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




就在郑明德快要绝望之际,阮长山出现了。

那是一个星期天,一个燠热的夜晚,大约七点左右,郑明德坐在办公室里正收看新闻联播节目。郑明德很关心国家大事,看新闻,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课,即便生意再不好,新闻也照看不误。就在他正看得来劲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敲门,而且声音显得很急促。

晚上整个公司就剩下郑明德及几个住在公司的员工。这个时候有人敲门,会是谁呢?难道又是催交房租的人?

郑明德打开门,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一直盼望的矮个子越南人阮长山!

郑明德非常的兴奋,拉住阮长山的手,第一句话就问,阮先生,怎么样,使用的效果如何?

阮长山笑呵呵地说,非常好,非常好!我那两个朋友的病都给治好了!如果您同意的话,我想做您在越南的总代理,让我们共同来推广 “华汉针神”这个产品,我认为它的前景是非常好的市场非常大,家家户户都应该有。这样发展下去,您就可以超过比尔?盖茨了!

郑明德说,哈哈,超过比尔?盖茨?我的大腿还没他的头发粗呢。

郑明德其实也暗自高兴。这些日子来他一直盼望的事情,现在终于让他给盼来了!他想,如果成功的话,公司将彻底摆脱目前的困境,重现往日的辉煌。但在阮长山面前,郑明德尽量显得镇定自若。

双方经过好一阵协商,一笔事关郑明德公司重大的生意终于成交了——郑明德将越南总代理权给了阮长山。

阮长山返当即返回了越南。

很快,郑明德就得到了从越南那边传来好消息:为给“华汉针神”造势,阮长山安排了一场声势颇大的新闻发布会,邀请郑明德前往越南参加。

于是,1998年1月中旬的一天,郑明德踏上了广州至越南的国际列车。

本来,郑明德是可以乘飞机直抵河内的,但由于兜里没钱,为了节省开支,他只好自找苦吃,从北京坐火车到越南。虽说到越南的这趟列车也称“国际列车”,但郑明德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破旧的火车,在中国,可能也就三十年代才会有,早就淘汰了。所以火车一路摇摇晃晃,叮郎哐当,等到达目的地越南河内,又饥又渴的郑明德全身都快要散架了!

一到越南,郑明德想到阮长山,想到这一笔生意,就很兴奋。

郑明德心里很清楚,这次越南之行,如果一切如愿,对他和公司意味着什么;要是失败,对他和公司又意味着什么。阮长山能订多少货,是问题的关键。如果数量不大,事情还好办;要是数量很多,陕西那边工厂的生产能力就无法跟上。而要想跟得上,就必须对工厂进行改造,扩大再生产能力,否则又会出现以前那种供不应求的情况。

但问题是,扩大再生产也好,改造工厂也好,都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钱!而目前自己手里又没有这笔钱来投资,怎么办?

火车抵达河内后,阮长山已在车站等候多时。郑明德被阮长山直接接到阮长山的四星级宾馆里。

你洗一洗,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去吃晚餐。进房间后,阮长山对郑明德说。

坐在宾馆房间的沙发上,享受着空调的清凉,郑明德这才感到火车上的环境是多么的恶劣,这一路是多么的艰难多么的劳累!

稍事片刻,在阮长山的陪同下,郑明德走上河内街头。

河内是越南首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古迹遍布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被誉为“千年文物之地”。早在七世纪初,越南人就在这里构建城池,时称紫城。1831年,因城市被环抱在珥河(红河)大堤之内,又改名叫河内。河内湖泊星罗棋布,绿树常青、鲜花常开,充满诗情画意,是越南主要的旅游城市。由于河内气候温暖,空气湿润,故又被称为“万花春城”。

近年来,郑明德到欧美亚洲的好几个国家,越南却是第一次。但他一走上街头,只简单地看了看,就对这个娇小美丽的国度有了一种亲切感。

一路上,阮长山不断向郑明德介绍着河内的情况,他说,郑先生,我们这里好玩的地方很多啊,胡志明陵、胡志明故居、巴亭广场、还刻湖、独柱寺、医庙、镇国寺……太多了,真是数不胜数!郑先生您是第一次来河内,今天,我就带您去品尝我们河内的名小吃,河内的小吃可是很有名的啦,保证叫您吃了还想吃。

