子弹带、手榴弹包,腰带和棉被,一般都是两双鞋。附属的装备还有干粮袋、碗袋。可实际上能配的标准的很难。




军官还能多发挂包或马搭子,或者时髦点说叫图囊一个,这勉强也算官兵不一样的体现。


咱们从头说起,八路军的军帽可能是最普遍的八路军装具,很多士兵进入部队开始都是只发给一个军帽和一个臂章的,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佩戴的臂章为长方形,其标准尺寸为8.5厘米×6.5厘米,白布底,用蓝色印制,中间为“八路”二字。臂章这个大家都熟悉,为何军帽是八路军士兵最普遍的装具。首先,个人揣摩,军帽当时与国民党的军帽是统一的,无非把青天白日的帽徽改成扣子,这个库存量大,仅八路在山西接管晋军丢弃的几个被服仓库就有很多。也很奇怪,不过也简单,当时的仓库主管把被服很多都盗卖了,惟独留下帽子,难道他未卜先知,知道八路缺军帽?


玩笑而已,主要是军帽没有人要。最关键,是八路军军帽节省原材料,并且醒目,尽管是个人之见,但八路之穷,天下闻名,县、区的地方武装干部能戴上个八路军帽都是标准的干部形象,当时八路军奖励配合作战有功劳的地方部队也是奖励军帽2顶,2顶,我反复看看,此仗是山东鱼台地区的八路的出手,消灭日伪军80余人,如此奖励,一个能拿的出手,而另一个欢天喜地,八路之穷,确实名不虚传。


接着,我们说说军服,八路军军服的样式是大体固定的,但用料和颜色的区别则比较大。抗日战争时期,环境十分艰苦,祖国万岁领导下的各个抗日根据地,只能根据自己的条件,就地取材制作军装,而每个根据地所接触到的布料和染色剂都有区别。有些敌后游击队甚至没有军服,群众的便装就是他们的军服。八路的军服装具大体上来源有二个渠道,一是军队与地方被服厂生产,二是缴获。八路军军服常用的是当地农民自己生产的粗土布,染色是标准的“八路灰”,这是我们在影视作品里经常见到的八路的打扮,而实际,实际就不是这么会事。


综合我手头的资料,八路的军服颜色起码有黄、黄绿、草绿、灰等4种被普遍使用的颜色,至于面料,那更是八仙过海,各根据地自己说了算,有代表性的就是——山东军区的4大军分区的军服颜色就很鲜明,绝对混淆不了


比如黄绿色军服,将春季收获的槐花碾碎,和染料拌在一起调匀,这样染出的布色调鲜艳,洗后不褪色。聂荣臻把选择黄绿色的理由说成:黄色寓意着我们是黄河的子孙,中华民族的脊梁;绿色,则是生命长青的象征。扯淡,他做梦也想染成灰的,可原料那里也没啊,草木灰也不容易弄啊。在山东,渤海军区和胶东军区的部队会师,部队就分的很清,颜色都不一致。


八路军还有一种敌后武工队式样的制式服装,中山装上衣,灰色裤子,服装近似便装,易于普通人穿着,适合化装侦察和抵近尖兵,不过这种服装生产数量不多,只能在少量老照片上看见曾经的风采。


现在的影视作品上的八路军服整齐,统一,实际根本不是这个样子,八路总部和八路军总部骑兵团、警卫团等总部直属部队与北方局、边区政府党委、抗日军政大学、新华社等机关能近水楼台的装备到八路总后勤部被服厂的被服装具,总算还能上得了台面,后来留下的照片、电影资料又多取材于他们,没给八路丢多大人,一线的作战部队,跟叫花子区别不是很严重。国民政府当局歧视杂牌的名声还是很响的,这个有个比方,中央军是正室夫人养的,如晋绥军、东北军是小妈养的,八路军是后妈养的。




中国有句老话,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


中央军和部分有人罩的地方军,上级都高看两眼,国府当局损失多少补充多少,枪弹粮饱足足的,不说小康,最起码能混个温饱。八路军可不行,贫还来不及脱,在38—39年的国共蜜月里,枪弹粮被服多多少少还能补充点,有的时候,地方当局还给,后来八路军一线团队彻底成了没娘的孩子,只好出门找日本鬼子要饭啦。


