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拓“间谍门”触发铁矿石贸易变局

护卫天使 收藏 1 244
导读: 在业界以为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钢协”)与三大矿企的这场漫长铁矿石弈局即将收官之时,力拓被当场抓住“出老千”。目前,这一事件的涟漪效应正逐步扩散。分析人士指出,力拓“间谍门”事件的爆发,说明中国高层已不能容忍铁矿石贸易市场的混乱。矿企对中国市场非正常手段的渗透已经太深,如果还置之不理,这个市场将要失控,将对中国经济造成长远的损伤。混乱无序的中国进口铁矿石贸易市场或将因“间谍”事件的处理而迎来变局。   “铁矿石谈判策略”失窃?   在业界以为中钢协与三大矿企的这场漫长铁矿石弈局即将收官

在业界以为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钢协”)与三大矿企的这场漫长铁矿石弈局即将收官之时,力拓被当场抓住“出老千”。目前,这一事件的涟漪效应正逐步扩散。分析人士指出,力拓“间谍门”事件的爆发,说明中国高层已不能容忍铁矿石贸易市场的混乱。矿企对中国市场非正常手段的渗透已经太深,如果还置之不理,这个市场将要失控,将对中国经济造成长远的损伤。混乱无序的中国进口铁矿石贸易市场或将因“间谍”事件的处理而迎来变局。


“铁矿石谈判策略”失窃?


在业界以为中钢协与三大矿企的这场漫长铁矿石弈局即将收官之时,力拓被当场抓住“出老千”。


上海市国家安全局在7月9日证实,力拓上海办事处的4名员工因涉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已被拘捕,其中包括该办事处总经理、力拓铁矿石部门中国业务负责人胡士泰。消息人士表示拘捕时间是在7月5日,并称此次被拘留的4名员工是力拓中国铁矿石业务部门最核心的团队。


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秦刚在例行发布会上也对此做出正式回应,指出力拓这4名员工的行为损害了中国的经济利益和安全。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如果不是掌握了过硬的证据,国家是不会轻易动他们的。秦刚表示,中国有关部门是在掌握了大量确凿证据、证明胡士泰等人为境外刺探窃取中国国家机密、给中国的经济利益和经济安全造成了严重危害的情况下,才依法对他们采取相关法律行动的。


根据上海市国家安全局提供的信息,2009年以来,在中外铁矿石谈判期间,胡士泰及该办事处人员刘才魁、王勇、葛民强4人,采取不正当手段,通过拉拢、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刺探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钢企贸易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铁矿石的库存天数、毛利率、吨钢原材料消耗以及生产采购安排还只是企业的商业机密,而中方的铁矿石谈判策略则属于国家机密。


上述资深人士表示,如果仅是涉及企业的商业贿赂,那么出动的应该是公安局经侦人员,但这次是由国安局来办案,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即胡士泰等人通过非正常手段获悉了中方谈判的底线。


“我的钢铁”网分析师曾节胜表示,这的确危及了中国的经济安全。因为铁矿石牵连的经济面很广,围绕着铁矿石的钢铁、汽车、家电等上下游行业都受制于其的定价,由窃密而造成的损失也就不仅只局限于铁矿石交易。


多名钢企高管被请“喝咖啡”


事件正在一层层地抽丝剥茧。


在胡士泰等4人被拘后的两天,首钢国际贸易工程公司总经理助理、矿业进出口公司总经理谭以新被带走调查。随后传出,山东济钢、莱钢以及铁矿石交易一向复杂的河北地区钢企也陆续有高管被请去“喝咖啡”,就连宝钢亦在调查传闻之中。更有消息称,可能后期中钢协内部的相关人士也会受到调查。


这几天,处于风口浪尖上的这几家钢厂,或沉默,或否认。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业内人士称,国际矿商通过“公关”国内钢铁行业内部人员刺探窃取情报已不是一两年的事情。


