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华黎父子统一山东

無論魏晉 收藏 7 1473

木华黎,札剌儿氏,史载他“身长七尺,虎首虬鬚黑面谋略,雄勇冠一时。”(《元朝名臣事略》卷一“太师鲁国忠武王”)在蒙古国的开国勋臣中,木华黎与博尔术、博尔忽、赤老温一起号称“四杰”,深得成吉思汗信任。自从跟随成吉思汗以后,木华黎对他忠心耿耿,屡立战功。

铁木真在一次交战中,吃了败仗,突围中失足落马,偏偏天又下起了大雨雪,雪花漫天狂舞,迷失了方向,找不到营帐所在,铁木真又累又困,倒卧在草泽之中,木华黎与博尔术展开毡裘为他蔽雪遮寒,两人一动不动地站着,任雨雪“嗖嗖”地打在身上、脸上,整整一夜,早上铁木真醒来,发现周围的大雪已深有数尺。

另一次,木华黎舍身救主,令铁木真铭记在心。那天,成吉思汗骑马外出,当行走到一个山谷时,成吉思汗见小路弯弯曲曲,两边的山上丛林茂密,便回头问随从:“要是我们现在突然碰见敌人,那该如何呢?”随行的有30多人,都争先恐后地表着忠心:“我们将以身为主上挡刃遮箭。”话音刚落,丛林中果真杀出一伙人来,箭矢如骤雨般直飞而来,随行之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得不知所措,群马嘶鸣,四处乱窜。这时,只见木华黎对着敌人举箭便射,接着,他麻利地解下马鞍,双手将其展开护住了成吉思汗……

当成吉思汗论功赏群臣时,不由感慨地对木华黎说:“自你做了我的伴当,从未离开过我的门户。当我设营于豁儿豁纳黑川时,你即以天神的吉兆鼓励我,使我下决心夺取天下。以后又多次出生入死,威震敌胆。”因此,成吉思汗总是信任地将重要任务交给木华黎等人去完成。

正当成吉思汗举兵伐金之时,发生了花剌子模边将杀死蒙古使者和商队事件,成吉思汗听到这个消息,勃然大怒,决心率主力西征花剌子模。西征前,嘉定十年(1217年)八月,成吉思汗封木华黎为太师国王,都行省承制行事,赐誓卷、黄金印,黄金印上镌刻着“子孙传国,世世不绝”8个字。成吉思汗命木华黎统率大军经略中原,攻取河北、山东一带,语重心长地叮嘱道:“太行以北,朕自经略,太行以南,卿其勉之。”(《元史》卷一一九《木华黎传》)并将九斿大旗交付给他,对诸将说:“木华黎树起这面旗帜,发号施令,就如同我亲临一般。”

当成吉思汗西征时,木华黎身负重任,全力经略中原。但是,成吉思汗西征带走了蒙古军的主力,木华黎手中的军队仅是一支偏师,其主力军仅是1名汪古部骑兵、1.3万名蒙古探马赤军,外加契丹人、汉人组成的军队,总计也不过10万人左右。为数不多的兵士,屈指可数的将帅,而面对的是仍然拥有几十万大军的金朝。身负重任,木华黎丝毫不敢懈怠,当即在燕京、西京设置行省,轮番向河北山东各地发动进攻。

嘉定十年(1217年)十月,蒙古军再次攻入山东地区,连破邹平、长山、淄川等城,但很快北退。

是年十一月,蒙古军连续攻下滨州、棣州(今山东惠民)、博州(今山东聊城)3州。十五日,破淄州。十六日,南攻沂州,金守城军队弃城而逃,蒙古军毫不费力地攻占沂州。十八日,蒙古军又破密州城,金节度完颜寓战死。至此,山东10余州县落入了蒙古贵族手中。

起初,蒙古大军长驱直入、横扫中原,往往志在抢掠金帛子女、牛羊马畜,还没有打算占领中原的城池土地,故而是攻城不守,旋得旋失。《蒙鞑备录·征伐》中曾经说:“回鹘有田姓者饶于财,商贩钜万,往来于山东、河北,具言民物繁庶……说鞑人治兵入寇。”因此,蒙古铁骑所到之处,杀掠无数,撤走时,金帛子女、牛羊牲畜往往席卷一空,所过残破,致使民怨四起。木华黎显然注意到了这一情形,于是便在随后的军事进攻中改变以往那种屠戮抄掠、占而复撤的做法,招民耕稼,力图长期占领和统治这一地区。可是,杀掠还是屡屡出现。于是,嘉定十三年(1220年),汉族大将史天倪向木华黎进言:“如今中原地区已粗定,但我们的军队每经过一个地方还要纵兵抢掠,这不是‘王者韦民伐罪’的本意。况且国王要为天下除暴安良,不能再继续这样做了。”木华黎闻听此言,随即通令各军:今后胆敢有擅自剽虏者,以军法从事,凡掳获的老人孩子,都遣返回乡。从此,军队纪律严明,各地百姓拍手称赞。

