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神传奇 第六章 走出国门 第一节 出国前夕

华汉针神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size][/URL] 电话铃声响起时,郑明德正在调试频率。 早上,他刚走进办公室,一名科研人员推门进来,很兴奋地告诉他,这些日子里他们一直苦苦寻找的那个新频率,昨天夜里终于找到了! 郑明德听了后,非常高兴。 “华汉针神”自出世以来,郑明德从未停止过探索。不断提高质量,进行更新换代,这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




电话铃声响起时,郑明德正在调试频率。

早上,他刚走进办公室,一名科研人员推门进来,很兴奋地告诉他,这些日子里他们一直苦苦寻找的那个新频率,昨天夜里终于找到了!

郑明德听了后,非常高兴。

“华汉针神”自出世以来,郑明德从未停止过探索。不断提高质量,进行更新换代,这是郑明德对自己也是对科研人员提出的要求。

对电子针灸来说,治疗极和频率,是至关重要的两个方面。因此,在浩如烟海的频率中,郑明德一直努力寻找对人体最有益的那种频率。他自己在苦苦寻找,他的科研队伍也在苦苦寻找。

因此,一听说新的频率找到了,郑明德长长地松了口气。他疾步走进工作间,把耳模戴在自己的耳朵上,亲自试验起来。作为“华汉针神”的专家,以及公司的总经理,郑明德必须要把握大的方向,必须要掌握第一手试验数据,凡是未经他认可的东西,绝不允许上市。因为医疗产品非同小可,一旦出现方向性、原则性的错误,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这个上午,郑明德就一直坐在工作间,反复试验。结果,郑明德发现这个新频率还是不太理想,必须重新寻找!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郑明德关掉机器,摘下耳模,拿起了话筒。

电话是汉中市科委一位负责人打来的,这位负责人正式通知他,让他参加6月份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举办的中国实用技术贸易博览会。会议活动是由中国国家科委和中国贸易促进会联合组织的,郑明德由陕西省汉中市科委推荐,经组委会的严格筛选,获得参会资格。

放下电话,郑明德很高兴,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去墨西哥,走出国门,将“华汉针神”推向世界,向外国朋友展示中国针灸的博大精深、神奇魅力,让“华汉针神”立足于世界这个大舞台,正是他多年的梦想!

郑明德从来没有出过国,但他听人讲起过,出国必备两样东西:一是穿的,二是吃的。穿着方面,郑明德平常从来不讲究,他的衣服旧了,裤腿烂了,照穿不误。作为一个企业家,一个商人,经常会有商业谈判这一类的事情,每当这时,部下们总是劝他说,换件好一点的衣服去吧,免得人家笑话。他却不以为然,说,我跟人家谈的是合作上的事,人家管你穿什么衣服干啥?

可这次情况不同了,是出国,是同外国人打交道,自己代表的是中国,代表的是中国的企业家,一定不能在外国人面前丢脸!所以郑明德想,这次得准备一套西装!

但他从来不穿西装,家里也没有西装,要穿西装,只有去商店买,去商店买,就得要钱。而他现在没有钱。

按说,事业发展到今天,钱不应该是个问题,与创业的时候相比,他的日子好过多了。但,由于贷不到款,他把所有的资金都投入到生产上去了。平常节省惯了的他,几乎不乱花一分钱。尽管如此,他依然缺钱。

郑明德拿起电话,把一位部门的经理叫到办公室,问,出国如果不穿西装,就穿咱陕北的褂子行不行?

部门的经理说,这个,恐怕不行。

为什么?

因为外国人都穿西装。

外国人穿西装,中国人就得穿西装?外国人吃屎,中国也得跟着吃屎?

那没办法,因为你到别人家去嘛,就得尊重别人的规矩,这叫入乡随俗嘛!张经理说。

那你先借我一点钱吧,我们去买一套西装。郑明德说。

于是,郑明德拽上张经理,一起上街买了一套最便宜的西装。

衣服的问题解决后,郑明德又想到吃的问题。他听说中国人出国前,大都会带上一箱方便面,既省钱,又适合自己的口味。但郑明德的胃口有些与众不同,他不爱软的东西,尤其不爱吃方便面,而且,在他看来,方便面也不便宜,与其带那玩艺,还不如带点汉中的锅盔。锅盔,是郑明德一生的最爱,又好吃,又便宜。

于是,出国前的头天晚上,郑明德下班回到家里,就开始做锅盔。老实说,他以前没有做过这东西,但他并不陌生,小时候,他常常看母亲做锅盔,有时还会去帮帮忙。由于他帮忙完全是出于好玩,所以常常会遭到母亲的训斥,说他哪是帮忙,分明是在帮倒忙。但在“帮倒忙”的过程中,郑明德却渐渐熟悉了妈妈做锅盔的程序。到他上中学时,他自己就完全可以独立做锅盔了,而且还常常受到妈妈的表扬,说他的锅盔比妈妈做得还好!

锅盔出炉后,小屋里顿时弥漫了香喷喷的味道。郑明德用力吸了一口,比吃起来还香!

第二天,带上锅盔,背上西装,郑明德坐上了汉中开往西安的火车。

火车飞驰在汉中平原上。车上的人渐渐进入梦乡,郑明德却毫无睡意。人真是挺怪的,往常,他乘坐这趟列车时,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他站在人缝中,只要眼睛一闭,就能呼呼大睡。可现在,他舒舒服服地躺在卧铺车厢里,眼睛闭了又闭,可就是睡不着!

夜越来越深,郑明德的思绪却越来越活跃。他想起过去多次西安之行,许多往事又涌上心头。尤其是那一次去西安购买机壳,为了节省成本,一路上吃够苦头,尽是酸楚。如今时间过去了整整四年,经过四年来的打拼,他的事业终于跨上了一个台阶。那些曾经的艰难岁月虽然已成过去,他却从来不敢忘记,而是把它存留在记忆的深处,随时提醒自己,当年是怎么走过来的。他想,“华汉针神”在国内受到欢迎,这一次走出国门,面对国际大舞台,也会受到欢迎吗?他自己虽然充满信心,但毕竟是第一次出国,对国外情况,一无所知,因此难免忐忑不安。

郑明德到达北京后,行程安排非常紧凑,主管部门开了一个会,讲了讲出国的注意事项,就让大家早点休息。因为在北京只能住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就要飞往墨西哥。

可在北京的这个晚上,郑明德还是睡不着。如果说在火车上,郑明德还能勉强睡上一会儿的话,那么在北京的这个晚上就是彻底失眠了。一想到明天就要登上飞往墨西哥的飞机,他就有几分激动,几分兴奋。他躺在床上,关上灯,想制造出点睡眠的气氛,可越是这样,越是睡不着。他脑子嗡嗡的,好像有什么事忘了做似的。

一番辗转反侧后,郑明德索性打开灯,爬起来,打开行李箱,把西装穿在身上,然后往镜子跟前一站,一个陌生的男人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是自己吗?他左看右看,好像素不相识,又似曾相见。还别说,穿上这玩艺,挺精神的,他差点都认不出自己了。

接下来,郑明德又查阅了墨西哥的有关资料,对墨西哥有了大致的认识和了解。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才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他想起了随身携带的锅盔,于是拉开面袋,抓起一个,刚要咬一口,又突然停住了。他想,还是别吃了吧,现在吃一个,到国外就要少吃一个,到时万一不够吃,咋办?

他拿起锅盔闻了闻,又放回了面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