自冶金工业部在1998年机构改革中被撤销以后,聚集在此的众多钢铁行业专家就成为三大矿企眼中的香饽饽。一位业内人士透露,三大矿企在中国的中高级销售人员,几乎此前都有过在国内钢铁行业的从业经历。越是对中国钢铁行业熟悉,越是具有丰富的人脉,就越被看重。在这方面,矿企不吝开出高薪待遇。据相关媒体报道,当年力拓就以30万元的年薪从冶金工业部挖来一位处长。而1998年北京市党政机关和社会团体工作人员的平均年薪仅1万多元。


而此次事件的主要人员胡士泰原籍天津,自1990年起担任澳方企业的中国区经理,1997年加入澳大利亚国籍,2001年接掌力拓上海办事处总经理。据与其有过接触的消息人士介绍,此人与业内人士交往频繁,人脉颇深,并善于择机给媒体透露消息。


去年年底伊始,由于铁矿石需求低迷,为了扩大销售面,也为了分化中方谈判阵营,胡士泰代表力拓与江西、河北、山西等地许多原本不具备长协矿进口资质的中小钢厂签订了长期协议。


力拓操纵市场招致声誉危机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间谍门”让力拓在中国的声誉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多年来在铁矿石谈判中的强硬要价,以及不久前撕毁中铝与之高达195亿美元的交易协议,都重创了力拓的声誉。


价格由供需双方决定,这是经济学的简单道理,因此铁矿石市场由矿企单边定价是不正常的。中国占据世界海运铁矿石的一半,却一直没有什么议价权。从2004年至2008年,澳矿长协价分别上涨了18.6%、71.5%、19%、9.5%及79.9%。特别是2008年,“两拓”从中国钢铁企业那里要挟到了比淡水河谷更高的涨幅。在这背后,是力拓等国际矿企挟垄断优势而进行的市场操纵。


在铁矿石谈判期间,多位分析师指出要留意海运费,因为“澳矿对海运市场的操纵能力很强”。在日澳首发价定下之后,反映国际航运景气程度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一路飙涨,从2000多点一举突破4000点关口。分析师表示,海运费是巴西矿的硬伤,目前巴西矿的到岸价要比澳矿高出20-30美元/吨,因此通过炒高海运费,“两拓”对中国市场的控制更强。


这位业内人士表示,力拓很擅长这个,通过制造紧张局势,拉动现货价格上涨,进而成为长协价格上涨的借口。在今年又更上一层楼,开始威胁断供。


据悉,从6月中下旬开始,力拓公司曾向中国钢铁业提出了金额高达90亿美元的“索赔”要求,理由是金融危机期间未能履行合同。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力拓也曾在市场好时刻意减少长协矿的供应,增加现货矿的销售,但中方未对其执行率不足提出索赔。


一位分析师表示,商业合作应该以双赢为目标,但力拓的做法已经到了置商业伙伴于不顾的境地。“这有点过了头。”


铁矿石乱象逼出“间谍门”


6月26日,中钢协发文勒令日照铁矿石国家交易中心更名及内部整改,不得从事进口铁矿石任何贸易、交易活动,不从事进口铁矿石价格发布及价格指数的发布。彼时普遍认为此举是“敲山震虎”,不过当时就有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对记者表示,日照交易中心的成立得到了商务部和日照当地政府的支持,如今能够将其封杀,说明更高层次的领导支持中钢协的请求,可能预示着今后还有更大的行业整肃动作。


种种迹象表明,目前国内铁矿石贸易市场的混乱状况,促成了此次重拳出击。


在6月,中钢协表示要彻查有问题的铁矿石进口钢厂和贸易商时,多位业内专家还表示这是“放狠话”,认为无非跟往年一样是打打苍蝇。“看来这次要打老虎了。”当时的一位分析师现在转变了态度。


中国的铁矿石市场存在着长协矿和贸易矿二元体系,通常贸易矿价格远远要高于长协矿。河北一钢厂的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08年一吨长协矿700元左右,而贸易矿则达到1400元之多。这种情况只是在去年第四季度有所改变,贸易矿价格低于长协价持续到今年6月份。


