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神传奇 第八章 四面楚歌 第一节 该死的三角债

华汉针神 收藏 0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size][/URL] 劲松——西单——长椿街——雍和大厦,这几个地名,对每一个北京人来说,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对郑明德来说,却尤为特殊,非同寻常,因为它们见证了郑明德和他的公司发展的历史,见证了郑明德和他的公司跌宕起伏的命运。 应该说,国家科委的推广会,规格很高,开得也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



劲松——西单——长椿街——雍和大厦,这几个地名,对每一个北京人来说,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对郑明德来说,却尤为特殊,非同寻常,因为它们见证了郑明德和他的公司发展的历史,见证了郑明德和他的公司跌宕起伏的命运。

应该说,国家科委的推广会,规格很高,开得也很成功。

尽管如此,依然无法阻挡郑明德公司下滑的速度。郑明德的公司迎来短暂的繁荣后,很快又跌入低谷。

低谷的日子从1998年就开始了。

在低谷的日子里,郑明德几乎每天都在反思,到底是什么原因,最后甚至落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事后看来,主要还是因为1997年众所周知的那场震惊全球的亚洲金融风暴!

事情首先引爆于泰国。

众所周知,东南亚国家如泰国、马来西亚、韩国等国,长期都依赖中短期外资贷款维持国际收支平衡,并维持与美元的一揽子货币汇率制。但到了1997年,泰国经济疲弱,这就给了国际投机资金一次很好的机会。美国著名炒家索罗斯主导的量子基金乘机进军泰国,大量卖空泰铢。这年7月2日,泰国财政部和中央银行宣布,泰币实行浮动汇率制,泰铢价值由市场来决定!此举意味着,泰国政府终于再也无力支撑现存局面,不得不放弃自1984年以来实行了14年的泰币与美元挂钩的一揽子汇率制,致使曼谷外汇市场泰铢对美元汇率顿时下跌20%,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最低纪录。

于是,泰国央行宣布,将主要银行利率从10.5%提高到12.5%,由此引发了一场泰国金融市场前所未有的金融大危机!

危机很快波及到东南亚各国——

7月9日,马来西亚股市指数下跌至18个月以来的最低点;

8月16日,新加坡元与美元的比价下跌了1.5%,跌至38个月以来的最低点;

8月19日,印度尼西亚盾以3005兑1美元,跌至历史最低位;

8月27日,菲律宾比索对美元跌至两年来最低点;

9月4日,韩元对美元跌至自1993年来的最低点;

10月28日,世界股市跌入1997年最黑暗的一天!

1998年1月5日,韩国一天内破产的大型公司竟多达179家!

在随后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东南亚国家的经济被蒙上了浓重的阴影,直到1999年7月,东南亚各国才开始从金融危机的阴影中摆脱出来,渐渐步入正轨。

从表面上看,亚洲金融风暴危机与郑明德的公司似乎沾不上边,根本没什么关系,但实际上,这场金融风暴危机不仅严重影响了郑明德公司的发展走向,而且对整个中国经济的影响也非常之大!正是由于亚洲这场金融风暴危机的出现,才导致了中国消费市场的一度疲软。由于大环境太差,风暴一到,经济必然萧条,消费者必然失去购买能力,产品也就必然失去市场与销路,无论再好的产品,置身这种环境下,也无回天之力。

除亚洲金融风暴危机外,国内很不正常的不良环境,也是影响郑明德公司发展的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原因!

长期以来,中国商界一直存在一个非常不正常的现象,即三角债的问题!“三角债”是人们对企业之间超过托收承付期或约定付款期应当付而未付的拖欠款的俗称。在九十年代,“三角债”成为中国、俄罗斯、东欧各国经济发展的一个严重障碍!

在中国,三角债源于八十年代中后期。在改革开放的最初几年里,中国整个商业环境非常不规范,商业信誉度更是糟糕透顶!那些年里,商家们几乎都是先发货,后收款,于是,便出现了货到后对方不及时付款,甚至耍赖不付款,或者无限期地拖延付款的情况。这种情况逐渐蔓延开来后,几乎所有商家全都这样干,结果就造成了你欠我的钱,我欠他的钱,他再欠你的钱,最终形成一种恶性循环的“三角债”市场规则。

早在1985年,企业账户上“应收而未收款”与“应付而未付款”额度呈大幅度上升,到了1991—1992年间,“三角债”的规模曾发展到占银行信贷总额三分之一的地步。有资料显示:

1988年,全国三角债达320亿元人民币;

1990年,全国三角债猛增至1000多亿人民币元;

1990年底,全国三角债突破2000亿元大关;

1998年,全国三角债竟增长到一万亿元左右!

