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神传奇 第八章 四面楚歌 第三节 虎落平川被犬欺

华汉针神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size][/URL]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了郑明德的身上。郑明德睁开眼,看到窗外明晃晃的太阳,知道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是的,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可新的情况却一直没有出现。自那位矮个子越南人阮长山离开之后,郑明德盼望中的一线希望似乎就已经消失了。如今整整一个月过去了,阮长山不但不见踪影,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了郑明德的身上。郑明德睁开眼,看到窗外明晃晃的太阳,知道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是的,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可新的情况却一直没有出现。自那位矮个子越南人阮长山离开之后,郑明德盼望中的一线希望似乎就已经消失了。如今整整一个月过去了,阮长山不但不见踪影,而且音信杳无。

由于各方面的原因,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国内的经济状况一天天下滑,郑明德公司的经营情况也一天比一天惨淡,公司在北京发展严重受挫!

自上次“健康热线”之后不久,郑明德就从劲松搬到了西单。他用一年三十多万的租金在西单一所中学租下了两层楼面,同时招兵买马,把公司从原来的十几个员工一下扩展到了40多个员工。那时,人丁兴旺,生意兴隆,每天热热闹闹,像过节一样。

然而,今非昔比,时过境迁,由于公司日渐衰败,不仅正常的业务无力开展,甚至连员工的工资也无力支付了。于是许多员工先后离去,不少房间也成了空房,公司冷冷清清,空空荡荡,一片萧条!为了节省开支,郑明德甚至把自己的“卧室”也搬到了办公室——他在办公室的一个角落里放上一张折叠沙发,晚上打开睡觉,白天再折叠起来办公。

由于兜里没钱,这些日子以来郑明德受过了太多的白眼、挖苦和讽刺。

如果仅仅是几句尖酸刻薄的冷言冷语,忍一忍,也就罢了。

但不是。

让郑明德最难受的,是有人每天找他交房租!

他已经两个月没有交房租了。

他当然知道,租房子交房租,天经地义,自己不按时交,肯定没有道理,也没什么价钱可讲。

可不是他不想交,而是他实在没钱交!

于是房主一天到晚,到处找他要,实在没办法了,他只好不下楼,不出门,一个人躲在办公室兼卧室里,一呆就是一天一夜!

但有几次房主还是闯进了他的办公室,死活要他交出房租,不交就要把他扫地出门!

他只好再次向房主诉说了自己的种种不幸与苦难,请求房租再宽限他几天,并向房主保证,只要有了钱,马上交房租!

房主这才同意他暂时住了下来。

但是,贫困潦倒的郑明德尽管绞尽脑汁,依然找不到摆脱困境的办法。他左思右想,最后只有把希望寄托在那个矮个子越南人阮长山的身上。

他幻想着阮长山有一天能出现在他办公室门口,一下买走几百台、几千台、甚至上万台“华汉针神”,那他的公司就能起死回生了,他也就不再受人欺辱了。

于是,郑明德就这么一天一天地盼着,在这苦苦的期盼中度日如年,在这苦苦的期盼奇迹的发生!

此时,已是上午9点,迷迷瞪瞪地睡了一夜的郑明德起床后觉得肚子饿了,他很想马上下楼吃点东西,可吃点什么呢?这些日子来,除了馒头,就是饼干,偶尔能吃上一碗肉丝面,就是最大的奢侈最大的享受了。

郑明德沉重地叹了一口气,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内心涌起一阵说不出来的悲凉。想不到,他郑明德经商这么多年,如今竟落到这种地步!他坐了许久,才站起身来,走到窗前,外面阳光灿烂,空气清新,一阵风吹来,他忽然闻到了一股肉包子的香味!他知道,这股肉包子的香味是从学校的食堂传出来的,以往他和公司的员工每天都在这个食堂吃饭。可现在,公司几乎就要倒闭了,他兜里没钱了,人家也不欢迎了!

郑明德还是下了楼,靠着墙根儿,三步并着两步,想躲开人群,躲开看门的老大妈,尽快走出校门。可没想到,千躲万躲,一出门,还是碰上了看门的老大妈。

哟!郑总呀,你这是要到哪去高就呀?看门老大妈说。

没事,出去走走。郑明德应付了一句。

没事?像您这样的大老板,怎么能没事呢?看门老大妈说。

我出去吃点早点。郑明德说。

我说郑——总呀,有钱了,别光顾着自己嘴上吃,还是快点把学校的房租给交了吧!一个公司的大老板,住了人家的房子,连房租钱都不交,多没面子呀!看门大妈阴阳怪气地说。

看门老大妈的一阵冷嘲热讽,让郑明德脸上发烧,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却又无可奈何。想当初,他公司火红的时候,老大妈每天见着他都是一副献媚讨好的样子。后来,随着公司业务下滑,形势变化,看门老大妈的脸色也开始发生了变化,说话总是话中有话。今天,居然堵在门口,讽刺挖苦,当面羞辱!