正是这样,倒矿寻租变成一件极有利益可图的事情。具有铁矿石进口资质的钢厂和贸易商私下里发展了很多代理商,这些代理商通过商业回扣建立进货渠道,从而将长协矿倒卖给中小钢厂,这就是所谓的业内潜规则。业内人士指出,铁矿石贸易秩序究竟有多乱,现在谁也说不清楚。


“私授情报,个人的好处还在其次,主要是其所在的钢厂就能够拿到更多的铁矿石配额,从而可以在更高价的现货市场抛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指出,“这是一个畸形的行业怪圈。大钢厂不在乎价格,因为多高的价格也能够消化到成本里,而且也不愁没有中小钢厂接货。因此,为了牟取暴利,这些具备长协资质的钢厂和贸易商纷纷增加长协进口量,想以价格换配额,这当然也是矿企所乐见的。如此一来,高昂的铁矿石成本转移到建筑、汽车、家电等下游行业,国内普通消费者成为最终的买单者。”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此次爆发的“间谍门”事件,说明矿企对中国市场非正常手段的渗透已经太深,如果国家还置之不理,这个市场将要失控,将对中国经济造成长远的损伤。这次的整顿力度究竟会是怎样还需观察,但肯定不会再是挠痒痒,对于供应商、中间商、钢厂之间的利益链条需要摸清。


整治乱象从强化代理制开始?


今年2月,中钢协组织旗下72家会员单位在北京签署了《进口铁矿石贸易秩序自律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公约》规定所有钢铁企业对生产所需之外的多余进口铁矿石,必须按照长协价格,通过代理制的形式销售,可按3%-5%的比例收取一定的代理服务费。


不过,这一纸公约并不被业界看好,之前类似的政策都以失败告终,因为监督难度极大,钢厂和贸易商又各有规避办法,这只是一个具备窗口指导性质的文件,面对倒卖长协矿的巨额利润,道义劝说显然不起作用。据有媒体报道,去年有超过10%的长协矿铁矿石被拿到市场上倒卖,收入至少超过200亿元。所谓的按3%-5%的比例收取代理服务费实际上都翻了倍。


正因为中小钢厂平日里备受“剥削”,导致了它们今年倒戈不止。在今年铁矿石谈判的关键时刻,传出38家没有长协资质的中小钢厂与淡水河谷私签5000万吨铁矿石供货协议。


中国的长协矿在总进口的比例中还不到一半,为世界最低。与此相比,日本进口的长协矿比例占到95%以上。


利益诉求不同,使铁矿石谈判不能做到一致对外。为此,唐山宏发钢铁董事长温占保发出建议,应由国家代表钢铁行业整体出面统一购买铁矿石,让大小钢厂都能分享铁矿石谈判带来的好处。


曾节胜认为,行业整肃的一个结果就是代理制有望得到强化,至少在短期内,进口铁矿石的炒作、投机会有所收敛。


分析人士指出,不仅代理制有可能严格执行,进一步集中铁矿石进口资质恐怕也会提上议事日程。此前已有消息称,中钢协欲削减30%的具有资质的贸易商。目前,总共有112家钢厂和贸易商拥有长协矿进口资质。


长协谈判需要新思维


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国需要改革铁矿石进口制度与谈判方式。中国具有计划经济色彩的铁矿石进口代理制以及衍生出的价格双轨制,需要改变。他认为全国钢铁企业应考虑建立一个共用的采购平台,这可减少因为企业分裂造成的谈判困境。


不过,一位国有大型钢企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代理制的确立就是为了淘汰耗能高的中小钢企,落实国家的淘汰落后产能的政策。


一位业内资深分析师表示,从之前宝钢和今年中钢协的谈判表现来看,都无法获得议价权。宝钢虽然是中国钢铁行业的龙头钢企,但是由于集中度不够,代表不了整个国内的钢铁市场。而中钢协虽然是一个半官方的协会组织,但毕竟权力有限,对于一些具有很高地位的大型钢铁企业并不能完全调动。


