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6.html




郑明德虽然没有获得官位,但像他这样一个人才,又不能不发挥他的作用,于是他常常会扮演一个“救火队员”的角色。

当时,汉中工业局、机械局、化工局几家亏损单位合并一起,新成立了一个单位,叫机械化工公司。机械化工公司几乎就是一个烂摊子,谁要是到这个公司来当头,如果没有两把刷子,是肯定不行的。

那么谁能担当此任呢?

市委领导的目光最后落在了郑明德的身上。

不久,郑明德被任命为汉中市机械化工公司总经理。

对领导的安排,郑明德向来二话不说,说干就干,而且还要干好。那个年头,党叫干啥就干啥,郑明德就是在这种思想熏陶下长大起来的,所以对组织的安排,从来不讲价钱。他在官场上的失意,虽然多少有些想法,但他最看重的,还是干事,干实事。只要有事可干,只要给他发挥才能的机会,他就很满足了。他坚信,只要是块金子,放在哪里也会发光,迟早都会发光。

所以,这纸任命,再一次满足了郑明德喜欢挑战的天性。郑明德是那种越是有挑战性,就越喜欢去做的人。他始终有一种个性,骨头越硬,越要去啃;困难越大,越要挑战。正是在这种个性的支撑下,使他走过了许多人生的低谷,战胜过种种挫折与困难。

1978年12月28日,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这次会议的精神,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改革!此后,改革的春风吹遍了大江南北,全国涌动起一片改革的热潮,也涌现出一大批时代的弄潮儿。

浙江的步鑫生,便是当时最有名的一个。

1978年,步鑫生将海盐衬衫总厂由单纯的生产型转变为生产经营型。之后,他带着海盐衬衫厂走向致富之路。1983年11月16日,《人民日报》第一版刊发了一篇《一个有独创精神的厂长——步鑫生》的报道。在这篇报道的前面,还加有这样一段编者按:海盐衬衫总厂厂长步鑫生解放思想,大胆改革,努力创新的精神值得提倡。对于那些对工作松松垮垮,长期安于当外行,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企业领导干部来讲,步鑫生的经验应当是一剂治病的良药,使他们从中受到教益。

那一天,几乎全国所有的大报都转发了这篇报道。

于是,一时间里,全国各地掀起了学习步鑫生的高潮。

郑明德就是在这个时候走马上任的。

步鑫生是一个视事业如生命的人,郑明德也是一个怀着雄心大志、想干一番大事业的人。步鑫生的事迹被宣传出来后,对郑明德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激励,他在心里以步鑫生为榜样,并决心像步鑫生那样,大胆革新,开创一个新的局面!

凡事要做就要做好!这是郑明德一贯的做事原则。但一件事情真要做好,谈何容易!如果仅靠一腔热血,一腔豪情,肯定是不行的。当年农业学大寨时,他之所以能创下全县第一的佳绩,归结起来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对当地情况的深入了解,二是依靠了先进正确的方法;后来搞基建再次取得成功,也不外乎这两个方面。现在要想治理好机械化工公司这个烂摊子,依然得从这两个方面入手。

于是,郑明德上任以后,先是马不停蹄地跑工厂,跑基层。他让司机开着车,一个厂一个厂地跑,什么水泥厂、化肥厂、电石厂,总之只要是发不出工资的厂,只要是问题最多的厂,只要是成天扯淡的厂,他都一个一个地跑,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解决。每到一个地方,他都要把厂里的领导、技术员和工人召集在一起,先听取情况汇报,然而再和他们一起分析原因,查找问题,商量解决办法。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研,郑明德抓住这些厂的主要矛盾,针对每个厂的具体情况,然后大刀阔斧,对症下药,拿出了改进方案与措施。

为了解决好这些纷繁复杂的问题,郑明德一天只能睡上四五个小时的觉,有时还通夜不眠,总之他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全部投入其中。如此一来,郑明德的生活节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了起来,快到每次上楼梯的时候,别人是一步一个台阶地往上走,他是一步两个台阶地往上冲,简直就像跑步一样。于是有人开玩笑说,郑明德啊,你是不是和谁在赛跑啊?他笑呵呵地答,是啊,我和时间在赛跑!

他的这种敬业精神和拼命三郎的作风,很快就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仅仅经过一年多的艰辛努力,不少亏损单位就摘掉了亏损的帽子,变成了赢利单位,平均利润增长了105%,产值增长了21%。工人们领到工资,过上了舒心的日子。

郑明德用自己的行动,赢得了人们的尊重,于是有人称他为“汉中步鑫生!”