说话间,两人已来到一处大排档。阮长山说。要想吃到最地道的越南小吃,还得到这种大排档来。

果然,在这个大排档里,郑明德吃到了味道鲜美的河内鸡粉、虾饼、炸春卷、肉粽等。实话说,郑明德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吃过这样丰盛可口的晚餐了,这一顿真让他过足了瘾,解足了馋!可也让他多少感到有些悲哀:越南本来就是一个穷国,而一个中国人,居然落到了只有到一个穷国来才能解馋的地步!

是的,美味固然是一种享受,但郑明德心里比谁都清楚,他此次越南之行的目的,可不是专程来享受这些美味佳肴的;他始终惦记的,是这次到底能从这儿拿走多少订单。可从见到阮长山到现在,阮长山一直没有跟他谈起生意的事,这让郑明德心里很是不安。

晚餐快要结束时,郑明德切入正题,直截了当地问了他一直想问的一个问题,阮先生,您这里的准备工作怎么样?

阮长山说,这不用您考虑,您放心,这里的事我都安排好了,明天上午九点钟有一个新闻发布会,是越南规格较高的一次发布会,地点就在宾馆里,您不必起得太早,到时候我会去叫您的。

郑明德问,我需要做些什么准备工作吗?

阮长山说,准备工作嘛,就不用您亲自操劳了。不过,我找了不少身患各种疾病的人,在明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您还得拿出您们中国人的绝活来,给他们检测检测,在越南人民面前好好露一手!

郑明德说,好,这个没问题。

晚餐之后,郑明德回到自己的房间,却无法入睡。他在想明天的新闻发布会。他很清楚,此次越南之行,是他摆脱眼前困境的一次难得的机会,无论如何,要想法抓住它。而明天的新闻发布会成功与否,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阮长山要货的多少。因此,他必须认真对待。

第二天八点五十分,当郑明德走进宾馆的宴会厅,亲眼看到“华汉针神”新闻发布会的场面时,才知道自己的担心确实是多余的。

“华汉针神”新闻发布会的会场布置得很有气魄,越南中央电视台、河内电视台、人民报、劳动报、妇女报、人民军队报等十几家媒体纷纷前来捧场,而且媒体派来参加新闻发布会的人,并非普通记者,而都是报纸电视台的总编、副总编、名记等。由此可见,阮长山在越南确有一定的实力和非同一般的社会身份。

此次新闻发布会开得很顺利。郑明德在会上着重介绍了“华汉针神”的原理、功能以及产品的有关特点等情况。

新闻发布会第二天,越南的各大媒体便纷纷报道了新闻发布会的情况,并对“华汉针神”做了隆重的推荐,小小的河内当即引起不小反响。随后,不少越南患者纷纷来到宾馆,请郑明德给他们查病治病。于是,郑明德从到越南的第二天起,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

郑明德在越南一共呆了七天,这七天里,他就这样每天从早到晚,给患看病治病,忙得连在河内转一转的时间都没有了。好在经过一个星期患者的检验,“华汉针神”反应还算不错,阮长山同意郑明德回去后先发上一小批产品过来,先卖着看,如果形势好,再大批发货过来。

阮长山派汽车把郑明德送到边境。办完离境手续,郑明德来到边陲小镇凭祥,当晚在一个小旅馆里住下来,第二天才乘火车到桂林,然而再从桂林坐火车回到北京。

郑明德一回到北京,就开始琢磨怎么扩大生产规模的问题。

扩大生产规模,需要一大笔资金,这资金从何而来?郑明德又想到了贷款。为了找到贷款,他开始四处奔波。但历经好一阵艰辛奔波之后,还是没有哪家银行愿意给他贷款,他依然空手而归。