与此同时,木华黎十分重视招揽各地地方豪强。蒙古大军伐金以来,整个山东地区处于一片混乱之中,金兵弃城逃走,蒙古铁骑也是来去如疾风,未能牢固占据哪块地区。兵荒马乱之际,许多地方豪强纷纷纠民自保,成为各霸一方的地方武装势力,一时间群龙无首。这些地方割据武装最终归拢于谁,事关大局。对此,木华黎深有感触。早在几年前,他就在长城以北收服了一批地方武装首领,如今已成为他麾下的得力干将,冲锋陷阵,出谋划策,像史秉直、史天倪父子。因此,面对山东的局势,木华黎竭力“招集豪杰”,凡率部归降或纳土者,一概让他们管辖原有地盘。于是,在蒙强金弱的形势下,越来越多的汉族地方武装归向木华黎,其中,山东长清人严实的归附,令木华黎如虎添翼,实力大增。

严实字武叔,山东长清人。此人一向任侠放荡,不治产业,喜交朋友,落魄于乡里。多次因事被拘捕入狱,幸好得到友人的救助,才得以解脱。金末,蒙古军南下伐金,金东平行台到处发民为兵,严实被任为百户。严实颇有勇有谋,后来便因击退当地农民抗金义军的进攻,被授以长清尉、长清令。当南宋军队攻破益都,向西进发时,金行台命令严实储备军粮以备迎击。乘严实带人外出征粮之机,宋军攻占了长清,得知消息后,严实马上急速返回,经过一场激战,终于夺回长清。可这一失一夺,让一些对严实心怀不满的人找到了口实,借机向行台进谗言,说严实与宋军暗中往来。行台根本不辨真伪,立马发兵围攻长清,严实百口莫辩,只好携全家偷偷地跑到青崖崮躲藏起来。宋军路过青崖崮,严实不得已请求归附。于是,宋廷任命严实为济南治中,分兵四路进攻金兵,结果所到州县都被攻下,于是太行之东,全受严实的节制。金兵合力攻打彰德,宋守将单仲力不能支,多次向严实求援,严实向主将张林请示,谁知张林颇不为然,逗留不行,严实只好独自率军前往支援。可他快马加鞭赶到彰德时,城早已被金兵攻破,单仲兵败被俘。严实目睹此事,认为南宋朝廷太腐败了,根本不足恃,于是调转枪头,公元1220年,严实拜谒太师木华黎于军门,率所部彰德、大名、磁(今河北永年东南)、恩(今山东武城境)、博(今山东聊城)、滑(今河南滑县)等州户30万来归,木华黎承制拜严实金紫光禄大夫,行尚书省事。严实的归降,使蒙古不费吹灰之力而取得大片领土,木华黎攻略山东的力量大大增强。随后,严实助蒙古军连破曹、濮、单三州,屡立战功。时隔不长,木华黎在黄陵冈大败金军2万余众,随即进攻楚丘,楚丘城小而固,四面环水,易守难攻,蒙军以草木填堑,直抵城下,严实率所部率先登城,大破楚丘城。此役,严实功劳不小,这使得木华黎对他倍加欣赏。当再下单州、进围东平时,便使严实掌山东西路行省,并交待他:“东平粮尽,必弃城走,汝伺其去,即入城安辑之,勿苦郡县,以败事也。”(《元史》卷一一九《木华黎传》)嘉定十四年(1221年)五月,严实攻占东平府,成为木华黎在山东的一支重要依靠力量。

