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神传奇 第四章 路在何方 第五节 寻找外壳

华汉针神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size][/URL] 根据国家有关规定,任何一种新技术产品,必须要经过科委的技术鉴定。尤其作为医疗产品,还必须经过临床实验后,才能批准投入市场。 郑明德不怕他的“针神”过不了鉴定这一关,也不担心“针神”临床实验不能通过。他对这些充满信心。问题的关键是,要通过这两道关口,就得有样机;而要生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




根据国家有关规定,任何一种新技术产品,必须要经过科委的技术鉴定。尤其作为医疗产品,还必须经过临床实验后,才能批准投入市场。

郑明德不怕他的“针神”过不了鉴定这一关,也不担心“针神”临床实验不能通过。他对这些充满信心。问题的关键是,要通过这两道关口,就得有样机;而要生产样机,就得有一笔资金。

而此时的郑明德,在这段日子里已花掉了不少钱,手头只剩下几千元了!而做一个模具,就需要几万元,区区几千元,能顶什么用?

钱,钱,还是钱!

怎么办?

郑明德再一次为一个钱字,陷入苦恼之中。

找朋友借?可他身边都是一些穷朋友,根本没有钱借给他。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节省开支,精打细算,将生产样机的成本降到最低点,充分利用这几千元,让它去办几万元人民币能办的事情。

郑明德仔细地算了一笔账,如果这里省一点,那里省一点,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但无论怎么省来省去,有一笔开支是最难省的,或者说根本就是无法省的,那就是做外壳的开支。而且,这笔开支的数量还不小。正常情况下,生产这个外壳的模具开支至少需要几万元!如果拿不出这笔钱来,怎么解决外壳的问题呢?

郑明德突然想到,能不能找一个现有的外壳来代替?这样就会省去很多钱。这个想法一旦冒出来,他立即兴奋起来,像沙漠中的一个旅行者,正饥渴交加之际,突然发现了一片绿洲。

他来到汉中市最大的一家百货商场,但没有找到他想要的外壳。接着,他转遍了汉中市的每一家商场,依然没有发现他想要的外壳。郑明德想,一定要找到它,而且越快越好。汉中没有,西安一定有!

郑明德当天就坐上了汉中开往西安的火车。其实说是坐,哪有什么坐位,因为走得太急,他买了一张站台票就上车了。

从汉中到西安,全程需要14个小时,郑明德就那么一路站着,至多有时候趁人上厕所的机会,抓紧坐上一会,等人来了,再赶紧让给人家。

郑明德是傍晚时分上的火车,此时,天色已过黄昏,火车飞驰在汉中平原上,车窗外的景色被罩在一片朦胧的夜色中,渐渐变得模糊起来。窗外的景致不用看,郑明德也知道是个什么样,他对这里的山山水水,早已烂熟于心。

这一条线路,郑明德到底走了多少次,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唯有这次西安之行,令郑明德既兴奋又焦灼。他心里很清楚,此次西安之行,对他来说,事关重大,非同小可,事业成败,在此一举。

一路上他的心情都很复杂,围绕这个产品,他脑子里想了很多。而想得最多的,就是他急需的外壳!西安到底有没有?有,会不会让他感到满意?各种可能性,他都想到了;各种不可能性,他也想到了。所以一会高兴,一会发愁,窗外的世界全被他置于脑后。

火车喘息着,咣当咣当,不一会就是一个小站,行进十分缓慢。由于这是短途火车,车厢内充满了喧嚣与骚动,到处是堵塞的人流,显得格外的拥挤。小孩子的哭喊声,大人的斥责声,大妈的叫骂声,老头的咳嗽声,以及人们因拥挤而发生的争吵声,充斥在每一节车厢里。

但这种种烦闹,并未影响郑明德的思考,他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外壳、外壳!他想,西安那么大,一定可以找到既适合自己的要求,又能承受价格的外壳!

