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神传奇 第八章 四面楚歌 第六节 只要不封门,跪下叫爷都行!

华汉针神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size][/URL] 就在郑明德走投无路之际,一个长途电话,更让他雪上加霜。 电话来自大本营陕西汉中。 郑明德在北京的公司局势糟糕,汉中大本营的情况也十分不妙。由于没有资金,没有市场,汉中的工厂这一时期已暂时处于停工状态,整个公司只留下四个人,一个经理,一个出纳,一个会计,还有一个库房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




就在郑明德走投无路之际,一个长途电话,更让他雪上加霜。

电话来自大本营陕西汉中。

郑明德在北京的公司局势糟糕,汉中大本营的情况也十分不妙。由于没有资金,没有市场,汉中的工厂这一时期已暂时处于停工状态,整个公司只留下四个人,一个经理,一个出纳,一个会计,还有一个库房保管员,其它人已经全部解散回家。但即便这样,四个人也拿不到一分钱的工资!

因为没钱,郑明德在汉中同样交不起房租。

郑明德在汉中的工厂,一直租用的是某基地的房子。过去公司有钱时,每月都是按时交纳房租,一分不少,一天不欠。可近年来由于公司一天比一天不景气,房租问题也就一天一天一月一月地拖欠下来。基地几次催交,工厂都拿不出钱来,到了最后,某基地实在忍无可忍了,只好强行断了工厂的水和电!

郑明德在汉中的厂房都是打通了的,每个房子之间用柜子隔开,没有一个窗户。工厂停电后,即使大白天,屋里也黑乎乎的。留守的四个人每天本来就没事可干,停电后,整个厂房一片漆黑,就更没事可干了,即便想干点什么,也根本干不成,每天至多也就是接接电话而已。日子过得十分辛酸!

更糟糕的是,停电停水一周后,某基地又向工厂下了最后通谍,如果一周之内再不交房租,就把工厂所有的门全给封了!

接到通谍令后,四个人吓坏了!怎么办呢?万一真的封了门,他们就是想坚守下去,也没法坚守下去了,那公司就彻底完蛋了!所以他们四人想来想去,这事只有告知远在北京的郑明德,请他回来亲自出面解决。于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汉中的经理向郑明德打来了长途电话。

汉中的电话打到北京时,是早上,郑明德还没起床。这么一大早就来电话,会是谁呢?迷迷糊糊的郑明德刚想伸手去接电话,又停住了。不对,一大早打来电话,一定有什么急事。过去业务火爆时,一大清早,或者深更半夜,不断有人打来电话,是常有的事。但这两年公司业务惨淡,早就门可罗雀,还会有谁这么早就打来电话呢?不知怎地,郑明德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这个电话不是什么好事似的,让他忐忑不安,心跳加快。

果然,郑明德刚一抓起电话,话筒里就传来汉中分公司经理慌慌张张的声音,所长!不好了!这边……

那边怎么了?郑明德急忙问道。

汉中经理却突然沉默了。

什么事,快说!郑明德急了。

所长,这边出大事啦!汉中经理说。

出什么大事了?郑明德努力稳住自己的情绪。

您快回来吧,再不回来,就来不及了,他们要封工厂的门啦!汉中经理声音发抖。

郑明德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大吃一惊,脑海里一片空白!

所长,您还是赶紧回来吧,我们实在、实在是顶不住了!汉中经理几乎是在哀求。

不能封,绝对不能封!告诉他们,我马上就赶回来!郑明德大声喊道。

郑明德放下电话,急得在屋里乱转,满脑子全是封门!封门!

怎么办?绝不能让他们封门!如果汉中的工厂真要封了门,就等于被置于死地了!郑明德很清楚,商场如战场,工厂就是阵地,而且是他现在唯一的一块阵地,这块阵地一旦丢了,公司就彻底完蛋了,他的一切也就全都完蛋了!

这消息确实来得太突然了,简直让郑明德措手不及。他万万没想到,北京这个前哨阵地刚刚稳定下来,他的后院就起了火。如果不回汉中 ,汉中的事无法遥控;要是回汉中,他又不放心北京的事情。北京刚搬完家,方方面面的事都等着他去处理,离开了北京,万一这边有什么事,怎么办?但如果不回汉中,汉中那边真要封了门,又怎么办?。

郑明德木然地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发呆。此时,窗外已是阳光普照,曙色满天,不难看出,北京又是一个好天!但郑明德的心情,却坏到了极点。

他立即做出决定,回汉中!