金朝后期,统治腐败,人民生活困苦不堪,河北、山东爆发红袄军起义,李全李福兄弟也聚众数千,参加反金斗争。李全头脑机智灵活,对待下人很和善,练就了一身好武艺,骑马射箭样样精通,枪法高超,人称李铁枪。在随后的斗争,李全又与另一支义军首领杨安儿的妹妹结为夫妻。两支义军合并,力量更为强大。由于遭到金军的猛烈反扑和血腥镇压,许多小股农民起义军失败,李全也率军于嘉定十一年(1218元)向南转移,归服南宋,宋廷很重视这支队伍,授李全为武翼大夫、京东路兵马副总管。经过短期休整,李全又率义军返回山东,连续攻占许多州县,同时利用京东路副管的名义,联络各地豪杰。山东各地的农民军残部,一时之间全都投奔到李全的旗下,李全的队伍更为强大,破州克县,前后攻克二府九州四十县。李全成了左右山东局势,同金、蒙古并列的强大势力。在这一形势下,为了完成对山东的占领,木华黎于嘉定十三年(1220年)下半年全力进军山东,开始与李全争夺山东的控制权。

嘉定十四年(1221年)十一月,南宋驻守益都的张林与李全发生磨擦,叛降蒙古。

是年十二月,原红袄军首领石硅因农民军内部矛盾,投降了木华黎,蒙古授他为济、兖、单三州都总管,并给予绣衣玉带,同时对他道:“汝不惮跋涉数千里,慕义而来,寻当列奏,赐汝高爵,尔其勉之。”(《元史》卷一一九《木华黎传》)

至此,木华黎的军队已经攻下黄河以北的绝大部分地方。这年秋冬之际,他开始部署进兵秦陇。嘉定十五年(1222元)木华黎率蒙古军西破太原,留兵驻守,又渡过黄河,西攻同州(今陕西大荔)、蒲城,再攻长安、凤翔,但均未得手。木华黎心急如焚。与此同时,成吉思汗的西征大军已经平定中亚各地,想到临行前成吉思汗的重托,木华黎不由地暗自着急,命大军加快进攻步伐。

嘉定十六年(1223年)三月,木华黎已深感体力不支,未几,便病重而亡。临终,他对其弟带孙无限遗憾地说:“我协助国家建树大业,东征西讨达40年,没有什么遗恨,只是恨汴京没有攻下!你努力吧!”惊悉木华黎病逝,成吉思汗十分沉痛。后来,当成吉思汗亲率大军进攻凤翔时,对诸将发出感慨:“假如木华黎在的话,也不用我亲自来此了!”对他仍是念念不忘。



三、孛鲁承父志


木华黎去世后,他的儿子孛鲁袭位为国王,率领大军继续用兵山东。孛鲁,性情沉毅,宽厚爱人,通诸国语言,身材魁梧,善骑射,乃一员虎将。他与其父一样,深得成吉思汗的信任。成吉思汗在西征前线上曾两次召见他,交给他攻夏灭金的重要使命。

木华黎死后,蒙古在山东的形势一度急骤转下,非常被动。李全率其军攻陷益都,俘获张林。作为山东重镇的益都被攻占,使蒙古军队处于不利局面。红袄军首领彭义斌归服南宋,声势大振,率大批农民军坚持反金抗蒙斗争,一举攻下山东西部重镇东平府,东平府臣严实被迫投降。获悉这些,孛鲁平定河北后,立即移师山东。宝庆元年(1225年)七月,孛鲁派兵攻打彭义斌,严实见此马上反戈相向,与蒙军会合,彭义斌腹背受敌,战败被俘,不屈而死。山东西部的抗蒙形势大变。第二年(1226年),曾率领乡民以济南黉堂岭为据点的张荣,曾经攻略章邱、邹平、长山以及淄州之地,一度非常活跃,这时也迫于形势的压力,率众向蒙古投降。随后,孛鲁集中主力全力对付李全。宝庆二年(1226年)六月,蒙古军队包围益都。双方展开大大小小战斗百余次,李全和杨妙真虽使尽了“李铁枪”、“梨花枪”的威风,最终因实力不济败退城内。蒙古兵轮番进攻,李全被围城一年,宋援不致,粮草殆尽,率部归降蒙古。蒙军诸将认为:李全投降,是为情势所逼,并不是心服口服,今日若不杀他,他日必后患无穷。孛鲁却不这样认为,力排众议,告诫诸将:“不然,诛一人易耳。山东未降者尚多,全素得人心,杀之不足以立威,徒失民望。”(《元史》卷一一九《木华黎传》附《孛鲁传》)于是任命李全为山东淮南楚州行省,郑衍德、田世荣为副,其他郡县闻风款附,蒙古占领山东全境。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