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四八、战临江(二)

中国老坦克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URL] 桥本中尉无比郁闷的带着自己那个残缺不全的中队离开了佐佐木联队,坐在回城的大车上,他对于今天佐佐木对自己的训斥感到不服气。自己已经加倍的小心了,但是谁知道那些地下的子弹会藏在什么地方,自己的士兵大部分都是被这种小东西暗算的,要那些无处不在的地雷更是让他的大车吃足了苦头, 想到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桥本中尉无比郁闷的带着自己那个残缺不全的中队离开了佐佐木联队,坐在回城的大车上,他对于今天佐佐木对自己的训斥感到不服气。自己已经加倍的小心了,但是谁知道那些地下的子弹会藏在什么地方,自己的士兵大部分都是被这种小东西暗算的,要那些无处不在的地雷更是让他的大车吃足了苦头,

想到那些讨厌的地雷,中尉就头疼,于是下令尽量走以前走过的位置,慢一点就慢一点,估计现在自己的车上没有什么补给品,山上的毛猴子也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了。正想着,突然树林中飞出两个手榴弹,没有炸到大车,只要把一匹骡子炸死了,但是有三个日军士兵在卧倒的时候被边上的子弹雷打伤了。这次中尉已经生不起气了,只是让人把伤员包扎了一下放在车上,丢弃那辆大车继续赶路。

走不了多远,又是一次袭击,这次接受了教训的日军干脆连车都没有下,直接在车上向四周打了一顿枪,又丢下了一辆车就继续赶路了。

一路上多次受到骚扰的车队终于在吃晚饭的时候回到了县城,看到七辆满载伤兵的大车,城门的伪军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打个招呼就搬开了路障。车队进城后就向医院方向前进,而一个少尉则带着一个小队向仓库方向走去。

城门的伪军班长小声对几个手下说:“哥几个长点眼睛,今天这事儿不大对劲。”

“不能吧?没有哪儿不对的。今天不是挺好的吗?”

“你个笨蛋。太君进城的时候有这么客气过吗?而且他们明显是伤亡惨重,回来居然没有拿我们出气,还有他们进城的时候你们看到桥本了吗?赶车的倒是去的那些人,我怎么看都觉着那个少尉眼生。今天弄不好要出事儿。都赶紧把城门关上,你们四个都上城上。”

“班长,不会真出事吧?”

“不会才怪,火龙厉害着呢。老子上次就让他们弄去了,好在他们着急就把我们放了。据说那些没有眼力见儿的都是又聋又瞎。过会儿要是真出事了你们自己机灵点,老哥哥我可是顾不过来这么多人呀。”


这时,化妆成日军少尉的陈建长正带着一个排走在通往仓库的路上,边上的一个战士小声对他说,“少尉,您刚才对问口的人是不是客气了点?”

“熟人,没有办法。”陈建长笑了笑。“那小子上次在平川沟见过我。”

“那他会不会去报告呀?”

“不会,估计等一下他们进城的时候要省好多事。这小子有可能直接把门打开。小心,有宪兵。”这时,对面有三个宪兵走了过来,拦住了他们。

“你们是要去哪里?”为首的宪兵问道。

“我们要回营房呀,我们刚出任务回来。”

“请出示您的证件。”

“在这里,请您检查,但是请您快一些,我的士兵们现在还没有吃饭。”

“大竹少尉,您的证件上写着您是您是吴市人,但是我怎么听着您的口音是仙台的?”

“噢?您也听出来,我小时候是跟着我外祖父在仙台渡过的。我听军曹您的口音也是仙台的,咱们还算是半个老乡呀。”

“是吗?真是巧了。请您约束好您的部下,你看他们的军容非常不严整。”

“非常抱歉,我们刚刚经历了许多磨难,这一路上该死的毛猴子到处放置地雷,我们一个中队出去回来的时候有六十多个伤员。请您原谅他们。这里我向您道歉了。”说着,陈建长深深地鞠了一躬。“我一定会好好约束他们的。”

“噢,如此是我不好。请您快些回到营房吧。你们这个样子让长官看到了会受罚的。”

“非常感谢,我们马上就回去。多谢您了。有时间我一定会登门拜望。”说着,陈建长带着这一小队人向仓库跑去。

“排长,您真能扯呀,您还是在仙台长大的,如果他问您仙台哪里你怎么办?”

“你们呀,平时上课都睡觉了,你当我管训队长是白干的,说句不好听的,这套话早就准备好了。如果他再问的细了就只能先动手把他们三个解决掉了。而且我也说了,我们是刚下战场的,还没有吃饭,他再罗嗦我们就暴打他们一顿扬长而去。”

“我还以为您有多厉害呢,原来就这套呀。”

“别出声了,对面有人。前面就是仓库了,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出错。”

对面有两个日军士兵互相勾着肩膀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手上还拎着一个酒瓶子。“二狗子?”队尾的一个战士小声叫了一声,只见那个拿着酒瓶的日本兵立刻站直了。“哪尼?”

“哪个屁尼,你看我是谁。”

“你们进来了?我们还在为进不去仓库门想办法呢。要在你们尾巴上摸一个,好弄套证件。”

“胡来。你们有多少人这么干?”陈建长走过来小声问了一句。

“我们排出动了十几个组,现在就剩下我们这几组没有弄到了。”

“里面有多少鬼子?”

“你先跟我们去一下吧,我们排长那里有鬼子详细位置的图纸。就在那边那个小院子里,鬼子从仓库那边看不到。”

陈建长他们跟着二狗子来到那个小院子里,只见张广羽正在院子里转圈。见有人进来下意识的去摸枪,等看清来人才把脸一沉,“你们两个怎么才回来,我还怕一会儿炮击把你们也捂里了呢。陈大队长怎么这副模样呀?”

