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神传奇 第七章 闯荡京城 第二节 移师北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




如果说,“夕阳红”为郑明德赢得了一个开门红,那么 1995年便是郑明德的一个幸运年。

只要想到了,就要尽量做好,尽快做到。否则,就寝食难安。这是郑明德做事的风格,也是他天生的性格。

“夕阳红”效应之后,有一个问题始终萦绕在郑明德的脑海里,什么问题呢?就是自己的事业如何才能得到更大的发展。这个问题像一块石头,压在他的心上,让他一直喘不过气来。

汉中是郑明德的第二故乡,正是这块土地滋养了他,让他的公司成长壮大。可以说,没有汉中,就没有郑明德的“华汉针神”;汉中这里独特的军工企业,独特的人才资源,是郑明德的产品成功的重要保证。所以,他非常热爱这片土地。

然而,汉中也有她无法克服的地理劣势。比如,偏居一隅,群山环绕,交通不便;此外,在信息时代已经到来的今天,汉中的信息严重滞后,人们的盆地意识极深,观念严重落后,公司发展的空间越来越小。

因此,郑明德意识到,公司要发展,必须走出汉中,到更大的天地去一展身手。否则,脚下的路很难走得更宽、更远。

问题是,去哪里发展最合适?

郑明德把全国十来个经济文化比较发达的城市一一论证了一遍,最后把目标定在了上海。

早在1990年4月18日,中国政府就宣布开发开放上海浦东,提出以浦东开发为龙头,开放长江沿岸城市,尽快将上海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之一,带动长江三角洲及整个长江流域地区经济的新飞跃。于是,上海向世界敞开了她的大门,以各种优惠条件,吸引着世界各地的商家们纷纷前往投资。

就郑明德而言,上海也是他早就梦寐以求的地方。但真正吸引郑明德的,还是国务院同意浦东新区采取的优惠政策。

面对这些优惠政策,郑明德反反复复不知研究分析了多少遍。最后认定一条理:好政策,是前提,是根本。离开了好政策,一切都是无稽之谈,做起事情来,也会心中无底。

当然,郑明德选中上海,除种种优惠条件之外,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资金问题。郑明德暗自猜测,既然从中央到上海市政府,都在大力提倡开发浦东,鼓励厂商去浦东投资,那么肯定会在资金问题上,给予在别的地方没有的优惠政策。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困扰他多年的贷款问题,就很有可能趁机得到解决。

经过这些年的商海沉浮,郑明德更加坚信,自己的产品拥有强大的技术力量和广阔的市场前景,目前主要的问题,就是缺乏资金!如果资金问题一旦得到解决,他相信他的事业将前途无量!

于是,他决定到上海浦东开公司!

1995年春天,郑明德从汉中出发,前往上海浦东进行实地考察。

这是汉中的又一个春天,窗外是满眼的绿色,坐在车上的郑明德这一夜兴奋得怎么也睡不着,始终沉浸在对未来的憧憬之中。透过窗外无尽的夜色,郑明德仿佛看到了天边绚丽多彩的黎明。当然,郑明德不是那种耽于幻想的人,他心里很清楚,办企业是实干出来的,不是幻想出来的,不付出艰辛的努力,绝不可能有好的结果。上海情况到底怎么样?他一无所知,一点没底。多年的人生经验告诉他,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唯有实事,才是可靠的,也才是可信的。

上海的春天,阴雨绵绵。郑明德到达上海那天,天空下着小雨。蒙蒙细雨中,郑明德走在上海街头,没有雨伞,也没有帽子,他就那样随意地走着,好像要亲身感受一下上海这座大都市的氛围。

他一边走,一边细心地观察着四周的一切,用心地体会这座城市的真实气息。他发现,上海的变化太大了,不仅变大了,也变得更加漂亮、更加气魄、更加现代了!

在西方人的眼里,上海绝对是东方一个神奇的大都市。在这座大都市里,不仅蕴含着悠久、丰富而厚重的历史文化,而且还具有相当高水准的现代文明。早在十九世纪,对觊觎已久的外国人来说,上海就是一个初具规模、潜力无限的巨大市场,就已经成为长江的入海口和东亚主要的商业中心,其国内贸易远在广州之上。后来外国人用武力敲开了中国的大门,上海更是成了外国人眼中的一块肥肉!

不知不觉中,郑明德已经走到了外滩。烟雨朦胧中的外滩,给人一种迷人的风采。一阵江风迎面吹来,挟带着一丝细雨,郑明德顿时感到神清气爽。他抬头望去,只见黄浦江面上,大小轮船,穿梭往来,江边码头,一片繁忙。

郑明德由上海的历史,联想到自己的产品。“华汉针神”同样凝聚了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它既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又是现代高科技的体现,是两者完美结合的产物。它同上海这座城市一样,都是历史与现代的最佳结合。如果能把“华汉针神”搬到上海,让这么好的产品在这么好的城市生长发展,肯定会赢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但这事,能办成吗?

第二天一早,郑明德来到浦东政府招商办。招商办的一位负责人听说他想到浦东建厂,很热情地接待了他。

坐下后,郑明德拿出“华汉针神”,向对方详尽地做了介绍。

招商办的负责人听了他的介绍后,非常高兴,说,你的专利很好。把你的专利拿到上海来,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我们非常欢迎您来浦东发展!