当晚,郑明德踏上了北京开往汉中的火车。

自在北京办公司以来,北京——汉中,这条线路郑明德走得多了,还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狼狈不堪,魂落失魄。因为没有钱,郑明德只有买了一张回汉中的硬座车票。好多年没坐过硬坐了,一旦坐在硬座上,浑身都不舒服,屁股也硌得难受。硬坐车厢里人声鼎沸,嘈杂混乱,呼吸起来好像都很困难。

火车喘息着,走走停停。一路上,上上下下,人流不断,尤其是那些提包扛袋的民工门,在郑明德看来,那一张张疲惫焦虑的脸上,写满的全是生活的无奈与辛苦。于是,看着眼前民工门逃难般的情景,许多往事又浮现在郑明德的眼前。他想起从汉中到西安、从西安到汉中、从汉中到北京、从北京到汉中的每一次艰难的往返旅程,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

火车离汉中越来越近了,郑明德的心却越来越乱。其实,汉中的厂房租金并不高,一月也就两千块钱。然而,对已经几乎是身无分文的郑明德来说,这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回到汉中后,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是摆在他面前最大的一个难题。贷款,肯定不行;借钱,找谁借?能借着好说,万一借不着,怎么办?

火车抵达汉中车站时,已是第二天下午。离开北京之前,郑明德并没有通知汉中公司的人,他不想惊动他们。所以,出了车站,郑明德坐上一个三轮,直接去了公司。他要急于知道,公司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刚走进公司的大门,郑明德的心一下就凉了半截。想当初,这里曾是灯火通明,热闹非凡,为了赶制产品,工人们加班加点,轮番上场,不分黑夜与白天,那情形,一想起来活灵活现,犹在眼前。而如今,整个公司,黑古隆冬,冷冷清清,昔日热闹繁忙的景像已不复存在。再往里走,工厂孤零零的,车间黑洞洞的,几张办公桌闲在那儿,东倒西歪,七零八落。因为停电,尽管天还没黑,空荡荡的车间里也什么都看不见,只依稀看到几台机器设备仍摆放在原来的位置上。可惜没人操作,这些机器也失去了往日的活力,成了一堆冷冰冰的铁疙瘩。郑明德走过去,轻轻抚摸着这些设备,心痛得直想落泪。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真的封门了,工厂不再生产了,汉中的公司怎么办?北京的公司怎么办?汉中公司和北京公司剩下的员工们怎么办?他自己又怎么办?

这时,汉中公司的经理走了过来,一见到郑明德,非常高兴,一把抓住郑明德手,激动地喊道,郑总,您可回来了!

接着,其余三位仅存的员工也过来了。大家见到了郑明德,就像见到了救星一般,心里一下就踏实了。

汉中经理说,这几天,人家天天嚷着要来封门,我们实在抵挡不住了,才给您打了电话。

是啊,万一被他们封了门,公司怎么办呀,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其余三个也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说起事来,声音都有些哽咽。

其他人呢?郑明德问。

都走了!他们拿不到工资,家里老婆孩子都在张嘴等着要饭吃,实在没法,就走了。汉中经理说。

接下来,四个人把这些日子来所遭受的白眼和吃的苦水,全都向郑明德诉说了一遍。

郑明德听了后,心里很不好受,从心眼里感激留下来的四个部下!他们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不离不弃,选择了坚持,并始终跟随着他。尽管他已经很长时间没给他们发工资了,可他们依然替他坚守着这块阵地,没有一句怨言,这让他感到了人与人之间的一种温暖,一种信任,以及一种深深的感动!

望着四个部下,郑明德本想说几句感激的话,可话到嘴边,又不知说什么好了。是的,此时此刻,任何感激的话都是多余的,要是说了,反而显得生分了。所以郑明德不再说什么,把想要说的话全咽了回去。他在心底暗下决心,如果有一天上苍能给他一个机会,他能再次辉煌起来的话,他一定要感谢这些对他默默支持的员工们!(后来公司刚一好转起来,为了感激四个员工当年的支持,郑明德马上就安排这四个部下出国旅游了一趟。)

四部下看着郑明德的眼里含着忧虑,心里也非常难过。其实他们心里都明白,公司都到了这种分上,是不可能起死回生、东山再起了。他们之所以选择留下来,没有弃郑明德而去,完全是冲着郑明德的为人,对自己的回报,他们并没什么考虑;对公司的未来,他们也不抱什么希望。

郑明德很快意识到,在这个时候,自己必须振作起来,决不能在部下面前丧失斗志,丧失信心。于是,他强打起笑脸,对四个员工说,我很感谢你们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还留守在这里,还支持着我!我知道,你们可能在想,郑明德没有希望了,华汉新技术研究所要关门了!是的,这两年来,由于全国经济萧条,市场疲软,民营公司要想支撑下去,非常艰难!这些日子里,有不少民营公司都破产了,关门了!我们的公司目前也面临着破产、关门的危险!但我一直在想,我们有“华汉针神”这么好的产品,总有一天会打开市场的,总有一天会打开销路的!我们只要度过眼前这个难关,公司是一定能办好的,请你们相信我!