“别废话,没有时间了,先把日军分布图给我。”

“你看,四角各有一个五米高的岗楼,每个上面有一个日本兵和一部操照灯,现在观察没有发现有机枪,但是有电话。门口岗亭里有一个,门洞那里有一个,这个工事里有两个兵和一挺重机枪;进门之后一号货场里有两个明哨和两个暗哨,左手边是二号货场,那里是油料,你可千万小心,有两个明哨,没有看到暗哨,右手是三号货场,里面是弹药,那里苦力都不让过去。有三个明哨和两个暗哨,还有一条狼狗;这个角是苦力房,里面住的是十个伙夫和烧火的,九十三个苦力;边上的小房子住的是五个工头、两个翻译和五个日本兵;这个角就是这个中队的驻地,现在屋里一共有一百三十一个人,四条狼狗。每隔一个小时日军会换岗并沿仓库巡逻一圈。这个角落的这排房子是马厩,里面现在有六十多匹牲口,边上的小房子里是十个马夫,都是伪军;这个角上是车库,现在里面是什么还不知道。围墙初步判断是石头砌的,有半米多厚,上面有铁丝网,晚上通电的。整个院子只有那个五米宽的正门可以出入。你们打算怎么进去?”

“当然是领取物资了。你看。”说着陈建长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份伪造的日军命令。

“靠,有这个你要把鬼子都叫起来呀。”

“还有这个。”说着从一个战士手里拿过了装有清声器的微声冲锋枪。“你这里有多少自动步枪?我要三十支。”

“我说军长让我带那么多枪干什么呢,原来是给你小子准备的。我们进来的时候没有带进来那么多,只有二十四条。还有四挺轻机枪,你都带上吧。”

“行,你们去医院那里取枪。我们这就走。另外你们可把炮火引导好了,千万别干到自己人头上。”

“我你还不放心吗?咱引导哪次错过,只要军长别用那简易的就行。你加小心,你们五十七个人要对付一百七十多敌人呢。”

“放心吧,没有问题。”

这个时候桥本中尉正在为自己不下车的决定而懊恼,这次的袭击居然是真的。自己的一百多人打完一轮枪正在装子弹就被人家七十多人用枪指上了脑袋,稀里糊涂就当了俘虏。而后所有没有负伤的人都被人家蒙上眼睛堵着嘴倒吊在树上,自己是最后一个被吊上来的。用了很多办法都没有挣脱绳子,还被人家用木棍敲了好几下。


党育明他们也在焦急的等待着信号。而文小力已经发出成功占领矿山的信号,消灭了四十多个日军和三十多个日本技术人员,二十多个伪军,俘虏了五十多个伪军,成功地救出了五百多矿工,整个战斗没有动用火炮,死亡的敌人全部都是狙击枪的杰作。由于一开始就掐断了电话线,并直接打断了电台的天线,敌人的求救信号并没有发出去,在那个小码头上还俘虏了四条小型货船以及二十多个船工,经过动员,矿工和俘虏大部分同意加入抗联,少部分不同意的也暂时看管了起来,另外那些把头和几个藏在矿工里的日本人也被赶进了巷道,被一起炸在了里面,所有的机器都已经破坏,并打算让这些矿工把部分物资先运回去,而他则从水路潜入临江。经过考虑后,党育明否定了文小力的建议,并要求他把那几条船沉在了江里的航道上,船工如果同意加入我方就一起带走,不同意先和那些想回家的人关在一起。留一个排照顾新人转移到七五四高地隐蔽,文小力带其余部队和部分缴获的炸药到隐蔽运动到临江城外待命。

不久,警卫连也报告顺利解决日军青沟子小队,缴获了一部装甲车,正在组织老百姓搬运铁轨。


陈建长带着换好武器的战士来到了仓库门口,向哨兵敬礼后就人口袋里拿出了那张伪造的命令,哨兵看了一下之后转身到岗亭里打电话,陈建长一挥手,一个拿着微冲的战士举枪就把门口的哨兵打倒了,陈建长则在哨兵身后一刀把他的喉咙割断了。另外几个战士则扑在工事里和两个日军扭打在一处。

十几秒钟后,两个日军被制服并堵上了嘴,几个战士迅速地替换了刚才四名日军的位置。而其中一个则在岗亭里装作打电话,一会儿工夫,他跑了出来对着岗楼上的日军大喊说电话坏了,有人要来办事,让岗楼上的日军报告一下。而这时几个战士则装做不耐烦起了冲突,在那里吵闹着。很快小门打开了,冲出来一个少尉和十个端着枪的日军,那个少尉大叫着住手,并询问着对方的番号。战士们马上停止了吵闹,陈建长走了过去,“我是佐佐木联队的大竹中尉,我们是来领取物资的,你们的人不让我们进去还对我们出言不逊,我的部下在教导你们如何说话。”

“佐佐木联队的怎么了?你们凭什么打我们的人?还有,你们的物资不是才送去吗?”

“八格,你们这些混蛋一共只送去了十三车物资,应该是二十五车,难道让我们饿着肚子和毛猴子作战吗?如果不是你们这些废物,还用我们亲自来护送物资吗?”

“不管怎么样你们打人是不对的。”那个少尉的声音低了许多。看来他也知道运送的物资损失惨重的事情。

“八格,你是怎么和长官说话的?给我教训教训这些一天到晚扣留我们物资的混帐。”说着他一挥手,二十多个战士丢下手中的步枪和日军扭在一起。只几下那些日军就被打得动弹不得,这时岗楼上的日军连忙吹哨,营房里的日军都在门口集合,陈建长听到日军吹哨之后对着岗楼大声骂了几句,就让人推开了那扇小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