突然,车厢里传来清脆的吆喝声,一股香喷喷的味道飘了过来,郑明德忍不住吸了两口,香极了!郑明德寻声向车厢那一头望去,一位列车服务员推着餐车,正向他这边走来。由于人多,拥挤,她走得非常艰难,时不时被买饭的人截住,而不得不停留下来。

火车开始供应晚餐了。

也许是香味的诱发吧,郑明德感到一阵难忍的饥饿。他这才想起,因为太忙了,从中午到现在,他还没顾得上吃一口饭呢。

列车服务员手推小餐车来到他面前,香味阵阵,扑鼻而来,薰得他难以忍受。

盒饭啦!盒饭啦!列车服务员像是故意刺激他似的,冲他吆喝着,声音特别刺耳。

郑明德下意识地朝餐车里望了一眼,里面堆着高高的一摞盒饭,还在冒着热气,像是在向他发出诱人的邀请。但郑明德心里很清楚,不是他这样的人吃得起的。

郑明德突然想起他少年时代的一段经历。那是大炼钢铁的困难时期,全国都在闹饥荒,吃不饱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上初中的郑明德当时正处在身体发育阶段,每天上午只要一到第四节课,就再也没有心思听课了,脑子里想的全是吃饭、吃饭!所以下课铃声一响,他和他的同学就飞快地跑向饭堂。由于彼此争先恐后,相互拥挤,摔倒的事常有发生。然而当他们跑到饭堂时,等着的午饭,不过是每人一碗粥,至多有时候粥里再加几片青菜叶子而已!

郑明德是住校的,每周只能回家一次。郑明德每到周末,即盼着回家。虽然家里也很穷,但母亲总会变着法子给他弄点好吃的。他家附近有一家很大的114工厂,化工厂制造酒精后,会把剩下的玉米渣排放出来。过去,这些东西都是农民拿回家喂猪的,现在却拿回家做成饼,给人吃。即便是这种东西,也不容易吃到。

但每次母亲会把这种饼留给郑明德吃。几个弟弟馋了,想吃,母亲总是对弟弟说,你哥哥在学校念书辛苦,就让他吃吧,吃了好念书!

郑明德此时想起这事,似乎又闻到当年那种玉米渣饼的清香味。郑明德禁不住用鼻子吸了吸,的确很香,他睁开眼睛一看,香味原来来自餐车。

盒饭啦!盒饭啦!香喷喷的盒饭啦!错过了就吃不上啦!

今天真是见鬼了,服务员像是存心跟他过不去似的,扯开嗓门,一个劲儿地冲着郑明德高声叫喊。

郑明德将身子往后挪了挪,有意离餐车远一点。列车员看了他一眼,推着餐车穿过拥挤的人群,向另一节车厢走去。

有好几次,他很想把服务员叫回来。他想,买一盒盒饭吃了,又能怎样呢?不就是兜里少了几块钱吗?但转而一想,兜里就这么一点钱,或许就因为吃了这盒饭,差了这么几块钱,就前功尽弃,办不成事情了。现在正是用钱之际,能省一分,就省一分吧!

不过,也该吃晚餐了。

晚餐郑明德自己早就准备好了。他从随身背的挎包里掏出一个馒头。这馒头是他提前买好的,四分钱一个。为了省钱,他已经计算好了,一天三顿饭,一顿一个,一天吃三个,三个馒头就是他一天的全部口粮,多一个也不行。

这样的日子其实郑明德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早就习惯了。作为单身汉的他,在家时如果能吃上刚蒸出来的热腾腾的馒头,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郑明德挤了半天,终于挤到两个车厢的供水连接处,在那里接了一杯开水,然后咬一口馒头,再喝一口开水。

尽管馒头已经发硬了,但郑明德还是坚持一口一口地往下啃。

喜欢吃硬食,是郑明德一生的嗜好,他同所有关中人一样,最喜欢吃的,就是关中锅盔!无论有钱还是没钱,锅盔永远是他的最爱。所以啃这样的硬馒头,对郑明德来说,算不了什么!

经过一夜的旅程,火车缓缓抵达西安站。站了14个小时,郑明德又困又累,还饿。但,他没有时间休息,也根本没法休息,他必须尽快地把事情办完,早一天办好,就早一天回到汉中。

郑明德下车后,在街上逛了半天,也转了很多个商店,却没有发现一个适合的产品,有的是价格太高,他无力承受,有的是样式很不理想,也不实用。

几个小时的忙碌奔波后,他已经又困又饿,却已经没有吃的了。其实,对郑明德来说,饥饿疲劳,他都可以忍受,最不能忍受的,是怕找不到外壳,越是怕找不到,就越着急,越着急,就越想快点把它找到。

下午3点,郑明德走进了一家卖门铃盒的商店,他和商店的经理恰好认识,交谈中,郑明德知道商店里正好有一批门铃卖不出去,他灵机一动,心想,如果用门铃盒做产品的外壳,是不是也可以呢?他不知道这批门铃盒是什么样,便让经理拿出来看。经理拿出货来,郑明德一看,觉得可以。双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郑明德以很低廉的价格,买走了这批积压的门铃盒。