面对人们的赞扬和做出的业绩,郑明德自己也有几份满足感和成就感。

然而,要改革,就会有牺牲,就得付出代价,此类事例,在中国历史上,层出不穷,屡见不鲜,而且历来如此。比如,商鞅,王安石等等,举不胜举。

生在20世纪的郑明德,也难逃此劫。

郑明德怎么也没料到,就在他卯足劲,干得正欢的时候,有一位领导却在他身后大做文章,搞起了小动作。

这位领导并不懂业务,更不满意郑明德的改革,而郑明德的改革也的确触动了一部分人的利益。这位领导便笼络了这样一帮平时不怎么好好干活的人,暗中整黑材料,向市里反映郑明德的问题。

于是,一时间,风起浪涌,局势突变,郑明德紧张的工作秩序被打乱了,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郑明德成了一个“有问题的人”!

很快,市委开始“整风了”!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在“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下,中国人已经逐渐挣脱了“文革”的阴影,政治色彩也渐渐在被淡化。因此,小小汉中突然掀起一股“整风”风波,让郑明德不得不感到几分惊讶,几分诧异,甚至还有几分不寒而栗!但此时的郑明德,并没有意识到,这次整风的矛头,竟是直接冲他而来的。

对这次“整风”,上级有关部门非常重视,市委一位副书记亲自出马,带领工作组进驻机械化工总公司,指导整风。

会议刚一开始,郑明德就意识到情况有点不妙。会议名义上是整顿公司,但所谈到的公司的每件事情,都与他紧密相关,而且话中有话。尤其是到了后来,凡是被揭发出来的所谓的问题,全都成了他郑明德的“罪行”。

他的“罪行”,主要罗列了三项:

其一,作风武断;

其二,不团结群众;

其三,请客送礼。

郑明德一下有点懵了。

但很快,郑明德就明白了,原来一年多以来他自己在一线忘我地工作,拼命地想扭转亏损局面,却得罪了个别领导,触动了一些人的既得利益,因而这部分人一直在暗中盯着他,趁机整治他。今天,他们终于从后台走到了前台,开始面对面地交锋喽。看着他们,郑明德禁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想,既然面纱已经揭开,那就不妨撕破面皮吧。

于是,针对以上三条“罪状”,郑明德逐条进行了辩驳。

所谓“作风武断”,主要是说有些事情,郑明德没有和个别领导商量,自己作主;有的事情没有开会“研究”,自己当场就拍板了。

所谓“不团结群众”,其实是说郑明德没有团结与他意见相左的少部分人。郑明德自上任以来,在公司里大力提倡重视知识分子,提高知识分子的待遇,比如给他们分房,涨工资,并且把有能力的年轻人提拔到领导岗位上来。这实际上是在执行党中央要求的基层干部年轻化、知识化的精神。但这样一来,便触动了个别年纪大文化低的老同志的既得利益,从而引起不满,有了“不团结群众”之说。

所谓“请客送礼”是指当时公司有许多外地的合作者,他们来到汉中,与公司进行各方面的接洽,作为东道主的郑明德,通常会以公司的名义,请他们吃顿饭,临走时,再送他们一些公司自己生产的小产品做礼品。

…………

郑明德在会上对上述三条“罪状”的背景情况作了如实的说明,并逐一进行了驳解,而且反问道:“既然你们知道这些不对,为什么你们也请一些上级领导及客人大吃大喝,甚至拿公司的基建急需的紧缺物资钢构木材送礼?”

对方当场哑口无言,面红耳赤、下不了台。

参加会议的市委副书记这才放心了,并当场表态说,你们向市委反映郑明德的问题不对嘛,实际情况不是那样的嘛!

副书记带着工作组走了。

此次“整风”,不了了之。

郑明德依然还是郑明德,他每天照常上班、下班,吃饭、睡觉。然而,通过这次事件,郑明德却给上级个别领导留下了一个不明不白的印象,那就是公司的领导班子不团结!

此后,在改革浪潮波动下,公司始终处于动荡之中,一会儿被改成局,一会又改成公司。最后,干脆撤销了公司,免去郑明德和那位领导的职务。

免职后的郑明德,又重回到了计委,做了一名普通干部。很显然,这种安排,在郑明德看来,实际上是对他工作的否定。

这样的结局令郑明德深感意外,也让他感到非常寒心。他想,自己把公司业绩搞上去了,利润翻了一番,产值也增加了21%,为此付出过那么多的努力,为什么自己的价值就总是得不到承认呢?

有人为此替郑明德打抱不平,市委也觉得这样做不太合适,如果不给郑明德安排一个位置,实在说不过去。于是便找郑明德谈话,征求他个人的意见,问他到矿产办公室当主任,按局级待遇,去不去?

郑明德笑而不答。

经过几年的官海沉浮,风雨沧桑,此时的郑明德好像已经想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他本人的个性,根本不适合在官场上混。官场对他的人生价值而言,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他开始厌倦官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