主要是八路军总部后勤部被服厂的生产工艺、设备实在不行,无力满足八路军广大一线团队的需要。在1939年后,庞大的八路军后勤系统的被服部分几乎被日军彻底破坏,残留的现代化生产能力迅速被疏散到延安,各根据地不得不依靠自力更生来解决问题。有的时候,八路军士兵不得不客串裁缝,自己做自己的衣服,一群大老爷们,放下枪拿起针,干吧。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粗布是面料,但根据地的生产工艺无法满足八路军部队的需要,日军以战养战,在中国大肆掠夺粮食棉花,而老百姓也需要棉花,关键是当地妇女的生产数量远不能满足八路的需要,用杯水车薪说一点都不过分,起码纺织者要满足自己的需要,还想换点钱来得到油盐以及其他必需品,八路的一线团队穿的破破烂烂像叫花子,一到冬天就犯愁,国民政府连身棉军装都不发,冬季大练兵不是独创,但也是无奈的无奈,部队缺乏御寒的棉衣,不活动活动就会冻死人。很多连队只有一两件棉衣,只有哨兵上岗才能穿,有些部队的哨兵不得不披棉被上岗位,潜伏哨兵把自己埋在草堆里取暖。八路的将领们觉得与其让部队冻得都挤在炕上发抖,不如练练兵,投投手榴弹什么的,既御寒又提高了战斗素质。


八路就开始为了生存而战斗,缺枪少弹的八路就得自己琢磨收拾鬼子汉奸,有本事的,吃香喝辣,没本事,只能在寒风里颤抖,不过鬼子汉奸有的八路很快都有了,要是没有就从日伪手里夺他娘的。摸营、伏击、挖陷阱、打闷棍,反正只要是对着鬼子汉奸,你爱干什么干什么,能缴获布料就运回根据地组织地方政府生产被服。


中国人历来讲究入土为安,可穷八路可不这么干,夏天多少还给敌人留点,在冬天的伏击战后,鬼子就不说了,扒光,他们有毛衣,八路最喜欢,就连汉奸的尸体上基本也只剩下一个裤头了。没想到,当汉奸也不容易啊,临死连件衣服都没有。


日伪军的军服就穿在八路身上,不穿没法子,冷,警察的黑制服也饥不择食,上,扒他娘的。有条件地部队还能就着染色,没条件的,就披上鬼子皮过冬,反正八路也是隐蔽作战,偷袭为主,很多时候,猛的看上去,那不是八路,整个叫花子集中营,要不是头上顶个八路军帽并且有地方组织带领,弄不好被不明真相的地方部队伏击都不好说。


44年时,山东东平的日军偷袭八路,日伪军清一色的八路灰军装,装具齐全,可惜地方武装见惯穷八路,富八路着实没见过,马脚一下子就发现了,正规老八路冲出来,一顿手榴弹披头盖脸,倒让八路穿上新军装感觉了一把。


一年一套军装,做梦去吧,八路只好发动地方缝补,老区甚至参军的自己带被服,不让后勤伤脑筋。两年能发件衣服都不错,艰苦点的部队,数九腊月穿单衣在寒风里与鬼子拼刺刀,五月端阳披着棉袄打工事,旧的不敢扔,新的没下来。


皮带,统统的缴获大大地,头戴八路帽,腰间系皮带,敞开衣襟,腰里插驳壳,典型的八路地方干部。


咱们说说鞋,鞋是地方组织生产的大宗,这个制作隐蔽,谁都可以做,敌人发现也不要紧,就说自家纳自己穿,可是,八路的游击战特别费军鞋。


平原地区稍微好点,一双布鞋能穿一个多月,山区,一双布鞋不过坚持400多里山路而已,一旦有战斗结束,八路就立马把自己的布鞋脱下来,从敌人的尸体上脱下胶鞋或皮鞋,一双胶鞋能抵5双布鞋,至于鬼子的皮鞋,尽管很笨重,但走山路省,耐磨损。


八路在平地或不爬山,很多士兵都把鞋脱掉,光脚走路,无他,节约。实际还是穷啊。


鞋为八路装具里唯一能超标准发放的,基层政权也多给八路这个,至于袜子,基本不用想,只有裹脚布,就连裹脚布,也是承担绑腿的功能,个别时候还的应急做绷带什么的。


干粮袋、手榴弹包是八路军士兵的标准配置,其式样更是五花八门,有的长,有的短,上面还有字,如杀敌报国等,有的甚至上面还绣着花、鸳鸯等。地方动员参军的一般都自己携带绑腿、子弹带、手榴弹包,腰带、干粮袋和棉被。这些附属玩意就不提。


1941年皖南事变以后,外援以及合法购买基本断绝,根据地开展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用坚韧不拔的毅力克服了敌人经济封锁所造成的种种困难,基本上保证了部队的供给,为抗日战争的胜利打下了可靠的基础。


穷八路,穷八路,三个字道出了在60年前八路军当时斗争环境的艰苦。但军装中凝聚着的血与火的历史和民族精神,是用言语所无法比拟的。

9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