郑明德本想回敬她几句,转念一想,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用不着给她一般见识,还是忍了这口气吧。

郑明德来到一个摊贩前,只见热气腾腾的小灶上冒着淡淡的青烟,煎饼、馒头、包子,油条、咸菜、稀饭,应有尽有,品种齐全。

若是过去,每个品种来一份他也不会嫌多,可现在,囊中羞涩,他只能吃上其中一样了。他选择了馒头。

此时,正是上班的高峰期,车辆堵塞,人群拥挤,骑车的,走路的,上班的,买菜的,更个行色匆匆,忙忙碌碌。

望着眼前的情景,郑明德突然想起十多年前在汉中的早晨,那时他的事业刚刚起步,每天早上也是这样,仿佛总有赶不完的路程,总有做不完的事情。

生活是多么惊人的相似啊!难道自己闯荡了这么多年,走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人生,难道就是转圈?

望着从身边匆匆而过的人群,郑明德多少有些伤感。他拐进一个胡同,继续往前慢慢走着。越往前走,他内心似乎就越有一种歉疚感。他觉得自己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上对不起父母,下对不起儿女。他本来是想为他们创造好条件的,却不料自己竟混成这样!

难道是自己干的事不对吗?

难道是自己的路已经走到尽头了吗?

难道自己这一生就这么完了吗?

郑明德一边走,一边责问自己,一边梳理着公司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其实目前困扰着他的是两件事,一是付不出房租;二是公司积压的产品卖不出去,手里没有周转资金。

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郑明德想,只要把第二个问题解决了,第一个问题以及其它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所以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怎么想法把产品卖出去!

但郑明德想来想去,依然觉得无能为力。因为市场整体疲软,再好的产品也难以销售,这一点他个人是根本无法决定、控制得了的。现在只有一件事他自己可以说了算,那便是赶紧搬家,重新找一个能承受得了的办公地点。

想到要搬走,郑明德心里有一股隐隐的痛,因为这里给他留下了太多不愉快的记忆。

搬到这里来之前,公司在装修的过程中,就曾遇到过很不愉快的事,装修公司自己违约了,却指着郑明德的鼻子骂。郑明德听了这些话,很生气,却又没办法。他不明白,大家都是中国人,为什么要分北京人,外地人呢?外地人怎么啦?外地人不也在建设北京吗?那些所谓的“北京人”,又有几个是真正地道的北京人呢?

后来公司辉煌起来后,那些歧视他的所谓的“北京人”,突然好像间又变了个人似的,转而恭维他,赞扬他。

现在,公司不行了,没钱了,各种各样的白眼、讥讽、挖苦又来了。

按说,他对这里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可这里毕竟见证了公司走过的历史,因此每每走进这座楼,郑明德就会想起当年生意兴隆、人声鼎沸的情景,心底便会漾起一丝丝难得的暖意。

但是,当务之急不是沉浸于过去美好的回忆,回忆不能当饭吃,回忆解救不了当前的窘境,而是怎么想法尽快走出困境。

这一点,郑明德十分清醒。

郑明德回到公司的时候,员工们已经上班了。公司大部分员工都走了,只剩下七八个员工。望着这七八个员工,郑明德怀着一种深深的感激之情。

郑明德刚刚坐下,就听到他的助理在门外与人争吵起来。

助理说,我们老总不在!真的不在!

另一个声音说,你别骗我们啦,有人刚才看见他回来了!

郑明德听出来了,这是学校负责收房租的人。

我们老总真的不在。助理还在打着掩护。

走开!来人一把粗暴地推开助理,硬是闯进了郑明德办公室。

郑明德早有思想准备,抬头一头,闯进来的两个人他认识,都是学校的,虽然平常很少打交道,却知道是他俩负责催交房租。

来,来,请坐!请坐!郑明德赶紧笑脸相迎。

坐就不必了。郑老板,闲话少谈,书归正传,请把这两个月的房租给结了吧。来人说。

郑明德很诚恳地说,请你们再给我点时间,放心,房租我一定会给你们的!

你就别绕弯子啦,你就给个话,什么时候给吧?来人说。

下个月吧。郑明德想了想说。

好,那就再让你拖你几天。不过,丑话可说在前头,到时如果再不交房租,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说罢,两人扬长而去。

见两人走远了,郑明德这才松了一口气。可一想到刚才的承诺,他的心又提了起来。

郑总,您把话说得太死了吧?助理走过来,对郑明德说。

我知道,可我们没有选择了。如果下个月之前,公司还没有起色的话,就是他们不赶我们,我们自己也得走了。郑明德说。

现在关键就看越南方面有没有消息了。助理说。

说到越南,郑明德马上想到矮个子阮长山。他这才感到,原来自己一直都在心里暗暗地盼着阮长山!可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阮长山却没有一点消息,好像从空气中突然消失了一样,好像压根儿就没这个人一样,好像从来就没有发生过那档子事一样。

阮长山会来吗?

来了能有多少订单?

万一不来又怎么办?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