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四十章 战局之变

无真子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张献忠听罢大惊,想要立即下令撤退,却又苦于未曾做得准备,舍不下这好不容易到手的财物。更何况现如今的作战样式也发生了极大变化,打仗可是烧钱的买卖!丢了这些,以后还如何翻身?张献忠想罢,还是决定和官兵赌上一把,看谁先熬不住! 熊文灿忍痛拿出几万两银子买来震天雷,本来只为保命,可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张献忠听罢大惊,想要立即下令撤退,却又苦于未曾做得准备,舍不下这好不容易到手的财物。更何况现如今的作战样式也发生了极大变化,打仗可是烧钱的买卖!丢了这些,以后还如何翻身?张献忠想罢,还是决定和官兵赌上一把,看谁先熬不住!

熊文灿忍痛拿出几万两银子买来震天雷,本来只为保命,可待东西真的买回后,却又信心大涨,加上探得些情报,见机不可失,当下只略作准备后便领兵杀出城来。挥军过处,可谓所向披靡!

待杀到张献忠老巢,张献忠却早已做好准备,列阵相迎。

熊文灿此时可是财大气粗,一上场便以手雷破阵,张献忠自也不肯示弱,也以手雷相迎。可这一来一往,便在两军之间炸出了一片死亡地带,任凭怎么催促,两军士卒也不肯向前,成了相持不下得僵局,双方又挑选了些臂力强的士卒相互投弹,可是战果有限。

官军这面也正苦于久战无功,早有人献计四处砍伐树干立于阵前,再上下绑上两副强弓,把弓弦扣在一起,缝上布兜,做成大弹弓,弹射这威力奇大的“震天雷”。

李定国知道自己这边“震天雷”有限,耗不过官军,此时也心生一记,向张献忠禀道:“义父,咱们何不弄些攻取池的投石车来抛射此物?”

张献忠一听大喜,只是因此物太小,过于巨大的投石车反而无用,当下便派手下去挑选些轻便的送来。

官军虽制作在先,却苦于没有现成的东西,只得做好一个用一个,成了添油战术。

张献忠部被炸得军心大乱,眼看便要崩溃,所幸投石车及时运来,当即便对官军还以颜色。

此刻两方都被炸得豪无阵型可言,只是慑于对方手中利器,才不敢似以前一般挥军而上。却是一方火力强劲,一方准头十足,都在苦苦支撑着,都望着对方提前溃散。

不过官军到底是后劲足些!张献忠所部投石机被炸得越来越少,“震天雷”也所剩无多!官兵却是越战越勇,渐渐压过对方火力。

张献忠眼见不敌,好在后面已经将细软收拾停当。当下也顾不得手下死伤,派出敢死亲信督战后,便亲帅后军转身而逃。

前军发觉后军逃了,知道获胜已然无望,当即便往四下溃散。后面督战队虽竭力约束,却奈何大势已去,又如何阻止得住?好在官军被这前面溃军一阻,张献忠已早已逃离战场了。

熊文灿本来意欲一鼓作气灭了张献忠,但奈何方才之战早已将士卒胆子吓怕。如今方才脱险,又如何愿意尽力追赶?只白白地放过了这大好机会,不过熊文灿一路收服城池,张献忠又无心恋战,节节败退,熊文灿也是立下了不小战功!

李明华接到唐门众人,便顺长江而下,经渝州、到开县后上岸,绕道安康而去。一路上李明华时常左顾右盼,始终觉得赵钰就在左近,可极目望去,又哪里有半分赵钰的影子?这日众人行到当日偶遇曹姑娘之地,李明华忆起当日情形,黯然神伤!如今物是人非,也不知“她”是死是活?

看着斜阳西下,残照里水气升腾被霞光染成金色,缕缕火烧云由金赤继而变为橘红最后黯淡如鱼背,李明华本就想多在此看看,便下令就地宿营。睡到半夜,却又梦见了赵钰扑在自己怀中哭泣,滴滴眼泪落在自己脸上,不由得令人担心!睡梦中李明华想伸手拍拍赵钰后背,手一动,却果然拍到一人,立时将其惊醒。

睁眼看时,却不是赵钰是谁!当下李明华也顾不得是不是在做梦,急忙一把将她拉住,心中只想:“管它真的也好,做梦也罢,只愿她此刻不离去便罢。”

赵钰被李明华一抓,心中连日来的酸楚一起涌将出来,扑在李明华怀中哭了起来,一阵阵处女略带温热的体温传到李明华身上。

李明华紧闭着双眼,一动也不敢动,静静享受着怀中的柔软与踏实,生怕动作大了,被从梦中惊醒。二人就这样小心站着,每一个细微动作都轻轻地保持着这份和谐,门口不时传来士卒的口令声,点缀着这如梦似幻般的静夜。

赵钰哭得够了,心中想要抬头看看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儿,却又贪恋着眼前这安全与踏实的感觉,只轻轻的将脸颊靠在李明华肩头,身体紧紧地依偎在结实的胸膛,只恨不能钻进李明华心里去。

李明华低头静静看着眼前实实在在的可人儿,良久之后柔柔地在她额上淡淡一吻。

赵钰紧闭双眼,只觉一股电流霎时穿过心田,来得那么突然,去得却是绵远柔长,心中慌乱,立时挣脱出来,复又后悔莫及,轻轻说道:“我…我回来了!”

李明华小心问道:“家人接到了吗?”

赵钰听李明华这一问,神色复杂,少顷才回答道:“枪在这里,我没有把它交出去……”

原来赵钰回家后便和家人闹翻了!原因无它,因赵钰不愿交出枪来,反劝家人和自己一起逃命,而其家人胆小畏势,对赵钰的要求坚决不允,最后竟欲制住赵钰,强夺其手中之物。

赵钰随义军转战四方,早非当日那逆来顺受、毫无主见的黄毛丫头,自然不愿尊从。慌乱间退出门来拔出手雷,先往旁边扔出一颗,接着再拿出一颗握在手中,喊道:“再逼我我就死在你们面前。”

赵钰哥哥名叫赵彪,此刻见赵钰竟敢反抗,正要出手教训,却被旁边一声巨响吓了一跌咧,抬眼见赵钰手中物事,立时便明白过来,呆在当地不敢动弹,双方就这样僵持着。

这兀突的响声划破夜空,早将隔壁暗中监视之人惊醒,不多时便从当地衙门搬来援兵。

赵钰听门外传来阵阵呼喝之声,眼看房屋就要被团团围住,却苦于家人不愿跟随,动弹不得。

门外锦衣卫领着捕快,布置好一切后,带人踹开大门,走了进来。

赵钰无暇多想,顺手将手雷扔了过去,又擎出两颗拿在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