郑明德试探性地问道,我们的产品不缺市场,也不缺人才,我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缺少资金。我们来浦东发展,不知道政府能不能帮助解决贷款这个问题?

招商办的同志沉吟一会,痛快地答应说,资金问题嘛,我们可以协助解决!

听了这话,郑明德很振奋,简直有点不敢相信对方的话是真的。他想,自己盼了这么多年,盼的就是这一天!

但事情的发展,并不是那么顺利。

招商办的负责人带着郑明德,首先来到中国农业银行。当他们把意图向农业银行说了后,农业银行的接待人员对此却没什么兴趣。

随后,他们又转了几家银行,对方的态度同样不冷不热。

郑明德在上海转悠了三四天,贷款的事最终得不到落实。

看来,在上海贷款也不容易!郑明德一颗热腾腾的心,开始冷却下来;在上海发展的设想,也随之产生了动摇。他想,如果贷不到款,还来上海干什么呢?他之所以选择上海,就是冲着贷款来的,既然这条路走不通,只有另找地方。

去哪里呢?

郑明德想到了北京。

北京是郑明德从小就向往的地方。记得很小的时候,他就听父亲讲起北京,讲起天安门——那个世界上最大的广场!父亲当年讲到天安门时那种无比自豪与非常向往的神情,郑明德至今还记忆犹新。从那时起,他就梦想着,有一天能到北京去,到天安门去,然后再把父亲也接到北京去,圆父亲一个梦!上学后,老师给他讲北京城里的故宫,讲中南海,讲毛主席居住的地方,北京在他的心中就愈加高大,愈加完美,愈加神圣!每次看到天安门城楼的照片,发自内心的喜悦与自豪,绝不亚于父亲。别说要去北京,甚至就是有人提到“北京”两个字,他也会激动不已。

也许是因为从小就有北京情结吧,所以一想到要到北京办公司,要在北京安营扎寨,郑明德就兴奋,甚至开始想像着下一步棋在北京应该怎么走。

当然,郑明德也非常清楚,做生意,干事业,绝不能感情用事,而必须要有冷静的头脑,冷静的思考。

经过冷静的分析,郑明德认为,上海是一个大城市,北京也是一个大城市,北京与上海相比,优势也许会更多一些。

首先,北京是京城,是首都,京城和首都本身就是一种品牌。北京作为一个国家的首都,无疑是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的中心。如果他手里握着的这个优秀产品能落户北京,自然容易引起有关部门和领导的重视;其二,北京因为是首都,所以又是新闻的中心。任何一种产品的研发生产,投放市场,都要依靠宣传。北京拥有像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华社、人民日报、科技日报等这样全国性的重头媒体,所以对产品的宣传,肯定非常有利;其三,企业要发展,必须有人才,有知识,有技术,北京高新技术的部门和单位很多,这为企业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和丰富的人才资源。

基于上述分析判断,郑明德决定放弃上海,把目标转向北京。

一个阴雨绵绵的夜晚,郑明德怀着一腔热情与梦想,冒雨离开上海,去了北京!

同许多外地公司一样,汉中华汉新技术研究所在北京也有办事处。但华汉新技术研究所的北京办事处不在市中心,为节约经费而设在市郊的高碑店。由于交通不便,郑明德每次去办事处,都要费上一番周折。

这次郑明德在北京车站下车后,没有去办事处,而是搭乘公共汽车,直接去了天安门。

离天安门还有一站地,郑明德就下了车。他想沿着长安街走一走,散散心。

正是黄昏时分,太阳已经西沉,长安街渐渐笼罩在一片暮色之中。郑明德一边走,一边想,完全沉浸在自己想像的世界中。他想,北京与上海,是两座风格不同的城市。北京的壮观,北京的博大,北京的庄严,还有北京的神圣,都是全国任何一座城市无法相提并论的。如果他在北京成立一个公司,也许过上一年、两年、三年,就会越来越壮大,越来越红火,然后以北京为中心,像星火燎原一样,向全国各地蓬勃发展。

想到这些,郑明德的心便止不住怦怦直跳,一腔的激情,竟不知如何释放是好。

此时,十里长街,华灯骤然间亮了起来,一道道光束像一条条五颜六色的彩带,在郑明德的眼前闪烁跃动。郑明德伫立路边,心中一片茫然,望了许久,才不紧不慢地顺着长安街走去。

郑明德很快来到天安门广场,来到金水桥畔,心情非常激动。自办公司以来,郑明德就无数次来过北京。文革中,第一次来北京时,为圆儿时的梦想,他专程跑到天安门,在天安门广场上呆了整整一天。那天,他绕着广场转了一圈又一圈,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每当他从一个新的角度观察着这座堪称世界最大的广场时,他就充满了一个中国人特有的骄傲与自豪。这些年来,他曾无数次来过这里,每次来到这里,他都要停留片刻,都有不同的感受。

此刻,他站在金水桥的中央,放眼望去,长安街上,车水马龙,天安门广场,彩旗飘扬。和过去相比,他似乎又获得了一种新鲜的特别的感受。

这个夜晚,郑明德在金水桥畔呆了很久,也想了很久……

1995年10月,郑明德在北京终于正式注册了自己的公司——北京金华汉新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从此,郑明德开始了在北京的从商之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