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这个婚该不该离 [蓝剑军团]

小西天的兵 收藏 30 1814
导读:小江和妻子小林从深圳打工回到内地,小江忙着在市里买了套房子,那时的房价还没有起来,几万元便可以购买到一套市中心的房子,小林当初不愿意来城里生活,她的思想还停留在小农意识上面,还有最主要的是她对自己没有信心,心想坐在城里怎么生活呢? 在小林的意识形态里,只有正式稳定的上班工作才能算是有生活来源,而目前的处境是夫妻二人都是从外打工回来的无业者,在城里没有工作可言,还是回老家农村生活,有地可种,手里有几十万元还算是有钱人呢! 正是有了这种想法和思想,致使夫妻俩在以后的生活和理财时发生了诸多的分歧,从思想上的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小江和妻子小林从深圳打工回到内地,小江忙着在市里买了套房子,那时的房价还没有起来,几万元便可以购买到一套市中心的房子,小林当初不愿意来城里生活,她的思想还停留在小农意识上面,还有最主要的是她对自己没有信心,心想坐在城里怎么生活呢?

在小林的意识形态里,只有正式稳定的上班工作才能算是有生活来源,而目前的处境是夫妻二人都是从外打工回来的无业者,在城里没有工作可言,还是回老家农村生活,有地可种,手里有几十万元还算是有钱人呢!

正是有了这种想法和思想,致使夫妻俩在以后的生活和理财时发生了诸多的分歧,从思想上的分歧到行动上的不一致,最后………..。

而小江则不一样,在深圳的近十年打工生涯中,让他学到了一些先进的理念和学会了用现代人的思维去思考和解决问题,让他的眼界得到开阔,思维得到提升,有了一定的远见,特别是亲眼所见的香港人理财观和外国企业的先进管理理念,他的思维得到了空前的升华,对事物的认识和感观有了一个新的境界。

而小林虽说也同在深圳打过几年工,但由于她只是一个公司生产线上的普通员工,所接触到的人只是社会低层的生活人士,普通的劳动者,所以,她的观念上和思维上对事物的认识还跟不上时代,对新生事物接受力不强,要说理财,她根本没有概念,只是知道存在银行里面。

如此一来,夫妻二人在对生活的设计和运作上就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小江坚持要在城里买房,而小林则认为没有工作在城里没法生活,她要回农村去生活,有土地可种,维持生活没问题。

小江给妻子说,祖上种了几辈子的地了,那个种出了什么结果,都是只能温饱而也,有时年晨不好连饭都吃不饱的,一辈一辈的种下来还是老样子,我们要改变一下自己的境地,改变一下自己的命运,工作暂时没有,但我们可以找啊,这么多的农村人员都能进城打工,我们在城里买了房也可以一样打工啊,现在都在向市场经济方向发展,国家鼓励农民工向城镇集中居住,只要我们自己能把握住机遇,城里的机会大大的有,怎么也要比在农村多吧?

于是,小江坚持在城区的中心地带购买了一套房子,把孩子的户口迁入城区,让孩子进了城里的学校,他想让孩子从小就要和城里的孩子一样接受良好的教育,不仅从自己这一代改变,更要从孩子抓起,不要让思想被土地给束缚住了。

于是,购房,过户,等忙过了一段时间,小江便在市里找起了工作来,这是个内地三线城市,经济不发达,就业率低,人员大部份都去沿海地区打工了,本市的工资低,一般工作只能维持生活而也。

在寻求工作的同时,小江对市区的经济环境进行了调查,他发现目前这个城市的房地产很有发掘前途,那时是2002年,商品房在郊区才400多钱一平方,就是主城区也还不到1000元一平方,小江动了心思,买房产,他带小林一块去看了房产,可小林却看不上,说太偏僻了,小江就耐心地给她讲,就是因为偏僻才价格低啊,要是在城区中心这个价你能买到吗?可小林不懂,硬是拒不接受。

