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四章 各展绝技鼓士气 两相绑架较短长 第十四章(7)缓兵之计

bjunqing2008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秦二虎接过信封抽出信签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二虎兄台鉴:兄名彪绿林,人所景仰,弟倾慕已久;欲与金兰结交,共谋鼎足,希请三思。方今天下扰攘,干戈四起,日本皇军横扫寰宇,社稷倾覆,改朝换代势所必然也!”

再往下看,又写道:“当此时也,绿林中非豪杰托足之处,土八路亦难抗拒天命,望兄应天顺势投效皇军为盼,封侯拜将富贵荣华即在目前。为求允诺,已将兄之宗亲悉数请在本府,生杀予夺,悉听尊兄一决!”

秦二虎自幼家贫,没有念过几天书,投身军伍之后才在部队里多认识了几个字,虽然只是粗通文墨,简单的文字还是可以看得懂的,看过阎康侯的来信之后心下一片豁然。

他知道这是阎康侯行的“苦肉计”,先前索钱赎票的说法只是个烟幕弹,心中盘算已定,便向“赛半仙”问道:“除了信中的言语,阎三薄饼子还有别的话带给我们弟兄么?”

“赛半仙”应道:“说老实话,我也没有见过阎三爷本人,听过来送信的人转告,阎三爷抓了老秦家那么多亲戚过去,并没有要加害的意思,只是想与大当家的交个朋友而已。”

又道:“不过,来人传话说,阎三爷再三叮嘱,要我在得到大当家的回信以后,务必亲身去他府上面谈,他是非常倾慕大当家的威名的,诚心诚意地想和大当家的联手开创一番事业!”

秦二虎冷笑道:“我们弟兄自打拉杆子起事起,一直在这海岛上蜗居,向来与阎三薄饼子井水不犯河水,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他怎么无中生有地算计起我们弟兄来了?这实在是令人费解!”

又愤愤地说道:“这拉关系交朋友也没有这样搞的呀,先把人家的亲戚都给抓起来,然后再逼赶着鸭子上架,天底下哪儿有这样与人交朋友的!皮爷您也是个读书明礼之人,您说是不是这样一个道理?”

“赛半仙”又应道:“我这也是受人之托,与人传话,究竟这个阎三爷是怎么想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他既然托我来与大当家的讲和,恶意应该是不会有的,只不过是寻您不便,才采取了这么一个下策。”

又道:“按照常理来讲,他这样逼迫人来就范是不太光明道德的。乱世奇事处处都有,就看大当家的怎么回复了。”说着,又小心观察着秦二虎的气色。

秦二虎愤然道:“我们弟兄虽然身在绿林,打家劫舍是我们的家常便饭,可出卖祖宗当汉奸的事情我们是绝对不会去干的。”

又道:“更何况,我们弟兄现在已经加入了抗日救国军,立志要为报效国家挽救民族危亡效死疆场,怎么能够去给日本鬼子和汉奸去当走狗呢?阎三薄饼子这样来搞不是逼良为娼吗!您说是不是,皮爷?”

“我看还是这样吧!”他见“赛半仙”正闪着狡黠的目光瞟着自己,又继续说道:“您这次回去给阎三薄饼子带个信儿去,就说他的情我秦二虎领了,抓我亲戚的事情我也可以既往不咎!”

又道:“您再给他传个信儿,既然他这样看得起我们弟兄,只要他打起抗日的旗帜与小鬼子决裂,为了亲戚们的安危,我情愿带着队伍去给他拉马坠蹬!”他这只是行的一个缓兵之计,想听听“赛半仙”还有什么下文。


雷振海、秦大虎、秦三虎三人一直坐在旁边听着,都感到气愤难平,突然间听到秦二虎说出了这样一番话来,都觉得大惑不解,不知道他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只是绿林中有绿林道上的规矩,向来都是家有千口,主事一人,他人不便插口,一个个都愣在了当场。

“赛半仙”见秦二虎说得这样决绝,心中顿生敬意,雀跃道:“大当家的这话说得掷地有声,学生我佩服!”

又道:“俗话说得好,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现在大敌当前,走抗日救国的道路才是正途,给日本鬼子汉奸当走狗是为世人所不齿的,让子孙后代说起来也不光彩,回去我就跟阎三爷这样去说,看他羞也不羞!”

“可是?”他把秦二虎、雷振海、秦大虎、秦三虎四人环顾了一遍,又继续说道:“若是我回去之后,见到阎三爷说不通,你们可有好几十口子人质在他的手心里攥着,总得想个完全之策呀?似他这样的土霸王,可是什么下作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

秦二虎见“赛半仙”蓦然间象是换了个人似地,口风一下子就调了一百八十度,心下暗自惊讶,不禁偷眼向他上下打量了起来,观其神色不似作伪,便笑侃道:“皮爷有这样的见识,令兄弟佩服。这样说来,皮爷也是赞成我们弟兄抗日救国的了?”

