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神传奇 第七章 闯荡京城 第三节 “民营企业家都是孙子”

华汉针神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




郑明德在北京的从商之旅,并非一帆风顺。

民营公司当年在中国,可以说是势单力薄,孤家寡人,做起事来不是磕磕碰碰,就是几起几落,甚至遭人白眼,任人宰割。不像今天有的民营公司,财大气粗,牛气冲天,目空一切,来去自由。

郑明德的“北京金华汉新技术研究所”也不例外。商海多年,郑明德感到最难的两个问题,一是贷款难贷,二是人才难求——尤其是管理、营销方面的人才。如果说郑明德在汉中办企业,难在贷款的话,那么闯荡京城之后,郑明德感受到的艰难,就不止是贷款的事了。

比如,公司成立后,郑明德的当务之急,就是想找一个人来做北京公司的经理,帮他撑起北京的这一摊事,而他的最主要精力,则放在汉中,因为公司主要业务还在汉中。

对经理的人选,郑明德的要求是,既要在人品上信得过,又要懂行能干,独挡一面,把公司在北京的业务真正开展起来!

后来,经人介绍,他任命一位同志做了北京公司的负责人。介绍人说,这人能说会道,非常能干。于是郑明德便把北京方面的事情交给了这人去打理,而他自己则回了汉中。

万万没有想到,恰恰是这位能人,给郑明德带来了很大的麻烦。这人不仅把公司的钱拿去胡吃海吃,在经营上也存在许多问题。郑明德很快便意识到这人不可再用,决定辞退这人。谁知这人得知要被炒鱿鱼后,跑到税务所,举报郑明德偷税漏税。税务所接到举报后,对公司进行了一番认真细致的查办,发现郑明德公司并未偷税漏税的事实,举报者说郑明德偷税漏税,纯属诬陷!而这人诬陷不成,竟卷了公司一笔钱,逃之夭夭,从此下落不明,杳无音信。

因此,到北京不久,郑明德就深深感到,在北京开公司干事情,与他最初的想像完全不一样。一个外地人,尤其是一个外地企业家,要真正融入北京,成为这个城市的一份子,是一件非常艰难、非常辛酸的事情!

这一天,郑明德正在办公室里处理事情,进来一个派出所的片警,声称要检查消防问题。自从公司在北京成立之后,郑明德已经接待了税务局、工商局、卫生局、环保局以及街道办事处等许多部门的种种盘查。如果是正常的工作程序,郑明德认为是正当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有的完全是没事找事,故意找茬。因此,对类似的“检查”,郑明德早就习惯了。

片警进门后,左看看,右看看,然后说,你们的消防不合格啊,得重新改造。

郑明德感到莫名其妙。公司在劲松的办公地点,租用的是某牛奶公司门市部的房子。由于公司刚刚注册不久,又没有什么业务,所以只使用了其中的两间屋子。房子租下后,公司重新装了防盗门,防火灭火器也是刚刚才买的,为什么要重新改造?如果说消防不合格的话,旁边几家公司也是这种情况,为什么就合格了呢?

请问,我们到底哪里不合格了?郑明德禁不住问道。

不合格就是不合格,问那么多干嘛?片警没好气地说。

面对片警的态度,郑明德心里很恼火,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努力压着火气,在心里对自己说,算了,忍一忍就过去了。但他还是说了一句,不告诉我哪里不合格,我怎么改呢?

怎么?合不合格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片警的语气非常强硬。

尽管郑明德是一个服软不服硬的人,但经过这些年生活的磨练,他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年轻气盛了。他知道,自己刚来北京,处在这么一个环境里,有些事情只能委曲求全。这一次,他不想为消防的事情再耗费时间了。

于是,把他的一个部门经理叫来,对他说,你去请他们吃一顿饭,看能不能把这事给解决了。

部门经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郑明德之所以让他去办这件事,是觉得他性情比较温和,易于沟通,有利于问题的解决。

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

当天晚上,郑明德坐在办公室里,一边处理业务,一边等着部门经理回来。大约九点钟的样子,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郑明德抬头一看,一个满头是血的男人气喘嘘嘘地闯了进来,情绪十分激动,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郑明德吓了一跳,再仔细一看,天啦,竟是他正等待的部门经理!

郑明德慌忙走过去,扶住部门经理,问,你是怎么啦?怎么会这个样子?

没事,没事!部门经理说。

郑明德一边拨打急救电话,一边问,到底怎么回事?谁把你打成这样啦?

是我自己打的!郑总,我总算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了!部门经理说完,身体靠在了墙上,看样子非常虚弱。

部门经理向郑明德讲述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原来,晚上部门经理请那位片警吃饭的时候,部门经理向片警说了不少好话,希望他们手下留情,消防问题不要再折腾他们了。可部门经理无论怎么说好话,片警既不摇头,也不点头。不但不点头,还一边吃着菜,一边喝着酒,一边骂骂咧咧。甚至,到了后来,居然说出一些侮辱这个部门经理人格的话。而且,越说越放肆,越说越难听!

开始,部门经理一直忍着,忍着。看着对方丑恶的嘴脸,他本来想冲过去,揍那个家伙一顿,但还是忍了下来。他想,只要这个片警能让我们过关,只要把事情解决了,无论他们怎么说,忍了这口气,就算了。

但没想到,那个片警后来居然说出一些侮辱他人格的话,他觉得对方也太欺负人了!士可杀,不可辱;是可忍,孰不可忍!可一想到对方是政府的人,是吃官饭的,又实在惹不起!于是,老实本分、性情柔弱的部门经理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只好拿起一个啤酒瓶,朝着自己的头部猛地砸去!

顿时,鲜血从他头部流了下来,满脸是血。

此时有些醉意的部门经理像一头咆哮的雄狮,砸了自己的头,又砸了桌上的碗,然后指着片警,大声说,我要打了你,是犯法,我打我自己,总可以吧。不过,我告诉你,你如果再去公司找茬,老子就烧了你们派出所!然后再把你偷鸡摸狗的事向上级反映!我就不信在首都北京,你就无法无天了!

部门经理突然的反常举动,把片警吓坏了,急忙起身说道,对不起,对不起,你回去告诉你们老总,你们的消防没问题了,没问题了!

………

听了部门经理的讲述,郑明德气得眼睛都红了。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此后,片警果然再也没来找公司的麻烦。

然而,郑明德却无法高兴起来。因为他很清楚,这次过关,是部门经理用自己的鲜血换来的,这样的代价实在太大了,也太令人心寒了!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消防问题,不过是其中一个小插曲而已。而正是这些在外人看起来的一件件小事,让郑明德深深感到,一个民营企业家在中国创业的辛酸与艰难!

所以,郑明德常常对人说,没办法,谁让我们是民营企业家呢?中国的民营企业家,都是孙子!见了哪个衙门都得烧香,见了谁都得磕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