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走出南沙困局需长远大战略 两岸须合作

龙魂名将 收藏 1 228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13_16930_9616930.jpg[/img] 南沙太平岛上的主权碑 记者|王晓夏 南海问题已经陷入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境地,走出南沙困局需要制定长远的大战略…… “南海大战略” “南海问题由来已久,中国一直以来致力于和平解决争端,营造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南海总体形势还是稳定的。”中国南海研究院吴士存院长对《世界博览》说道。南海丰富的资源和重要的战略通道地位,使得南海成为各方战略博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南沙太平岛上的主权碑




记者|王晓夏


南海问题已经陷入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境地,走出南沙困局需要制定长远的大战略……


“南海大战略”


南海问题由来已久,中国一直以来致力于和平解决争端,营造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南海总体形势还是稳定的。”中国南海研究院吴士存院长对《世界博览》说道。南海丰富的资源和重要的战略通道地位,使得南海成为各方战略博弈的热点地区。南海争端涉及中国和南海周边有关国家(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等),但近年来,同时区域外以美国、日本、印度等国家也积极介入,形成多方相互制衡的稳定局面。南海周边有关国家在处理南海问题上的策略也十分明显,就是将南沙问题彻底复杂化,使得中国投鼠忌器难以段时间内解决南海问题。


3月17日,由越南外交学院外交战略研究所‘东海课题组’牵头(越南称南海为东海),召集了国内来自各有关部门的近百名专家学者召开了一个‘东海主权之争:历史、地缘政治和国际法’研讨会,该研讨会还特邀了两名美国人出席。有越南专家向政府提出应对南海问题的一系列的建议,其中比较突出的是‘四化’建议——即南海问题“国际化、公开化、政治化、非敏感化”的方针,得到与会者普遍的认同。“国际化”就是搞大,通过南海资源的国际联合开发让更多的国家涉足南海事务,使中国更加孤立;“政治化”、“最敏感化”就是有限搞大,毕竟作为小国越南并不想真正对抗中国;“公开化”就是在国内强化民众的南海主权意识,同时利用国际舆论宣传将南海争端透明化。


中山大学多年从事中越关系研究的冯永孚副教授在接受《世界博览》采访时讲道:“我认为,南海问题‘四化’的核心是所谓‘国际化’。最近暨南大学一位学者,在国内某期刊撰文指出:南海问题可以通过国际法庭仲裁来去‘国际化’,但我个人觉得这个思路是行不通的,要是纯粹从国际海洋法这个角度做出一个仲裁,对我们十分不利。”南海问题是一个需要在‘维稳’和‘维权’之间寻求平衡的智慧命题,中国既需要维护南海的主权完整,同时又要维护南海稳相对稳定的周边环境。在我们追求双重目标的导向下,决定了南海问题无法短期内解决,需要拥有“经略南海”的长期策略。对此吴士存院长认为:中国必须抓紧研究和制定“南海大战略”,这一战略应该具备长期性、综合性、前瞻性,包括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诸多领域。尤其要重视南海石油开发对我国国家石油安全和经济安全的巨大影响。

资源开发凸显“存在”


“南沙争端是岛屿主权和海洋管辖权争议,实质上是战略利益碰撞和资源争夺。”吴士存院长说道。目前南海周边有关国家加快了油气勘探开发的步伐,并且公开招标,引入国际石油公司开发。周边国家每年从南海开采5000万吨以上的石油,相当于大庆油田的年产量。当前南沙海域被周边国家各自划分了彼此重叠的对外招标矿区,不断扩大勘探范围,且大部分区域在我国传统疆界线内。


“中国是这一地区的大国,要在南海争议区域的资源开发中占据主导地位,不能坐等别国提出共同开发资源的方案,因该主动出击提出法案。在南海资源的开发中凸显中国在南海争议区域的存在。”冯永孚教授说道。


近年来,某些南海周边国家经常抓扣我国正常作业的渔民渔船,使我部分渔民的生命财产受到损失,严重破坏了我国南海管辖海域的渔业生产秩序,也不利于海上形势的稳定。 “南海周边国家的这种行为,主要是想借此来对争议海域行使所谓‘管辖权’,显示‘存在’。” 吴士存院长对《世界博览》说道目前渔民在南海争议海域作业虽然起到了宣示主权的作用,但处于弱势和危险的地位。部分渔民捕捞濒危物种和侵渔的违法行为,往往成为周边国家丑化中国,排斥中国的工具,渔民在南沙“存在”并宣示主权的效果也大打折扣。


祈望两岸合作


2008年台湾局势发生了积极变化,两岸关系呈现出良好发展势头,全面直接双向“三通”迈出历史性步伐。目前,两岸共守南沙,完全可以在南海开展一些合作。关于合作领域,吴士存院长说道:“可以开展南海渔业管理和捕捞作业合作,海上搜救合作,南海科研考察合作,还有水下文物打捞、海洋环境保护等方面都是很好的合作领域,再就是两岸研究南海的专家学者也可以开展广泛的学术交流。”


虽然两岸目前在“一个中国”的问题上难以建立普遍共识,但不容否认的是,基于同样宣称拥有南海岛礁主权和海洋权益,加上民族感情、历史渊源等因素,在南海主权归属问题上,两岸并不存在重大分歧。同时,两岸过去在南海问题上均多采取一致立场,共同对付南海周边国家,并没有挑战对方的主权立场。因此,两岸采取协商与合作的方式对待南沙地区的资源开发问题,可以增进互信,有利于双方的实际利益。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