扛着一麻袋门铃盒,郑明德急急忙忙赶往火车站。他想连夜赶回汉中,好早点把样品生产出来,早点鉴定,早点试验,早点进入市场。再说,在西安住一夜,又是一笔花销,而他的兜里,已经掏不出这笔旅费了。

还好,郑明德赶到火车站时,火车还没有开。座票是买不到了,他买了一张站票,登上了回汉中的火车。

与来时的心情大不一样,此时的郑明德,已没有了来时的忐忑不安,而是满怀对未来的憧憬,以及对下一步的种种打算。他想,货已经买到了,接下来的问题就好办了。

那个年代的火车永远都是拥挤的。车厢里,人来人往,混乱不堪,充满着各种难闻的气味。但一切杂乱无序,似乎都与郑明德一点无关。他站在厕所边上,旁若无人,双手搂着装满了门铃盒的麻袋,就像保护自己眼珠子似的。

经过一夜的旅行,火车到汉中的时候,正是早上。郑明德扛着麻袋,低着头,匆匆走出车站。突然,有人在后面拍了他一下。郑明德吃了一惊,回头一看,原来是他以前的一个部下。此人曾被他批评过,听说现在已经当上什么局长了。

局长笑吟吟地看着郑明德。郑明德点点头,算是跟他打了招呼。

坐我的车一起走吧。局长热情地招呼道。

郑明德有些感动,心里想,当初我批评人家,人家并没有记恨于心,证明人家还是有胸怀的。

提这么多东西,怪沉的吧?来,司机,帮着提一下!局长转身吩咐身后的司机。

郑明德推辞了一下,也没多想,跟着他们就上了车。盛情难却嘛。再说,站了一夜,加之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他的确感到又累又饿。

汽车平稳地行驶在汉中的街道上。上车后的郑明德卸下身上的麻袋,一下轻松极了,舒服极了!他这才感到,有位置比没位置好,坐着比站着好,坐车比走路好。昨天夜里,整整一个晚上,他都一直站着,一直不敢放下这个麻袋,因为火车上人多,太乱,担心麻袋丢了。而现在,车上宽敞、舒适,而又安全。他舒展了一下身子,伸了伸早已麻木的双腿,这才意识到,出于礼貌,应该跟局长聊聊天了。

怎么样,最近忙吗?郑明德随意地问道。

局长没有理睬他,而是跟司机东拉西扯聊着局里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嘴上还一副骂骂咧咧的样子。郑明德的心往下一沉,刚刚对那位局长产生的好感一下减了一半。他懒得听那些闲话,低下头,闭目养神。

汽车突然一个急刹车,郑明德的身体向前一倾,差点撞在前座上。他睁开眼睛,发现汽车停在了一个闹市区。

怎么啦?郑明德担心出了什么事情,关切地问。

你下车吧。司机冷冷地说。

郑明德一时没有回过神来,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看了看局长,局长没有理他,两眼目视前方,旁若无人,好像车里压根儿就没他郑明德这个人似的。郑明德又看了看司机,司机目光很冷,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刹那间,郑明德明白了怎么回事,他满脸通红,一股怒火从心底蹭地冒了出来,迅速蔓延全身。

你快下车吧!司机再次催促道。

郑明德强行压住心头的怒火,向局长看了一眼,不敢相信局长竟然是这样一个人!他想,局长哪怕是出面阻止一下,哪怕只是做做样子,也可以理解。但局长没有,完全是个局外人。可以肯定的是,司机把他中途赶下车,一定是得了局长的某种暗示,不然,一个司机是不敢这样做的。

可局长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如果不愿意让他搭车,刚才就没必要叫上他嘛!唯一的解释就是,局长一直对他怀恨在心,今天就是想借机羞辱他一下!

跟这样的人治气,不值得。郑明德提着麻袋,下了车。汽车喷出一道白烟,滋溜一声,跑了。

郑明德站在风中,因为饥饿,因为刚才的怒火,他感到格外地冷。寒冷的风像刀子一样,从他身旁掠过,划过他的脸,割着他的手,但他已经麻木了,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一道冬日的阳光懒懒地照下来,他也丝毫感受不到一点热气。他脑海里像过电一样,把这些年来的经历一一闪过。之后,他对自己说道,一个人要想被人瞧得起,就只有自己干出成绩来!一个人只要自己不被自己打倒,就永远不会被别人打倒!

扛起麻袋,郑明德独自往前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