在6月中钢协与矿企谈判的关键时刻,宝钢大幅上调7月钢材产品的出厂价格,并引得其他各大钢厂纷纷效仿,造成了国内钢铁市场的繁荣景象。虽然宝钢调价是正当的市场行为,但这毫无疑问对在前方谈判的中钢协形成了釜底抽薪之势。


因此,上述分析师建议不妨设置铁矿石进口贸易委员会之类的机构,在更高的层次上统筹国内的铁矿石进口贸易,谈判的实力也更强。


对于目前铁矿石的谈判结果,多位分析师表示无法预测。在此之前,据消息人士透露,中钢协已经同意接受33%的降幅,并已准备在上周公布结果。但是出了力拓4名员工被捕的大事件,长协谈判的结果又“悬在了半空”。显而易见,中钢协事先也没有预见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相关链接


一波三折的谈判


中钢协获得商务部授权,代替宝钢主持2009年中国的铁矿石谈判。参与谈判伊始,中钢协即以“强硬”面目示人,秘书长单尚华多次强调,2009年铁矿石价格应该回落至2007年的水平,即巴西矿降价40%,澳矿降价45%。三大矿企则虚与委蛇,等待市场形势的变化。


5月26日,力拓与日本新日铁公司达成价格协议,其中粉矿在2008年度的基础上下降32.95%,块矿下降44.47%。随后,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都跟随了这一首发价。中钢协与日本韩国共进退的“君子之约”宣告破裂。中钢协发表声明拒绝接受这33%的降幅,不过,日韩的率先妥协,让中钢协的回旋余地更趋窄小。


整个6月,中钢协与矿企展开拉锯战。


首先传出已经有38家中小钢厂已经与矿企私签供货协议,中小钢厂倒戈引发中钢协的强硬回击,声称即使协议签了也无效。在分化国内中小钢厂的同时,矿企也不断放话,称中方若转入现货必将引狼入室,并动用现货矿杠杆以施加影响,炒高进口铁矿石的现货价格,使得现货价自首发价定下以来节节攀升,直至目前超过长协价。同时,矿企断供之声不时传出,制造着紧张气氛。


而中钢协则以强硬对强硬,并针对日益严重的倒卖进口铁矿石现象,勒令日照铁矿石国际交易中心更名和进行内部整改,将其从交易平台逼退到只从事信息发布。同时,中钢协联合商务部、五矿商会调查“倒矿”,声称严惩不贷,要让有问题的进口商“吃些苦头”。不过,中钢协一系列的举动都消弭在“吓唬人”的判断之中。


6月19日,巴西淡水河谷与欧洲安塞乐米塔尔钢铁公司签订长协合同,基本追随了首发价,这让中钢协在这场三对三的谈判中陷入到孤军作战的境地。而国内钢厂对谈判结果的久拖不决流露微词,中钢协面临内外交困。


同时,市场形势的变化让中钢协愈加被动,产能和钢价的上涨使得钢铁全行业出现盈利状况。6月26日,中钢协副秘书长迟京东透露,旗下72家大中型会员企业实现盈利12.62亿元,8个月以来全行业首次实现当月盈利。这让中钢协坚持要求更大降幅的理由变得脆弱。


进入7月,铁矿石谈判首次进入“加时赛”,三大矿企一如既往地拒绝中钢协的“不合理要求”,而之前不断“放狠话”的中钢协突然在媒体面前沉寂了下来,秘书长单尚华变得惜字如金,当时业界判断,这意味着事情要起变化。


在传统铁矿石谈判的最后一天,中钢协立场松动的消息终于见诸于媒体,据称其在内部会议上达成一致,中国可以接受小于40%的降幅,但要高于日韩与力拓达成的33%降幅。


在上周,谈判已经结束的消息甚嚣尘上,多方消息指向中钢协将接受33%的降幅,但合同期限只限于4月-10月,下半年合同将继续谈判。不过,7月7日由媒体率先曝出的力拓“间谍门”事件使得这即将出炉的谈判结果暂时被搁置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