面对这样的现实,谁不触目惊心!

于是不少企业家纷纷发出这样的感叹:三角债,要人命!三角债,拖死人!

是的,三角债带来的后果是相当严重的。由于相互拖欠资金,大多数的国营企业、乡镇企业、私营企业因缺乏资金而无法扩展生产;巨额的未清偿债务和拖款使众多企业再也难以申请到贷款;三角债如滚雪球一般,使越来越多的企业陷于债务的沼泽泥泞之中;三角债还造成社会经济信息的混乱,致使资金价格容易受到黑市操纵,等等等等。总之,三角债成了一个令企业家们头疼的社会问题,它对中国经济经构成了严重的威胁。毫不夸张地说,在当时的中国,还没有哪家公司或企业不被这个问题所困绕!

尤其是民营企业,由于它们的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弱,所以更容易受到三角债的伤害。据统计,当时全国大约有243万户私营企业,平均每户13个从业人员,每人的资本金平均不足8万元。而这些企业要上规模,就必须扩大再生产,就得增加固定资产投资,就得有更多的流动资金。如果没有足够的固定资产作抵押,银行就不可能给你贷款。由于企业小,资金少,也没什么固定资产,自然也就贷不上款。由此一来,又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于是,许多公司就这样拖垮了,消失了!

中央很快认识到了三角债的严重危害。于是把清理三角债,当作一件势在必行的大事来抓。1990年3月26日,国务院下达了关于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清理“三角债”工作的通知。与此同时,国务院还成立了国务院清理“三角债”领导小组,负责组织领导全国清理“三角债”的工作。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由政府主要领导同志负责,也成立了清理“三角债”领导小组。由此可见,三角债问题对当时中国的经济发展影响到了何等程度;而中央对三角债的问题,又重视到了何等程度!

而处在这样一种恶劣的商业环境里的民营企业,肯定是胳膊扭不过大腿的,必然是要吃亏的,也注定是要倒霉的!于是很多小本经营的民营公司统统倒闭,不少民营企业家纷纷落马!

作为民营企业家的郑明德,日子自然也不好过。从1991年起,仅短短几年间,外面拖欠郑明德公司的债务就达几百万元!因此,三角债同样像一个魔鬼一样纠缠着他,折磨着他,让他日日夜夜,不得安宁。

虽然国家有文件,有通知,下决心清理三角债,在政策等各方面都给予民营企业一定的支持,但三角债的问题要真正落实起来,却极其不易。

为了讨回债务,郑明德想尽各种办法,使出浑身解数,依然收效甚微。最后没有办法,他只有派人出去,一点点地讨,一分分地要,能讨回来多少是多少,能要回来一分是一分。

然而,在讨债过程中,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又冒出来了,让人防不胜防。

比如,派出去讨债的人中,有的人要不回钱来,就在外面耗着,每天的开销却很大;有的人要不着钱,只拿到对方一些顶账的其他货物,而这些货根本不值钱;有的人钱是要回来了,却不拿回公司,而是自己卷着钱跑了!

于是,本是讨债人,却变成了潜逃者,郑明德只好再派人去追查携款潜逃者,结果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导致郑明德公司大滑坡,最终陷入困境的原因,除了上述社会大环境的问题之外,郑明德自身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也就是说,郑明德在错误的时间里,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这个错误,是一个决策上的失误,而决策的失误,对一个企业来说,是非常可怕的,也是致命的——轻者,亏损;重者,破产!

