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明 外传 第九章 论商

peter_niu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1.html[/size][/URL]   近几日一直呆在书房的林皓然,着实感觉太闷,便带着林虎一同来到自家的酒楼看看。自从过来后,这还是第一次。两人一路闲逛进了酒楼,就发现一楼厅内已经坐满了食客,原本想在二楼找个桌位顺便查看一下酒楼的生意如何。刚上二楼,就听到有个道士在口出诳语,竟然说可以测得天机。这一套林皓然前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1.html


近几日一直呆在书房的林皓然,着实感觉太闷,便带着林虎一同来到自家的酒楼看看。自从过来后,这还是第一次。两人一路闲逛进了酒楼,就发现一楼厅内已经坐满了食客,原本想在二楼找个桌位顺便查看一下酒楼的生意如何。刚上二楼,就听到有个道士在口出诳语,竟然说可以测得天机。这一套林皓然前世自然见得很多,当下也没有多加考虑,便接过话头。

那道长没有回头,抚须问道:“公子想测何事?”

林皓然拱手道:“就请道长测测鄙人的气运如何?”

那道士转身看向林皓然,凝视良久,满脸的匪夷所思:“来处朦胧,去处模糊,来去两不知!”

要是别人听了或许会认为,这是道士在故作神秘诓人的。但林皓然闻听此言顿时惊住了!心中不禁暗叫‘哇靠’真有这么神?

看着林皓然惊愕的神情,那道人摸着胡须继续言道:“所谓‘相由心生’,想来是贫道学道不精,竟看不通公子的面相。”

那道人说的平淡,可林皓然却听得额头冷汗刷刷直冒,手心中也满是汗水,不自觉的在自己的衣服上搓着。

“道…道长,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林皓然不由得心虚的问道。

那道人平静的看着林皓然不答反问:“天生万物,凡人又岂能尽知?”说完微微一笑:“公子,贫道虽没有算出来公子的气运,但贫道却算出来自己要有口福了,呵呵。”

这时,青衫书生也答话过来:“道长既然没有算出来,又怎么能肯定自己有口福了呢?”说完站起身来对着林皓然双手抱拳一躬:“在下公孙珣,不知这位兄台是否是林皓然林公子?”

林皓然连忙起身还礼,口中答道:“正是林某。”

“闻听林兄楹联诗会上的才情,如今得遇林兄实乃公孙有幸。”

“呵呵,公孙兄过誉了,林某实在有愧公孙兄的夸奖。”林皓然自谦道,说完又转身向道士一拱手:“道长,如不嫌弃我等凡夫之人,就请移步与我等一同进餐如何?也好应了你的自算之语。”

那道长也没推辞,抚须笑道:“呵呵,如此贫道清风就叨扰了。”

林皓然转身问公孙珣:“公孙兄,请移步至三楼雅间一叙如何?”

“故所愿,不敢请耳。”公孙珣欣然答应,两人便随着林皓然上了三楼。刚在三楼站定便看到酒楼掌柜吴叔一路小跑着过来了:“公子,怎地没说一声,这要是那个不长眼的冒犯了公子可是如何是好?”

林皓然听出吴叔口中的埋怨之意,当下展颜一笑道“呵呵,吴叔莫急,我也是在家闷得慌,出来透透气。这不,遇见了公孙公子和清风道长,吴叔,你先帮我安排一间上等雅间。”

“公子,诸位请随小老儿上四楼。”说完在前面带着众人上的四楼。四楼房间不多仅有三间,但每间都是装潢考究,房间的面积也比三楼的雅间宽绰不少。雅间共有三进,刚进门便是宾客说话的客厅, 进门处有衣帽挂架,两边分别摆放着做工考究的四把座椅。正中主座的后面是一面屏风,屏风的后面便是宾客进食的餐厅,餐厅在往里便是商谈秘事的地方。

若不是楼下时时有酒客猜拳行令的声音传来,让人很难认为这是在酒楼。众人似乎是进入了某位大户人家,林皓然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不禁为酒楼的装饰暗暗乍舌,如此豪华就是和后世的五星酒店也没有多大区别。

安排好众人在客厅坐定,吴叔告辞下楼安排饭菜上来。

看着眼前的事物,公孙珣不禁眉头微邹开口道:“林兄是经商之人?以林兄的才情、学识博得功名应是题中之意,为何……?!”

林皓然知道这个时代的人从骨子里看不起商人,一直认为商人是最低贱的职业,这是儒学所提倡的维护封建统治正统思想的等级制度,所以公孙珣才会有此问。

林皓然不徐不疾的站起身来,在客厅中来回踱了几步:“清风道长、公孙兄,管子曾在小匡一篇中曰道:‘士、农、工、商四民者,国之石(柱石)民也’。可见这四民缺一不可,士,国之栋梁,代天子管教四方百姓;农,国之根基,没有穷苦的农民百姓在田里劳作,就没有我们日常的吃、喝、穿、戴;工,国之助力,看似奇淫巧技,但没有这些奇淫巧技,就没有我华朝军队的明枪亮剑,就没有遮风挡雨的房舍可住,也没有车、舟可乘;商,国之血脉,商人将百姓多余的物品流通出去,又将百姓及朝廷急需的物品贩运进来,才能使当世之下的万民富足。如能给予支持,一只远行他国的商队比一支远征的军队,带来的影响更大、更深远。”

听了林一凡这一凡言谈,清风道长眼中亮光闪现,而独公孙珣沉思起来,良久公孙珣说道:“林公子,此番言论,士农工公孙某尚可接受,唯独这商不敢苟同,古人云:商人重利。如何能让商人抛弃利益?”