于是小江又把目光转向城区,在主城区的某处,江边的门市,这个地方有些特别,小江看出了门道了:前后江边都被市政工程做成旅游路了,只中间这五十米左右由于路边设置的是环卫点很脏,这个门市区就在这个环卫区边上,所以人气不高,价格自然就不高,当时喊价才4500元一个平方,有40~60平米的小门市,非常适合小投资人士,但小林在现场看了一下后,就说这地方太脏了,没人要的,更不要说做生意了,转身就走。而此时的小江也打电话联系了开发商了,转身不见了小林,无奈之下,他算计好了不同门市面积和办证所需的钱,总计需要的投资额,回家和小林商量,而小林则根本认识不到这个地段的含金量,死都不肯投资。

于是,小江又转向新区开发出来的商业中心地段,那是城区最新开发的高档中心,商业中心,未来的城市主体中心,商业旺地,在这刚开发好的地段,也有一些几十平米的门市可买的,小江联系了一些,每平米要6000多元,小林则认为太贵了,不想要,而小江则看出了它的升值价值,无奈小林总是认识不到这个问题,两夫妻为此事没少吵嘴,但是小林就是牢牢的握紧手中的钱,放入银行不肯拿出来投资。

在这们的争吵中过了近一年,小江同单元上面楼层的房东要搬出去新城区居住了,80多平米的房子要转让才不到70000元钱,小江认识到这又是一个机会,他提出买下来,就是出租也要比存在银行的利率要高,而且是房子有升值的空间啊。

让人感到灰心的是,小林不出人意料的仍然是不同意,她头脑中就没有投资这个理念,说到租房她说租不出去怎么办?小江根本没法给她解释了。

在这种情况下,无语的小江只好继续去找工作了,他在这个城市找了快一年的工作,对这个城市的工作环境,用工环境,工资环境有了详细的认识,他总结了一下经验,于是放开眼光去省城找工作了。

通过努力,小江在一家省城最大的会展业公司上班了,因为在深圳的外资企业有过基层管理经验,他在这个公司的行政部门任部门经理,于是小江便一心的工作了,对在城区的家和妻子小林就没有过多的去过问了,因为他知道小林需要的只是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来源,只要能够生活就足了。

没有想到一年半多点的时间,全国房价飞涨,就是小江居住地的小城也都飞速的上涨,一年不到的时间内,以前小江看过的门市都成倍的翻涨了,同单元的那套房子竟涨了4倍左右,看到这样的行情,小江真是痛苦不堪啊,他想要是自己的想法得到实现,何必在这打工挣这点工资呢,上百万的财产是唾手可得啊!

而这两年小林放在银行的钱由于物价的上涨,扣除了利息税后和上涨物价一抵销,根本没有利可言,认真的算起来还应算是副数,这些小林根本不懂,她只知道每年会有一些钱到手,看到这些,小江的心在痛,但他怎么给小林解释小林都不明白,而且是坚持已见。

一年后,小江辞了省城的工作,回到居住地的一家新开的外资公司做基层管理,这里是内地的外资,没有沿海地区的外资那样管理得严,所以,工作轻松很多,相应的工资要比沿海地区要低很多了。

小林就要这种工作状态中日复一日地工作着,完全没有了工作的快乐的激情,想想自己轻易可得到的上百万财产,想想自己每天必须早九晚五地来坐班挣这一千多元钱,他有时有点愤怒,总想发无名火。

在这样的环境中慢慢的磨砺,小江的激情被浇灭了许多,他也象内地许多工作的人一样,一日为了三餐而劳作,他并非是在劳作,是在混日子了,他有说不出的怨气,可是又无处发泄去。

有时他曾想到过和小林分开算了,自己做自己的,但又想到小林和自己结婚十多年了,一起从农村去深圳打工,一起回到内地,又在城区买了房生活,除了不会理财这个缺点外,又没有其它的不足,她对家是兢兢业业的,全身心的付出,对孩子是尽心尽力的照顾,一想到分手的念头,小江心里也不好受。

小江很是迷惑,他也打不定主意是分还是不分。不分呢,他又不想这样混日子,总想趁自己目前还有一点点锐气做点事情;而分呢,他却在内心又似乎感到对不起十多年来一直陪伴自己的小林。

还有,要是真分了,小江还在担负骂名,亲朋好友一定会骂小江是有钱后变坏的男人,都会说以前艰苦时两人很恩爱,现在有点钱了就玩花花肠子,会拿他当反面教材,想到这些,小江压力巨大,不得不三思。

到底怎么办,小江在心里问自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