“赛半仙”笑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只是个江湖术士,混迹于江湖之中无非是为了自己的五尺之躯得以苟延而已,本无大志。现在赶来撮合这件事情就是想做点善事给自己积点阴德。”

他把说话的语气住了住,又道:“是大当家的一席话说得我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仔细想来,古来的忠臣良将英雄豪杰也不过如此,因此上学生动了同仇敌忾之心,万望各位老大不要见疑!”

秦二虎沉吟道:“不瞒皮爷说,打家劫舍捉人绑票本是咱们绿林弟兄的拿手好戏,他阎三薄饼子来跟咱们弟兄玩儿这一套,简直就是关爷门前耍大刀,圣人府里卖百家姓,跟着咱们弟兄的屁股后面拾屁吃也接不上。”

又愤愤地撇嗤道:“这人都是人生父母养的,我有三代宗亲,他姓阎的难道就没有嘛?而且咱老秦家的宗亲大都是普通的庄户百姓,而他老阎家的宗亲大都是富商大贾,说来还是他们家亲戚的命值钱,咱这些光脚的还能怕了他们那些穿鞋的不成?我现在之所以迟迟没有下手,不过是投鼠忌器而已!若然把我给逼急了,难道下手的时候我还狠不过他!”

“赛半仙”笑道:“既然是这样,我看这条计可行,你们这里该怎么进行就怎么进行吧!我琢磨着,别看阎三爷气势汹汹的,他那里暂时也未必真下得了手,因为他的主要目的是意在网络于您,抓人只是要挟您就范的一种手段!”

他见秦二虎在倾听着,又道:“若是你们以牙还牙地把他们老阎家的亲戚也给抓了来,就有了讨价还价的筹码了!这中间的罗嗦事情就由我去斡旋好了,凭着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是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差池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人心都是肉长的,他那里也是会投鼠忌器的!”

见“赛半仙”已经把话给说到了这份儿上,秦二虎心中残存的最后一点疑虑已经消除净尽。他知道,“赛半仙”整天在金沙镇的街面上讨生活,而金沙镇里已经是抗日救国军的天下,特别是他的结拜兄弟邹同义、吕景文、吕信文等人的天下!若不是真心同情抗日,“赛半仙”是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的,也是绝对不会存心来捣鬼的!因为他就是七十二变的孙悟空,也决计逃不出自己的手心去的,对于这一点,“赛半仙”应该比自己更清楚!

念及此处,秦二虎哈哈笑道:“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想不到皮爷竟有这样的爱国情怀,二虎失敬了!”说着,他向“赛半仙”抱了抱拳,又倾心吐胆地说道:“既然皮爷侠骨义胆,肯担着风险给我们弟兄帮忙,我这里先行谢过了,青山不改,绿水常流,自今往后咱们就是生死弟兄,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自当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此议一决,室内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雷振海、秦大虎、秦三虎三人也纷纷向“赛半仙”致谢,当下里喧闹成一片。

秦二虎吩咐道:“老三,你去告诉厨师多做几个下酒菜,咱们弟兄今天晚上和皮爷好好地喝上几杯,庆贺咱们弟兄又交了一个知心朋友!”“赛半仙”抱拳笑道:“谢谢大当家的盛情,学生就叨扰了!”

当天晚上,在秦二虎等人盛情款待之下,“赛半仙”在观音洞里与众人倾心吐胆地喝了个云天黑地,一直说笑到夜阑更深方散,仍觉意犹未尽。

说来秦氏三兄弟和雷振海与“赛半仙”都是老熟人,可是谁对他的真实根底都不是太清楚。他们谁也没有看出来“赛半仙”竟是一位深藏不露身负绝世武功的顶尖高手,只是对他千杯不醉的酒量大感惊异!

为了把事情给衔接地天衣无缝,秦二虎等人让“赛半仙”在岛上多留住了两天。等到第三天一早,把阎康侯的所有直系亲属的主要家庭成员大都绑送到了海岛之上,这才欢欢喜喜地打发骑着毛驴过来的“赛半仙”踏上了归程。

临行之时,秦二虎叮嘱道:“皮爷是老江湖了,行事为人比我们老道,我们弟兄就不多嘴了,到阎三薄饼子那里如何下说词您就自行料理吧!”

“赛半仙”呵呵笑道:“大当家的尽管放心,料理这样的小混混,山人自有妙招,您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望着“赛半仙”渐行渐远的背影,秦二虎舒心地自语道:“这一回该鬼迷心窍的阎三薄饼子喝上一壶的了!”

回头又向身边的秦三虎吩咐道:“老三,你去安排几匹快马,明天一早你带几个弟兄陪我去趟金沙镇,咱们再去逮条大鱼,再给阎三薄饼子的心窝子里扎根硬刺!”

为了给“赛半仙”留出点传信儿的时间,他没有立即安排人到金沙镇去抓殷墨翰,现在已经到了该打鱼收网的时候,他没有必要再等下去了!



——两相绑架争短长,剩有大鱼需下网!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