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时局逼人

无真子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赵钰父亲眼见手雷飞向来人,眼看要遭,但到底人老成精,这么多年的暗探也没白干,知道此事已不能善了,便没有出声预警。

门口之人见赵钰丢来异物,也只当是暗器,见不是砸向自己的,便不假理会。哪知方才走出两步,便被轰然一声巨响炸翻在地。

赵钰父亲瞅准时机,急忙呼喝家人一起逃命。其余家人遭逢巨变,正愣愣出神,听见呼喝,习惯性地跟着赵父冲出门外。

门外捕快不知就里,见有人冲出,急忙举刀奔来。

赵钰生怕家人和对方纠缠在一起,抢先拿出步枪来,好在李明华曾悉心教授过赵钰枪法,此时双方距离极近,便抬枪对着来人一阵点射,枪声过处,捕快应声倒地。未曾中弹的捕快听见枪响,已先吓得不轻,待看见同伴倒地,立马瞧出其中厉害,呼喝一声:“点子厉害,不可力敌!”随后转身而逃,奔跑中仍旧嘴巴不停呼喝,知会其余同伴。

赵刚毅知道事已至此,无可挽回,也只得领着家小随赵钰逃出四川,沿途虽然数度险些着了捕快的道儿,但总算有惊无险。

李明华重逢赵钰,心中欢喜无限,一扫近日颓废,亲自领人将赵钰家人接到一起,向南阳进发。

赵刚毅初遇李明华,倒是留了个极为不错的印象,得知这未来女婿还是堂堂一府守备时,便更加地放心了。可随着和义军接触得多了,几十年暗探的习惯让他也看出些门道来,平日在家人面前时常破口大骂些“乱成贼子”之类的言语,对李明华也不复当日的客气。反倒是李明华未来的大舅哥见到义军实力雄厚,越发地对李明华中意了,没事儿常和这未来妹夫套些近乎。

张子雨在李明华走后便一心扑在了制作枪炮上,将日常事务都丢给了手下去忙活,只是有重要事情时,才亲自拍板决定。

因为制造无缝钢管需要的基础设施门槛太高,张子雨虽然明知其基本原理,可以节省最耗时的初期摸索试验间段,但基础却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所以始终没能试制出来。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就只仿制了一门迫击炮,一杆后装滑膛枪。

迫击炮因为没有无缝钢管为原料,张子雨只好采用加固炮身的方法,待东西制作出来时全然不似张子雨想象中的三四十公斤重,可以一个人扛得动的样子,倒足足有将近两百斤样子,要想移动的话,两门炮由一匹马驼倒刚好合适,只是炮架、坐板这些就只好落在炮兵自己背了。好在制作炮弹以及填充的装药对张子雨来说问题不大,只要保证不炸膛把炮弹抛射出去,其威力还是不容小窥的。

因为要搞清这东西的极限射程,以方便固定装药,张子雨采用逐步增加装药的方式试验,结果在打到二千六百米时,这门最笨重的迫击炮便炸膛了。所幸众人准备工作做得完善,倒没有酿成事故。

至于后装枪,经过张子雨反复改进之后,射程好歹算是可以达到两百米,在一百米之内,只要瞄准了,打个人还是可以的,只是打在什么部位就不知道了。比之这个时代的鸟铳,优点无非是采用子弹后装,发射快捷而已,只是无论枪还是子弹,采用手工制作的地方都太多,距离大规模生产还为时尚早。

因为制作迫击炮的工艺不完善,性能也不是太稳定,为保险起见,最后张子雨将最大射程确定为一千米,不过精度就不敢保证了,因为制作瞄具要求工艺太高,全凭目测瞄准,加上炮弹是半手工制作,难免不够精良,是以只能保证个大方向,点对点打击是绝对不行的。好在这个时代的战争双反都是采用相互列阵迎敌,对这么个大目标还是大有用处的。

张子雨忙活了这么长时间,真想换个思路,看能不能搞些火箭炮之类的出来,可周围的局势发展却不给他这个时间。

无论官军还是张献忠,现在都已经改进了抛射手雷的方法,若自己还在东打一枪,西放一炮,不能制造出些克敌制胜的东西,只怕事到临头之时,手雷在自己头上炸响自己只能抓瞎了。为今也只好一条道走到黑,将就着现有的东西抓紧时间改进。

自熊文灿大败张献忠之后,一路对张献忠穷追猛打,丝毫不给张献忠喘息之机。倘若是左良玉,还存了个养贼自重的念头,可如今张献忠打死了左良玉,迎来的却是一心想要洗雪前耻的熊文灿。

张献忠被逼入绝境,却想起个老相识来。此人名叫陈宏范,曾对张献忠有恩。如今张献忠有难,自然而然想到他来,派了义子孙可望满带金银珠宝前去贿赂请降。

陈宏范见到如此大礼送上,自然愿意帮忙,当下便修书向熊文灿说情。

熊文灿此人本就是招抚匪盗的行家,他招抚的人中除了张献忠外,还有个赫赫有名的人物,那就是郑芝龙。这招抚的好处自然是知道的,是以在接到张献忠孝敬后便欣然答应下来。

张子雨得到消息之时,张献忠已经投降了。这局势一变,无形中南阳义军的压力便重了起来。张子雨虽然思路敏捷,但对这种千头万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却并不擅长,只得一面加紧武装部队,加强自身实力,一面焦急的等待李明华归来。

所幸不久便传来李明华已到安康的消息,张子雨急忙派人将情况传递给李明华,催出他快些赶回。

李明华看到张子雨来信后心中骇然,考虑到此时已快进入南阳地界,交待手下沿途小心后便拉来快马,准备先行赶回南阳。

赵钰刚与李明华相会,自然不舍分离,期期艾艾地说道:“我和你一起回去好吗?”

曹姑娘在旁听见赵钰之言也跑来凑热闹道:“是啊,我早就想到南阳去看看了,我也要随你一路。”

李明华也想能天天和赵钰在一处,哪怕一天也不愿分离,只是沿途环境实在复杂,而自己轻装简从,过于危险,是以不愿赵钰跟随,此时见又冒出个曹姑娘来,急忙说道:“你们还是随大队人马行动安全一些。”

“你身边有那么多高手,打不过逃还逃不掉吗?我看还是跟着你安全些!”曹姑娘接口道。

李明华听这话也觉有理,便说道:“这一路上可辛苦得紧,没时间给你看风景,我看你还是跟着大队安逸些!”

“我从京城都跑到这里了,辛苦算得了什么!你不知道,南阳在朝堂上可能没几个人提及,但在锦衣卫,我可是如雷贯耳,早就想去看看了,还有你这个匪首……”曹姑娘说到此时,才发觉说走了嘴,急忙用小手将口掩住,瞪着双大眼睛,涨红了脸,像生吞了个整鸡蛋,咽不下去一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