让郑明德颇感欣慰的是,发往越南的“华汉针神”这期间在越南卖得非常火爆,尽管200美元一个不算便宜,却并没有吓退消费者。

可树大招风。由于“华汉针神”卖得太火,有人举报阮长山,说他销售的几种医疗产品没有经过临床实验。

遭到举报后,阮长山没法再往下做,不得不停止销售,按照程序先做临床实验。

于是,“华汉针神”被安排在越南卫生部指定的两家医院做临床实验。与“华汉针神”同时做临床实验的,还有阮长山经营的其它一种医疗产品。

半年后,一种产品的临床实验结果都出来了。

于是,在阮长山举行的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上,由做临床的医院院长们出面,将一种产品的临床实验结果当场作了宣布。

结果,郑明德的“华汉针神”获得通过,而阮长山经营的另外那项产品没有获得通过。

郑明德得知“华汉针神”通过了越南临床实验这一关的消息后,非常高兴。但越南方面到底能进口多少,他心里却一点没谱,只好一天一天地等着。

这一天,郑明德突然接到阮长山的电话。阮长山在电话里说,郑教授,告诉您一个好消息!

一听这话,郑明德的神经立即兴奋起来,但还是故作镇静地问道,什么好消息啊?

越南卫生部批准进口“华汉针神”了!阮长山大声说道。

真的?好啊!郑明德说。

还有更好的消息呢!阮长山说。

郑明德的心怦怦直跳。他知道,虽然越南同意进口“华汉针神”了,但进口多少才是关键。如果进口数量太少,也是无济于事,没有多大意思。于是他急忙问道,同意进口多少?

你猜,阮长山像在故意卖弄关子似的。

快告诉我,是多少?郑明德问。

你先猜一猜看嘛?阮长山像个孩子,竟在电话里和郑明德捉起了谜藏。

一万台?郑明德试着胆子说了一个数。

不对。阮长山说。

两万台?郑明德说。

不对,告诉您吧,越南卫生部这次批准进口了10万台!阮长山几乎是大声喊道。

什么? 10万台?郑明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手中的话筒竟然颤抖起来!是的,这个数字实在出乎他的意料,可以说,如果成功,这将是他经商以来接到的最大的一笔订单了!他知道,公司的处境目前已经进入非常尴尬非常难堪的地步,尽管拖欠的房租已经勉强支付了,他暂时不至于被人赶走了,但员工的工资依然无力支付,如果公司再无扭转的迹象,恐怕真的就很难再维持下去了。因此,阮长山的这个电话,无疑是雪中送炭,天赐良机!

放下电话,郑明德高兴得差点蹦起来。但他马上想到了生产能力问题,10万台机器,以他目前的情况来看,根本没有这个实力投产!

怎么办?必须尽快找到钱,找到贷款,尔后加紧投产!绝不能让这么大一笔订单跑了!

于是郑明德开始到处找钱,八方筹款。就在郑明德为钱发愁的时候,有一个人来到郑明德办公室,说他有办法可以弄到贷款。

病急乱投医。郑明德根本没有想那么多,一听对方说可以弄到钱,立即欣喜若狂,忘乎所以,请那人狂吃海喝了一顿。

等吃完了,喝完了,贷款的事连影儿都没有。

这还算不了什么,最可恨的是,有人得知郑明德揽了一笔大生意,出于嫉妒,到处挑拨是非,甚至还给阮长山发去电子邮件,先是贬损郑明德的“华汉针神”,然后又以低价的手段推销自己产品,想以价格的优势挤掉郑明德的产品。

但与郑明德打过交道的阮长山,对郑明德的人品是了解的,他只信任郑明德的产品。这样以来,才使得国内有的人的不良企图没有得逞。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郑明德一门心思积极准备投入大批生产时,万万没有想到,问题却偏偏出在矮个子越南人阮长山的身上!

事情说来很简单。阮长山在越南身份特殊,名气不小,像一些有钱人一样,也找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做老婆。可有一天,他发现妻子竟然有外遇。于是一气之下,他把老婆和老婆的情人一起抓起来,将两人的衣服扒光,然后在光天化日之下,押着两人在河内市区游街!

此事惊动了河内,惊动了新闻媒体,立即曝了光。之后,又惊动了司法部门。

阮长山很快被公安机关抓起来,关押在了看守所,等着法院对他的起诉。

于是,郑明德的10万台订单,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给搁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