那是1990年,郑明德出差去上海。作为一个发明家和专家,郑明德有一个观点:要想比巨人站得更高,就得站到巨人的肩膀上;而善于倾听市场的声音,善于发现消费者的需求,对一个企业家来说,郑明德认为同样至关重要。因此,看报,听新闻,是郑明德必做的功课之一。无论在公司上班,还是出差在外,郑明德始终不忘随时搜集有关信息资料。这些信息资料包括国内外同行业的最新科技信息,也包括市场的最新动态。

郑明德到上海的第二天,在翻看《新民晚报》时,无意中他看到了一则消息,这则消息说,上海有一个职工,两天没有去上班了,公司开始没有在意,后来发现情况不对,才去家里找他,结果到家发现,这人因煤气中毒,已经死了!

看到这则短短的信息,郑明德不禁一声长叹,随即便陷入一种痛苦的思考之中。他想,防止煤气中毒,并不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大难题,科技的发展进步到了今天这个时代,这样的悲剧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不应该再发生!

于是经过一个晚上的琢磨,他脑子里便有了一个想法:能不能发明一种报警器,一旦发生煤气泄露事件,这种报警器就会发出一种刺耳的声音,自动报警!这样的话,生活中的悲剧不就可以不再发生了吗?

想法一旦产生,郑明德立即行动起来。

第一步,他画了一个简单的构想草图;

第二步,他开始大量查阅相关资料。

这一查不要紧,原来,国外已经有了这方面的报警器,名字叫“电子鼻”。

但让郑明德高兴的是,国内还没有类似先进的产品。

经过对市场的调查分析,郑明德认为,如果做这个产品的话,会有一定的市场前景,经济效益也应该不错。

于是,他决定组织力量研制煤气报警器。

不久,一种名为“家用煤气天然气报警器”的产品,从郑明德研究所中诞生了,并于1996年获得国家专利。

说来也巧,产品刚研发出来不久,郑明德从报纸上又看到了一则消息,这则消息说,位于湖北襄樊的中国第二汽车制造厂连续发生了三次煤气泄露事件,导致几十人死亡!

郑明德当即意识到,这是一个重大的商机。

他迅速派人赶到湖北二汽,开始推销产品。

派往二汽的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小伙子。小伙子很快就在二汽打开了局面,带去的“家用煤气天然气报警器”在二汽销得特别好,而且供不应求!他还通知工厂加速马力生产,以防不测。

得到这个信息后,郑明德高兴极了。他由此联想到做完“夕阳红”和“健康热线”节目后的情景,当时也是供不应求,买家们为了抢先拿到货,千里迢迢赶到汉中,等候在工厂大门口。他和工人三班倒,日夜不停息地赶制产品,还是无法保证买家的需要。为此,他还跟厂长发过火,因为自己早就让厂长做好准备,但厂长却掉以轻心,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导致一些商机白白流失。如果当时工厂的生产能力能再大一些,货物准备再充分一些的话,效益不知要好多少倍!

因此,每每想到这一点,郑明德总是感到有些遗憾。

这次,郑明德不想让这样的遗憾再次发生!

郑明德很快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投资几十万元人民币,全线出击,突击生产报警器!

在九十年代初,几十万人民币对郑明德一个小小的民营企业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投资。如果事情做成了,自不用说;万一搞砸了,麻烦可就大了去了!

按推销员的说法,报警器很快就能卖出去,一旦卖出去了,资金很快就可以周转过来,扭转目前不景气的局面。对公司的发展有利无弊。

但商海变幻无常,人心诡异莫测。

就在他兴致勃勃之际,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湖北传来一个消息:推销报警器的小伙子不见了,带着二十万元的货款逃之夭夭,不知去向!

这一消息对郑明德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因为他手里的钱已经全部用于投产,该收回的钱现在又被人卷走。而且,那个小伙子一走,报警器在湖北二汽的销路也就意味着已被堵死!压在库房里的几万台报警器如果销不出去,就等于是一堆废品。因此,他失去的不仅仅是二十万人民币,而是工厂的全部资产。

这对本来就如履薄冰的公司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为此,郑明德后悔万分,痛苦不已!他后悔自己不该脑门发热,把全部资金投注到报警器上。但一切都晚了,无论怎么后悔,也都无济于事。除了默默的承受,别无选择。

现在,公司没钱了。尽管郑明德绞尽脑汁,还是拿不出钱来。

于是,郑明德陷入了经商以来最大的困境。

这困境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能撑多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