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




1993年,郑明德携带他的“针神”,再次走出国门。

这一次,他走得不算太远,他随同国家对外贸易促进会来到韩国汉城,参加在这里举行的中国商品交易会。

此次汉城之行,与首次亮相墨西哥有些相似,郑明德携带的“华汉针神” 交易会上同样大受欢迎!

交易会开始后的第一天,因前来要求郑明德用“华汉针神”查病的人排着长队,实在太多,韩国朋友一看,如此下去,肯定查不过来,于是为保证正常工作,维护好会场秩序,便故意设置了一道门槛,临时作了一个规定:每人检查一次,收取检查费10美元!

本以为这样一来,要求查病的人数会大大减少,没想到这一招根本不灵,人们宁肯掏10美元的腰包,也要排着队伍,等着郑明德查病、治病。而且,有不少人还要求购买“华汉针神”!

按规定,交易会期间是不许卖东西的,但为了满足部分特殊患者的要求,会议工作人员有时也不得不悄悄卖上一部分。

这天下午,一位老者在几个中年人的陪同下,走进了展厅。老者满头银发,气质儒雅,形象十分显眼。当时,郑明德正忙着给人查病,因为快到闭馆时间了,这些人已经排了好长时间的队,郑明德想尽量利用余下的时间,都给他们检查一次。由于老者也像普通人一样,排在队伍中,所以郑明德并未注意到老者的到来。

而站在队伍中的老者却一边排队,一边悄悄观察着郑明德。

轮到老者检查时,郑明德拿起“华汉针神”,开始为老者诊病。

两分钟后,结果出来了,郑明德当即把查出的几种病,一一告诉了老者。

老者琢磨着,并不急于说话。

郑明德问,老人家,您老的病,我查得准不准啊?

老人这才站起,连连点头道,准确,太准确了!

郑明德高兴了,忙介绍说,它不仅能查病,还能治病呢!

郑先生,我能不能买一台?老者突然提出了要求。

这……郑明德有些为难起来。

这时,老者的身边的年轻人找到了主办方负责人,彼此经过一番交涉后,主办方同意卖给老者一台。

从翻译口中,郑明德这才得知,原来这位老者可不是一般的人,他在韩国是家喻户晓的名医,其地位相当于中国古代的御医,经常给韩国总统之类的高官看病。其实,从老人的气质与谈吐上,郑明德对老者的身份已经有所察觉,只是不便多问而已。

老者买到“华汉针神”后,非常高兴,当即打开“华汉针神”,左看看,右瞧瞧,然后通过翻译,向郑明德表示感谢,说他发明的这个仪器简直就像“神针”,并伸出大拇指,把“神针”结结实实地夸奖了一番!

郑明德连忙表示,谢谢老先生的鼓励,还请多提意见,多提意见。

告别之际,老者好像还有什么事情要和郑明德谈,可话到嘴边,欲言又止。

郑明德见状,便主动问道,老先生,若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助,请尽管说好了,我一定尽力而为!

老者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问道,郑先生,我能不能到中国去留学啊?

郑明德疑惑地看了看老人,心想,这么大把年纪了,怎么还有这样的想法?便好奇地问道,老人家,您去中国留学,想学什么呀?

老者指着手中的“华汉针神”,说,就学这个机器怎么用!

郑明德很开心地笑了,说,老先生,您要学这个呀,用不着专门到中国去留学,就在这儿,我只用半个小时,就能把您教会!

老人一听,开心极了!他简直没想到,这么神奇的东西,用半个小时就能学会!

接下来,通过翻译,郑明德用了十多分钟时间,教老人学会了使用“华汉针神”!

老者再三向郑明德表示真诚的谢意,并希望他以后有机会多来韩国,深入推广中国的针灸医术。接着,老者又询问了郑明德有关一些中医的问题。闲聊中,老者还向郑明德介绍了有关汉城的一些情况。老者对郑明德说,汉城是韩国最现代化的一座都市,其四周都是壮丽的山峦;而美丽的汉江又横贯城市中心,将城市辟为两半,使汉城呈现出她特有的魅力。十七世纪后半叶,汉城依托汉江周边日渐发达的商业活动,迎来了一个飞跃性的巨变。尤其难得的是,汉城的外表看起来都是现代化的包装,其内里却蕴涵着几千年厚重的历史文明。民间的一些优秀医术,与中国一样,广为传播,源远流长。

最后,老者对中国的“华汉针神”又是一番赞叹,才与郑明德依依不舍地道别而去。

望着老者蹒跚而去的背影,郑明德内心涌起一种强烈的感动。郑明德的这份感动,不是因为老者的身份,不是因为老人的感谢,也不是因为老人的夸奖,而是因为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里,在刚才与老者简短的交谈中,郑明德深深感受到了一位韩国老人对中国针灸医术的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与叹服!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郑明德为此感到非常自豪,非常高兴!

郑明德知道,韩国这个新近崛起的亚洲国家,由于与中国相邻,自古以来,就一直深受着中国文化的熏陶,所以中国的针灸技术在韩国人的心目中并不陌生。据他了解,近几年来,在韩国本土,也有类似“华汉针神”的电子针灸产品。但郑明德坚信,中国作为针灸的故乡,其针灸技术和电子针灸产品,是世界上任何国家都难以超越的。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郑明德在汉城一直处于紧张的忙碌之中。虽然他不能抽出专门的时间去观赏风光,也没有机会去观赏市容,但忙里偷闲是郑明德的一大特点,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工作之余总要挤出时间游览当地的文物古迹、名山大川。这次在汉城也不例外,他参观了李家王朝的宫殿,更增加了他的民族自豪感。那宫殿简直无法和故宫相比,就像苏州园林中的富家庭苑。他也初步领略到了一点汉城的魅力。尤其是每次行走在汉城的街道上,郑明德仿佛都能触摸到这座城市跳动的脉搏,以及喘息的气息。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就像自己的祖国那样,曾经饱受日本殖民者铁蹄蹂躏,至今伤痕累累。这一点,郑明德感同身受,因而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

而“华汉针神”在韩国的良好反应,更让郑明德感到一种莫大的欣慰!也正因为产品在韩国产生的轰动效应,才引来了后来一系列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