汉中经理说,这次他们要房租的决心非常大,因为除了我们拖欠了他们的房租外,还有别的不少单位也拖欠了他们的房租,所以这次他们谁都不留情面,向我们发了最后通谍:要么交清房租,要么封门,此外,别无选择!

郑明德问,最后期限是什么时候?

汉中经理说,哪还有什么最后期限呀,最后期限早就过了,说不定今天晚上,或者明天一早就可能来封门!

郑明德说,看来这次他们要动真格的了。你们一定给我记住了,最最关键的,是不能让他们封门,一封门,就等于断了我们的退路,我们就是死路一条!只要不封门,给他们跪下叫爷都!韩信当年也有胯下之辱呀!

郑明德说完,冲冲离开了公司。

郑明德三步并作两步,很快来到零一二基地的办公楼。

因为走得太急,当郑明德推开某经理的办公室大门时,已经是气喘嘘嘘了。

这位经理突然见郑明德出现在眼前,多少有些诧异。

郑明德连坐都不坐,就直直地站在那儿,一口气把自己近期来遇到的难处说了一遍,最后恳请基地领导再给他一点时间,到时他一定把房租还清,绝不赖账!

这位经理听了他的诉苦后,双手一摊,为难地看着他说,郑所长,不是我不给你这个面子,实在是有我的难处呀。你看,现在所有欠房租的单位都在那里看着呢,你是大户,如果你不交,别人就找到了借口,赖着不交,这样的话,我们又怎么做他们的工作呢?我们还有什么效益呢?

郑明德说,“华汉针神”这个产品确实很好,请你们相信我,我一定会把这个产品做好的。我郑明德从来不求人,这次就算我郑明德求你们一次好不好?

这位经理摇了摇头,非常为难地说,郑所长,这不是求不求的问题,请你也体谅一下我们的难处,要知道,我们的员工和你的员工一样,都等着要吃饭呀!

郑明德一个字也不想说了,一声不响地退了出来。

如果说,刚才郑明德是抱着一线希望走进大楼的话,那么现在他是连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在走出这位经理办公室的那一刻,他真想不干了,真想让他们把公司的门封了算了!但不干了,又怎么办呢?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干点事情吗?一个没有了事业支撑的男人,还能活得快乐吗?最关键的是,如果不干了,便意味着他将放弃“华汉针神”,而放弃“华汉针神”,就等于放弃了他人生的追求,放弃了千千万万个渴望治病的患者!要真是那样的话,他可能一辈子都会陷入深深的愧疚与悔痛之中。

问题是,如果是还要继续干下去,现在又怎么办呢?

郑明德边走边问自己。

就在这时,有人从后面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郑明德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原来是他在西北工业大学的同学。彼此多年没有联系了,郑明德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相遇。

老同学刚一握着他的手,就开玩笑说,老同学,听说你在北京做了大老板,怎么也不请我们去祝贺祝贺啊!

郑明德支吾了一声,不置可否。心里却说,什么大老板,公司马上就要被人封门了,马上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穷光蛋啦!

老同学接着提议道,汉中这里有我们好几个同学呢,我看我们应该抽个时间,大家一起聚一聚!

是吗?郑明德满脑子想的都是封门封门,哪还有心思同学聚会。不过当他听到这个同学说汉中还有好几个同学时,又随便了问了一句,

是呀,刚来不久!这次集团领导大换血,你知道吗,集团一把手还是我们的同学呢!

同学?谁呀?郑明德问。

嗨,你当学生会部长的时候,他还是班里的生活委员呢!你忘了?就是小A呀!他现在可不得了了,是集团公司的书记,手里可管着集团几十家公司呢!老同学很是引以为豪地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郑明德一听自己的同学小A现在已经当上了书记,非常高兴。从这个信息里,敏感的郑明德好像一下看到了希望。他忙对老同学说,对不起,我还有点事,我找他去,到时我们再联系!

告别老同学,郑明德匆匆来到集团公司的办公大楼。走近挂有“书记”牌子办公室的门口,门是关着的。

郑明德敲响了门。

里面没有动静。

再敲,还是没有反应。

看来主人不在。郑明德长叹一声,心想完了,

这时,一个秘书模样的女孩子走过来,很客气地问了一句,你是找书记吧?