听到公孙珣的问题,林皓然知道他已经对自己的想法有所动摇,但轻商的观念根深蒂固,要想一下改变过来是不可能的。他不慌不急的说到:“商人重利,古往今来皆是如此。但商人更重的是义,是信。商人在贩卖货物的时候,没有了义、信,也就没有人和你做生意了,何来的利可言?诚如公孙兄所问,如何能让商人轻利?关键是如何引导。”说到这里林皓然停了下来,因为他被门外一声:“好一段商轮!”

在旁边伺候的林虎,听的外面有人接腔,便开口呵斥道:“何人在外喧哗?!”说罢伸手打开门来。

们刚打开只见刘宗周站在门外捻须微笑看着林皓然等人:“呵呵,老朽前来会会老友,没曾想竟然听到如此阔论。”

林皓然见是刘宗周连忙上前见礼:“学生见过念台先生!此言只是学生浅薄之见,一时妄言,请念台先生见谅!”

公孙珣闻听此人是当世大儒刘宗周,也赶紧连忙上前见礼:“学生公孙珣,见过念台先生!”

唯独清风牛鼻子,没有起身见礼,只是自顾自的喝茶。刘宗周抬步进的房间,看到稳坐如山的清风不禁哈哈哈大笑起来:“你这牛鼻子,多年不见还是这等脾气。你怎么也在这里?难道你也动了出世之心?”

清风无比牛X的靠在椅背之上,嘴角微微上扬:“贫道自觉观中贫苦,耐不得寂寞,自觉红尘事未了,这番入世乃是印证道法,明悟本性。”

刘宗周也没客气,径直走到清风旁边的座位上坐下,端起茶杯:“哈哈哈,老夫不是来和你斗嘴的。”转而又问向林皓然:“林公子,听得时才话语,伺候尚有下文,不妨一起说来。也好让老朽见识一下!”

林皓然连忙躬身:“学生不敢造次!”说完又向林虎挥了挥手,让他将房门关上。

“林公子但说无妨!只是适才听得林公子说‘让商人轻利首在引导’不知如何引导?”

林皓然沉思一下缓缓说道:“引导需要借力朝廷,朝廷需要做的就是制定合理的规则,以规范行商秩序;合理的税费,以充盈国库;朝廷也可自己设立商行,自行经营。”刚说的这,刘宗周打断了林皓然。

“朝廷自办商行?这不是与民争利吗?”刘宗周摇了摇头说道。

林皓然知道,古代“重农抑商”的固执思想,使得中国前进缓慢落后,别人在进步之时,固守不进。商人在众多的代名词中是“尖嘴猴鳃,滑头滑脑”,而不知,人货之间的微妙关系。到如今,中国虽取得发展,与发达国家相比,差别极大。老祖宗有许多商道之法则,而被许多“愚民”摧毁,不觉为之惋惜。许多名人怪士,只能隐居山林,从此不问世间之事。鬼谷先生所著《鬼谷子》,谈经论违,商兵合一,而被确为“异书”,有大胆人士,以性命保留,才得以流传。不得想,中国国人是何等愚昧。祖先文化不去吸取,继承发展,反而崇美崇洋之书,明知许多与我民族文化不相融洽,却强而融合,并推为先进,祖宗道德遗失,让别族兴而同化,如此而来,民族的棱角也被磨灭了。文化交流本是好事,但交流之中分清主次。批判继承,选择吸收,不是故做媚态。


中国自古是兵法诞生之地,而相对于兵法研究来说,日本,韩国早走在我前列。他们较早的将兵法用于商业中,成巨资公司,挑战龙头老大。而国人却少以兵法为谋,公司经营,缓缓而行。(貌似跑偏了?)

但这些,林皓然不能说,只能强笑说到:“呵呵,念台先生,这怎么能是与民争利呢,朝廷开办商行,以自身的资金优势可以拉动很多的行业兴盛,这不但不是与民争利,反而是与民谋利。”


听着林皓然的一番高谈阔论,刘宗周开始仔细打量起林皓然来。原本以为只是有些文采,没想到对于这经营之道也有如此见地,虽说一时不能接受,但如此阔论,也是前所未闻之事。于是朗声笑道:“哈哈,林公子对于经商还有这样的见地。”


林皓然依然不慌不忙的说道:“世人皆知修文习武以报效朝廷,然不知商人一样可以以商报国。”


“哦?以商报国,林公子,你到是说说如何以商报国?”闻听此言,清风也来了兴趣。


林皓然不加思索,开口言道:“念台先生、清风道长学生以为,商人不只是重利。大商者,立千秋之业,存宏伟之心。小商中人,常以蝇头小利为己欢乐,无有远见,困于当前之状。。。。。。”


林皓然洋洋洒洒一通妙论,清风道长是两眼放光,刘宗周则是低头沉思不语,公孙珣更是满脸的疑惑不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