郑明德点点头。

书记开会去了,不在家。女孩子说。

什么时候能回来?郑明德问。

这个嘛,不好说,可能要几天吧。女孩子说。

几天!是在汉中吗?郑明德问。

不是,在西安。要不你留个电话,等书记回来我告诉他。女孩子说。

好吧。郑明德只好留下电话,有气无力地走出了办公楼。

回到工厂,呆在昏黑的办公室里,郑明德心乱如麻,难过至极。他盼望着那位书记的消息,可两天过去了,郑明德也没等到任何消息。

与其守株待兔,不如主动出击。郑明德决定再去看看,碰碰运气。

走进楼道,郑明德一眼就看到书记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看来他回来了,可他为什么不打电话呢?

郑明德轻轻敲了一下门。

请进!里面的人说。

郑明德推门走了进去,里面的人抬头一看,首先叫了起来,郑明德!

郑明德一看,果然是老同学,便很客气地问候了一声,您好! 听说你当书记了?

什么书记不书记的,咱们是老同学,不要这么见外!对不起,我刚回来,秘书就跟我说了,我还来不及给你打电话,你就自己过来了。来,我们坐下谈。老同学很热情。

这些日子里四处碰壁,突然有人这么客气地说话,郑明德感到很亲切,说,你不会笑话我这个老同学吧。实话告诉你,你这个老同学现在混得很惨呀!

老同学诧异地看着他,说,怎么?不是听说你在汉中和北京都开了公司,做了大老板吗?

郑明德说,公司开了没错,可处境很不好啊!郑明德说。

怎么,是不是这几年经济萧条,公司不好经营?老同学说。

岂止是不好经营呀,简直是走到绝路了!郑明德说。

怎么回事?老同学问。

郑明德把自己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向老同学兜了个底朝天。

老同学听了后,很着急,说,都是老同学了,你就直说吧,现在需要我做什么?

听到这话,郑明德提着的心放下了一半,说,不瞒你说,我现在手头拿不出钱来交房租,今天我来,就是想请你看在老同学的份上,给他们打个招呼,暂时别封我公司的门,再宽限我几个月的时间,缓期执行,给我留条后路!只要我一有了钱,马上就一起付清!

老同学说,你就放心吧,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办到的。再说了,保护民营企业,给民营企业多提供一些方便,这也是响应国家号召嘛。

郑明德简直没想到,一件令他伤透脑筋的事,谈笑间轻而易举就给解决了。

郑明德感叹着,走出大楼,浑身顿感轻松了许多。

但郑明德还不敢高兴得太早,他很清楚,几个月时间一晃就过,如果在这几个月时间里,他的公司依然还是没有起色,就是人家不封他的门,恐怕自己也得关门了。换句话说,在几个月内,他必须找到一条新的出路,否则还是死路一条!

郑明德回到自己的工厂,刚把可以暂交房租的好消息告诉了四个部下,就接到了北京公司打来的紧急电话。北京公司的人在电话里告诉他说,公司位于长椿街的那四间房子由于上月没有按时交纳房租,昨天早上已经被人封掉了!另外,昨天晚上公司有人趁郑明德离开北京之际,把公司库房里剩下的几百台“华汉针神”全部偷走了,人也跑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这个消息对郑明德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他又气又急,又恼又恨,胸口一阵阵绞疼,有一种天晕地暗的感觉。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呢?命运怎么会是这样呢?封了门还不说,剩下的产品也被盗了,那可是价值十几万元的东西呀!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他简直没想到世上竟有这样的无耻之徒!

必须立即赶回北京!

然而,郑明德下意识地往兜里一摸,这才发觉,自己连回北京的车票钱都没有了!

怎么办?

只有借钱买票。

可找谁借呢?

找老同学借,肯定不行;向部下借,他实在开不了这个口。可不开口,怎么回北京?

然而,郑明德万万没想到,当他把北京发生情况和自己必须马上回北京的打算告诉四个部下后,一件令他十分感动的事情发生了:汉中经理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递到郑明德的手上,说,所长,这是我们几个人家里的一点积蓄,凑在了一起,不多,您就带回北京吧,北京开销大,到处都要花钱的。所长,没关系,度过这个难关就好了。

郑明德接过信封,感动得不知说什么是好。沉默片刻,他才说道,这儿就拜托你们四位了。等我回北京后,有什么问题,咱们再随时沟通。谢谢你们的支持,请相信我,我是绝不会倒下的。

当晚,郑明德和女儿在一家小饭馆里共同吃了一碗羊肉水饺,而后便匆匆告别女儿,告别汉中,登上了返回北京的火车。

北京等待郑明德的,是福是祸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